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44 異獸


  看著巨蝎那條閃閃發光的金尾,李玄似乎有種熟習的感覺,但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這巨蝎舉著一對鐵鉗大搖大擺朝蛇蜈這邊走來,所過之處,那地面竟然冒起了絲絲青煙。
  隨著巨蝎的臨近,那蛇蜈同時哀鳴一聲,雙雙把頭匍匐在地面,巨大的身體微微顫抖,竟是極害怕的樣子。
  走到蛇蜈不遠處,那巨蝎揮舞了一下那對鐵鉗停住身子,對著那匍匐在地的兩個龐然大物鳴叫兩聲,似乎在表達一種贊許,然后又是一聲高亢的嘶叫,那對面的兩頭兇物頓時如獲大赦,雙雙對著體積比他們小了幾號的蝎子把顆巨頭狂點不停,然后各自掉轉身體,很快便消失在周圍那茂密的樹林中。
  “看不出來,這蝎子居然比先前那兩頭兇物還要厲害,真是‘人’不可貌像啊!”
  遠處山峰上,李玄目睹此場面,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驚訝了一番。
  等那蛇蜈走后,巨蝎這才轉過身來,對著那仍然懸浮在空中的暗紅珠子歡鳴一聲,然后以蝎尾拄地,把個巨大的身子立了起來,一雙鐵鉗平平放在身體兩側,須臾間,只見從那巨蝎的嘴里緩緩冒出一股乳白色的黏稠霧氣,徐徐地把那暗紅珠子包卷在其中。
  兩廂一合,連結成一團異彩氣團,照眼生輝。
  這時望去,只見谷地中央的空中,一團三尺見方的乳白色氣團不斷蠕動,縷縷強勁的氣浪四下飛卷。一條細長猶如管子似的白線從巨蝎嘴里牽出,連接在那氣團之間,細看之下,其中竟然不斷有暗紅色的液體緩緩流過,注入到那巨蝎口中,那氣團也在逐漸變小,巨蝎的身體似乎也在發生著某種奇妙的變化。如此大約過了一柱香的樣子,那團蠕動的氣團已只剩下臉盆大小,其蠕動的速度也開始加快,如此不多時,便連同白霧一起消失在巨蝎口中。
  等那乳白色的氣霧連同空中的珠子一起消失時,李玄終于恍然大悟,原來這蝎子竟是取那陰陽合和之法,強占蛇蜈內丹為己用,以此來提升自己的修為,這種方法雖然實用,但想來也只有像巨蝎這樣的毒中之王才能以自身的天賦王尊來迫使那兩只兇物俯首就范吧!
  這天宇蒼穹之下,造物的神奇,遠不止那鬼斧神工雕琢出的自然山川,同時也涵蓋了生活在天地之間一切生物的最內在最細微之間的玄妙聯系。
  就在李玄為這自然造物的神奇而感嘆之時,只聽得一聲沉悶而巨大的異響從山谷內傳來。一時間,空谷回響,綿綿不絕,就連自己棲身的小樹也在那渾厚的聲波中左右搖擺,沙沙作響。李玄不由得心下驚異,趕緊向那谷中望去。只見在那巨蝎停留之地,此時正有一團丈許方圓的濃厚白霧呈球狀不停翻滾,似有異彩流轉,隱隱可看見其中那巨蝎的輪廓。
  如此又過了半餉,那翻涌的白霧才漸漸淡去,而此時出現在谷中的巨蝎又與先前有了些不同,但見那碗口大小的眼中,蒙蒙朧朧地繚繞著一層淡淡的白色氣霧,身后金鞭也似的長尾放射出耀眼的毫光。更為離奇的是,在那身體背部的中央,有一道巴掌寬,凝練得近乎實質、有著白玉羊脂般光澤的液體緩緩流動著,所到之處,那巨蝎原本灰色的堅硬外殼猶如花瓣凋零一般,紛紛脫落,只一會的功夫,便蔓延到它身體的每個角落。
  這時看去,只見那只巨蝎,雙目閃閃生光,隱隱見彩。整個身體好似玉石雕琢一般,潔白無暇,層層白玉流光仿佛大海的波浪,不斷起伏。映襯著那金光閃閃的長尾,更顯得光彩耀眼,美麗非凡。
  看到此處,李玄已是差點忍不住驚呼出來!
