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560 紫電


  陣陣凄厲的慘叫回蕩在柳林,‘李玄’面無表情地道:“小小陰鬼,怎敢在我面前放肆!今天就讓你嘗嘗這鉆骨噬心的滋味。”
  “道長饒命,道長饒命啊!我這妹子不懂禮數,求道長寬恕,小鬼我愿意代她受罰,求道長放了他吧!”那男鬼一邊求饒,一邊磕頭如搗蒜,言語間真誠無二。
  “喔!倒還是個重情義的,好吧!我且先饒她一次!”‘李玄’說完,把手一招,便見黃光一閃,那網便依舊化為一點黃芒飛回他腰間的葫蘆里。
  “謝道長,謝道長!”那男鬼一邊稱謝一邊又對著躺在地上的女人吼道:“還不快過來謝道長不殺之恩?”
  那女人此時也沒了脾氣,強自拖著千瘡百孔的身子走了兩步,便一跤跌倒在‘李玄’面前,那身上被草根戳出的孔眼里面正不斷向外冒著絲絲慘白的氣霧,已是神形憔悴,氣若游絲。
  跪在地上的男子一見那女子撲倒,趕緊把她扶起,察看一番后,面現哀容,一雙乞求的眼神望著‘李玄’道:“道長垂憐,小鬼兄妹倆本不敢在此胡行,只因我等出娘胎時生辰八字、年月日時都犯了惡煞,實是秉天地之惡氣而生,五十年前,我倆結伴到此,喪命于豺狼之口,尸骨無存,才使得魂魄無依靠,不得已只能潛伏在這柳林,偶爾食些迷途的野獸精魄,并無什么大惡,不想今日卻讓道長碰著……小鬼仰懇道長,求道長垂憐!”
  男子說到傷心處,那鬼眼里竟也閃出幾粒淚花。
  注視著地上二鬼,‘李玄’緩緩道:“本該擊散你倆魂魄,但念在你一再苦求,加之這些年來也沒什么太大的惡行,我今日姑且給你們一條自新之路,但此后須得聽我管束,如有差遣,不論遠近百事,你們都得給我打聽個周詳,然后如實回報;他日我圓滿之時定給你們一個圓潤如意的自由身體。”
  那男鬼聞言,連連叩頭道:“小鬼兄妹倆平素便會那御風而行之術,一夜便可往來千里,承蒙道長開恩不殺我等,今后定當盡心歇力,完成道長吩咐的任務。”
  ‘李玄’聽罷,點了點頭,朝那躺于地上的女鬼吹了一口氣,便見一道晶瑩透亮的紫色光華從他嘴里飄出,盤旋兩圈后,落在那女鬼的身體上,眨眼間覆蓋了全身,就見紫光閃耀,卻并不刺眼,圓潤中帶著神秘的氣息,那些被草根戳出的孔洞在這紫光的滋潤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愈合著,不多時便已完好如初。
  那女鬼驚奇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滿臉欣喜的神色,剛才她可是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馬上就要魂飛魄散的,可轉眼間不但恢復如初,就連自身的陰氣也好像濃厚了幾分。高興之下,趕緊拜伏于地,連連叩頭稱謝。
  ‘李玄’受了,又問:“你二人可還記得名諱?”
