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563 融


  淡紫色的丹火在他面前輕微的跳動著,由于質地的不同,他這次倒不擔心這東西會燒壞,不過他也不敢大意,那不時溢出的熱力如果控制不當同樣會給他棲身的山洞乃至整座山頭帶來不小的災難,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李玄’小心地在丹火四周布下兩重禁法,那不斷四溢的丹火之力才得以控制下來。
  饒有興致地盯著丹火中的短劍,他開始等待著鐵劍融化的那一刻……
  一個小時過去了,劍還是劍……
  兩個小時過去了,劍體才開始微微泛紅……
  “不會吧!這玄鐵也太耐燒了吧!”
  其實‘李玄’到現在為止,在煉器上還是缺乏經驗,很多東西都只是停留在理論上,缺乏實踐經驗,就比如這地底玄鐵,若是按《器煉玄要》中的注解,那自然是丹火可融之物,但他卻忽略了一點,這把劍本來就已經過別人的熔煉,其質地已變,堅硬程度更是遠非玄鐵模胚可比,現在要再用丹火來熔煉,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看著才微微發紅的劍體,‘李玄’心里不禁開始犯疑起來。
  “難道《器煉玄要》上所述有誤?不可能的……我就不信融不了你!”
  暗暗咬牙,他輕吼一聲,兩眼精光閃動,猛地一口深紫色的丹火噴了上去,只見原本籃球大小、輕輕撲騰著的丹火猛地向上一竄,變成了米許見方的一團大火球,一瞬間,龐大的熱力無視那兩道禁制的束縛,肆無忌憚地在‘李玄’所處的山洞內蔓延開來,陣陣噼啪聲中,大塊大塊的石片不斷從洞壁上炸裂,從石粉飛揚中,飛濺掉落下來。
  那深紫色的丹火才一出口,就見‘李玄’身體微微一顫,臉上閃過一絲金色。這本命丹火對于修道者來說,就好比常人身體中血液一樣,雖然可以恢復,但用多了誰也不會好受。
  等到丹火燃起,‘李玄’才意識到自己這次的決定過于沖動,暗暗自責一聲,趕緊捏動法訣,以極快的速度往那燃燒著的火球上不停地加持禁制,直到那一米見方的火球重新縮回先前一般大小時,他才長長舒了一口氣。
  火勢得到控制,這時再看這洞內景象,已經只能用慘不忍睹和遍地狼藉來形容了;“嘿嘿!看來我這本命丹火的威力還真不是蓋的!”‘李玄’又暗暗自戀了一把。
  時間慢慢過去,得到本命丹火的加入,和那來自四周的禁制壓力,現在的火球已遠非先前可比,但即使有重重禁制的阻隔,那逼人的熱力依然遍布山洞內,只是沒有了先前的那般猛烈而已。
  全神貫注地盯著面前的火球,源源不斷的真元力被注入到火球里面,大概過了盞茶光景,‘李玄’的額頭已見汗,看來要維持這本命丹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又過了片刻,那劍終于開始慢慢融化,一滴清明透亮的液體出現在火球內,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當整把短劍完全融化時,‘李玄’已經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他也無暇顧及那么多了。感受著體內幾近被抽空的真元力,他心下暗暗叫苦,后悔不迭:“早知道這東西這么難弄,就不該多此一舉……”悔歸悔,但眼下卻也只有硬撐了,總不能前功盡棄吧!
  燒煉繼續著,看著丹火內逐漸縮小的亮銀球體,‘李玄’眼里露出一絲解脫的神色,猛地一咬牙,那丹火再一次突破周圍禁制的束縛,突地騰起老高,在周圍石壁還沒有完全受熱的短暫時間內,又化為星星點點散滅在洞內……半空中,一顆亮銀球體靜靜地懸浮在那里。經過高溫燒煉的球體剛冷卻下來,便有絲絲寒氣自球上溢出,冷熱交替下,在它周圍形成一圈銀灰色的神秘光環。
  用手一招,那銀球便落在他手心。
  愣愣地看著手里那只有玻璃球大小的銀色球兒,‘李玄’真有種想要把他吞下去的沖動,不是被它迷人的外表所誘惑,而是出于一種發泄的心情。
  就是為了這么個小東西,竟然把他體內的丹元抽得一干二盡,懊惱的同時,心里也不由得感嘆起來:“看來這煉器對于化氣期來說還是過于勉強了,光是熔煉就如此費力……先收起來吧!”
