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68 劫云


  這屋里不是很大,約有三四十平方大小。
  屋里的陳設也很簡單,就只有一副石桌椅和一張石床,在石床后面的墻壁上掛著一把寶劍,那劍看起來不是很華麗,樣式也很古樸。只見怪人坐在石榻上面,雙腿盤膝而坐,雙目緊閉。
  他以前都沒有看清過怪人的面目。在他心中認為這怪人既然吃人肉,一定是個壞人,長的很嚇人。
  現在古菁即知道他錯了,借著燈光他看清了怪人的臉。怪人有頭白發,很白,很白,他的臉如冠玉,很清瘦的臉,雙目很有神,而且沒有剛才的冷漠,代之的是平和的目光。
  他的下顎是及胸的白須,他穿著=一身灰布長衫,腰扎移調黑色的腰帶。他的衣衫,發須無風自飄,現在他看起來竟有幾分仙風道骨。
  古菁即被他的風采給震驚了,他完全沒有想到他心中的惡人竟會是這幅摸樣,他竟然不知該如何做了。
  這時怪人的聲音響了起來:“小子你別在那里傻站著,你到那石椅上坐一會兒。”
  怪人現在的聲音顯得很平和,很親切,絲毫沒有剛才那種冷冰冰的味道了。
  古菁即愣了一會,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多么拘束的人,剛才只是有些吃驚,隨即就走到了椅子上坐下,然后說道;“前輩你動手吧!”
  “哈哈!”怪***笑了幾下說道,“小子,剛才只是和你們開個玩笑。我老頭子一個人在山里閉關太久了,覺得無聊就和你們逗著玩,難道我還真吃你們嗎?我已經很久都沒有吃過東西了。”
  古菁即聽完怪人的話,滿臉的驚訝不下于剛才聽到要吃他時的表情。
  “前輩你……你真的只是和我們說著玩的?你……”
  他激動的連話就說不清楚了。
  “哈哈哈……廢話,我老頭子從來就不吃葷的,最近幾十年已經不吃東西了,當然只是和你們說著玩的!”怪***笑著說道。
  “前輩你可把我們嚇死了!”
  古菁即邊噓著氣邊用手摸著胸口說道,滿臉又驚又喜的表情。
  怪人看著他的表情又大笑著,說道:“小子別介意,我老頭子一個人在山里太寂寞了,所以就和你們開了一個玩笑。”
  “沒有關系,前輩。”古菁即說道,只是此時他心里想的卻是:“誰被你這怪老頭嚇得半死還能開心的笑?我和你無冤無仇的,我今天卻被你當猴耍了。”
  怪人看著古菁即繼續說道:“小子你很不錯,今天我老頭子高興,很久沒有這樣和人談過了,更沒有今天這么開心的笑了,謝謝你呀。”
  “前輩,你別這樣,只要你老你以后少開這樣的玩笑就好了,要不然我會少活幾年的!”古菁即說道。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晚輩名古菁即,此次進京趕考,路過此地打擾前輩的清修了。”說完古菁即站起來向老頭鞠了一躬。
  “嗯,小子你不介意我叫你菁即吧?”怪人說道。
  “不,不介意,前輩你隨便叫都行。”
  “小子你別老是叫前輩了,我是天靈宗的道人,號‘靈虛散人’,你以后叫我散人吧”
  “好的,前輩。”
  古菁即恭敬的答道,卻見靈虛向他一瞪眼,他馬上明白了,忙改口道“哦,好的,散人。”靈虛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接下來他們兩個就開始聊了起來,靈虛確實很久沒有說話了,所以話特別的多。
  古菁即大致知道了一些關于靈虛的事。原來這靈虛散人,是天靈宗的掌教,說是掌教其實天靈宗就只有他一個人了。
  天靈宗是一個古老的門派,創派祖師“天靈子”是一位曠古絕今的大宗師,他早已得道飛升了,天靈宗每代只傳一人,到了靈虛是第十六代了。由于靈虛散人沉迷天道的感悟,所以他一直沒有弟子。
  靈虛他一心天道,所以修為很是高深。據他說他以經度過了八重天劫,三十年前他閉關參修“天靈劍訣”的最后一章:劍亂九天。四天前終于大成。他感應到這幾天就要度第九重天劫了,他有可能是門里除了祖師之外的第一個得道飛升的。
  但是他卻苦于一直沒有傳入。直到今天他見古菁即他們進來,就和他們開開玩笑,又想看能否把他們中的一人收為弟子,他也就沒有憾事了,可以安心等待天劫了。
  古菁即知道了原來他要渡劫了,在這世界上原來真的有神仙,凡人想要成仙,就必須修煉。
  而“靈虛散人”就是修煉了三百多年,才熬過前面的八重天劫,這還得益于他天資聰慧和對凡人間沒有過多的倦戀,一心只為追求天道,最后還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祖師“天靈子”,他以劍入道,以劍參天,所留下的“天靈劍決”。
  天靈劍決共有十重,而“靈虛散人”他已練成第七決“劍亂九天”,當年“天靈子”創出“天靈劍決”時,原本只有九決。九乃萬元歸一之數,所以后來他度過第九重天劫時,又感嘆到天道無常,循環不休,所以天靈子又創出了恒古未有的、驚天地的第十決“九九歸一,劍嘯蒼冥”。遺憾的是天靈子只是根據自己對天道的感悟和他自己的猜想,創出的。他自己還沒有修煉成功,就飛升天界了。
  靈虛看著古菁即說道;“菁即你愿意拜我為師嗎?”
