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27 妖黿

這劍一出。[http:]http:眾人無不把眼瞪得老大”愣愣地定在當場。
  他們這些終日以打魚為生的人,幾時見過這樣玄奇的東西,此時親眼見了,心里那震驚自是難以形容的。
  過了片刻,還是老叟先回過神來,滿面的驚喜,激動地道:“道長真是神仙啊,希望道長可憐我們這些人,替我們除去這禍害吧!”
  說完他,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后面的人這時也反應了過來,齊齊跟著老叟跪了一地。
  “各位不必如此,斬妖除魔是我分內之事,我既到此,就不會袖手旁觀,大家快快請起吧。”李玄說完,抬手拂出一道柔力。
  眾人聽完,只見眼前的道士輕輕一揮手,便有一股柔和的氣勁拂來,還沒明白怎么回事,便紛紛被托起,感激之余,心下已是落了大半,皆想,有此異術,降妖有望。
  頓時,眾人的感激之聲響成一片。
  看著眾人一臉的喜悅,李玄淡淡道:“大家先不要謝我,貧道從小就不識水性,這斬妖除害之人還得從你們中間挑選一位水性好的,拿我這劍下水才能成功!”
  李玄說完,面露為難之色,心里卻悄悄樂了一把。
  若說這修道之人怕水也不是沒有可能,但要像他這樣的人還要怕水,那就有點不切實際了,不說這里還是他的神國,就算是黃泉苦海等地,只要他愿意也可來回無阻,當然,他之所以要說出這番話,也自是有他的打算。
  李玄才說完,人群中就起了一陣騷動,大伙你望我、我望你,只是不發一言。
  過了片刻,只見剛才發話的老叟輕輕咳了一下開口道:“道長您不知道啊!我們這些人全給那水怪嚇破了膽,何況,這大伙哪個不是家有老小,萬一要是葬身在江底,那家中的老小就沒有了依靠,所以現在要說叫人下去除妖,恐怕是沒人敢去啊…………”老叟說完”唏噓不已。
  掃了眾人一眼,李玄假裝失望”收了長劍,長嘆一聲就要轉身離去,才走了兩步就聽后面一個粗厚的聲音響起:“道長請等一下,我愿意下到江底”除掉這個禍害,還請道長將法寶井給我。”
  背向眾人”李玄眼里閃過一絲贊許,這才緩緩轉過身來,打量著那發話之人,只見人群之后,一身材魁梧的漢子有如鐵塔般的站立著,但見虎背熊腰,虎目寒星,天庭圓潤,地角方闊,神清氣盛”一雙眸子剛毅而決然”雖不懂那天道修煉之術,卻也隱隱有種與生俱來的剛猛氣勢。
  看著眼前這人,李玄心下暗贊:“好一副筋骨,若不修道”實在可惜!”當下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如剛才那位老人家所說,你可是膽大無懼”又或走了無牽掛,不然怎么敢出這個頭?”
  那漢子見問,連忙躬身答道:“回道長,我姓張,因為我的水性好,所以大家伙都叫我張小龍。”說到這里,張小龍頓了頓,神色有些黯淡,又道:“我從小就沒有了爹娘,全靠左鄰右舍的接濟才能長到今天,要說走了無牽掛也說得,為了報答這些鄉親父老,今天不論生死,只要能除去這水怪,我就是死也絕無怨言。”
  “好好好!好一條錚錚鐵漢,不過你可要想好了,雖說貧道的法寶尚能治得那水怪,但江底之事,變化無常,不是我所能顧及的!到時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后悔不及啊!”