  ‘李玄’搖頭興嘆,收起銀球兒,想起自己早先燒煉的那兩樣東西,又是一陣苦笑,那還算是法寶嗎?
  正在他長吁短嘆之際,一陣陰風裹著兩道黑氣徐徐而來,落在他面前盤旋一圈后現出亦風、亦月的人來。
  兩人拜完后,‘李玄’才道:“你們在這鎮上可有什么收獲?”
  “回道長,還是沒有發現你要找的那個人……”亦風說完,欲言又止地看著‘李玄’。
  “有什么問題,說吧!以后在我面前不要這么拘謹。”
  “是道長……其實我們倆兩天前就已經在洞外等候了,只是沒有你的召喚,加之洞內當時密布純陽之力我們也不敢近前……”
  亦風話沒說完,就被‘李玄’打斷:“我知道了,你們作得很好,不過我現在還有些事要辦……你們去洞外看守一下,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來。”
  “是道長。”兩鬼應了一聲,滾地化作兩道黑煙飄出洞外不提。
  等二鬼走后,‘李玄’才在自己周圍布下幾道禁制,盤膝凝心,內視黃庭神室,只見原先紫光繚繞的金丹此時已黯淡無光,幾朵丹火在它周圍有氣無力地撲騰著……‘李玄’暗嘆一聲,再次收斂心神,然后眼觀鼻,鼻觀心,忽渾然忘我,神氣合一,就這樣渺渺冥冥地進入定境……剛才的消耗可能是他下山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如不及時恢復,只怕會對以后的修行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
  時間慢慢過去,‘李玄’所處的山頭開始躁動起來,無形的天地靈氣匯聚,使得滿山草木嘩嘩亂響,給人一種無風自動的錯覺。
  守在石洞外的二鬼首先發現了這異象,雙雙拿驚奇的眼色望向對方。
  “哥,這道長好生厲害,竟然能引動如此大范圍內的天地靈氣!”亦月道。
  “妹子,道長的法號叫‘清陽’,以后可要注意稱呼了……”亦風回頭望了望洞口,又道:“只要我們好好跟他,將來總會有出頭之日的。”
  ……
  石洞內,霧氣彌漫,兩道紫色的氣流不斷在‘李玄’鼻息間來回伸縮,體內的金丹也在這伸縮間慢慢轉動起來,每旋轉一周其色彩便深上一些,那周圍的丹火也活躍起來,配合著金丹的旋轉把它包裹著、錘煉著……
  ……
  兩天后,月落日升,晨暉初吐,山林間鳥兒脆鳴,匯聚在‘李玄’所處山頭的天地靈氣漸漸轉為稀薄,石洞內也不再有霧氣彌漫,那游走在他鼻息間的紫氣也加快了伸縮的頻率,幾個呼吸后,猛地一個回旋,鉆入他體內,一道紫色光圈以他為中心蕩漾開來,激起周圍石屑紛飛……
  良久,‘李玄’慢慢睜開雙眼,兩道光華一閃而逝,臉上浮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沒想到,短短幾天時間,修為竟精進了許多,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化氣期,進入‘人仙’的化神境界了吧!呵呵,這禍福之間,還真是難與分說……”
  以此時他的境況,只要機緣到來,日后更進一步,化丹成嬰,體悟天道運轉,便是以后天返照先天,煉出先天之火也不是不可能的。
  檢查了一遍自身情況后,‘李玄’長身而起,抖落衣服上的石粉,來到洞外慰勞了二鬼一番,將其收入葫蘆內,這才尋了條下山的路,直奔前面的小鎮而去。
  ……
  這是一個清晨,李玄來到了一個普通的小鎮上。
  小鎮的早晨是恬靜的,恬靜得讓人心醉,靜得舒舒服服、甜甜美美;淡淡的霞光下,流淌的河面閃爍著片片銀鱗,河水嫩藍透亮,猶如一條碧綠的帶子,靜靜地穿過小鎮。
  山在虛無飄渺間,蒼松翠竹映碧天。多情小河流連繞,詩情畫意在人間!
