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48 斗法

眼看飛斧被破,雷火就要及身,躲閃已是不及,那人情急之下,一面拼命催動自身真元充實法衣外層的油綠氣圈,一面抬眼望去……
  只見茫茫天際,轟隆一大片的雷火金光直如連珠般地轟擊而來,其中夾雜白sè閃電,無數龍蛇天矯般的光華飛舞亂刺,耳際更是隱隱聽見一些梵唱,如夢似真。
  下一秒,那雷火間的白光突地化做了億萬道七彩絲線纏繞在他那團黑霧之上,層層綿綿,錯綜交映,遠遠看去,好似一絢麗多彩的大繭一般。
  其四周更是布滿了彩光流溢的電光雷火,這些雷火要是一齊爆裂的話,其所造成的后果實在難以想像。
  就在那七彩絲線纏繞上的瞬間,自那黑霧內,突然傳出一聲厲吼,隱約中,只見一朵朵油綠的火焰不停涌出大繭,附在那彩線上燃燒起來!
  而在同時,大蓬的黑霧又憑空涌起,山崖四周更是狂風大作,大繭旋轉著,好似陀螺一樣,左沖右突,似想架風飛遁。
  那山下大漢眼見“棒棒糖”,受縛,嘴角不由lù出一絲笑意;望著那在七彩絲線中掙扎不休的陀螺道:“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黑壁崖造孽無數,今日便是你等伏誅之日。”
  說完,也不見他作勢,只是自顧念動法決,抬手向山崖上一指,
  頃刻間,那懸于半空的彩環微微一震,投下一道七彩溜光,頓時整個山崖上,風火從無而生,眨眼彌漫在整個山崖,其間雷火相撞所發出的轟鳴巨響一聲緊似一聲,那逼人的氣浪也一bō接一bō地四散開去,眼力所及,巖石崩裂,溪流干涸,山下離得近些的植物轉瞬枯萎,在陣陣噼啪聲中慢慢燃燒起來。
  此火雖不是三昧真火,卻也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抵擋的,加之周圍永無休止的雷火電光所形成的無形氣場,其實際威力真是不容小窺,要煉化一個沒有任何護身法寶的化氣修士自是綽綽有余。
  “石青延”我們黑壁崖與你南赤山素無瓜葛,今日為何要下此狠手?”,熊熊烈火中,“棒棒糖”的聲音傳來,細細聽去”已不似先前那般中氣十足,估計在這滔天烈焰之下已是損耗嚴重”不能堅持多久了!
  這邊話音剛落,就聽山下一個聲音說道:“什么叫素無瓜葛?你們在方圓百里內的所作所為你以為能瞞得了我師尊嗎?善惡有報,今日你等皆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頓了頓,那個聲音又道:“你是黑二吧!怎么不叫你家大王出來,就你這點道行真是有點入不了我法眼呢!”,說話聲中,那燃燒的火焰越加蒸騰了!
