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555 機遇


  約莫過了半柱香時間,已到一高處,但見前方云海如畫,遠處一座擎天巨峰突兀群山,其上彩霧分三環纏繞,似幻似真。
  ‘李玄’不禁心蕩神搖,回頭向山下一望,只見一片冥漾,哪里看得見人家;連道觀的樓角,都藏在煙霧中間。
  頭上一輪紅日,照在云霧上面,反射出霞光異彩,煞是好看。
  ‘李玄’正看得出神,只覺兩耳風聲突急,眼前云霧遮掩,不多時,腳下微微一震,便聽無塵在耳邊道:“就是這里了。”
  回過神來,‘李玄’才發現自己已立身在一處半山平臺之上,身后兩旁云霧騰繞,隱見懸崖峭壁,面前是一個枝藤蔓布的石壁,細細望去,石壁原來是由兩扇丈許高的石門組成,透過石門,能感覺到一股莊嚴恒古的氣息。
  等‘李玄’站穩,無塵才緩緩走到石門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這才兩手平伸,輕吼一聲,只見他兩手上泛起淡淡的白光,道聲“開”……沉悶的“嘎嘎”聲中,兩扇重愈萬斤的石門便在他一推之下緩緩開啟。
  由于有了先前的經歷,‘李玄’也不感到驚訝,只是拿眼注視著漸漸擴大的洞口,心里一陣莫名的激動。
  石門剛一開啟,就有一道紫光從里面透出,開到一半時已隱隱可以看到里面那彌漫著的霧氣。
  在無塵的示意下,‘李玄’稍稍平復了一下心情,柱著拐杖進到洞內。
  這是一個不大的洞府,里面紫霧彌漫不知其源,四周則呈方形,長兩丈,寬高各丈許,且設施簡陋,應該說沒有什么設施,因為整個山洞僅僅只有靠近后壁處有一張石案,上面居中擺放著一個紫色的錦盒,旁邊還有一蓬巴掌大小的紫色氣團,正緩緩旋轉著,迷迷茫茫地,看得不甚分明,除此再無其他;雖然簡陋如此,但四處卻是一塵不染。在正對石門的洞壁上,有詩兩句:“此物本是天生成,無根無源本自然。若能識得真妙去,不生不滅斬萬緣。”落款“百木子題”。
  讀完石壁上所書,‘李玄’心里暗討:“口氣到是蠻大!想來當初那真人也是不知其中玄妙,興嘆之余才留詩一首,以告后人!”
  兩人來到石案前,無塵指著那團紫氣微笑著提醒:“李兄弟,這便是你的機緣了!”
  順著無塵所指看去,但見一團橢圓形的深紫色氣團,略微離那石案有寸許,恍眼看去宛如長在上面的一葉芝草,不即不離好似死物,但細細品味,緩慢的旋轉中,卻又似乎又蘊藏著那么一點靈動,如夢如幻,真實中又讓人不由產生一種縹緲之感。
  看著眼前的氣團,‘李玄’微微愣了一下,他左看右看也看不出這石案上的氣團與那什么道書有何聯系,心下遲疑,回頭看了看無塵。
  無塵笑道:“呵呵!李兄弟莫要遲疑,只管去試,道法的玄妙之處不是你我現在能想像的,這表象不一定就是內象,眼睛所看到的也不一定就真切!要用心去看、去體會!”
  深深吸進一口氣,盯著近在咫尺的紫氣團,‘李玄’心里突然涌起陣陣莫名的忐忑,他緩緩伸出手去,卻又中途停了下來;眼前的紫氣團就好比一個等待他去揭開的謎底,期待的同時也有些擔憂——他此時真的有種怕入寶山而空手歸的感覺。
  看到‘李玄’的猶豫,無塵在一旁道:“天心浩蕩,各人自有機緣,強求不得的!”