  雖然古菁即早就猜到了靈虛有可能會收他為徒,但他還是不免大吃一驚。他低頭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多謝散人抬愛,只是小生才疏學淺,乃一介凡人,我還有父母家人,眷戀紅塵,恐無法靜心修參天道。”
  古菁即自幼受儒家思想熏陶,以“修生養性、齊家治國、平天下”為最高理想。他雖然對修仙、天道很好奇,但還不足以動搖他的信念。“你看天資尚佳、根骨也好,雖然你現在已過了修煉的最佳時間,但是只要認真的修煉,也能有所成就、得道飛升,你考慮一下吧?”靈虛說道。
  “散人我考慮好了,我的理想不是天道,而是將來高中后,有能力澤濟蒼生,為天下黎民做一些貢獻,恐無法……謝謝你的好意!”古菁即道。
  “也罷,你我相遇也是一場緣份,你過來我送你點東西,也算了解這一段機緣。”
  “前輩你這兒何必呢?你不用這樣,我真的沒什么。將來你還要收徒第的,你的東西留給你的弟子吧……”古菁即誠懇的說道。
  “我能感應到我的天劫就在這幾天之內,我是沒有機會收弟子了。菁即你不用拒絕,如果我能夠渡過此次天劫,我這些凡間的物品也無法帶走,我又沒有傳人,你就收下吧!”靈虛散人說道。
  “散人,請恕小生直言,萬一散人渡過不了天劫的話,你不是還可以繼續使用嗎?”
  “用不了啦,萬一無法渡過的話,就只有兩條路一是兵解:放棄**,只留下元神,變成散仙,散仙修煉更用不著那樣東西了。另一條路:就是在天劫下,魂飛魄散!”靈虛散人說道,“你還是收下吧!”
  說完他就從衣袖里拿出一個包袱,然后在把身后的那把古劍取下,走到古菁即面前。
  “菁即,這個包袱里有我門派的修煉秘訣‘天靈劍決’和‘飛云掌法’,你以后有空看一下。”
  他又從身上取出一個藥瓶,遞給古菁即說道:“這里頭有幾粒我煉制的‘聚靈丹’,有洗筋發髓的效果,更加可以延年益壽,強身健體,對各種傷病也有很好的效果……”說完就見靈虛散人又從懷里拿出一顆藥丸,遞給古菁即道:“這顆是‘洗髓丹’,你馬上吃下去,待會兒我運動助你化用藥力。”
  “前輩你這是何必呢,小生一介書生,不值得你如此……”古菁即道。
  “別廢話!時間不多了,快吃!”靈虛道,古菁即無奈的搖搖頭,接過“洗髓丹”吃下了。
  沒過多久他就感覺渾身發熱,體內好像有千萬的蟻蟲在叮咬,他滿臉通紅,漢如雨下,他的雙手不由自主的在身上亂爪,人也倒在地上了。
  靈虛見他如此模樣,心想是時候運功助他了,于是大吼一聲“小子!別亂抓了,趕快盤膝坐下!”
  此時的古菁即哪里聽得到他的話,他現在已經神智不清了。
  只見靈虛散人的人影“嗖”的一聲就來到了古菁即的身旁,雙手在他身上一陣狂點。古菁即總算安靜下來了,神智也恢復了,人也盤膝坐下了,他看著靈虛散人苦笑道:“散人,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可就沒命了……”
  “小子知道什么,剛才是藥力在摧動你的筋脈,在消滅你體內的毒質,你當然難過了,現在什么都別想,全身放松,我要運功了!”
  只見靈虛在古菁即身后坐下,同時雙手在胸前快速的結著各種手決,同時身上冒著淡淡的黃光,雙手在古菁即身體快速的點動,最后雙掌頂在古菁即的身后。而古菁即此時全身忽冷忽熱,臉色更加的紅潤,全身的衣衫都汗濕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靈虛終于行功完畢。靈虛站起來:“菁即你好好睡一覺,我要去調息一會兒。”
  古菁即感到渾身無力,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全身卻又有著說不出來的舒泰,抬頭看著在石床上坐著的靈虛散人也似乎有些疲倦,他知道靈虛剛才一定消耗了不少的功力。否則以他的渡過八重天劫的功力,怎會如此疲憊。
  于是說道:“多謝散人,小生無以為報……”
  他想站起來向靈虛拜一拜,可是又無法起來。
  “嗯,不用做這些,你睡一會兒吧。”靈虛伸手虛空一點,古菁即就躺下了,不一會兒就傳來一陣輕微的酣聲。靈虛在石床上面練功,他渾身發出黃色的光芒,頭頂冒著白氣,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他剛才為古菁即消耗太多的功力,他原本以為一、兩層功力就能辦到,誰知竟消耗了五層之多,這是實在沒有料到的。
  其實他以前一直閉關修行,并沒有替別人運功改造身體,此乃逆天之舉,試想一個人身體已經長大,卻要人為的要其“變小”,骨髓重造,其難度可想而知了。
  正在他準備起身時,突然外面傳來一聲震天的雷聲,以他的功力也難免為之一陣顫抖。他趕緊掐指一算,不一會兒就見他臉色一變,看不出是驚是喜,又自己說道‘來了,他終于來了,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來了”。
  此時古菁即也已經被剛才的那聲驚雷給震醒了。他剛好聽到了靈虛散人的那番話,于是他問道:“散人,到底是什么來了?”
