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49 結識


  道行高深的道者,一旦參悟玄理后,身體便在有無之間,魂魄在虛實之境,變與不變,只是一個樣子。
  不變固佳,就算變至千百余年,也和不變無多大區別。
  總之身心魂魄,都沒一定寄托之所,哪有損害的可能。
  所以除了此等‘地仙’以上的道者之外,道行稍微低一點的都不敢輕易變幻。
  即使偶爾因為不得已的事故,隨便換個模樣,他們也是時時刻刻當心留意,一覺身體稍有不舒,便該快快變回原形,寧可休息片刻,再行變換也決不拖延。
  這是修道人變化一門必經的程序,天然的階級。
  李玄的玄意道法雖是獨樹一幟,然而在自身修為尚淺的情形下,李玄也是只得循規蹈矩,不然,若有差池,那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
  李玄剛及現出身形,便見一片飛沙走石中,兩點綠芒一晃,便朝著自己所處的方向疾馳而來,那綠芒身后,一片金霞尾隨,未及他細看,那兩點綠芒已近身前十丈。
  李玄心頭沒來由地一驚,入眼竟是一條斑斕猙獰的怪物,身長數丈,頭生三眼,血口剛牙,滿身盡是金甲,冒煙突火而來。
  這怪物叫‘三眼金殛’,本也是前古遺獸,屬那天賦異秉之物,只因為了祭奠煉一樣陰毒法寶,才糾集了幾個邪派同道,深入這茫茫大山中,聚魂血煉,害了不少生靈;想來也是他造孽太多,合該今日斃命,那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原本有金蓮鋪地,不易通過,但此時卻早已消于無形,任何一個方向都暢通無阻,而它卻陰差陽錯地選擇了李玄這方。
  那‘三眼金殛’臨身,頓時腥風四起,李玄根本不及多想,倉促間,揚手便是一記上清神雷,但見紫芒過處,須臾間電光霹靂,轟然一聲悶響,打在那金殛腰間。
  那‘三眼金殛’先前就已遭重創,此時又挨了這記悶雷,更是雪上加霜,一口妖元被震散,隨著一聲凄厲怨毒的嘶鳴,那傷痕累累的身軀頓時落了下去,未及到得山底,便又掙扎著一個猛躥,重回山腰洞穴。
  上清神雷出自意志威能,其威力本就不同凡響,加之此時‘三眼金殛’受創,李玄又是情急出手,不覺間已是用上了全力,那一擊所產生的力道更是不容小窺了。
  李玄見了此物,便已知端倪,又要發雷,猛見山峰左邊金光一閃,隱隱有無數火光,只是眨眼的功夫,整個天空已是火紅一片,轟鳴之聲不絕于耳。不及片刻,那半空中又憑地飛出一道霹靂來,大振一聲,擊在那山腰上,一片碎石飛舞中,又見幾條火龍橫空而出,纏住山峰,撲騰燒灼起來。這時望去,只見滿山里烈焰飛騰,云蒸霧涌,腥臭之氣夾雜著焦糊的味兒隨風四散,無數嘈雜的嘶鳴怪聲充塞耳際。
  見此情景,李玄估摸著那山下大漢正在施法對付洞中妖物,當下便捏了個雷決,將身移了移,警惕地注視著遠處的山崖。
  大概是經不起烈火燒灼,不到盞茶光景,就聽得驚天動地一聲嘶叫,那逃入洞內的‘三眼金殛’在一團血霧的包裹下又復沖出洞口,未等它逃遁,熊熊烈火中,早有一條火龍搖頭擺尾,和他纏攪在一處,但見火星四濺,熱浪排空,直燒得它巨大的身軀四下亂挺,慘鳴不斷,過不多時,一身金黃皮肉已化為灰燼,又經漫天霹靂一震,那一絲殘魂也隨之消于無形。
  幾乎在同時,那洞穴之內,各式蟲兒,大的小的,或長四五尺,或長二三尺,紛紛涌將出來,未及遁形,便在幾條火龍的糾纏中發出一陣噼啪炸響,化為灰燼,一只也不曾漏脫。
  等得塵埃落定,山風徐徐,寂林山野又恢復了它的平靜;遠處,李玄輕舒一口氣,遙望一輪明月懸于夜空,水銀般的月華下,巍峨群山在煙塵中慢慢顯露出來,鳴重細語,清風吹拂,一切都顯得那么平靜。
  回頭望了望殘敗不堪的黑壁崖,李玄眼里閃出一點莫名的光芒,隨之隱去,長袖擺處,正待架遁而去卻聽得身后一個沉厚的聲音道:“道友請留步!”
  ……
  黑壁崖上一干妖孽伏誅,李玄正待離去,就聽身后一聲音響起,當下便回過身來,只見不知何時,那山下大漢已微笑著站在他身后,對于這大漢的出現而自己卻沒有察覺,李玄也不覺奇怪,畢竟人家修為擺在哪兒。
  “這位道友,貧道有禮了,不知喚我有何事?”
