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530 因緣

一個好事的街鄰悄悄轉身出去,過了一會拿了一面銅鏡遞給那道士,笑道:“城隍廟的道長,你先不要自封功勞了,還是先把自己的尊容看過一遍再說吧。”
  那道士之前只是從只言片語里多少有點醒悟,卻還不知曉自己面色變黑的緣故,因此疑惑地接過銅鏡,對著自己的臉一照,不覺嚇了一大跳,一骨碌跳下靠椅,左盼右顧,突然大囔道:“大家快來!大家快來!剛才的那個妖人居然還躲在銅鏡中間呢!”只是這一句話,卻是惹得吳建國也忍不住笑得彎腰屈背,指著那送鏡的街鄰,半晌說不出話來。
  話說那道±得知事情真相后,竟索性厚著一張面皮,也不管別人如何譏諷他,一直等得酬勞到手,方才趔趔趄趄的道謝而去。
  這邊眾人譏笑那道士慢慢散去暫且不提,且說吳建國夫婦見那寄托了極大希望的道±竟也是這樣一個虛假貨色,兩人心里不由升起一絲無助,正待回房照看自己的兒子,就聽一個中正平和的聲音道:“有因必有果,有果乃有因,因果有循環,循環了因果。
  正要轉身的二人一聽,頓覺話理精妙,不覺雙雙回過頭來,只見自家院中的洋槐樹下,一名腰懸葫蘆的年輕道人背靠洋槐,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庸懶神色,就那么有意無意地看著自己夫妻倆。
  初春的陽光映射在那道士樸實的臉頰上,竟隱隱有一絲寶光溢出,他身上穿的粗布道袍,可能是由于時間太久又或洗滌過度的緣故,已有些灰白,那頭上的長發也不盤結,就那么隨意地用根草繩束在腦后,整個人一副放蕩不羈的灑脫之相。
  夫妻倆打量了那道人半餉,限里不由同時閃過一絲不快的神色。
  由于有了先前道士驅邪的一幕,吳建國對眼前這邋遢的道人便有了一種鄙視的懣覺,當下強自壓下心里的不快,問道:“請問道長在哪處道觀,到我家有什么事?如果沒有什么事就請自便吧,我現在沒心情行善布德!”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才走沒幾步,就又聽那道人的聲音響起:
  “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拒僧拒道莫拒因果,誤人誤己莫誤安平!”
  吳建國這時正在氣頭上,聽了這話,就以為是譏諷他,也不多加思考,回過身來就要訓斥那道人幾句,還沒開口,早被那王素芳用眼神制止,就聽王素芳道:“不知道長怎么稱呼,我剛才聽道長的口氣,好像是專為什么事才來到我們家的吧!如果道長真有什么需要,就請明說吧!”