  剛說完,那男鬼便搶著回答,“小鬼叫吳明,拙荊叫余秀英,請恕小鬼等愚昧,還不知如何稱呼仙師。”
  ‘李玄’聽后,沉吟了一下道:“你倒是精靈……貧道號‘清陽’。只是你們這生前的名字,現在已不合用了!若是追隨我,需得改一改。”說完想了想又道:“吳明以后便叫‘亦風’,秀英可叫‘亦月’,還有,你倆乃陰霾之身,不宜時常顯現,這樣吧!我這葫蘆里五行之氣充盈,到是個好去處!以后你們便在我這葫蘆里修煉吧!有事我自會喚你們。”說完,解下腰間的葫蘆兒來,用手舉起,默誦真言,連喊兩聲來,就見二鬼化為兩股黑氣,飛入葫蘆內。
  收了葫蘆,‘李玄’又用藤塞塞緊,系在腰間,臉現喜容,自語道:“有了這兩個幫手,尋無塵子的事就可以輕松多了!呵呵。”言罷轉身準備離去,才走了幾步,眼睛便被一樣東西吸引住。順著他的方向望去,赫然正是那棵生長茂盛,有如遮天大傘的桃樹。
  ‘李玄’來到桃樹下,前后圍著那樹轉了幾轉,眼里漸漸露出欣喜的神色,“千年桃木!哈哈!我的飛劍有了!”言畢,想了想,拔開葫蘆木噻喝道:“亦風,快些出來!”話音剛落,便見一捋黑煙從那半分大小的葫蘆口里飄將出來,落地現出亦風的人來。
  亦風一落地便叩頭問道:“不知道長喚小鬼有何事?”
  ‘李玄’呵呵笑道:“以后見我就不要怎么多禮了,起來說話吧!”
  “謝道長。”亦風站起來,敬候‘李玄’的吩咐。
  點點頭,‘李玄’指著旁邊的桃樹“亦風!你們夫妻倆在這片柳林也有幾十年了,你可知道這棵桃樹有多少年代?”
  亦風一聽是問這事,臉上現出回憶的表情,恭聲回答道:“據以前住這里的老鬼說,這棵樹最少也該有千年以上的樹齡了,不過到底是否屬實我也不敢確定!”
  “喔!是這樣啊……”‘李玄’說著,似乎在考慮什么,圍著樹又轉了幾圈才道:“你是虛無之體,就幫我進到這樹心里取一段桃木心出來吧,要三尺長,一指厚。”
  聞言,亦風面上一片為難之色,支支吾吾道:“請道長恕罪,小鬼本是陰霾之物,一般桃樹便對我等有些克制的效用,何況還是這種千年的……”
  ‘李玄’聽了,頓時笑道:“這有何難,你站好了!”說罷,捏個法決,伸手在虛空一陣疾揮,眨眼功夫便有一道閃爍著紫芒的符咒出現在他面前,再用手往亦風身上一指,道聲“去”,那符便在亦風的額頭晃動了一下,隨即隱入他體內。
  “這道符可以隱住你的氣息,桃木發現不了你的陰氣自然就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即使是遇到修道之人,只要修為不超過我太多一樣也不能發現你的真身。”
  ‘李玄’說完,亦風心下大喜,這道符簡直就是護身符,掩住了氣息,那自己不就是與常人無異了嗎!想及此處,急忙叩頭稱謝。
  看著亦風的樣兒,‘李玄’淡淡道:“好了,沒有后顧之憂了,去吧!記住不要取多,免得傷了他的根本。”
  “謹遵道長之命。”說完,就見亦風原地把身子抖了兩下,化成一股陰風圍著那桃樹打轉,不多時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側耳傾聽,在一片風吹柳搖的沙沙聲中,一陣細微的響動從桃樹里面傳來。
  大約過了盞茶光景,平地又刮起一道陰風,現出亦風的身形來,手里已多了一截手臂粗細,三尺來長的褐紅色木棍。
  “道長請看。”亦風一邊說一邊把手里的桃木棍遞到‘李玄’手里。
  握著這根桃木,‘李玄’能清晰地感覺到里面蘊涵著的乙木之氣,其純度比自己腰間的葫蘆當初還要精純,看著看著,他眼里露出了一絲贊賞,笑著道:“不錯不錯,你做得很好。”