  ……
  ‘李玄’的手慢慢靠近那氣團,當他觸摸到紫氣的剎那,胸腹間的那團熱氣好像被什么東西刺激了似的,突然變得狂躁起來,仿佛一匹脫韁的野馬,在他體內來回躥動,同時,一種怪異的感覺從指尖傳來,還沒等他有所反應,便見一蓬耀眼的紫光在面前暴起,晃得他睜不開眼。
  下意識地用手遮住眼睛,‘李玄’只覺面前一片光芒,什么也看不清,正待轉身,便覺兩耳嗡地一聲響,陡然間,一股冰涼的感覺從他眉心滲入,直達印堂深處的泥丸玄宮,與此同時,胸中的那團熱氣也安靜下來。恍惚中,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吸引一般,他的意識也隨之而進。下一刻,一個巨大的空間便突兀地呈現在他眼前,只見四周灰蒙蒙的,似煙霞蒸騰,又似海濤洶涌,鴻蒙無極,分不清東西南北,宛如混沌。
  ‘李玄’正不知所措,又見眼前霧氣滾滾地流動起來,很快在虛空中結成一部道卷。那道卷,彩霞滾滾,瑞氣騰騰,其上有三字:但卻不知什么原因,看得不甚清楚。隱約間,每個字有丈余大小,八個芒角,每個角都有隱隱約約的紫色光芒垂下來,吞吐不定。過了半餉,便見虛空慢慢出現幾幅畫面,但重重迷霧阻隔,看得也不甚清楚。
  隱約中,第一幅是一個放牧的童子,手拿書卷,坐在一塊大石上吆喝著旁邊的老黃牛,藍天白云下,好不悠閑。
  第二幅所畫的則是長大了的牧童,但見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那牧童極盡人間富貴,姍姍志滿、春風得意,整個畫面濃墨重彩,讓人看了不禁產生莫名的代入感。
  第三幅畫風一轉,只見一副秋風蕭瑟,孤雁南飛,亂石岡上幾座荒墳野冢,幾條覓食的野狗出沒在深草叢中。
  看到此處,紫氣漸漸彌漫起來,任憑‘李玄’怎么努力也再看不清后面的景象……須臾間,轟隆一聲響,畫面消失,無數蝌蚪大小的文字猶如幻燈片一樣浮現在虛空。
  ‘李玄’還沒來得及看清,就見紫光退盡,字符消失,又還原成一團紫色的氣霧狀靜靜地懸浮在‘李玄’眼前。其周圍依舊紫霧滾滾,落英紛紛,紫光吞吐間似有靈性,仿佛在向他演示著什么,卻又不甚明了;‘李玄’靜靜注視著眼前的紫氣,腦海里不斷回味著剛剛看到的幾幅圖,不覺深深地沉迷其中,半餉才被一個焦急的聲音驚醒:
  “道卷呢?怎么不見了?”無塵一臉驚愕的神色,三步并作兩步走到石案前,上下左右地察看起來。
  “道長!那東西好像、好像進到我腦子里了……”
  ‘李玄’無頭無尾的一句話再次把無塵震撼了一把,他睜著一雙古怪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李玄’,半餉才道:“古怪,古怪!前所未有的事!這該如何是好?哎……是禍是福就看道友以后的造化了!”無塵子此時對‘李玄’的稱呼也改成了道友。
  無塵的一番話把‘李玄’說得一愣一愣的,隨即回想起剛剛在自己的腦海里看到的情形,頓覺有千重迷霧蒙于心頭,難受至極,大有一種不解不快之感,旋即找個借口道:“道長,在下剛才偶有所悟,不知能否借此地嚼思一番。”
  “無妨無妨,能入此洞便是與它有緣,何況道卷消失,那禁制之力大概也隨之消散;道友大可靜心在此修煉,以后每隔一天我會派人送來飯食,如有急事,你只需用此物吹上三聲我便趕到。”無塵說完,從懷里拿出一支烏精透亮的半尺短笛,雙手遞上,神態之間竟然有了些許恭敬的味道。
  接過短笛,‘李玄’看了看放入懷里道:“那就有勞道長了。”
  無塵嵇首道:“道友不必多禮,聞道有先后,達者為師,貧道將來還指望道友參悟玄經之時能不忘今日之托,渡化一番呢!”