  那道人聽了王素芳的話,塌塌眼,笑道:
  “還是夫人明理……青山不管人間事;-綠水何曾說是非?貧道化外之人,道號’青陽子’,正如夫人所說,貧道今天到你家確實是有事而來……不然我又何必跑到這紅塵之中平添這許多是非昵?有道是,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我看你那孩子被妖氣附體恐怕已經有些時日了吧!如果此時不及時施救,等到時辰一過,縱是有神仙下凡怕也是無有回天之力了……”
  這道人正是李玄,自離開張小龍后,對于整個神國的發展趨勢他已經有所明悟,對于這里的一切也有種特殊的感應。這種感覺說來很玄、很模糊,但卻又是很真切地存在于他閉目冥思之際。不過,李玄卻是很納悶,因為還有一種危險的預感,時常令他心潮不定。所謂能知過去未來之事,亦不過道家有相生無相之理,即從已“有”的不同結果,而能夠看到“無”結果之前,其理至簡,但要達到運化自如卻又不知要下多少苦功又或機緣巧合得悟那冥冥一點玄妙天機,總之是玄之又玄,乃意會之學。、閑話少提,再說李玄一番話語平淡道來,無有絲毫情緒,但聽在吳建國夫妻倆耳里卻有如晴空霹靂,直把兩人說得呆立在原地,過了片刻,才見吳建國猛地回過神來,三步并作兩步來到李玄身前,長恭到地,說:“青陽道長,請你看在我為人父母,愛子心切的份上,原諒我剛才的魯莽。”說著,又深深行了一禮,王素芳這時也過來行禮。
  “不妨不妨!兩位不必如此多禮,你們的心情貧道理解。”李玄說著也站起身來還了一禮。
  等李玄站起,吳建國不禁對眼前這高大道人的評價又多幾分,雄健中不失飄逸,散漫中又有那出塵之姿:當下也不再繞彎,便問道:
  “既然道長已經知道了我兒子的病因,不知道有沒有對癥施救的方法?”言語之中,還是掩藏不住一絲試探的意味。
  試問天下父母心,誰家愿意把自己自勺孩子當作試驗品來折騰。
  李玄聽罷,也不答話,左右看了看,便自走到一顆盛開的桃樹旁,伸手從那矮枝上摘下一枚青桃,拿在手里吹了口氣,丟在地上。
  在吳建國夫婦不解的目光中,只見那地上的青桃競慢慢從中間裂為兩瓣,露出一粒尚未完全成熟的胡核,那桃核輕輕跳動了一下,頓時,一股能讓人清晰感覺到的蓬勃生機從那小小的核胡里散發開來,不一刻,竟從那核胡上長出一顆嫩白的芽苗兒來,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吳建國夫妻永生難忘的了。
  那嫩芽起先還不緊不慢地扭動著它嬌嫩的芽干,不一會,便有條條根須從那胡核底部長出,蔓過地面,宛如有靈性一般,直往那顆母樹生長的一方土壤延伸,這時,枝葉也開始冒出,其生長速度也明顯加快,才幾個呼吸,便長得有一人多高,并且還在不停住上竄,直到長與那顆母樹一般高才停止下來,這時再看去,已經是枝繁葉茂。但見朵朵桃花競相開放,爭奇斗艷,陣陣花香隨風飄散,不多時,已是花謝果生,有如含羞的少女,紅著臉蛋,一顆顆在那青枝綠葉間若隱若現,讓人見了不禁垂蜒欲滴。
  愣愣地望著眼前這震撼的一幕,吳建國夫妻倆久久不能言語。
  李玄見了兩人表情,笑了笑,徑自走到那顆桃樹下,伸手摘了兩個肥大飽滿的鮮桃,遞給兩人。
  等到每人咬了一口,這才清醒過來,吳建國趕緊丟下手之物,忙著向李玄施禮道:“道長真是得道高人,有這樣神奇的仙術,我兒子這下有救了!希望道長不計前嫌,救救我兒子,我兒子上星期……”吳建國還沒說完就被李玄打斷,道:“你不用講了,我已經知道。
  你那兒子被妖氣所迷,整天癲狂,胡言亂語,已經有七天吧?”
  吳建國聞言,驚拜道:“道長有先知之明。”吳建國說完又道:“請問道長,我們夫妻倆一直以來都以德行善心為本,從來就沒有作過什么為非作歹的事,也沒敢做什么欺罔天地,得罪神明的事,怎么就無緣無故地有這妖孽前來附到我兒子身上呢?那妖孽究竟是什么東西?以道長的仙術,不知道能不能制得住他?”