  原來先前他只見這巨蝎的那條金尾便覺得有些印象,卻一時想不起來,等到此時巨蝎完成蛻變后,那白玉凝脂也似的身體完全暴露在他眼底時他才回憶起來,這眼前之物竟與自己以前在趙丹妮的精絕古城之中曾經翻閱的***家古籍里所描述的一種上古遺獸“白玉金尾蝎”的體征外貌完全相符。
  據那古籍上記載,這白玉金尾蝎本是天地至陰之氣流經地肺炎火時,被截留萬丈地心,極陰極陽相感之下互轉而生。并且此物需得遇蝎才能孕育而成,若是換成其他物種,便只會氣過而物化,而且它蟄伏之地還要窮幽極暗,有天地陰寒劇毒之氣所聚,才能成形,端的是天時地利,缺了一樣都不行的。
  此物剛孕育形成之時,也與那普通蝎子無甚區別,它還得在那地殼之內待上無數時日,直到蝎尾變成純金之色,方能出得地面,等到了地面還經過三次蛻變,每蛻變一次,必要經歷一次雷劫,方能初具形體。這時的白玉金尾蝎身體呈淡灰色,依舊處于進化期,即便如此,行走間已是來去如風,本體能大能小,一身外殼堅逾金鋼,縱使平常飛劍也是難傷分毫;兼之一條金尾能長能短,收放自如,里面所蘊涵的毒液,也逐漸凝結,聚則成液,散則成霧,乃是世間最毒之物,無論什么人物鳥獸,沾上丁點便死,就是那普通三分四象境界強者與之相遇也是只有撒腿開溜的份。如此年深日久,待得他身體完全變成白玉之色時,更能口吐彩霧,那一身堅殼的防御力更是呈幾何級數上升,即便是星君級別的道者也必須要在強力法寶的配合下才能破去它一身堅殼,而且據古籍最后記載,這白玉金尾蝎的終極形態乃是成就九尾之數,那時又能厲害到什么地步就不得而知了。
  此刻,李玄一見那白玉金尾蝎的真實面目,頓時心里禁不住微微一驚,氣機波動之下,一絲淡淡的氣息不經意散溢而出。
  也就這氣機波動的剎那,那白玉似的巨蝎已有所警覺,只見它突地把個巨大的身軀掉轉過來,揮舞著兩支玉石般晶瑩剔透的蝎鉗向著李玄藏身的這處山峰發出了“嘬嗚”的叫聲,看那形貌,竟似在像那隱匿一旁對它窺視的人示威一般,配上那玉石琥珀般一般的身體,隱隱有種淘氣似的滑稽在里頭。
  “被發現了嗎?沒想到這上古神物居然如此的機警!”
  小山峰上,那顆小樹,化身綠葉的李玄感受到了那種強烈的敵意,正自詫異,就見那玉蝎瑪瑙般的一雙巨眼毫光畢現,須臾間,便有兩到金光激射而出,有若實質,帶著絲絲破空之聲,直向李玄藏身的山峰襲來。
  “啪……”那兩道金光擊在碗口粗的小樹上,發出了硬物擊打的聲響。徐徐山風中,片片樹葉順風漸漸飄遠……但也不是所有的樹葉都是順風而去,現在就有這么一片樹葉大違常理,卻是逆風而行,只見它左右搖擺,忽忽悠悠地,慢慢朝那山谷中央飄落。
  一瞬間,整個山谷似乎安靜了下來,此時的白玉金尾蝎一對瑪瑙般剔透的眼珠里,金芒流動,渾身上下漸漸彌漫起凝脂似的霧氣,不停翻涌,三對玉足有如基柱一般,巨大的身軀一動不動,雙目警惕地盯著那片緩緩向它飄來的怪異樹葉,一種另人窒息的緊張氣氛在這個不大的山谷內蔓延開來。
  此時夕陽雖已沒入崦嵫,遠方天際猶有殘紅,掩映青山空谷。近處卻是瞑煙晚霧,籠冪林薄,那歸嶺閑云,自由舒卷。與落日相對,一輪半圓不缺的明月,斜掛在崖側峰腰,隨著云霧的升沉,明滅不定。崇山峻嶺,茂林修峰,因風碎響,與那流淌在澗底的流泉匯成音籟。端的是清景如繪,幽麗絕倫。
