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541 強者


  沒想到對方還有這樣厲害的法寶,但他這時看著李玄微微泛紅的面頰,心頭漸漸放松下來,畢竟是修為不如自己,只要等到對方真元耗盡,自己便可用劍光取其首級。
  而此時的李玄已是有苦說不出,來自都天雷火印上的壓力讓他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一瞬時,強烈的危機感充斥在他心頭。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否則一旦自己真元耗盡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有此一想,李玄便把顆心一橫,輕輕咬破舌尖,一口飽含精血的本命丹元猛地噴灑到與劍光相持的都天雷火印上,直接激發出一點形意虎形精髓。
  并非是他有能力不施展,要知道這神國成為超越不朽的神器,孕育出來的是一個世界,類似乎開天辟地奪天地造化,天地之初有鴻蒙之氣孕育,這里面的強者誕生自然快而且強大,并非是簡單的一道不具備神國主人的意志降臨就可以搞定的。
  當然,要是李玄孕育一股自己獨特的意志威能,自然可以秒殺此人,但是他自己就永遠不可能隨同精絕古城這個神國一起超越不朽了,那么他就只能是一個不朽四五重的強者,然后神國成為一件真正的空間神器,到時候引來無數的神靈都為之覬覦。
  這瞬間想到這些,李玄微微沉吟,隨即作出了決定。
  李玄一口本命丹元噴出,就見空中的巨大印體突然一震,發出嗡嗡的顫鳴,銀印上的銀色符文上泛出燦如云錦的紫色光霞,有如光雨一樣的千萬點繁星,一時間,陣陣強橫的紫色能量光暈向四周一**蕩漾開去,一股巨大的,沉雄的力道散發開來。而整個印體陡然大了一倍不止,就那么猛地向下一壓,印體中,雷火齊出,那與之相持的劍光頓時被逼退十數丈。而就在劍玄子認為李玄要乘勝追擊時,就見那擴散的光暈倏地收縮,變成一輪小光圈,照亮山林。內中一迅速縮小的銀印射出無數淡紫色的精芒,雖然范圍不大,但是霞光電射,銀雨流星,比起先前所見卻要強百倍。
  看見李玄不惜以本命丹元催動法寶,劍玄子便有些期待地望著那空中不斷縮小的印章,以為下一輪的拼斗應該會來得更猛烈些,他很想知道眼前這人的極限。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只見那銀光滴溜溜一轉,李玄大袖一揮,那銀印便化為一點亮銀投入他袖中。劍玄子正覺詫異,又見李玄隨手在道袍上扯下一根布條,拋在空中,嘴里念念有詞,用手朝那布條一指,頓時狂風大作,眨眼化為一頭身長兩丈有余的吊睛白額猛虎,落地有聲,還沒等劍玄子弄清怎么回事,那頭巨虎已是連連咆哮,一時間,腥風四起,山林內百獸驚惶,又見那大虎雙足一蹬,凌空向他撲來。
  正所謂:風從虎,云從龍。但見大虎未到,那百獸之王特有的、藐視一切的霸道氣息便夾雜著強烈勁風席卷而來。
  饒是他劍玄子修道兩百余年,各種厲害的法寶和玄奇道術見得多了,卻還從來沒見過如此逼真的擬形化物之術。
  望著凌空撲來的大虎,劍玄子心里不免有些緊張。并不是他懼怕,而是出于一種人的本能。試想,凡是以人身入道,不論你修為多高,也總是由人而來,而在那未修道之前,那種父母親友間口口相傳的山林之王的故事實際上就成了一種無意的思想灌輸。由此,在這種突然的情況下,突然遇到了兒時敬畏的東西,那一絲深藏在潛意識中的對于這百獸之王的畏懼心理便浮出了水面。
  眼見大虎臨身,劍玄子也不多想,連忙分出兩道青光,呼嘯著朝那頭兇猛的獸王電射而去,堪堪于半空截住。咻咻風響,那兩道青光只是這么來回繞得一繞,倏又合攏,那頭猛虎瞬間被斬為三段,還沒落地,便化為片片碎布隨風飄散。
  看著那空中慢慢飄落的碎布,劍玄子白玉般的臉上不禁有些發燙,以自己的修為居然會被一頭畜生給嚇倒,這要是傳揚出去,那真是顏面無存。正在自責時,就聽得“啊!”的一聲驚呼傳來,他尋聲望去,只見不遠處,一道紫光左沖右突,明明是一派晴空,無遮無擋,但任憑那道紫光如何努力,卻總是不能脫離這個山凹。
  看著那道紫光,劍玄子不由得笑了起來;“好個狂妄自大的小子,我早說過,你飛不了的,此地已被我布下禁制,任你五行道術如何玄妙,但凡修為不及我你就休想離開這里。”說完,也不等對方答話,依舊是三道青光電射而出,其聲勢比之先前又要強悍了許多。
  ……
  李玄先前以本命丹元催動都天雷火印逼退對方的劍光,再以道法幻出猛虎,其實就是為了給自己創造脫身的機會,雖然算盤是打對了,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比他更狡猾,居然一開始便暗中布下了禁制。當下心里便又有了打算,剛現出身形,就覺眼前青光刺目,一股強大到讓他窒息的排空劍氣帶著尖銳的鳴叫已到頭頂。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他來不及多想,只把身一搖,就見他身體周圍的空間輕輕晃動,恰好此時劍玄子的劍光飛到,圍著李玄那么一繞,就聽‘喀嚓’一聲脆響,劍光過處,兩截合抱粗的木頭被齊腰斬斷,滾落塵埃。
  看著在不遠處現出身形的李玄,劍玄子眼里射出了冷電般的精芒,單手一指,那三道劍光一合一分,又從三面包抄而去,同時說道:“沒想到你修為不怎么樣,這道法居然也還有些門道,不過在我眼里,你也只如土雞瓦狗一般。”
  其實劍玄子心頭也微感詫異,在現在的修道界,幾乎人人都是致力于本身修為力量的提升,又或錘煉法寶,最多也就學幾樣比較實用而又簡單易學的法術,卻很少聽說過什么人在這道法一途上有過什么太大的造詣。而看眼前這人,一身的怪異,明明只是‘化氣’的修為,卻偏偏能用個大鐵塊硬扛自己的青虹劍,而且剛才那一手借物脫身的道法,只看其隨意揮就的手法,就不是尋常道者所能施展的,看來這人不除,今后再相遇將是一大禍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