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545 劫雷


  烏云當中,電光此起彼伏,照得見那烏云層內,許多宛如奇石異獸、龍鳥樓閣的風云變化,又在轉瞬間消失,非常好看。
  對這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李玄甚是驚異,回頭看那金尾玉蝎時,只見先前還是一副耀武揚威的美麗毒蟲,此時竟然渾身微微顫抖起來,兩眼里玉華連連流動,望著那頭上越壓越低的漆黑天宇發出了陣陣期待而畏懼的“嘬嗚”聲。
  看到玉蝎此時的表現,李玄心頭疑惑萬分。
  為何剛才還氣勢洶洶地,現在卻變成了這般畏縮模樣,他百思不得其解,疑惑之于,不由得又抬頭向那天宇望去。
  只見那不斷匯集的墨云翻滾著,仿佛受到什么召喚似的,從四面八方向這一方山谷快速靠攏;不及片刻,硬幣大小的雨點便密如花炮般打將下來。那四周的樹林受了風雨吹打,響成一片濤聲,如同萬馬奔馳一般,夾著雷電轟轟之聲,震耳欲聾。放眼望去,四面俱是大雨傾盆,泥漿飛濺,
  對于四周飛濺的泥水,李玄視而不見,只把手一揚,揮出一片紫光將自己身形罩住。此時再打量那金尾玉蝎,也是吞吞吐吐地,換出一蓬熒光流轉的凝脂氣霧將自己籠罩在內,依舊是哀鳴不斷。看看玉蝎,再看看蒼茫天怒,李玄心頭突然靈光一閃,臉上浮起一絲明悟的笑意,暗道:“沒想到自己今天真是眼福大開,見識了上古遺物后,接著便是這妖修雷劫,有意思!”這樣想著,便自退到不遠處的樹林上方,把身一搖,化道紫光隱去,居高臨下,聚精會神地注視那谷地中央的玉蝎。
  由于這山谷四周的峰頭,本就生得峭拔玲瓏,又加大雨,不多時,那四面山頂的雨水便由高處匯集成數十道懸瀑,宛如銀河倒瀉般往下飛落。一時間,水霧彌漫,十丈以外,簡直是一團煙霧,溟濛一片。
  在注視那玉蝎的同時,李玄不時也看看這山谷周圍的懸瀑雨景,如此一來,到顯得另有一番妙趣,甚至連震耳欲聾聲也不是那么煩心了。
  這白玉金尾蝎本是上古神物,自誕生之日起,便已是靈智大開,天生就會那行氣吐吶之法,因此不出千年,便已能把個身體隨意變化大小,出得地殼,一享這天地間明媚無邊的勃然生機。雖是如此,卻又因為自己內丹未成,不能幻化人形,不能涉足紅塵;因此,便在這十萬大山中尋了兩只有些火候的毒蟲來,日夜助其凝練內養,到得今天才大功告成,得以陰陽合和,逆轉本身元氣,完成了第三次蛻變。那知蛻變剛成,本體與內丹尚未完全融合,那雷劫便已迫不及待地來臨了,這如何不讓它驚慌失措。
  雨越下越大,就在這一會的工夫,谷口上方的烏云已如潮涌般逾加厚實了,那四方八面的云霧依舊疾如奔騰之馬,無休止地一齊往金尾玉蝎頭上的天空聚攏。但見滿天黑云彌漫,密集的雨點砸出一片潮水般的噪音,整個天地仿佛晝晦,天陰已極。
  那云層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倏地,那黑云層里的電光,如金蛇般亂竄起來,只閃得一閃,轟隆隆……震天動地一個大霹靂,好似長空竄起的蛟龍,劃破漆黑的天際,擊在山谷的一角。那些籠罩山谷的水霧,經這雷電一震,全都變成彩絲輕縷,隨風四散,而那包裹著玉蝎的白玉粉團也在這一聲驚雷中明顯地顫抖了一下。
  第一道雷之后,山谷上空便電光閃閃,雷聲大作。那大霹靂一陣接一陣,轟隆轟隆之聲,襯著空谷回音,恰似山崩地陷,入耳驚心。只震得那四周石峰上的山石四射亂濺,暴風四起,同時,那雨點也變得有如酒杯般大小,好似那冰雹一樣劈頭蓋臉地砸下。
