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57 伏魔


  而此時,以他所居的山洞為中心,天地間的靈氣和各種游離能量也開始平和下來,井然有序地緩緩滲透到他體內。
  大道之妙,全在凝神處,凡聞道者,皆領此意而求之。
  凝神靜氣,則勢如破竹,節節應手,否則面壁而立,一步不能進。瞋喜若在外,云何得瞋喜?
  非外非內,發生于冥。非冥非內外,發生于遇緣。
  非緣不離緣,瞋喜如幻化,雖化未嘗不瞋喜,如此瞋喜與天地共,道與虛無同。
  就這樣,冥冥蒙蒙中,不知過了多久,‘李玄’的泥丸神宮開始緩慢地跳動起來,當初進入泥丸的那團紫氣仿佛被驚醒了一般,微微震動起來,不經意間,從中分離出一道紫色氣流后便又沉寂下來,而那道紫氣卻有如脫韁的野馬在里面左沖右突地亂竄起來,伴隨著陣陣疼痛,‘李玄’又一次懵了,這就好比豺狼方去,猛虎又來……
  正當他無計可施之時,那道紫氣猛地一個回旋,由上而下,過中脈,直落黃庭神室。
  紫氣的到來好似一支催化劑,原本已經平緩下來的丹田一下子狂涌起來,同仇敵愾般,乳白色的丹元紛紛朝盤旋于黃庭神室之上的紫氣瘋涌而去,似乎想把這個不速之客驅逐出去一般。
  兩方接觸的一剎那,強烈的排斥力爆發出來,雙方你來我往,爭得不亦樂乎,而四周的天地元氣也仿佛受到召喚一般,滲透的速度加快起來,也參與到這場爭斗中.有了先前經驗,‘李玄’此時反到清閑下來,放任其行,不妄不欲,以一個第三者的身份,用神念靜靜地觀察著,感悟著。
  慢慢地,紫氣開始逐漸占據了上方,一伸一縮間,不斷地把周圍的元氣同化掉,而且其同化的速度也漸漸加快,漸漸地形成一個旋轉著的圓形的氣狀球體.隨著同化速度的加劇,整個球體表面竟開始呈現黏稠液狀,而且漸縮漸小,越來越密實,也越轉越快.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仿佛是一剎那,又好像經歷了一個世紀,迷蒙中,‘李玄’只聞“叮”的一聲脆響,宛如珠落玉盤般,在黃庭神室的一片氤之炁中,一顆紫色的珍珠滴溜溜轉個不停。
  有道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本來上天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那是絕對中無有絲毫憐憫的意思。然而‘李玄’卻誤打誤撞地,于那生死之際,憑著一點運氣與體悟,窺得冥冥一點天機,終于金丹凝結.這時的他與先前相比簡直可謂是天壤云泥。至此,聚則成神,散則成形,無論形與神,已非同凡人,造物不能拘,生死已成昨日夢矣。
  緩緩睜開雙眼,‘李玄’隱隱有著一種喜悅,一種自在,就象長久縛身的繩索一朝解去,意動神弛之下,種種滯怠煙消云散,有一種天地之間,盡得自由的微妙愉悅。神弛氣移之中,慢慢暗合天地,滑向一種奇妙的境界;細心體察之下,只覺一股熱氣,發于丹田,播及全身,四肢百骸,無不運到,所至之處,骨節肌肉,呈現出一種異常快美的狀態。
  自古是非成敗,實乃天意使然。本來,‘李玄’若不急于求成,只消繼續凝神溫養,要不了多少時日自能龍虎交泰,陰陽相濟,成丹只是個時間問題罷了。而他卻選擇了相反的道路,若是按常理,他斷無成功的可能,灰飛煙滅也只在彈指間。但巧就巧在,緊要關頭,在自身氣機牽引之下,使得他泥丸神宮內涌出紫氣相助,倘若不然,這后果實在難以想像。