  ‘李玄’微笑道:“豈敢豈敢,但有所獲,全賴道長之功。”
  聞言,無塵欣然道;“如此貧道便先去了。”言罷,拱手而出,晃身消失在洞外。
  ……
  由于此洞位于半山懸崖上,走獸難覓,更是尋常人難至之所,不時有山風吹過,帶起幾片落葉,給這山野孤洞憑添了幾分蒼涼的氣息。
  看著無塵消失的身影,‘李玄’緩緩收回目光,來到石案前盤膝而坐,閉目靜心,漸漸地又進入到那個玄妙的世界,剛才的所見僅是一些片斷而已,所以此時他迫切想要弄明白其中的玄機,以解心頭之惑。
  他的意識再次來到泥丸神室,眼前依舊是鴻蒙滾滾,那氣團周圍的紫色光芒吞吐不定,唯獨那些奇妙的圖像不再出現。
  注視良久,只覺虛空蕩漾起來,似水波一樣擴散到無盡處。正在‘李玄’以為那圖象將現之際,卻發現原來是那些密密麻麻的蝌蚪文,失望之余,不由細細讀去,一時間竟覺如入瀚海煙云,宏遠無崖,其中所涉之內容玄奇精妙,包羅萬象,浩瀚無邊,越到后面越是晦澀難明。
  其開篇名為“金丹玄要”,此篇所涉‘李玄’也能知之***,為升仙之卷;中篇名為“三元心鏡”。看到這里,‘李玄’便有點不知其所以然了。接著的后篇名為,“寶箓天章”,更是讓他頭大如斗,如墜五霧……三篇之后又有一篇“道法總綱”,其中包羅了無數玄奇古怪的道法、陣法,器法、遁法……雖是琳瑯繁雜,但卻言簡意賅,比之玄經三卷要容易理解得多,‘李玄’越讀越起勁,讀到妙處,竟生出躍躍欲試之感,這樣一來,心頭才漸漸平和下來,倒把先前的失落丟得一干二盡。
  玄經最后還有一段文字,大意是開啟那個錦盒之法,細看去也僅是一句咒語而已,另外還有一段關于丹藥的煉制和使用之法。
  不知過了多久,當‘李玄’緩緩睜開雙眼,只覺一陣饑餓感襲來,正欲吹笛,卻見洞門處有一竹籃,內盛飯食,再看看洞外,依然是青天白日,不覺心里微訝,“難道這一入定竟去了一天!”
  略微吃了點竹籃里的飯食,‘李玄’便開始在腦海里整理起“金丹玄要”的修煉步驟來,因為這是第一步,所以凡是遇到隱晦難解之處他都總要在上面花上很大功夫,不到通明透白絕不罷休。而此時他又深深感激起無塵來,若不是他強制自己整日翻閱那些枯燥無味的道學經卷的話,只怕此時自己也是空有寶山而無從下手了。接下來一番研讀深究后,頓覺其中旁征博引,大講正歧之途,每有精妙之處,無不歡欣鼓舞,這一路下來,倒把‘李玄’看得如癡如醉,沉迷其中……
  這“金丹玄要”上所記載的修煉體系與無塵先前說的大致相符,也是從“煉氣”開始,經過“化氣”、“化神”、“返虛”、“圓照”等幾個過程來達到窺視天道的目的,但是其中致精致妙之處卻遠非無塵之流所能想像,其所載如下:
  煉氣期的最基本和初步方法,就是可以強身健體、激發人體潛能的“周天運行法”。其在下手之初,便放在煉心性、修元神上,元性靈而元神動,以神御氣,神之所往,氣亦往,神行則氣行,以神行氣,而不以意領氣,神之所到,經脈自開。
  此階段是從任督二脈上入手,講究抱元守一,煉養元精,采先天混元之氣,通三關九竅,以后天返補,進而打開黃庭神門,歸真于先天。其中講到,神門又稱命門或臍門,人自出生后,這先天之門就已關閉,若能重新開啟此門,則人之身心天地可以再造,人便可以盜取天地靈氣為之所用,而內外真氣的交流也從此門而行;以后存意守中,呼吸綿綿,日久則胎息可現,元氣充盈本身,此身已不凡,自然有了一些不可思議的神通,開碑裂石,符箓招役,返老還童不在話下,至此才可言返補歸真,初窺金丹大道。