  但讓李玄奇怪的是,那漫天的雷火電光雖然響個不停,卻只在那金尾玉蝎四周三四丈的范圍內發火震散,雖是擊得地面一片狼藉,卻并往那顫抖中的玉蝎落下。
  如此大約又過了一盞茶的光景,那雷聲漸漸密集起來,谷內的電光也在慢慢地朝那匍匐著的玉蝎靠近,在離金尾玉蝎還有丈許遠近的時,忽然自那白玉粉團一般的氣霧里飛出一道夾雜著絲絲暗紅色的玉色白光,貫如長虹,似脂似乳,里面隱現一粒拳頭大小的白色晶瑩珠子,才一出口,便疾如流星,直往天空沖起,須臾間,照得山谷一片通明,似乎比那電光還要來得明亮。
  這時恰好有一道碗口粗細的雷電朝那玉蝎擊下,卻在中途經這白虹一沖,竟在半空中散于無形。隨后的雷聲越響越高,那道白光照散雷電后,便包裹著里面的晶珠往那玉蝎匍匐之處落下。然而似乎是不想讓那玉蝎休息一般,沒等白光完全吞沒玉蝎的氣霧,就聽得‘噶次次’一聲巨響,那半空中又落下一道雷電。于是白虹再起,又將雷火沖散。似這般三起三落后,待雷聲稍停,但那包裹著內丹的白光卻淡弱了不少,看來那劫雷也不是這般容易對付的。
  看到這玉蝎的內丹僅僅一照便有如此的威力,李玄也不禁有些驚訝,復又打量過去。
  不過這次玉蝎卻是沒有把那內丹收回,依舊高懸在自己頭頂約莫三丈的空中,雖然金光燦爛明艷,卻已不似先前那般奪目了。這時再看那玉蝎頭頂,只見那天空中劫云不住往中心壓縮,層層疊疊,仿佛在醞釀著一輪更為強大的攻擊。
  雷聲隆隆,云層繼續堆積,其間不斷有銀蛇攢動,不多時,已是堪堪離那山谷四周的山峰不遠了。如此又過了半餉,那云層似乎又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只聽轟然一聲,頓時云峰崩塌,地動山搖。這次落下的雷電似乎與先前有些不同,只見那黑暗之中,竄出一條淡藍色的巨大電龍,七轉八彎,直擊谷中的金尾玉蝎。
  在藍色雷電出現的一瞬間,只見那懸浮著的玉蝎內丹突地光華大震,如絲如綢的玉華好似一輪皓月,直照得整個山谷內纖毫畢現。須臾間,又見那內丹上,白虹沖天而起,突然“轟然”一聲巨響,直讓個小山谷搖搖欲墜,無數山石斷木自那四周的懸崖上滾落而下,伴隨著酒杯般的雨珠,濺起大片泥水,聲勢好不駭人;再看那半空,白虹這次卻沒能像上次那樣完成使命,只見漫天星星點點的白光中,那藍色電龍擊潰白虹,只是一停頓,去勢不減,仍舊奔那玉蝎而來。
  眼見白虹潰散,那玉蝎似乎有些著慌起來,突地發出一聲驚恐的‘嘬嗚’聲,只見它四周凝脂般的白霧猛向內一縮,那頭頂的內丹便化為一道白光竄進霧氣內,剛一入內,便好似一道靈光,那黏稠的白霧劇烈翻滾起來,向四周蔓延而去,眨眼不到的功夫,整個山谷內已是白霧茫茫,不能辯物了,即使以李玄的目力也無法穿透。
  白霧充斥的山谷內,怒吼的狂風卷起無邊白浪,似海淘洶涌,又似錦緞飄飛,讓人看了不由得產生一種悲壯而凄美的異樣感覺。
  藍色雷電擊潰白虹后,便自朝著谷中白霧最為濃厚黏稠之處落去,在擊中的一剎那間,竟沒有想像中的巨大聲響,只見茫茫白霧好似棉花一般,四面起伏,每一道波峰皆有電芒竄動,只眨眼功夫,那道藍色雷電便已消于無形,眼前除了翻滾的霧海,便只剩那頭頂依舊怒吼的雷霆之聲。