  李玄對著一臉焦急的吳建國笑道:“那妖人不是早已告訴你們了嗎?那全是她的真實供狀,倒也沒有什么虛言。只是她與你≯L子的恩怨是前一世種下的,但卻還不至于到那不死不休的地步;你兒子這七日之災,也是定數,到今日方可完結。人的禍福沒有門路,完全是由自己招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象人影緊跟著形體一樣,絕對不差錯。只要時候一到,自然有報果,這點你倒是可以放心的。”其實李玄能對無塵與那蛇精的恩怨如此清楚,也是他先前在那道士被戲弄之時,他暗暗推衍了一下的結果,以此時他的道行心性,在那玄玄冥冥預識中,上下五十年之內的因果也還能預曉一些。
  吳建國夫妻倆見李玄說得如親見一般,愈加欽佩萬分,不覺雙雙跪了下去,叩頭道:
  “道長真是明見萬里!我兒子已經被這妖精弄得奄奄一息了,道長既然知道得這樣詳細,想必和我們一家都是有緣的,還求道長替弟子作主,除掉這妖孽。我們一家子都感激道長的大恩大德。“李玄先把兩人扶起,笑道:“起來吧!除魔衛道本是我道中人義不容辭的事,何況,我先前也已說過,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既然對你倆說了這番話,我肯定是要給你們兒子去瞧瞧的!不過……”說到這里,李玄頓了頓才道:“等一切事畢以后,貧道想收你那兒子為徒,不知你們有沒有異議?”
  這話說完,李玄不禁暗暗汗了一把,這似乎與那要挾沒什么區別吧!
  吳建國聽后,表情有些不自然:想自己二十年白手起家,一人支撐諾大的家業,就這么個兒子來繼承和延續香火,雖然本意不愿,但現在卻是人命關天的時候,他那還顧及得了許多,當下也不猶豫,道:“不管怎樣,只要能救得了我兒子,都聽道長的安排!”
  李玄看了兩人的表情,心下了然,便笑道:”你們大可放心,我只傳他些修煉的功法,不會把他帶離你們身邊的,即便要走,也要把他的孝道盡完才能走得,仙道也要講個人情世故,孝心德行,如果強自拆散,又與邪魔外道有什么分別?橫堅“有道”和“無道”皆體現為一個“德”字罷了。”
  這話有如一粒定心丸,吳建國夫妻倆聽后頓時長長舒了口氣,連忙把李玄請進客廳。畢竟吳建國身家千萬貫,雖然不愛鋪張,但這客廳也是寬大異常,等李玄坐定,王素芳道:
  “道長您坐,等下……”一語未了,就見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面無表情,徑自而人,正是吳建國的獨子吳晨。
  李玄不禁好奇地打量過去,他也想看看這傳言之中的當初仙風道骨、慈眉善目的修道者無塵子轉世后會是個什么樣。
  但見那小孩面如冠玉,頭上是個如、分頭,穿一件淡綠色的錦繡長袍,腳上是一雙青灰色的長筒靴。他齒白唇紅,眉目間另有一種英氣,渾身上下好似粉裝玉琢一般。
  李玄看罷不禁暗暗稱奇;“果真不愧是前世修行,今世靈身,這渾身上下骨格清奇,若不修道,才真是可惜了一塊樸玉。”不過又一想起當初還是一個發須全白的老頭,現在卻又是這般模樣,心里多少有點別扭。正待發話,就見吳晨指著吳建國夫妻,作女聲道:“很好很好,你們倆人倒是會搗鬼,剛才弄了個臭道士來,被我趕跑了!現在又弄出個什么高人來?我倒要看看你們請的這位得道高人都有些什么手段?他的道行比先前那位何如?現在就讓你們倆先試試我的手段!”