  “是天劫,我感才感受到了他的氣息,他現在正在聚集。他等的就是我!”靈虛說道。
  “散人,天劫很厲害嗎?看這氣勢就不簡單!”古菁即問道。
  “厲害當然厲害了!不過我等著一天已經很久了,前面的八次都過了,就差這最后的一次了。我今天就要看看這令無數人喪命的九重天劫,到底有多厲害!”說完他冷哼一聲,拿起劍就飛了出去。
  這也難怪他的驕傲與自信了,想當年他的祖師“天靈子”只用了“天靈劍訣”的第六決“劍嘯蒼生”就過了天劫,而他現在已經練成了第七決了。
  古菁即想了一會兒,也快步跟出去了,他來到了石屋外面,想叫小李一起出去。誰知他竟然沒有發現小李,小李不見了。他大聲叫道“小李”也不見答復。他想靈虛可能知道小李到哪里去了,于是他飛快的跑出了山洞。
  來到了山洞的外面他發現,現在應該是白天了呀,可是現在外頭確實一片漆黑,只見天空電閃雷轟,他發現靈虛散人現在正在天上飛著。手里拿著古劍,全身泛著黃光,全身的發須,衣衫都向后飄舞。
  在一道道的閃電中看起就好像是天神下凡一樣的威武。靈虛已經發現他了,向他點點頭,飛到他的身旁說道:“你出來了也好,待會好好看看吧。但不要出這道光界!”說完就雙手結法決,一道光界出現在了古菁即的身外的一米處。
  “你好好的呆在里面便不會有危險。”說完就飛向天空。
  “散人你要小心!”古菁即大聲的叫道。
  ……
  霎罩中,絲毫感覺不到外面暴風雨的猛烈。而現在靈虛散人的面目變得非常嚴肅,絲毫沒有了剛開始的漫不經心,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
  現在他頭頂上方劫云的能量,已經遠超了當年的八重天劫。而他感覺到天劫還在不斷地集聚能量,仿佛無休止一樣。突然天空不在電閃雷鳴了,天空也不在有風雨了,天地一片寂靜,只是靈虛頭頂的那片劫云還在不斷的運動,不斷的收縮,最終收縮成一個很小的云團,只是十米左右大小的半徑了。
  靈虛散人感覺到天劫馬上就要降臨了。于是他雙手在胸前,快速的結著各種復雜的手決,突然大吼一聲,“現!”
  頓時從他的雙手中飛出一道道金光,融入原來的光罩,最后形成一道新的結界,這道結界最終把靈虛散人包在了里面。
  可是頓時天地一片寂靜,在靈虛散人頭頂的那一片劫云,閃著一道道白光,一聲聲的天雷大作。突然一道白色閃電擊飛出,直擊靈虛,直接打在了靈虛的結界上。
  那結界光芒頓時大盛,閃電的能量在結界上面蔓延,形成一道道奇特的圖案,與結界的能量對抗。靈虛散人手中法決一捏,一道紅光飛出,注入結界中。頓時結界光芒大作,過了一會兒最終閃電消逝了。
  “哈哈,想不到這九重天劫如此弱小,這也……”靈虛散人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兩點閃電飛出,伴隨九天驚雷,擊向結界,但那閃電在靠近結界時,突然融和為一!
  “轟”的一聲,結界的光芒比剛才還要強烈許多,但還是沒有擊破結界,閃電最終還是消散了。
  “不錯,這次比剛才強上三倍!”
  天空劫云又發出了三道閃電,在途中合為一道,擊向結界。
  就這樣靈虛的結界一直堅持到了第七次閃電擊下,此時天空已經不再是單一的灰色劫云了,而是增加了紅青兩色的劫云,變成了紅青灰三色劫云。
  三色劫云在靈虛散人的頭頂發出一陣陣的光芒。
  只聽“轟轟”幾聲巨響,紅青白三道閃電擊下,這次它們并沒有混合,它們竟然在半空中畫出一道道美麗的弧線,分別擊向了擊向了靈虛散人前后上所設下的結界。
  結界在承受這來來自三個不同方向的閃電,靈虛散人能感覺到,這三道閃電每一道都是剛才第一道閃電能量的五倍以上。靈虛原本有些放松的臉色現在變得一場凝重,他雙手不斷的變換著法決,不斷的加持結界的能量強度。結界于三道閃電的交鋒越加強烈,它們的光芒更加明亮。突然原本透明的結界出現了幾道細微的裂紋,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