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21 規則


  其實,綠色光霧身影中的尤皓夏,也知道李逸利的道術與自己相若,斗了千年,彼此間都沒有占到過對方多少便宜。
  明知對方不可能真得怕了自己,但嘴上卻忍不住想譏笑他一番。
  果然,在土黃色光霧中的李逸利大怒,飛至離地面高處一公里時,便立刻硬生生止住了身勢,轉身對尤皓夏怒喝道:“尤皓夏,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玄剛好抓住了這個時機,立即施展出空間穿梭瞬間來到神劍盟后山林間躲藏起來。
  饒是如此,李玄全身也是一身冷汗。
  就在這時,空中光芒大盛,兩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在空中激動,閃耀的光輝一下子蓋過了天上太陽的光芒。
  “轟……”
  驚雷般巨響再一次從空中傳來。
  強大的能量波動,讓正下方土地上的巖石和樹林紛紛化為碎片,便是躲在遠處的李玄也能感覺到那里傳來的一陣又一陣強大能量波動,及大地的顫抖。
  “好恐怖的能量波動。”李玄驚駭不已。
  面對如此驚天動地的戰斗,他再也忍耐不住,立刻施展天眼,小心觀看著。
  只見一個土黃色的錘子在空中不斷變大,瞬間變為了一座巨山,重重砸了被綠色光霧繚繞的尤皓夏身上。
  “噗……”
  尤皓夏狂吐鮮血,立刻被砸出一公里處,綠色光霧也漸漸得淡了下來,露出了一位中年左右的瘦小漢子。
  看他的模樣,倒也跟正常人類沒有多少差別。
  或許是因失血過多,本已蒼白的臉孔更顯得蒼白,尤皓夏雙眸射出兇光,狠狠盯著綠色光霧中的李逸利,眼睛里多了一些狡詐。
  李玄生怕被又給他們發覺,不敢將意識貼得太近,是以只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凌空而立,而沒有看清他的模樣。
  “哈哈……滋味如何?”李逸利發出洪亮的笑聲。
  “你少得意!”尤皓夏冷冷笑道。
  洪亮的笑聲突然嘎然而止,李逸利驚呼:“噬魂碧砂,你使詐。啊……”
  凄歷的慘呼聲響徹云霄,聽得李玄也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只見土黃色光霧快速得隱去,冒出了一個高大的中年漢子。他的右腿緊緊被一個綠色膠和物體纏住,正在迅速地吞噬他的右腿。
  透心徹骨的痛楚,讓高大的中年漢子李逸利無法再控制自己的身子,一下子從一千米的高空飛速的墜落下來。
  “轟隆——”
  地上瞬間被砸出了一個大坑。
  “嘿嘿……”
  高空中的尤皓夏得意大笑:“看誰才是笑到最后的!”
  他笑著飛身向李逸利砸出的大坑飛落。
  原來,尤皓夏使用了“苦肉計”,假裝失手中了一錘,而他卻在暗中發出陰招,將綠色膠和物體噬魂碧砂,粘住了他的身體。
  噬魂碧砂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吞噬物體,一經粘住,任你法力再高超也甩不掉,直至被它吞噬至魂飛破散為止。
  尤皓夏正得意洋洋從鼻孔里發出哼哼的奸笑聲,降落到李逸利砸出的大坑處,小心翼翼踢了踢他的尸體,見他一動不動俯伏在地上,噬魂碧砂已從他的右腿延伸至他的上半身,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千年來,我們倆斗了個勢均力敵,不想到今天你還是最終栽在我的手中。”尤皓夏仰天大笑起來。
  “別得意太早,誰笑到最后,還不知道呢!”冷冰的聲音突然響起,跟著一道極為耀眼的土黃色的箭芒從底下飛射而出,直指尤皓夏的胸膛。
  這一道箭芒當真是雷霆萬均,氣如驚虹。
  尤皓夏臉色大變,暴發出最強的力量,向一邊飛掠過去。
  但在如此近的距離,而倒在地上裝死的李逸利又是蓄力發出,任他速度再快,也躲不開快似閃電般的土黃色的箭芒。
  “啊……”尤皓夏一聲慘呼。
  尤皓夏的右腿被齊齊的射斷了,強大的沖擊力也讓他倒飛出一千多米。
  “不可能……,你中了噬魂碧砂怎么可能不死?”
  尤皓夏滿臉的不相信,右手一拂,一道綠色的光華包圍著傷口,右腿立刻以肉眼能見到的速度快速修復完畢。隨后狠毒得盯著從坑中緩緩飛起來的李逸利。
  “哈哈……你有噬魂碧砂,我為什么就不可能有土靈珠呢?”李逸利緩緩伸出右掌,一顆璀璨的光芒從他寬大的掌心散發而出。
  土黃色的光芒散發出奪目的光輝,宛如一顆土黃色小太陽,四處飛射,直沖云霄,照耀方圓十幾里都是土黃色,頓時也將李逸利及李玄籠罩在光芒之下。
  “這是什么寶物?”李玄驚異萬分。
  只見周邊的景物迅速被土黃色的光芒照亮,在李逸利所立的空中更是有千萬道的土黃色霞光沖上云端。
  災難破壞后留下一片凄涼的景色,霎時間被這道霞光粉裝得美倫美奐。
  “怎么樣?土靈珠是上界中最好的防御瑰寶之一,任你噬魂碧砂再厲害,也破不了它的防御。你現在元氣大傷,還是我的對手嗎?”李逸利冷冷道。
  土黃色的頓時霞光消失,李逸利收回了土靈珠,天地間又恢復了凄涼殘敗的局面。
  尤皓夏突然大變,而且一變再變,過了好久才道:“原來是土系至寶土靈珠,我今天暫且放過你。”
  說著,嗖得一聲響,身子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向遠處飛去。
  見尤皓夏離去,李逸利大喜,跟著身子晃了一晃,險些便要摔落下來。
  原來,李逸利大意中了尤皓夏噬魂碧砂,雖有土靈珠保住了性命,但他此時早已元氣大傷,其傷勢更在尤皓夏之上。
  見尤皓夏終于逃走,李逸利這才長長吁了一口氣,正待尋找藏身之處療傷。忽見剛離去的尤皓夏,以極快的速度又竄了回來,而且狼狽不堪。
  李逸利不禁嚇得一大跳,強作鎮定,手掌一翻,巨大的土黃色的錘子突然握在手中,冷冷道:“怎么,你想再打一場?”