  “石青延!休得猖狂,你會后悔的,等著吧!魔元宮遲早……”,
  凄厲怨毒的吼聲中,猛然憑地一聲脆響”仿佛什么東西破碎了一般,自那七彩絲線內,不分先后地溢出許多奇臭無比的青黑sè水漿來,潺潺涌動,轉眼漫過大繭前的平地,從那崖壁上飛流直下,有如瀑布懸空一般”平地上堆起bō濤。
  對于這“棒棒糖”被誅,從頭至尾,本也不過半盞茶的光景,奈何作者筆墨敘述,篇幅字量,總是比不過言語簡潔。
  眼看那妖孽受誅,山下大漢也不著喜,他知道,正角sè還未上場,雖然他是不懼,但也不得不小心一些,他要趁此機會先下手:當下又操縱那彩圈,手勢變化,揚手射出一點青光,那點青光一出手便立即漲大開來,猶如一片快速旋轉的飛碟,急速向空中的彩圈飛去,同一時間,無數的電光石火從青光中飛出,四周的空氣都開始顫抖了,隆隆的雷聲也響了起來。
  在青光與彩圈相遇的一瞬間,就聽得震天介一聲乓響,只見漫山火焰猛地一收,好似凝固了一般,一種怪異的平靜蔓延開來,好似一陣風吹過,遠處的李玄心里涌起一榫怪異的感覺。
  如此持續了大約幾個呼吸的時間,突然,平靜的山崖就像是被點燃了火藥庫,原本平息的雷火在這一刻突然暴發,好似多米諾骨牌,一道道地爆裂開來,震耳yù聾的炸裂聲接連響起,“咔咔……叭叭!轟轟……”,一時間,聳立的孤峰上,山石飛揚,耀眼的光芒猶如盛開的火樹銀huā,直把個黃昏的天幕照得如同白晝,狂暴的天地元氣四散橫溢,炙熱的氣浪一bōbō拍打著周圍的山峰。
  就在漫天雷火圍著這孤峰燒灼轟擊的當口,在那炙熱的空氣中,突然毫無征兆地涌動起陣陣yīn寒的氣息,由少積多,不多時,半山腰上已是yīn風怒號,溫度驟降,并有滾滾黑云從那崖壁上的山洞內噴涌而出,匯聚在yīn風jī流里,眨眼間,便形成一個方圓數十丈的巨大旋渦狀氣流隔層,將整個山頭護了個嚴嚴實實,一任漫天飛舞的電光雷火轟燒,也是不能動得分毫。
  “咦!”見此景象,山下大漢微感驚訝,暗討:“臨行前師尊曾交代,這黑壁崖上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人仙后期的一只精怪,怎地還能擋住自己赤陽環的攻擊?難道魔元宮真有人在此!”,想及此處,石青延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不過轉瞬一想,倘若真是魔元宮的人在此,斷不會讓自己輕輕松松擊殺剛才之人。
  “不管了!反正事已至此,就算真有那邊的人,也只好一并解決,反正都不是什么好東西!”,石青延暗下決心,正要有所動作,就見對面黑霧滾滾中發出聲聲憤怒的歷鳴;不一時,悲風颯颯,慘霧mímí,yīn云四合,風過數陣后,于那黑霧中,猛地射出一道海碗粗細的青sè光柱,猶如一條盤旋的青龍,旋轉著撲向自己,但見青光耀目,劇烈的震顫響起,所過之處,空間竟然扭曲起來,空氣也仿佛要凝固了。
  “咔啦啦”,劃破空氣所產生的尖嘯撕裂聲驚心動魄,無數道碧綠的光芒散射,震天的雷聲再次響起,其密集的程度猶如千萬面戰鼓同時擂響,而那些漫布四周的雷火只要觸到青光,便立即蹤影皆無。
  眼看青光來勢惡猛,石青延臉上lù出了一絲凝重,他知道,正主終于出手了而且還是拼命的招數,不過他也不懼當下輕吼一聲道:“來得好!”,話音剛落,就見他張口一噴,便有一點金芒飛出,那一點金光迎風一晃化為一座金sè的蓮臺,huā瓣尖射出無數道金sè針芒將他罩在里面。在金蓮形成的同時,他兩手微微震動,并以一種難以琢磨的玄奇姿勢停在xiōng前,一瞬間,以他為中心,無數細小如砂石般的光點在他周圍快速匯聚,很快形成了一層淡淡的亮銀sè光網,陣陣狂風中,微微起伏,遠遠看去好似一張一桶既破的輕紗但明眼人卻知道,單憑這張網,其防御力遠遠不是外表所顯lù出的那么簡單。
  這邊金蓮罡護剛成,對面青光已是狠狠轟到頃刻間,就聽得轟然一聲巨響宏大無旁的聲響仿佛山搖地動一般,狂暴的勁氣四處沖擊:山腳下,以石青延為中心,其周圍的野草泥土俱被掀了起來,而他頭頂的那張光網也顯然擋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頓時被撕開一大塊空洞,一時間,咆哮的狂風發出尖利的吼叫,那滿天飛舞的碎草黑霧爛泥隨風聚散,巖石樹木碎裂時發出的聲響更是讓人驚心動魄。
  就在青光轟開罡網的同時,一蓬耀眼的光芒迅速在石青延所處的位置升起,閃爍著,dàng漾著,冒出無數細小的金星,而那一圈圈的金光就像是初升的太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知……”,震耳yù聾的驚雷聲再次炸響,就像青天霹靂一般,只見平地一抹金sè亮起,像閃電般照得四周一片通明,大地也突然劇烈震顫,滾滾煙塵呈蘑菇狀,絮絮升起,遠處山崖上,李玄看得真切,心里不由生出一絲莫名的際嘆。這種程度的拼斗,這樣的力量是連自己也無法企及的,常人更是無法理解,這便是道者參悟自然順則后所領悟的力量,他們是掌握了天地玄理后的特殊超自然存在!倘若這樣的力量涉足于塵世,又或被某個勢力利用,其后果實是不堪設想的!因為在道者眼里,那眾生與螻蟻并無多大區別,什么仁愛〖道〗德!怕也是是為了能使自己更早接近那傳說中的“道,而虛情假意的一種利己手段罷了!真正把眾生放在心頭的又有幾人?