  女聲剛落,就見小吳晨輕輕一跺腳,那房門就自行關閉,好像有什么無形的東西阻隔了一般,已是不聞屋外之聲。接著再閣鼻子一噴,便有兩條黑線竄出,并且急劇膨脹,眨眼間,滿屋中煙霧迷漫,對面都不能相見,并隱隱有些凄厲的怪聲傳來。
  這一來,吳建國夫婦便著了慌,正要呼喚李玄,卻聽得那女聲道:“我一再忍讓你們,你們倆還是不知道進退,三番五次的想來害我,今天就讓你們死在我這黑霧中。”夫妻倆聽了驚慌失措,未及答言,忽然自那黑霧中,傳出聲聲怪嘯,一眨眼的工夫,那黑霧中更是露出許多山精蟲怪,張牙舞爪、怪聲連連,丑惡猙獰地,爭著向兩人撲來。一霎時,滿眼皆是希奇古怪的兇物,夫妻倆萬念俱灰,只有相擁待斃。
  話說吳建國夫婦身處黑霧,目睹那許多丑惡猙獰的山精蟲怪爭相撲來,只感覺末日來臨,已是把李玄忘得一千二凈。
  就在這萬分危急的當口,忽然震尖動地的一聲吼傳來,宛如平空起了個霹靂。吼聲過處,客廳中央三米內煙霧全消,光明加倍,只見在客廳中央的三尺空中,李玄臨空而立,身上泛著微微的光暈,依1日是淡然的表情,正拿眼看著那被他吼聲震得有些暈糊的吳晨。
  吳建國睜目一看,這才記起還有個仙法精深的道士在,不禁大喜道:“這么把道長給忘了,這下我們一家有救了!”王素芳此時也已看見一位道人,腰懸葫蘆,立在那三尺空中,紋風不動,好似站在地上一般,身上淡淡的澤光驅逐著周圍那些黑霧,卻不是剛才那清陽道人又是誰,當下兩人也不知是悲是喜,一來有了這樣道行高深的人周全,二來又怕一個拿捏不住傷到自家孩子,真是天下父母心,左右難兩全。
  李玄立在空中,也不說話。只用手朝吳建國夫妻倆腳下一指,便有一道三尺見竅的紫色光圈現于二人腳下,光芒閃爍間,那些涌到二人身前的精怪黑氣好似老鼠見貓,瞬間冰消瓦解。再打開天目朝小吳晨看去,只見黑白兩道光氣在那吳晨的眉心處你來我往、糾纏不休,知道是自己剛才一聲飽含道力的吼聲震散了那本已占據小吳晨泥丸神宮的妖氣,因此,那本源的一絲真靈才得以有反撲的機會,不過看眼前這形式,依然還是斗不過對方。
  見這腳下光圈有如此效用,吳建國夫婦這才把一顆懸著的心放下。
  看著小吳晨那雅嫩的臉上痛苦的表情,李玄突然有些束手無策起來。本來以他手段,想要解決這種層次的妖物原也只是小事。但在這種身體的奪舍之戰中,一個拿捏不好,便有傷到宿主的可能,因此,縱是他道法神妙,這時也只有干著急的份,當下他把個眉頭皺了起來……
  他之所以如此刻意,那也是因為神國完整融合了精絕古城之后,那無塵子,其實又是李玄的故人轉世,這是他目前可以推算到的情況,至于具體是誰,李玄卻無法推算清楚了。
  不過,想了想,李玄以一股意志凝聚出一片星辰道胎的雛形,宛若一只邪靈一般的存在,讓其吞噬這里的陰霾之氣。
  此刻,絲絲冷風中,四周布滿濃重的陰霾之氣,其間盡是純陰之物,邪靈如同有思想一般,眼里露出了饑渴之色,這種東西正是邪靈求之不得的大補品。
  對于邪靈的表現,李玄看在眼里,緩緩道:“看見這周圍的陰霾之氣沒有,你只管香食里面的精怪,不過卻不能傷了屋內之人。”
  聞言,邪靈面露喜色,恭身道:“謹尊法旨。”說完,便把身體一抖,化為一團綠瑩瑩的火球,歡呼一聲,撲向那彌漫著的黑霧之中,直似狼如羊群,所到之處,黑霧翻滾,那些山精蟲怪,有如遇到克星一般,基本沒有一合之敵,、不多時,就已把妖霧內的精怪清理得干干凈凈,其本身的陰火似乎又濃厚了一些。
  這天地間,不論是何物質,只要還在這五行之內,便有相生相克之性,陰陽消長,又或同性相融,總是走不出這個圈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