  行走在小鎮上,李玄似乎也融入到這份怡然寧靜中,身旁不時有為了生計而早起的村民和一個個背著書包的學童,看著他們那匆忙的腳步和對明天滿懷憧憬的眼神,他心底涌起絲絲感觸。
  平凡的人總是希望自己有不平凡的一生,沉默的人總是希望自己有一天不再沉默,每個人總是有自己的夢想,向往著自己的自由…………
  小鎮的街道不長,李玄一路緩緩行來,不覺已到盡頭。
  這里靠近街尾,有一所學院,雖是清晨,但學院門口已是熱鬧非凡了,一隊隊,一群群的學生背著背包,踏著歡快的腳步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從他們幼雅的眸子里,能看到那對明天美好的向往。雖說他們之中的陰晴圓缺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但只要還沒走到那一天,誰又能直言未來呢……
  任何人都有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和追求人生目標的權利,任何時候都不能用此一時彼一時的眼光來看待這世間萬物,所謂的真理也不過是某人對自己周邊事物的一個籠統看法,在得到了多數人的認可后所得到的稱謂。
  “賣煎餅咯!剛出鍋的煎餅……等等啊,奶奶給你拿桐葉包上,這樣不燙手……”學院門右側不遠處,一個老大娘正一手拿著把扇子扇火,一手不停地翻動著油鍋里的煎餅,晨風中,蒼蒼的白發,慈祥的眼睛,布滿皺紋的臉,佝僂著的身子,一身干凈而發白的粗布過膝棉襖。
  大娘忙活著,將一個個熱氣騰騰的煎餅遞到他面前的一雙雙小手里,每一次謝謝奶奶的童聲響起,她那滿是皺紋的臉上總會綻放出開心的笑容。
  ‘李玄’站在遠處,靜靜地看著,一時間,心里仿佛有什么東西被觸動,眼里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默默地轉身走進一條巷子……
  隨著上課的鐘聲的響起,學院門口漸漸安靜了下來,老大娘輕輕舒了口氣,望著已經遠去的小小身影,眼里滿是慈愛之色。
  正在煎餅大娘望著學院出神之際,一個蒼老而膽怯的聲音響起:“大姐,行行好吧!我幾天沒吃東西了,能給我個煎餅嗎?”
  煎餅大娘聞聲回過頭來,不知何時,自己的攤位前已經站立著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老乞丐。
  只見那乞丐微瞇著眼睛,顯得無精打采,雙頰嚴重凹陷,臉上布滿深紋,搭配著幾十塊大小不等的破布縫補成的外衣,可能是初春的早晨氣溫還比較涼,那瘦弱的身軀在瑟瑟涼風中尤顯的可憐。
  “大兄弟,餓壞了吧!來來,這個拿著,快吃吧。”老大娘眼里閃過憐憫之色,在鍋架上用桐葉包了幾個煎餅遞給他面前的乞丐。
  “謝謝大姐……”那乞丐接過熱乎乎的煎餅,也不管煎餅上還有樹葉,就那樣兩口并作一口地吞了下去。
  “慢著吃,別咽著……哎!”看著那乞丐的吃相,老大娘不由長嘆一聲。
  “大娘,你的餅真好吃……”那乞丐吃完手中煎餅,眼睛卻還是盯著那鍋架不放。
  “來,都給你,快吃吧!”