  “謝道長夸獎,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亦風一臉討好的樣子,說完兩眼盯著‘李玄’手里的木棍,露出些疑惑之色,欲言又止。
  看了亦風的表情,‘李玄’不禁笑道:“想問什么就問吧,不要遮遮掩掩的。”
  聞言,亦風急忙躬身回道:“請道長恕小鬼胡亂猜測之罪……”說著悄悄看了一眼‘李玄’的表情后才道:“雖說這桃木乃千年之物,對邪魔有很大的克制作用,但以道長的手段,舉手投足間便有雷光電閃,用這東西是不是有點……”
  “呵呵!你這鬼頭,話到是說得有理,不過你怎知我的用意?今天我就讓你開開眼界。”‘李玄’說完,手臂輕抬,把那桃木拋在空中,嘴里念念有詞,用手一指便有一團火焰憑空出現,散發出炙熱的氣浪,包裹著那桃木在空中燒煉起來。
  一陣噼啪聲中,至陽的離火之精面前,亦風連連后退,眼里滿是畏懼之色。
  這一幕‘李玄’自然看在眼里,心下了然,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葫蘆質地脆而易碎,當初‘李玄’煉制的時候就時刻掌握著離火的強度,生怕火力猛了前功盡棄。而此時則不同,這桃木本身就比葫蘆堅韌得多,加之年代久遠,在日月精華的滋潤下,其木質更是堅韌異常,只怕尋常刀劍也難傷分毫,何況這還是這棵樹的精華——桃木心;因此‘李玄’只管放心地用離火燒煉,不時還在腦海里琢磨一下器煉總綱里的內容,看看鑲些什么陣法進去合適。
  淡紅的火焰無聲地撲騰著,要不是那逼人熱力存在的話,誰又會相信這看似綿綿無力的火焰能有焚化鋼鐵的威力呢?
  柳樹林里靜悄悄的,偶爾有柳條帶起的沙沙聲。火焰中,那根桃木棍仿佛被蒸發掉了什么似的在慢慢縮小,噼啪聲也漸不可聞,大約過了有頓飯功夫,只見‘李玄’緩緩閉上雙目,好像在思索,正在亦風納悶的當口,就見他兩手飛快地變幻起來,越來越快,直到以亦風的目力也感覺到吃力才稍稍放緩,同時,一些肉眼可見的紫金色符號宛如憑空出現一般,不斷從手里冒出,印到那木棍上,轉眼既隱。而那燒煉的火焰也似乎比先前猛了一些,木棍上噼啪聲又起,縮小的速度也開始加快……
  ‘李玄’此時的感覺很怪,不知是不是因為有了上次煉制的經歷的關系,他總覺得這次燒煉起來格外的得心應手,很多以前不太明白的陣法符咒此時竟一一清明起來,不覺間,他對器煉總綱的參悟又上了一個臺階。
  在亦風驚奇的目光中,那火焰中的桃木棍竟然扭曲起來,有朝液化發展的的趨勢。“靈木源液”,這就是年代久遠的好處,從這一點上看,‘李玄’可以肯定這棵桃樹的真實樹齡應該至少在兩千年以上,因為據器煉總綱里描述,木質的蛻變是必須要用時間來完成的,有那么一個環節經歷,便可以生出靈識,進而一步成就草木山精。
  “這靈木源液應該可以列入天材地寶的行列了吧!”‘李玄’心想。
  隨著無數紫金符號的涌入,那桃木液化的趨勢也慢慢加劇起來,不多時已完全化成一團不斷蠕動著的褐紅色液體,就那么懸浮在丹火中,咋一看去,竟會使人產生想要咬上一口的沖動。在‘李玄’的控制下,桃木液開始有規律地鼓蕩起來,前后一突一突的,緩緩朝兩方延伸出去,慢慢地,一把尺余長的紫褐色短劍顯現出來,但見其通體褐紅,劍身樸華潤亮,隱隱有紫色星芒在上面浮現,劍柄則很普通,只是在上面龍飛鳳舞地刻了個太極圖案,這便是‘李玄’的杰作了,在他的映像中,這樣的劍總能給人一種氣派的感覺,唯一的缺憾就是這長度,匕首不像匕首,說是短劍又有三分別扭,更與那飛劍的形象出入極大。
  劍胎已成,但‘李玄’此時的神色卻開始凝重起來,他注視著火焰中的劍胚,心里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用純陽丹火試試,那樣也許能把劍體煉得更凝實一些,這劍身也應該會小點。