  多數修行中人,跳出紅塵,手握神通,又可得窺天機,世間種種,莫不如螻蟻走狗,算得了什么?
  或許以上說法過于偏jī,但修行中人固然對生靈留有一份尊重,也絕不會有什么世人眼里稱之為“慈悲”,的東西,更不會為了些許生靈的生滅就放棄自身的追求與超然的存在,眾生雖然平等,可必要的時候,就算大千世界全都毀滅,只要他們能夠脫身而出,又有何干系?待那億萬年過后,這天地還是那天地,這世界還是那世界,也許到時候又會有一個星球,有一種新的生靈于無中生有,演化出無窮可能。
  生命的火種并不會就此熄滅,而只要沒有什么意外,道者的喜命卻可4永恒!
  自從歷經了那些生死聚變后,李玄便開始用心思考這生命內在的東西,雖然很懵瞢,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一絲自心靈深處掠過的冥茫悸動,還是烙印在了他意識深處。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這才毫不猶豫地拋下一切身外物,義無返顧地踏上了這條探詢天道至理與生命更高存在形式的道路,至于能走多遠則不是他所在意的,正如早先所說,在這路途上,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只沿途的風景以及那看風景的心情!
  ,道,之生有,好比懸絲結廬,稍有不曾,便是無盡災禍!能體上蒼好生之德,慈心于物不殺者,仁人也。“我,非仁人,并非出于勸善戒殺而有此一說,實走出于對生命奧秘的探討。對于李玄而言,即使神通在大,也不應有一絲高居在上的念頭,所有的神通與所窺得的天機,不過是生命另一種形式的展現,并不是他自傲的資本,對此”他也有著自己的見解。
  浩森宇宙,無窮無盡,體悟天心,方為正途!
  陣陣山風中,煙塵散去,在與那黑霧籠罩的半山腰持平的空中,
  七彩圈兒之下,慢慢顯lù出石青延敦厚壯實的身軀”一身衣袍隨風飄動,雙目微閉,臉上依舊平淡,只是眼神中卻多了一絲犀利。
  “都說狗急了也會跳墻”看來這話真是一點也不假。”懸停半空,望著黑霧涌動的山頭”石青延嘴角微微上翹,兩眼光芒流動,一瞬間,一股冷洌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開來,頭頂的七彩圈兒也仿佛感應到了主人的變化,加速轉動起來,其周圍彩光騰躍,無數細小的光點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那無形中散發出的威壓直讓遠處的李玄也感到了陣陣不適。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半空中,石青延喃喃自語”眼里的光芒越來越亮,神sè也漸漸凝重,陡然間,就聽他一聲大吼,雙臂大張,嘴里真言念動,不經意地”自那虛空中,突然出現七道彩光,分從七個方向射向懸在空中的環影,匍一接觸,便發出耀眼的白光;一瞬時,風起云涌,那天地間的元氣劇烈震dàng起來:并按著一種特定的規律,隨著七彩圈兒的轉動,瘋狂匯聚而來,這其間的元氣撞擊更是恍如聲聲悶雷,撼人心神;冷熱交替下,颶風肆虐,群山回響,天空中月星漸漸隱去,整今天地間,只余雷鳴風響!