  李玄話剛說完,就聽那老叟道:“是啊,小龍,這事太冒險,我看還是先等些日子,我們大伙商量好了,再去請一位會水的仙師前來……”
  “是啊小龍!聽阿爹的,你千萬不能下去啊,太冒險了……”老叟開了個頭,大伙便又七嘴八舌地勸了起來。[http:]
  看著鄉親們真切的目光,張小龍眼里漸漸有了一絲濕潤:“各位鄉親,你們不用說了,我在做什么我心里明白,今天不殺了那怪物,我張小龍決不上岸。”
  張小龍眼里再次暴射出炙熱的執著,不待眾人說話,轉身對李玄道:“請道長賜寶吧!不論生死,我無怨無悔。”
  李玄左右看了看,盡皆欲言又止,這才對張小龍道:“好吧!此劍非凡品,等會兒你只管持這劍下水,按我吩咐辦,當無大礙,到時只消將此劍投入那水怪巢穴,自有妙應,即使有變,我也會盡力保你周全。
  ”說著,把手一翻,紫芒閃動,那三尺長劍再次現于眾人眼前,大伙正唏噓之際,就見李玄一手持劍,一手捏訣,飛符兩道打入劍身,遞給張小龍,又如此這般交代了一下使用之法,這才叫張小龍下江去了。
  張小龍提劍在手,頓覺一股溫熱的暖流從手上傳來,回頭又看了看眾鄉親,猛一咬牙,轉身朝那江水而去。
  看著張小龍決然離去的身影,李玄微微點頭,臉上浮起一絲笑意。
  “小龍,你一定要小心啊!”
  “要是斗不過那水怪,你就趕緊上岸來,我們再想辦法一一一一一一……
  眾人一片叮囑聲中,就聽“撲通……”一聲,江面上蕩漾出一小朵水huā,轉眼便淹沒在滾滾波濤中……
  此處江段,由于地形關系,湍急異常,若非張小龍這樣精通水性,身軀強悍之人,怕還沒到水底,便早被卷得無影無蹤了。
  話說張小龍提劍行至江岸,看了一眼滾滾江水,深吸一口氣,縱身躍入江中,手腳并用,一路下潛,剛開始還能覺得暗流洶涌,洪波遮眼,待得越潛越深,眼前才慢慢地清明起來,想是這江底不受水面的影響,浮泥不動,反到比上面來得清澈。
  大概潛行了幾十米的深度,周圍的光線又開始暗淡下來,懸停在水中,透過層層水幕,隱約可見遠處兩塊水巖下有一個巨型坑洞,里面黑糊糊的,視力到此便不能再前進分毫,只能依稀看清那巨坑的形狀和其邊緣的茂盛水草。
  又潛行了一段距離”張小嚨這才得以看清這坑穴的全貌:這是一個位于兩塊巨大巖石中間的坑洞,方圓不下二十丈,入口處呈不規則的圓形,四周長滿了茂密的水生植物,從外面望去,黑糊糊的一片不知深淺”不時還有一竄竄大如水缸的氣泡自那漆黑的洞口冒出,偶有魚蝦到此也是驚慌失措地繞道而行或是返身退走。
  望著不遠處恍如野獸巨口的坑洞”張小龍心里沒來由的一陣緊張,暗討:“看來這里就是那水怪的藏身之所了,按道長的吩咐,只消將此劍投進那巢穴即可”不過這劍這么小,怕是還沒那怪物的一顆牙齒大吧……”想到這里”張小龍不禁拿起那劍來,湊近眼前看了看,只見劍身已沒有了先前的華麗,此時看去竟如一柄木劍一般,拿在手里輕飄飄的不著力,當下又有些拿不定主意:“這倒怪了,這劍在那道長手里光焰逼人,怎么到了我手里便如朽木鴻毛一般呢?哎!不管了,為了岸上的父老鄉親,我今天豁出去了”不過我也不在這遠處投劍”這劍輕水急,只怕還沒到那洞口就被水流沖走了。”
  張小龍打定主意,壯了下膽,一扭身,便又朝那黑漆漆的坑洞游去:這下又潛深了許多,一時間”前所未有水壓從四面八方涌來,這種情況下,若是換作常人,只怕不被壓死在水底也會窒息而亡,不過張小龍卻并不慌,依舊慢慢向下潛去;他自小在這江邊長大,艱苦的環境不但練就了一副強壯得讓人眼紅的體魄,而且這水底的閉氣功夫更是百里內無人能及,常人一般多則五六分鐘,他倒好,就是悶上個二十來分鐘也無大礙,當然,這些先天條件也是他敢于獨自來此的重要因素。