  “謝謝,謝謝……”乞丐謝了兩聲,也不客氣,雙手接過煎餅再次狼吞虎咽地大嚼起來,不多時便又兩手空空了。
  那乞丐吃完,對著老大娘咧嘴笑了笑,干枯的雙唇里,露出兩排參差不齊、黃到不能再黃的牙齒,結結巴巴的說:
  “大姐,你看……這個……餅我也吃了,可我身上實在沒錢……”老乞丐說完,可憐巴巴地望著那大娘。
  “不要錢,是我送你的。”大娘笑著說。
  乞丐聞言,又連連道謝,這才轉身,趔趄著離去。
  看著乞丐離去的身影,老大娘好像想起了什么,叫道:“唉!大兄弟,你等一下!”說著繞過攤位,來到乞丐面前,伸手在自己荷包里拿出一小疊零錢道:“你一個孤老頭子,無依無靠的,這些錢你拿著吧,以后要是遇到什么急事也有個伸手的地方!”
  看了一眼老大娘手里的錢,那乞丐道:“大姐,你真是好人,好人吶!好人會有好報的……”乞丐說完,也不接錢,只把那枯材般臟兮兮的手抬起,朝老大娘的眉心拍去。
  說來也怪,看著那乞丐的臟手伸向自己的眉心,那大娘竟看似恍恍惚惚的,似著迷一般,不避不讓,任由那手拍來。
  紫芒一閃,乞丐收回手,看看仍然一臉恍惚的老大娘,悄然離去,那蹣跚的步伐走在街道上竟然平穩異常,看似平常的一步卻相去甚遠,不多時,那瘦弱的身子已消失在清晨茫茫的薄霧中。
  乞丐的身影剛剛消失,就見那老大娘的身軀輕輕一震,眼神漸漸清澈起來,那佝僂著的身子竟然緩緩伸直,布滿皺紋的臉上也漸漸透溢出一絲青春的明亮,整個人仿佛一下子年輕了二十歲,一種由內而外的變化正在她身上發生。
  伸手摸摸臉,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老大娘一眼的不可思議,愣愣地站著,良久才自語道:“神仙!我遇到神仙了……”
  ……
  此刻,已經站在遠處的一座山峰上,‘李玄’淡淡地看著那尤自歡欣的身影,臉上露出一絲快慰。
  剛才他那飽含能量的一拍,至少也可以讓那老人延壽二十年,這在他眼中或許不值一提,但放在凡人身上卻已是形同再造了。
  其實,在生活中得到快樂的人,往往就是那些為別人制造快樂的人……
  片刻后,紅云翻滾,旭日東升,金黃的晨光驅散了薄霧,那高大的身軀也慢慢消失在一片璀璨柔和的光輝中。
  人世間沒有什么華麗的至理,唯有平淡是真,只看熙熙攘攘,皆為名利來往罷了.什么造福社會,什么樂于助人,什么鏟奸除惡,其實最“真”的做人道理就濃縮在了那塊小小的煎餅里,甭管幫了別人多少,別問會有什么好處回報,只要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盡了一份力,就好!
  對常人來說,平淡是人生的境界。平淡不是平庸,雖然二者外表相似,但內涵迥異。生活總是在平淡中悄無聲息的進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循環著。縱然這種平淡跟想象的生活相差甚遠,但因心里明白自己不過是一介凡人,便學會了安然地享受平淡的生活。
  平淡的生活是心平氣和,即便只有粗茶、布衣,也會在心里自謂足矣、足矣。
  做一個平凡的人,安然地享受平淡的生活,或許,平淡的生活里,陽光最溫柔實惠。
  平淡是源于內心的深刻自知和對社會的洞察。人生在世,權傾四方不見得就能威風八面。也就是說最舒心的享受不一定是物欲的滿足,而是性情的恬淡和安然。在生活中隨緣而安,縱然身處逆境,仍從容自若,以超然的心情看待苦樂年華,以平淡的心境迎接一切挑戰。而生活所帶來的經歷,卻是一筆聚沙成塔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