  李玄一邊嵇首,一邊打量眼前之人;但見獵獵夜風中,此人頭戴束發冠,身穿一件烈火道袍,赤足穿了一雙麻鞋,身高在六尺開外,面如重棗,獅鼻闊口,鷹揚虎視,腰間彩環光芒流溢,襯托著如山般偉岸的身軀,更顯得氣機勃發,浩然如醇,那衣袖間露出的皮膚在月色的映照下,隱隱散發出道道奇異的硬朗光澤。
  李玄說完,就見對面那大漢爽朗一笑,道:“剛才見道友欲離去,生怕挽留不急,言語唐突之處,還請道友多包涵。”
  頓了頓,那大漢又道:“在下截云山石青延,不知道友哪座名山,如何稱呼。剛才多蒙道友出手,不然若是逃脫了那‘三眼金殛’,真不知道回去該怎么向我師尊交代!”言語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聞言,李玄灑然道:“貧道李玄,天涯散人一個;些許小事,不足掛懷,況且剛才也只是湊巧而已!”
  望著眼前的道者,石青延不禁有些詫異,明明只是‘化氣’階段的修士,剛才那隨手而發的一記掌心神雷卻是威力巨大,換成自己也不過如此,并且此時細細觀之,竟于那了然深淺之際又能讓自己恍惚間頓生冥然如霧的錯覺,仿佛那慵慵懶懶的模樣,也有著一種奇怪的魅力,不覺間起了結交之心。
  當下便道:“李道友過謙了,我觀道友浩然道氣,純而清揚,定是我輩中人,你我一見如故,那些感激的話我也不再說,只是剛才見道友掌心神雷威力不凡!大異常道,心下有些疑問,不知能否請教一二?”話剛說完,石青延便覺不妥,畢竟自己與對方才第一次見面,如此一問似乎有點唐突的意味,不過話已出口,收回已是不能,當下便有點不自在地搔搔頭,憨笑兩聲,滿臉期待,靜待對方回音。
  見了石青延憨厚的模樣,李玄不由感到一絲新奇,聯想到剛才拼斗中那舉手投足風云為之變色的氣勢,再到現在的這副模樣,在這個環境下的世界里,還真有些讓他接受不了,似乎在李玄的印象中,大凡‘人仙’境界之人,不是鶴發童顏便是盛氣凌人之輩,那像現在這位,粗曠豪放,舉止隨意,談吐樸實,若不是那一身若隱若現的渾厚真元,還真是與那平常農家子弟無甚分別;也正是這份樸實在無形中拉近了兩人間的距離。
  笑了笑,李玄頓時明白石青延所問何事,當下釋然道:“道友取笑了,道友修為遠高于貧道,請教卻是不敢,但凡有問,當知無不答。”
  由于兩人此時皆是立身半空,獵獵夜風中,月華如洗,更顯出一股超然的意味。
  見李玄并沒有排斥之意,石青延頓時長舒一口氣,晃身來到李玄身前,望著眼這個渾身透出神秘氣息的道者,他裂開大嘴笑道:“其實也沒什么,就是覺得道友剛才那一記神雷的威力似乎大了那么一點,按說化氣之境是發不出這樣的掌心神雷的,嘿嘿……那個!如果不方便回答就算了,我只是好奇、好奇而已!”大概石青延還是覺得自己提出這樣的問題,大有打探別人師門**之嫌,不過對于他這個對道法的探究達到了癡迷程度的修士來說,這樣的誘惑是無法抵擋的,當下還是有些含糊其詞地問了出來。
  對于石青延一語道破自己的修為境李玄也不在意;他望著眼前這一臉期待的“人仙”,心頭不禁生出一絲感謂,眼前之人,明明執念頗深,卻也能窺破玄理,步入人仙之境,這大概也與他那憨厚耿直,豁達爽朗的性格有關吧!天道渺茫,輪轉變化,作解之下,只怕萬千理論也不能述其一二;萬事萬物,都存在先天之一刻,丹經云:“物物各有一太極”。大概修者能知此和把握此天地人物之先天炁機,則成道不難。但是有與無,著與不著之間,取舍之間,到底該往那一方呢?
  想及于此,李玄心頭閃過一絲黯然,收斂心神,道:“不瞞道友,我這雷法取上清為名,除了入門比較快速外,也并無什么希奇之處,至于威力的大小,那卻是要看施法者本身對自然之力感悟的多少了!大凡天下道法,皆與道者自身修為息息相關,但除此還當著重對那玄冥五行轉化的細微聯系有一個透徹的領悟,就好比一個人,力大無比,能拉動一輛車,但是倘若把那車置山坡之上,一任其自由下滑,試想,是人力的快還是這自然下滑的速度快!”李玄侃侃而談,全然沒有想到站在自己對面的是一個人仙,或許在他心中,既為道,便不分先后,也可達者為師,也可同道為友,至于所掌握力量的大小、修道時日的長短,卻全然不在他的認知范疇。
  對于所謂懷技唯珍,李玄是嗤之以鼻的,道是天地的道。學道并沒有什么秘密,只要自己程度夠,誠心向學,一定便可有所收獲。況且,道之有無,并不是言語這種外在的表達形式可以概括的,那是需要靈魂的徹悟作積淀,道心的溫養為前提,少卻一樣,都只能是鏡花水月,空作一場而已。道為天下所共有,即不屬于你,也不屬于我,更不是某一個人享受的禁臠。若你懂得的話,方知本來屬于你,能悟多少,全憑機緣,機緣未到,就算擺在你面前也只如霧里看花,知其形而不知其性!所謂: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李玄說完,石青延皺著一雙濃眉,似在思考,半餉后才晃著腦袋道:“道友的話既深且淺,只是我這腦袋一時半會卻是想不過來!嘿嘿,算了,等以后有時間我再好好琢磨一番!”