  張小龍很小心地游動著,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響,漸漸地,他離那洞口越來越近了,周圍的水層開始出現陣陣有規律的顫動,隱隱能聽見一些奇異的聲響,他斷定這決不是一般魚類能婁出的。
  再近些……否近些……終于看清了……天吶!張小龍兩眼得牛圓,難以置信地盯著那巨大的洞口,差點就控制不住那胸腹間的一口氣,驚呼出來。
  從張小龍的角度看去,那渾濁幽暗的坑洞中,一個蛇頭龜身的巨大水獸匍匐在坑洞的底部,兩眼閉合著,近半個足球場大的身體將近占據了巢穴大半的空間,水波蕩漾,竄竄氣泡不斷從那鍋口大的鼻孔里冒出,搖擺著,向上飄去。
  張小龍輕輕游到那坑洞的一側,尋了塊能遮身的巖石停了下來,再次探出頭去,打量了一下那水怪,心想:“難不成這家伙吃飽了在休息!看來現在正是除它的最佳時機。”心里想著,便緊了緊手中劍,猛地一咬牙,探出半個身子,奮起平身之力把手中劍朝那水怪投去,同時在心里念動自己臨走時李玄口授的幾段咒語。
  但見那劍剛一脫手,便有耀眼的紫芒暴射而出,發出輕微的劍鳴,疾如雷電,在昏暗的江底劃小過一條弧線,直奔那水怪而去。
  劍一出手,張小龍宛如放下千斤重物一般,頓覺身上輕松了不少,但兩眼還是死死盯住那道關系著自己集否安全回到岸上的紫芒。
  ,““丁……”極短的時間內,一聲刺耳的金鐵交擊之聲傳來,張小龍趕緊凝神望去,只見那劍所刺之處竟是那水怪厚重的背殼,強烈的沖擊只在那背殼上削下一塊臉盆大小的碎片來,卻并沒有擊穿那水怪的硬克無形的沖擊波,帶起層層暗流向四周擴散。
  “吼……”還沒等張小龍回過神來,沉悶的吼聲已從那坑洞里傳出,正在沉睡的水怪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激怒了。
  在這里它就是王,自靈智開啟后,還從來沒有任何生物敢于挑戰他的權威,但今天,這種長久養成的超然卻被觸碰了,居然有人膽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襲。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身為此處水族之王的尊嚴怎能饒恕這種宵小侵犯要說起這妖獸也是很有一番來歷;他本是千年老蛟與一種體型巨大的烏龜交合而生,名為妖競,這東西身具異根,需要大量天地靈氣才能助它脫去形體,一旦長成,能大能小。更有蛟龍之兇悍,巨龜的堅甲。這東西雖是蛟龜合種”形狀卻大同小異。體如龜,頭似蛇,有龍尾,腹下有八只短足,作劃小水之用。尖嘴尖頭,眼射紅光”口中能噴毒霧。成了氣候以后,口中所噴毒霧”逐漸凝結,無論什么法寶,沾上便污,人獸更是嗅上一星半點便死。除此之外”還能呼風喚雨,翻江倒海,端的厲害非常。而在數十年前,那天地之豐少得可憐的靈氣想要成就它的真身,實是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因此,這妖竟便熄了蛟之兇性,過起龜的安靜日子來。起先它形體并沒有現在這么巨大,性情也算溫和,平日只在那江底尋些水草魚蝦之類果腹便自回到巢穴酣然大睡。