  修道本是逆天而行,不是強求可得,當執無欲之念于那縹緲中細細探查那一點玄妙,此方為正途。彈指間,經歷了生死,猶如幾度輪回,種種雜念相繼泯滅,卻是他這十幾年來無妄無欲、潛修道基的功果。至此,誤打誤撞地,也終讓他磨出了一個異常堅定的道心,要不然,以剛才那生死一瞬間的種種因果,只消他一個執拗之念便可葬送這十幾年來的一番苦功。
  禍也!福也!誰又能說得清,成也!敗也!只付笑談罷了。
  本以為成丹之后自己會很興奮,但現在‘李玄’卻只感覺到一種怡然、寧靜和澹泊,但于不經意間間,臉色又一變,眼里射出狠厲的光芒,“那些人,希望你過得很好……”
  回過神來,‘李玄’看了一下自己身上,面露無奈之色,整個一血人似的,那些沒有被風干的血漬歷歷在目,仿佛在向他昭示著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幕,他淡然而笑,旋即內視黃庭,只見在紫色金丹周圍,幾朵淡紫色的火焰不緊不慢地繞著它旋轉著。
  同為紫火,但這火與‘李玄’十年前無塵虹化時所看到的葫內紫火卻又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了,此火乃‘李玄’自身性命交關的一點純陽丹火所化,遠非那葫蘆內的南明離火可比。但為什么丹是淡紫色、連那火也是紫色的呢?這完全有悖于他讀過的道書中之介紹,這點讓他感到疑惑,“難道是受那那泥丸紫氣影響?”
  ……
  ‘李玄’這邊正在為紫色金丹感到困惑,卻不想自己此番丹成差點在山下釀成一出鬧劇來。
  在山下,紫陽觀中,早先有小道士偶然看到后山紫氣沖天,只見其光如火,其形似焰,還以為是后山著火,而后山本與道觀相連,倘若如此,則覆巢之下亦無完卵,情急之下,大呼小叫,喚來眾人,提桶端盆,準備上山救火,不想,走到半路,卻是玄機子眼尖,第一個看清了實情,這才將大伙安撫了下來。回去的路上,玄機子不時回頭遙望,眼里充滿了羨慕和向往的神色。
  正是‘玄珠有象逐陽生,陽極陰消漸剝形。十年飛霜丹始熟,此時神鬼亦須驚。’
  ……
  歲月如梭,春秋易過。
  ‘李玄’這邊十年丹成,暫且不提。
  陽首山下五十里外,有一坐長林山,山腳下有一小村,名為秀河村。這里山清水秀,民風淳樸,加之地處***腹地,交通閉塞,與世無爭,因此,鎮上的居民大多還過著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桃園生活。
  哪知從一年前起,長林山上突然飄來團黑霧,整日籠罩在山頭上,每到夜里更是會發出鬼哭狼嚎般的聲音,直把個寧靜的山村擾得民怨沸騰。
  本來如此也就算了,哪知最近一到中午時分便陰風怒號,飛沙走石,黑霧彌天。而過后總會留下一具被吸得枯干的尸體。
  如此一來,鎮上的居民再也坐不住了。這天,村民們結成團隊,紛紛拿起砍刀鋤頭要上山去探個究竟。一時間,人人奮勇,個個爭先,一片喊殺之聲。那想,才到半山腰便被一陣無名惡風刮得東倒西歪,跌落山崖者不在少數。正當大伙一籌莫展之際,有的提議,去城里報官,立刻便有人反對道:“想那東西來無影去無蹤,衙門里那幾個人頂個屁用!”