  那電龍消散的瞬間,天空中的劫云仿佛憤怒了,在強勁的罡風中,慢慢轉動起來,逐漸以先山谷為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里面盡是臂兒粗細藍色雷電,交錯旋舞,越來越密,晃眼看去,竟好似黑色的云錦中,一張巨大的電網,妖異而攝人心神;身處旋渦之下,亦能感覺到那種另人窒息的強烈壓迫感。
  “嘬嗚嘬嗚……”在黑色旋渦的無邊威壓下,山谷中的白霧海竟出奇地平靜下來,仿佛也在積蓄著力量,光滑的白霧表面,乳光流轉,任憑狂風怒吼,只是凝練不動,遠遠望去,直似一塊凝脂奶酪一般。
  望著山谷中的變化,李玄不由得發出一聲感嘆,暗道:“沒想到,一只未成氣候的金尾玉蝎便有如此的駭人力量,這東西要是九尾皆成那還得了。不過他先前強行逆轉陰陽,成就內丹之舉,無疑有些拔苗助長之嫌,對自身修行其實是弊大于利,況且內丹初成,尚未完全與本體融合,其實力最多能發揮十之四五!再看眼前的情形,這最后的三道雷劫怕是不易扛過了……”想罷,不由得為這上古遺種的命運惋惜起來。
  就在此時,猛然,震天撼地一個大霹靂在李玄耳邊炸起,他趕忙抬眼望去,只見那旋渦的中心突地亮起一道耀眼的光芒,只是那么一閃,便毫無花哨地筆直劈下,其速度威勢,較之先前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大概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李玄正在惋惜之際,就聽得一聲凄厲的“嘬嗚”聲從那白霧海里發出,下一刻,便覺眼前一片白光,巨大的撞擊聲隨之而來,伴隨著強烈無匹的氣勁,卷起漫天沙石泥水,從那谷地中央向四面席卷而去,所到之處,凝霧消散,地殼掀起,無數巨大的巖石龜裂開來,裸露在地表外面……天空中,劫云旋渦依舊旋轉,還在為下一輪進攻醞釀著。
  等得眼前白光消失,李玄頓時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住了;只見山谷內已是一派清明,那還有半點白霧的影子,入眼狼藉一片、面目全非,大大小小的坑凹隨處可見,一塊塊龜裂的巖石裸露在地表,那些早先還郁郁蔥蔥的林木這時已只剩一截截猶自冒著青煙的樹樁。游目四顧,,盡是條條雨柱,一片溟芒,竟不見那玉蝎的身影……“哎!可惜了千載修行,卻一朝毀于天威之下!”李玄自語,似傷似悵,正待離去,卻聽得一聲輕微的“嘬嗚”聲在自己腳下響起,心下一驚,忙低頭望去,只見諾大一只玉蝎此時已有半截身子淹沒在那不斷上漲的雨水中,那白玉雕琢的身體此時青一塊,紫一塊的,一雙瑪瑙也似的眼睛此時光芒暗淡,正定定注視著李玄立身之處,滿是不甘。
  “神物就是神物,居然連隱身術也能被它發現!”當下李玄撤了隱身術,走到那白玉金尾蝎身前,淡淡地道:“可惜了一身天地賜予的絕好筋骨,卻要在這雷劫之下化為烏有!可嘆啊!不過也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行那陰陽合和之法,貪功冒進,以你天賦異稟,只消好好錘煉自身,又怎能敵不住這區區幾道天雷呢?總是根基不穩,沒有取巧之處。”說完,尤自搖頭不已,一臉的惋惜。
  李玄話音剛落,就見那玉蝎兩支巨鉗拄地,一顆臉盆大小的腦袋不住地朝李玄點叩,嘴里“嘬嗚”聲不斷,那模樣,竟似在懇求一般。
  看那玉蝎的模樣,李玄禁不住笑了起來,說道:“好嘛!沒想到你這毒蟲兒居然也懂得審時度勢……好吧!且念在你千載修行不易,又懂仁善之道,貧道今日便管一管閑事!助你一臂之力吧!”