  而隨著小樹葉的漸漸飄近,那白玉金尾蝎開始隱隱有些煩躁起來,它眼里金芒四溢,不停地發出它那特有的“嘬嘬嗚嗚”叫聲,同時一對大鉗也揮舞得更加起勁了,仿佛在向任何外來者表達一種不容靠近的信息。
  玉蝎暴跳,但那樹葉還是依舊那樣懶洋洋地,左飄一下,右擺一下,不快不慢,忽忽悠悠地徐徐而來。這下,白玉金尾蝎似乎真的被激怒了,居然有“人”敢無視它的存在,那身體里面,恒古傳承而來的不容忽視的高傲,在這一刻被完全的踐踏了。
  “嘬嗚……”尖銳的叫聲中,玉蝎大鉗一揮,張口噴出一道五彩斑斕的光點,疾如閃電,直奔那片樹葉而去。
  說來也怪,本是無處著力的一片樹葉,卻在那玉蝎口吐彩光的間歇,又那么似快似慢地往旁邊輕輕一蕩,無巧不巧地避開彩光,依舊懶洋洋地飄忽而來。
  如此接連避開玉蝎的幾次進攻后,那樹葉已輕輕飄到距玉蝎不遠處,還沒等落地,便見那片樹葉的表面紫色溜光一閃,隨著周圍空氣的流動頻率輕輕震蕩了一下,頓時,一圈肉眼可見的紫色波紋以樹葉為中心向外蕩漾開去,下一刻,一條高大的人影就那么突兀地出現在玉蝎對面,兩者相距兩丈,遙遙對視,不發一言。
  這樹葉所化之人自然是李玄無疑,本來以他的原意,是想再多觀察一下,看看這傳說中的上古遺獸有沒有什么惡劣的癖性,順便估摸一下那白玉掩蓋之下的身軀里到底蘊藏著什么希奇古怪。自從有了上次與劍玄子對陣的經驗后,他開始變得謹鄭起來,并不是他膽小,只是在面對無法預知的突發情況時,如無必要又何必以身涉險呢?卻不想因自己一時大意,溢出一絲氣息便被這玉蝎捕捉到,還試探性地發起了進攻,既然行跡已經暴露,便也沒有繼續隱藏的必要,當下便離了那棲身的小樹,飄蕩而來。
  望著眼前這足足比自己高了一頭的龐然大物,再回想剛才激斗的蛇蜈,李玄平靜的面容下也是多少有些波動的,畢竟是上古遺獸,那本身便是一個讓人揣摩不透的迷,再加上這種面對面的最直觀的視覺效應,任你心性如何堅實,也不得不為那即將發生卻又不能預知的事態產生絲絲漣漪;不過看這玉蝎先前以陰陽合和之法來提升自身修為,這種取捷徑而忽視道性自然的修煉方式所蛻變成的玉蝎應該還沒那古籍上記載的那般厲害吧!李玄如此想著。
  就在李玄內心微微沉吟之際,突地又是“嘬嗚……”一聲尖嘯從來玉蝎口里發出,只見它雙鉗揮動,身體一震,頓時一道耀眼的金光從玉蝎身后暴起,沒等李玄看清,便在陣陣尖銳的破空聲中拖出一條金色軌跡呼嘯而至,只從那劃過空氣所產生劇烈摩擦便可以肯定,其威力不下任何尋常飛劍之下。
  在那金光暴起的瞬間,李玄已是有所動作,只見他把口一張,便有一點紫星飄出,那紫星迎風而長,轉眼化為一柄三尺來長,紫芒流轉的飛劍。
  紫電一出,頓時帶起劈練一般的紫色光華,清鳴一聲,劃出一道醒目的軌跡朝那道金光迎去。
  這邊飛劍才出,就聽得“叮……”隨著一聲清澈而悠長的脆響傳來,紫電劍于那半空堪堪敵住來襲的金光,兩廂低敵,正是半斤八兩,不相上下。此時看去,紫金激蕩,糾結不休,罡風橫溢,逾演逾裂,幾個呼吸后,已是地皮震裂,漸有碎石飛起,從這聲勢來看,顯然雙方都未盡全力。
  不一會的工夫,等得光芒漸漸隱去,李玄才發現,那道金光竟是那玉蝎身后一條蝎尾所化。此蝎尾能長能短,收放隨心,更是堅逾金剛,其內中空,所噴之毒無藥可解。