  其實李玄的話對石青延還是有一番觸動的,只是限于長久以來的習慣,一時間他還是接受不了,在他看來,力量決定一切!力量是渠,其余皆為水,渠成則水自通。這樣的想法估計也不是他石青延一人的專利,或許是代表了整個修行界的一種主流思想。
  對于石青延的反應,李玄并不在意,笑了笑,不置可否。天下道法何止萬千,別人有自己的理解這很正常,誰又敢說自己的理解是真理!包括李玄在內,只要未及得證天道,無不是那道途上艱難前進的悶頭蒼蠅,只要沒有達到目的地,誰又敢輕言你對我錯、你真我謬?
  法為輔,道為正;法雖成而道不順亦是枉然。成就大道,改變命運,逆轉衰老,意味著什么?那是一場生命的內在革命,在這個過程中,精神與**都要經理一場天翻地覆的變革!這種變革便是生命在向更高層次進化的一種特殊表現形式!而這種形式就是以一種隱晦的存在展現在世人眼前。
  石青延見李玄不語,便又道:“敢問李道友接下來欲往何方?若無要緊事,不如隨我同往截云山,一來游景賞物,二來相見是緣,你我也可交個朋友,一起秉燭論道,豈不快哉!不知道友意下如何?”言語間,盛意之情甚是真切。
  “朋友!”望著眼前的漢子,李玄在腦海里慢慢回味著這兩個字,眼里有著一絲迷茫;曾經自己也有很多朋友,但到最后……
  在人生的路上,誰會經歷許多的事,遇見許多的人,這其間就有自己想要靠近的人和想要靠近自己的人。于是,就有了許多人所說的緣,相遇是緣,相逢是緣,相識也是緣,只是這份緣卻往往升降沉浮,讓人捉摸不定。
  輕輕壓了壓被夜風吹起的衣袍,李玄澹然的目光望向遠處若隱若現的山巒,那超人目力所及,一塊突出的巖石上,一枝野花在皓潔月色下隨風輕輕擺動,那淡淡的芳香也似乎飄進了他的鼻息,花瓣上的露珠晶瑩剔透,折射出柔和熒光……
  過了片刻,李玄才緩緩道:“今日能結識道友實是三生有幸,只是不便冒昧打攪,日后若能再見,定當覓地長談,到時還請道友不吝賜教!”
  說完,一種淡淡的寂寥竟憑空而生,輕輕縈繞在他心頭!眼神中,一道耐人尋味的光芒一閃而逝;或許!道者也是孤獨的。
  ……
  石青延本就有結交之心,此時聽出了對方話中辭別之意,又見了李玄神色,不禁暗討,難道他已知我本體?有所顧慮!想及于此,便道:“我看道友也是豪爽人,實不相瞞,我本是截云山定光崖上一塊向陽頑石,因受了天地靈氣滋養,又仗了離地之精,吸日月精華,復借本身三昧,歷經數百年光陰,始修煉成道。如果按你們人類修士的眼光來看,我也算是妖類……道友如不嫌棄,便直呼我一聲石頭,你我兄弟相稱如何?道友長道友短的聽著別扭!也顯生分。”
  聞言,李玄略微遲疑,笑道:“道友如此說倒顯得我迂腐了!想這天地八荒,四方無極,正邪自古長存,然而正邪之分又豈在于表像?那不過一念之差而已!所謂邪人修正法,邪亦成正;正人修邪法,正亦是邪!道友一身道氣,浩然陽和,怎能妄自菲薄;你我雖初次見面,但卻言語投機、一見如故,我也是閑散之人,居塵出塵,不落于萬緣之化,四海五湖皆可為我家,只是如此貿然前往……”
  話沒說完,就聽石青延急道:“李道友如此女兒態,卻不是修道之人的秉性了!既是無礙之身,又何來貿然之說?”說完,一雙虎目注視著李玄,滿是殷切之色。
  見石青延如此殷切,李玄也不好再推托,再想想反正自己也是漫無目的,四處游蕩;當下便道:“道友盛情,那貧道便攪擾了!”
  一聽李玄答應,石青延先是一喜,隨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正色道:“李兄弟,都說叫我石頭了,怎地還是這般生疏!”說完,還故意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哦……哈哈!石兄請……”面對如此爽朗之人,李玄也似乎被感染了,言語間已是隨意了很多。
  ……
  李、石二人一見如故,互稱兄弟;又由石青延帶路,說笑聲中,兩人御風而行,飄入天際,掣雷電般,從北至南,過了十數個山峰,不多時,就見石青延遙指前方道:“兄弟你看,前面不遠便是截云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