  那玉蝎聽了李玄的話,更是把一顆玉頭點得似那撥浪鼓一般,那瑪瑙眼里竟隱隱有了晶瑩霧氣。
  見那玉蝎竟然這般懂人性,李玄正待撫慰幾句,就聽頭頂雷聲隆隆,由遠及近,知道在這緊急關頭一刻也耽誤不得,當下他也不說話,只把一雙手如飛地輪轉變化起來,須臾間,只見一道道淡紫色的光暈以他為中心,向外蕩漾開去,一道接一道,層層疊疊,環環相扣;不出幾個呼吸的時間,一圈由三十六道防御陣法疊加而成的強力禁制已在李玄與玉蝎的上空形成。由于陣法眾多,此時看去,李玄頭頂十丈的空中,竟玄玄冥冥地呈現出一片大約畝許的深紫色光云,其上所自動吸取的五行靈氣,無需外力牽引,自行來回流轉,隱隱發出陣陣清脆的炸響。
  李玄知道,這雷劫只會一道比一道強悍,加上時間的關系,因此他在布陣時便不再保留。而以此時他對五行陣法的理解,已是不下修行界任何一個陣法大家了,如果能給他再多一點時間,他相信自己還能疊加出更為完美強悍的禁制。
  李玄的防御禁制才剛剛完成,果然聽得頭頂震天介的一聲巨響,于那漆黑的旋渦中心,猛地竄出一條張牙舞爪的電龍,銀蛇電舞,一頭沖下,直撲李玄所布禁制;頓時,天地間狂風四起,強烈的威壓之下,李玄靜靜地站著,眉頭深鎖,他能感覺到這道雷電的所蘊藏的強大力量。須臾間,轟然一聲巨響,那條電龍一頭扎到那畝許大小紫云之上,仿佛摧枯拉朽,一層層的強力禁制在這自然之力面前一轟而破,但那雷電之力也在慢慢被削弱,等得破開最后一道禁制時,已只剩下拇指粗細的一溜電光,在李玄信手一揮之下,便消于無形。
  “陣法之力果然不同凡響!”對于自己所布禁制,李玄很是滿意,這種不用自身出力的事,誰不愿意?其實,如果要李玄也像玉蝎那樣,用本體與自身修為硬扛的話,只怕他的下場會比那玉蝎更慘。
  人類修真得天獨厚,不但功法流派眾多,可以在其中任意挑選,而且那五花八門的陣法禁制、丹藥法寶等等,皆不是妖修可以比擬的。但自然天道,造物神工,沒有什么眷顧與特優,有一得必有一失,總是在得失給予之間尋找一個恰當的交點;但凡天生強橫者,其必有一致命弱點,又或是先天缺憾,總是不能盡善盡美的,這其中深意,意會者有,言教者有,總是各說紛紜,莫衷一是。
  李玄正自欣慰,猛然間,他發現,這天地之間仿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甚至連那猶如傾盆大雨也不知什么時候停止了,剎那間,所有的一切全部靜止下來,似乎連天地都停止了轉動。驚疑中,李玄不由得抬頭望去,只見此時的天宇已是完全一片漆黑,其間星辰點點,卻唯有這山谷上空依舊黑云滾滾,也不知有多厚,晃眼看去,好似頂天立地一座云山一般,在四周電點繁星的點綴下,竟然也別一番趣味。
  但李玄卻不敢用這種悠閑去審視這懸于頭頂的劫云,他知道,還有最后一道天雷在醞釀著,其威力一定大于前面的任何一道。念及于此,剛要布陣,就見那玉蝎猛地把個身子人立而起,嘴里“嘬嗚”之聲急促起來,眼中似有慌亂之意,一支大鉗遙指上方。而就在同時,“哧拉拉……”天崩地裂的一聲響,云山崩塌,厚重的云層恍如墨汁傾灑,朝四面八方滾滾而去,頓時狂風平地而起,那漫天星斗也盡皆淹沒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