  就在石青延準備最后一擊的同時,籠罩在黑壁崖上的黑霧也仿佛知道厲害一般,瘋狂翻卷起來,散發出陣陣yīn寒之氣,一圈圈向外dàng漾開去,而那圍于山腰的黑霧此時卻好像多了一層淡淡的血紅,緩緩蠖動,慢慢收縮變濃,不多時,已是鮮紅似血,遠遠看去,但見血光隱現,好似一團鮮血淋淋的爛肉,正在蠖動shēn吟,讓人惡心之余禁不住毛骨悚然:而隨著那團血霧蠖動收縮的加快,也給人一種越加凝實的感覺,其間更是夾雜著無數怨鬼惡獸,厲鳴聲此起彼—……,
  對于那山腰上的變化,石青延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只是右手捏了個奇怪的印決,望那山腰處遙遙一指,大喝道:“去!”,話音剛落,那懸于他頭頂的七彩圈兒便發出嗡的一聲震顫,灑下漫天金星,徑朝山腰蠖動的血霧呼嘯而去。而那漫天飄灑的金星則一點點劃出金sè的軌跡,舟下飄落;
  此時望去,只見山峰錯落的漭原大地上,一片白茫茫,彌漫的霧氣中閃爍著點點金光。那蓬山腰間的黑霧連續幾次向地下穿行,都被彈了回來,此時正發出不甘的怪鳴。
  不一會兒,那些閃爍的光點越來越多。遠處的李玄看得真切,每一個光點一到地上便化為一朵金蓮,霎時間,整個大地被金sè的蓮huā鋪滿,那種若有若無的綿博氣息充斥著每一寸空間。
  李玄看得驚疑不定,暗討:“好厲害的法寶!只看那瞬間吸附的元靈之力,便不知要比當初劍玄子的飛劍厲害多少倍。”在七彩圈兒飛出的同時,遠處的崖壁上,李玄禁不住在心里發出一聲驚呼,他能清晰感覺到那小小圈兒所蘊藏的毀滅xìng力量。
  就在李玄震驚的當口,他卻發現,一片淡淡的輪狀的金光中,那七彩圈兒并沒有直接轟擊在血霧上,而是緩緩地圍繞著它旋轉,漸漸地速度越來越快,并發出奇異的嗡嗡聲。
  漸漸地,在七彩金光的急速轉動下,那團血霧已是完全被金光所籠罩。其間凄厲的鳴叫越加急促,此起彼伏:那不斷蠖動的血霧在金光照耀下,恍如冰雪消融,不停發出“呲呲”,聲,不消片刻已只剩下先前一半的樣子。
  李玄正自詫異,便見遠處一片青紅交接中,一道白光射進血霧里,緊接著是一道紅光,又是一道藍光,一連七道,這些光全都是無中生有從空氣中產生的,好像有無數的隱身神靈手執利箭射向那山腰不停蠖動的血霧。每一道彩光射去都發出一聲震天的霹靂,霹靂之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密,漸漸地,李玄只覺滿眼看見彩光四射,滿耳都是霹靂連環。
  恍然間,李玄只覺眼前一片刺目的金光,沒等他細看,就聽轟然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無匹的沖擊力在山澗崖底肆虐開來。沉悶的聲bō夾雜著陣陣怒號,直震得天翻地覆,風云sè變,無數碎石殘枝飛上天空,巨大的轟鳴聲久久不絕。
  劇烈的氣勁動dàng中,李玄連忙現出身形,化身山石的他沒有任何防護的能力,他可不想在這強勁的沖擊bō中化成一堆碎粒。@。(www.booksrc.net)書友整理上傳更新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