  這時又有精明的提醒道:“不如去離這里不遠的陽首山上請幾個道士來作作法,興許能見些效果!”這個提議立刻引起了大伙的共鳴。
  于是,村長連夜派那腿腳麻利的村民前去,時間不長,便請來了四個道士。
  一番了解之后,道士開壇作法,銅鈴木劍,符錄咒語,一時間,晴空來云,雷鳴電閃,聲勢威猛。見到如此聲勢,鎮上居民一個個眉開眼笑,都以為這次能徹底解決這顆毒瘤了。沒想到,突然一陣腥風瘴霧,飛沙走石過后,憑空冒出一個碩大的獸頭來,惡吼一聲,鋼牙交錯間,壇倒幡折,四名道士死的死傷的傷,只余一人倉皇而去。
  ……
  紫陽觀,太華殿內。
  玄機子的手緩緩從一名中年道士的手腕上離開,一臉的沉重,暗討:“什么妖物這么厲害……”
  這次他派去的四人中,有一人是他的師叔,道行不在他之下,而現在卻也沒能回來,看來這次遇到厲害角色了。
  吩咐幾名弟子把傷者抬下去好好療養后,玄機子站起身來,眉頭深鎖,負手在大殿內來回踱步,半餉后才喃喃道:“看來只有請李玄師叔出馬了!”言罷,轉身出門而去。
  陽首山無名洞內,‘李玄’依然五心朝天,凝神盤坐,在他身體周圍,一道拇指粗細的紫色氣流來回縈繞,給人一種圓轉如意的感覺;陣陣綿軟淳厚的熱力從他身上散發開來,彌漫在石洞內。成丹后,他必須靜坐七日以溫養金丹,細心體悟,方能完成固養金丹的過程,今天剛好是第七天。
  半餉后,‘李玄’緩緩睜開雙眼,不經意間,暴起兩道逼人的紫芒,空氣一陣輕微的顫動,轉瞬即隱,再看時,卻宛若一抹清泉,空明透亮,沒有一絲雜質,開合間,靈動異常。一陣微風從洞外吹來,掀起他披肩的長發,露出一張樸實無華的臉龐,隱隱之中,卻似有一種紫色的寶光,在他的肌膚外浮現,使他本來沒有多少特別的容貌,也多了一份豐神俊朗!
  “玄機子,你到我這里來有何事啊?”剛剛醒來,‘李玄’便問;早在剛才他便知道了玄機子的到來,只不過當時正是收功的關鍵時刻,因此便任由他在洞外等候。內養之道,全在于綿綿若存,勿忘勿助,是不可強自間斷的。
  聞言,玄機子連忙進洞,恭身道:“恭喜師叔神功大成!”
  看著玄機子,‘李玄’也不起身,只是笑著問:“我想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吧!”
  “不敢隱瞞師叔,弟子來此打攪也確有要事想請師叔幫忙。”接下來玄機子便把長林村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李玄’聽后,略感驚訝:“妖怪!”這話玄機子要是在十多年前說給他聽,只怕早就被他幾拳轟出去了;不過此時已非彼時,若再要他用原來的眼光來看問題怕是不可能了。
  略微沉吟了一下,‘李玄’站起身來,“好吧!我跟你走一趟,看看到底是什么妖怪!”
  十年前‘李玄’曾與無塵子有過約定,所以幫忙自然是義不容辭的。話雖如此,但這也正合了‘李玄’的心意,他正愁找不到個“實習”的機會呢!!
  ‘李玄’緩步來到洞外,玄機子跟在身后。此時紅日初升,弦月尤在,朝輝初吐。望著眼前生機盎然的群山翠綠,‘李玄’深深吸進一口清爽的空氣,一霎時覺得一股清涼沁入心脾,滿身舒暢,片刻才緩緩問道:“秀河村在什么方向?”