但說來也該是這東西壽之將至,沒那騰越九天的福緣:大約是在幾十年前,這天地間,不知為何”靈氣突然變得濃郁起來”其程度遠超從前,在這種情況下,這妖竟秉性中蘊藏的先天習性漸漸顯露出來,于是每日吸日精”吞月華,凝天地靈氣于內”更是每日捕食路過水獸精血以滋養本體,如此,就這樣不出十年,已是修到了如今這般地步,雖未成氣候,卻也是非一般人力能降伏得了的……妖毫被襲,怒吼聲中,只見它八足刨動,猛地轉過龐大的身軀,一雙綠眼在那昏暗的水下搜尋著;而隨著他身軀的轉動,那無形的巨力攪動著它周圍的水域,一時間,暗流洶涌,成群的水生物爭先恐后地朝四面八方逃竄而去,而此時在它上方的江面上,忽見陣陣波浪,夾著許多白色泡沫。接著,又有無數魚蝦龜鱉之類,隨著波浪,飛一般向下流頭逃竄而去。突然間,一陣怪風平地起,直刮得銀濤翻滾,雪浪連天,天昏地暗。
  望著突然變化的江面,李玄輕“咦,一聲,眼里閃過一些詫異,對于這神國自然生成的妖物,顯然有些出乎意料。
  他向江面上飛出一道威能,望地上一指,喝聲:“住!”少刻,風息浪小,轉瞬隱去。
  在一片渾濁中,只見那妖競兩支眼睛閃動著妖異的綠芒,宛如黑暗中巨大的燈籠,映得周圍水域一片詭異的幽綠,沒等震驚中的張小龍回過神來,就見那雙巨大的眼睛齊刷刷地朝他這邊望來,一瞬間,四周盡被綠光照亮,他所處的巖石也顯露無遺。
  “糟了!”在綠光照到他藏身處的瞬間,張小龍心里驚呼一聲,也不管是否能快過那水怪,雙腿猛地在那巖石上一借力,手腳劃開,也不辨方向,只是拼命地埋頭劃去。
  世人都說,人在自身受到巨大威脅時往往能爆發出與他平時極不相稱的潛力,大概張小龍此時就屬于這種類型,只見他手腳并用下,那速度簡直比在平地飛奔還快。
  張小龍去勢甚快,轉眼已劃出去十數丈,但盛怒之下,那妖竟又怎能放過他呢?
  當他游得正歡時,只覺身后水溫突降,道道刺骨的暗流宛如一狠狠無形的繩索從他身邊纏繞而過,強大的力量直把他整個人帶得連連翻滾,手軟腳酥地分不清東西南北“洗惚中,只見一張血盆大口越來越近,他甚至已能看清那巨大的獠牙上閃動著的寒光。
  大概張小龍此時也知自己在劫難逃,心想:“也罷,也罷!今天就是死在這里,也算對得起有恩于我的父老鄉親了……”如此一想,心里反倒坦然下來,他回過身子,固定了一下,兩眼盯著那山洞般的巨口,靜靜地等待著死亡來臨的一刻。
  就在張小龍認為自己必死的當口,只見妖競龐大的身軀后,毫無征兆地〖激〗射起一道紫華劍光,破開殘殘綠霧,直奔那妖竟的頭而去。
  恍惚中,張小龍定睛一看,不由得心下大喜:“這不是我剛才擲出的那柄劍嗎?哈哈!仙師果然沒有騙我,這劍真集神物也。”
  這個時候,這妖竟眼看那敢于冒犯自己的野蠻人即將成為自己。中物,心頭正自高興,突覺身后水波激蕩,層層暗勁直吹得身上的綠毛一陣亂顫,正在它驚駭之際,只覺紫光眩目,其間一柄三尺長劍挾著強大而犀利的劍光憑空而至,它能感覺到那劍光對自己的威脅,情急之下,回頭張口噴出一團青氣,于中途堪堪敵住那劍光,又噴一口才把那劍光彈出百余步。
  再看那劍光,仍舊不退,在那原地盤旋不已,只待青氣消散,便又歡鳴一聲,朝那妖寬殺來。
  但見妖競再吐青氣,又把那劍光沖回,如此反復五六次,劍來氣往,一時間竟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