  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巨大力道,和那金光中隱而不發的詭異寒氣,李玄又不得不從新估量起這外表艷麗絕倫的毒中之王來。
  那玉蝎今天蛻變成功,本是極高興之事,不想,竟無端的冒出個修為還不錯的道人來,雖然它無傷人之意,但自己修煉之所又豈能隨意讓外人涉足,于是在警告無果之下,便使出了些手段,想一舉嚇退對方,哪知對方竟也不是易與之輩。那一身修為原本是不放在它眼里的,卻不想才一交鋒,便從對方的飛劍上感覺到了一股薄而精,且浩然純正、綿纏悠遠的怪異真元,這不得不讓這只在此地潛伏了千年,少涉世事的玉蝎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大凡動物類,不論靈智多高,那蘊藏在身體深處,傳承了無數代的自我保護意識也是永遠無法消退的,一旦遇到強與自身的對手,便會施展自己全身本領,以求自保。
  如此又過半餉,忽然轟的一聲大震,谷中心石地粉碎,夾帶著紫星金芒,宛似正月里放的火花一般,色光四下飛散,那地上已是陷了一個大洞。而那紫電與金尾也是各自回到了主人手中。
  這一番試探性的拼斗,雙方都是試出了些斤兩,這一人一蝎皆有顧慮,就這樣相互對峙著,誰也不敢率先出手。過了半餉,李玄才開口道:“我看你蛻變已成,想來也是能懂人言。我今日不過一旁觀者,本無害你之心,為何你卻苦苦相逼?”
  說完,就見那巨蝎瞪著兩顆瑪瑙也似的眼珠,搖頭擺尾地對著李玄“嘬嗚嘬嗚”叫個不停,同時把一對大鉗子舞得虎虎生風,竟是真的好似聽懂了一般,不過看那架勢,卻沒有任何退讓的余地,反而有種焦急的示威性夾雜在里頭。
  看著那玉蝎的模樣,李玄不禁感覺又好氣又好笑,倘若自己真的想與他為敵,自己至少有十種以上的方法用來對付他,豈能容它如此囂張,不過是念在先前自己化樹葉飄下時,這玉蝎并沒有對自己狠下殺手,甚至那幾道恐嚇性的攻擊李玄也是心里清楚,因此,他對這玉蝎便熄了滅殺之心。
  當下李玄有些無奈地笑笑,問道:“估計你是要我馬上離開這里吧?”
  “嘬嗚嘬嗚……”李玄說完,那玉蝎叫了兩下,聲音已不如先前那般尖銳,還不停地把一支白玉鉗子直往李玄身后的谷口指去,那意思已是很明顯了。
  注視著玉蝎,李玄笑道:“不愧是天生靈物,未曾化形就已如此通靈!今日我也不與你為難,只是希望你以后能明心凈性,在這個世界還是少些殺戮,多修善果,于己于人皆有莫大好處……”李玄說完,便自架起遁光,正待離去。突然聽得頭頂轟隆隆一聲沉悶的巨響,頓時忽聽風聲四起,雷聲滾滾由遠而近。
  幾乎在同時,一股博大到充塞天地的巨力從頭上隱隱傳來,他詫異之下,不由得抬頭望去,只見紅日業已匿影。山谷四周山峰上的樹木被那雨前大風吹得如狂濤起伏,飛舞不定。一塊塊的烏云,直往谷頂的天空聚攏,捷如奔馬,越聚越厚,天低得快要壓到周圍的山頂上來。
  李玄正自詫異,那半空中忽地打下一個大雷,接著閃電乃起,烏云密布。一霎時天昏地暗,日色掩影,但有萬道閃爍金蛇,弄得人眼花繚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