  順著玄機子所指的方向看了一下,‘李玄’回頭對他道:“抓緊我的衣角!”說完,輕輕一跺腳,頓時有一片乳白色的云霧從腳底生出,在玄機子的驚呼聲中,那云霧托著二人離地而起,轉眼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駕云之法也是‘李玄’最近才從五行遁術中悟出的,可隨意施為,不受外物限制,速度顯然比上天遁劍法也是不遜。
  不多時,一個約有上百戶人家的山村已隱隱出現在兩人的視線內。
  長林山下,‘李玄’瞥了一眼那黑霧籠罩的山頭,心里頓時了然,臉上露出一絲不屑。
  從山上漫溢的妖氣來看,這應該是一個還沒完全脫去本體,相當于煉氣后期的妖物.這樣的修為在玄機子看來已是很了不起,但在‘李玄’眼里卻無太大作為,說白了就是與土雞瓦狗無多大區別.雖然‘李玄’也才是金丹大成化氣后期的修為,說起來也就是一個境界的差距,但實力的差別卻又是云泥之距、天壤之別,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本來村子里的人已經準備好搬出這里,卻聽說又來了一位道長,因此大家都又紛紛放***上行囊,圍攏過來,抱著最后一線希望,準備再看看會不會有什么奇跡發生,畢竟祖輩世代都生活在這里,大家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真要搬走心里自是萬般不愿的。
  看了一下圍得水泄不通的四周,‘李玄’微微皺眉:“玄機子,這里有我就行了,你去帶領村民們退遠點,等下我作法,怕是顧及不到,有所損傷!”
  玄機子也知道自己幫不上什么忙,在這里只會給‘李玄’添亂,因此,應聲而去,不多時便招呼著大伙退到了離‘李玄’較遠,比較安全的地方.包括玄機子在內,幾百雙眼睛齊刷刷地盯著山腳下那高大挺拔的灰色身影。
  看著村民退遠,‘李玄’才回過身來,眼里紫芒一閃,念動真言,須臾間,平地風起,滾滾墨云自四面八方洶涌而來,沉悶的雷聲此起彼伏,不多時已是黑云壓頂,無形的威壓彌漫開來,遠處的眾人目睹此景象,眼里紛紛露出欣喜的神色。
  就在眾人欣喜之余,只見‘李玄’抬手處,幾道臂兒粗細的電光從天而降,有如白龍劃過長空,呼嘯著直奔那山頭妖霧而去.轟隆聲中,大地輕微震動起來,山頭的黑霧一陣翻滾,從中傳來凄厲的嗥叫聲,接著一個惡猛的吼聲傳來:“是什么人膽敢擾你家爺爺清修,可是嫌命太長了!若不速速退去,便叫你尸骨無存。”
  雖然這個聲音聽起來兇惡異常,但明白人還是可以從中聽出一絲膽怯、恐嚇的意味來。
  聞言,‘李玄’冷笑道:“哪里來的妖物,不好好待在洞府修煉,卻要跑到這里來逞兇害人,今日道爺便將你打回原形,以慰損在你手下的冤魂。”
  言罷,他輕吼一聲,飛出一道符,遙遙一指,但見漫天云層中銀蛇電舞。片刻,又有幾十道電光降下,直劈得那長林山頭樹斷石裂,塵土飛揚。遠處的眾人正待歡呼,便聽一聲驚天動地的惡嗥傳來,那被天雷劈得四分五裂的妖霧猛地聚攏,一陣翻涌后,現出一高愈兩丈、狼頭人身的兇惡怪物來。眾人一看,都認出是一狼妖。只見狼妖仰天一聲歷嚎,黑霧激蕩之下,那足有兩米寬的后頸上居然又生出一顆猙獰的狼頭來.狼妖兩支強壯的后腿猛力一蹬,碩大的身軀平地而起,前爪大張,將身一抖,其中一顆狼頭便自脫離那妖體,迎風而長,瞬間變得如房屋般大小,那頭上毛發恍如鐵釘般棵棵豎直,滿口獠牙宛如鋼鐵鑄就的尖刀,閃動著森森寒光;翻滾的妖霧中,只見那狼頭當空一聲咆哮,頓時山搖地動,直震得遠處眾人兩耳發麻,神情恍惚。還沒等‘李玄’回過神來,便居高臨下,惡狠狠地朝他撲將下來。頭未到,已是腥風撲面,直讓人作嘔,而且還不時發出陣陣尖銳的怪嘯,懾人心魄。
  這顆狼頭,倒是大有一番來歷:此頭本是那狼妖以一根橫骨取地底陰氣,用密法及自身精血祭煉而成,不但通體堅如精剛,被咬上一口保管石開崖裂,而且對敵之時能發出陰寒之氣在敵人稍不留神之下侵入對方體內,使其真元運轉不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