  想到就作,只見‘李玄’稍稍后退半步,雙眼一凝,一股與先前不成比例的氣勢以他為中心爆發開來,體內金丹鼓蕩,張口噴出一朵安靜的紫色火焰,那火焰剛一出現,就聽亦風怪叫一聲,飛也似地退出十丈開外才轉過身來,兩眼滿是驚駭之色,心中暗暗慶幸,“純陽丹火!我的天吶,這東西他也有!”看著對面在火光映襯下的‘李玄’,他心里暗暗有了一個決定,一瞬間,看向‘李玄’的眼神也從一開始的畏懼慢慢變為敬畏。
  ‘李玄’沒有理會亦風那邊的動靜,只是全神貫注地控制著真火朝劍胚靠攏,這可是關系到成功與否的最后一步。
  那丹火慢慢地移動著,沒有什么驚人之處,輕輕撲騰間,仿佛一朵隨時都會熄滅的火苗,但那內斂著的恐怖威壓卻是讓遠在十丈開外的亦風都能清晰地感覺到。
  在丹火與離火之精相融的一瞬間,宛如火上澆油,光焰四起,‘李玄’只聽一陣急促的噼啪炸響從劍胚上傳來,心里一緊,暗道一聲不好,急忙收回丹火,焦急地朝劍胚望去……只見在離他三尺開外的空中,一柄三寸長短的暗紅色迷你型小劍靜靜漂浮著;如果光從外表看去,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給人的感覺也是樸實無華;但‘李玄’自己卻知道,先不論這造劍材料如何,單憑自己剛才一口氣打入的一百六十二道攻擊陣法和符咒就很不簡單,因為有一些陣法和符咒甚至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其屬性,有何用途,只是為了湊滿這個數而已。
  ‘李玄’此時可能還沒有意識到,相對于丹道的修煉,他在道法上的造詣可能更高一籌,這也使得他在以后的道路上無數次化險為夷。
  注視著空中的小劍,‘李玄’心里涌出一陣成就感,同時也不免有一絲遺憾;“純粹的‘靈木源液’煉就,恐怕劍身脆而易斷,要是能以三昧真火鍛煉一番,或是加點其他屬性的材料,只怕此劍還要更上一個臺階!”此時亦風也已慢慢湊了過來,感受著那劍上蕩漾出的能量波動,他眼里滿是驚嘆和敬畏,望著小劍久久不能言語。
  “這就是我的用意!”看著一臉癡呆像的亦風,‘李玄’淡淡地道。
  “道長英明,道長神武,道長修為直追天人,我對道長的仰慕之情有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好好好!打住,我看你也看得差不多了,也該回葫蘆里陪你那位了!”說完,在亦風一片無辜的表情中念動了真言……
  “怪事了!這家伙不是五十年前就死了嗎?怎么也會這句臺詞?”‘李玄’疑惑地自語著,隨即朝那小劍一招手,只見那小劍仿佛歸家的孩子一般,輕輕晃了一下便消失在空中,下一刻已出現在‘李玄’手里;畢竟是自身真火煉制的,還沒融合就已有如此靈性。‘李玄’心里暗自高興,饒有興致地觀賞了一番后才朝小劍噴了一口本命丹元,丹元過處,但見小巧精致的劍身一陣歡快的震動,道道紫色的光華來回流轉,無數怪異的符號若隱若現,足足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才平復下來,此時看去,小劍還是小劍,依然樸實無華,只是在上面多了一抹紫金的色彩,陣陣靈動的氣質不經意地散發出來。
  “呵呵!這才像個飛劍的樣子嘛……以后你就叫紫電了。”‘李玄’依然有一絲自戀,說完張口一吸,那小劍便化為一點紫芒飛入他的口中。
  看看天色,見眩月已偏西,‘李玄’暗道:“沒想到竟在這里耽擱了這么久,不過收獲還是挺大的!”想罷,隨即邁開大步,很快便消失這片柳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