  化氣期:又名金丹期;在神門已通的情況下煉精化炁。其中注解:真氣在人,并不完全存之于身,人的身體有限而自然無限,自神門開啟后,人與自然便有了一個交換的通道,長此以往可成丹元。此時以法渡之,則聚而不散,結而愈堅,魂藏魄滅,精結神凝,一意沖和,肌膚爽透,隨日隨時,漸凝漸聚,無質生質,結成圣胎,此時丹道小成。
  往后再以七返九還煉之,返本還元,丹火淬煉,金丹成也,到此才可言“我命由我不由天,超越了天生天殺的造化之權,可不借助任何法器便可以驅動宇宙中各種能量,舉手投足間便可發出雷霆電光,并能來往于五行,召神役鬼,呼風喚雨。
  有詩云: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真金既滿黃金室,一顆明珠永不離。
  化神期:丹成之后……
  返虛期:元神顯現后……
  圓照期:元神穩固后……
  ……
  就這樣,‘李玄’在洞內每日研讀玄經,如饑似渴,過了七天時間,他才終于把開篇解了個通透,同時還不忘把自己平日琢磨出的一些他覺得有用的東西加進去,如此一來,原來的丹經就有點面目全非了,但‘李玄’卻并不以為然,在他看來,有用的才是有價值的,人不能千百年地固守先人留下的東西,有待完善的地方還是得大膽地嘗試。比如丹經里所講的陰陽交融一說,他就并不怎么認同,在這里他加入了自己對那‘一’字的理解,所謂道生一,一生陰陽,別人取陰陽之法,他卻取一陽,先一后二或是先二后一,取舍之間,他尊重了自己想法!
  伸了個懶腰,石案上的錦盒便映入眼簾,微笑間,一段咒語已脫口而出,剛念完,就見錦盒上紫芒三現,“啪”的一聲,便自行開啟,還沒等‘李玄’看清里面的東西,便有一股浸人心肺的異香撲鼻而來,讓人聞之立刻清明,滿身舒服。此時再仔細看去,只見盒內靜靜地躺著一顆葡萄般大小的丹藥,圓潤有光,想來那異香便是從這粒丹藥上散發出來的。
  看到此物,‘李玄’不待遲疑,兩指輕輕捏住那丹藥,毫不猶豫地送入口中,丹藥一離,盒子便自動關閉,化為一道青煙消散在空中;‘李玄’愣了一下,心想,大概是年代久了,神物一離,便無支撐之力吧。
  丹藥方入口,便覺滿嘴芬芳,轉瞬化為一道清泉,似溫還涼,如醇如酪,瞬間滑下,滿口清香,周身愉快,為從來所未有;‘李玄’正在埋怨沒試出味道時,便覺腹內滾燙如火,翻騰起來,愣了一下已知是藥力顯現,連忙五心朝天,照著上卷丹經所載之法冥神疏導。
  冥蒙中,‘李玄’只覺一股滾燙的氣流從丹田黃庭升起與那團停留在胸腹的熱氣會合,然后無意而動,過中脈,經玉枕、百匯、印堂、膻中、再從丹田過會陰、夾脊,一時間,經脈全開,皮膚骨肉內臟,如沐甘露,漸漸地,他體內的一點真陽壯大起來,有如雷鳴電激一般,而他的神識卻泯泯寂寂、渾然大定,綿綿若存之下,突然腦中雷鳴,轟然一聲后,虛空中,一道光柱直入頂門,下照黃庭,瞬時,他只覺周身光明,虛心實腹,元氣自生;性命之精華凝而不散,氣機牽引之下,元氣內旋而動,一股暖流緩緩盤旋于黃庭神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