  哪知尤皓夏神色慌張,卻對他連瞧都不瞧一眼,從身旁急速掠過。
  李逸利生怕尤皓夏又搞什么陰謀,突然背后偷襲,急忙轉身戒備,卻見尤皓夏快似閃電般得又消失在眼前,這才不禁長長吁了一口氣。
  “他這是干什么?神情慌慌張張的?在這凡界又有什么人是我們的敵手。哼,這人素來詭異多端,只怕又在耍什么陰謀詭異,我還是小心防著。”
  不料,他剛想到這里,又見尤皓夏從遠處狼狽地快速奔向自己,當即不再客氣,揮起掌中巨錘,一道耀眼土黃色光芒綻放而出,猶如小山般大小的錘影狠狠得向尤皓夏砸去。
  錘影所過之處,空間一陣扭曲。一股磅礴的力量充斥周圍的空間。
  “李逸利你……”尤皓夏焦急的罵道。
  尤皓夏似乎在遠處碰到了極恐怖的事情,身子竟然連稍稍滯緩一下也不肯,雙手一伸,手中突然多了一柄青銅的長槍,跟著槍頭泛起了一道耀眼的綠芒,迅速地向小山般大小的錘影沖去。
  “轟轟……”
  “噗噗……”
  鮮血在空中飛濺。
  尤皓夏不顧身受重傷,也沒有找李逸利算帳,連頭也不回,便快似流星般向遠處溜去。
  “他是這干什么?”李逸利驚異的摸著自己的腦袋。
  看見尤皓夏如此驚慌失措的表情,躲在遠處的李玄也大為驚奇:“那人為什么如此驚慌?有什么事會讓他這種人感到恐懼?”
  “啊……前輩,你放過我吧?”尤皓夏顫抖的聲音在空中飄蕩。
  尤皓夏猶如喪家之犬一般又從遠處快速得飛竄了回來。
  “哈哈……尤皓夏,你也有害怕的時候?”李逸利譏笑道。
  哪知尤皓夏竄回來后,仍是連盯都沒有盯李逸利一眼,只是不住向躬身,顫聲道:“前輩,饒命!晚輩不知那里冒犯了您老人家了,求您放過小的一條生路吧?”
  李逸利向四周遙望,也看不出什么異常,對尤皓夏奇怪的表情摸不著頭腦,怒道:“尤皓夏,你在演什么戲?”
  躲在林間的李玄也很是奇怪:“難道他碰到了一個讓他感到極為恐怖的人?”
  好奇心升起,李玄不由得向高空中飄去,到了天眼能達至的20公里處,也沒有發現異常現像。
  “哎……”
  一聲長長的嘆息從高空中響起,迅速得傳遍整個空間,悠悠蕩蕩,說不出的詭異。
  “怎么會是如此年輕的女人?”李玄心神一震,本以為能讓尤皓夏如此懼怕的強者,最少也是上了年紀的老者,或者是兇神惡煞的大漢,哪知竟是一個清脆美妙年輕女人的聲音!
  “她的聲音如此美妙動聽,難道是漂亮的仙女不成?”李玄心底突然泛起了異樣的感覺,不由自主驅動意識在高空中搜索。
  這時,李逸利洪亮的聲音從高空傳來:“你……你是誰?”
  聲音雖大,但是他的語氣甚是驚恐。
  “你們既然是從上界而來,遠來就是客,怎么無視規則,占圈劃地,難道真的欺我凡界沒人能奈何得住你們嗎?”這聲音細致而又輕柔、悅耳動聽而又不失莊重。
  動聽得猶如三月的春風吹拂過來,讓人心曠神怡,又似歡唱的黃鶯,讓人回味無窮;莊重得又像是走入了一座神圣宏偉的廟宇,里有上千萬僧人高聲頌經。
  “這!!你是……洞虛級強者!”李逸利顫聲說道。
  這次輪到他狼狽而逃了,只見他身形一晃,頓時在原處留一道殘影,向遠處飛去。
  “回去!”天籟般的聲音再次響起,并多了幾分威嚴。
  果然,李逸利乖乖得又從遠處閃電般得退了回來。
  “你是……凡界執法者嗎?”李逸利全身直打顫,顯得十分害怕。
  “哼……”
  突然,李逸利等人的斜上方的空間一陣涌動,一道絢麗的霞光放射出萬丈光芒,隨著光芒隱去,朦朦朧朧的出現了一身美麗的身影。
  雖然身影被淡淡的霞霧繚繞著,讓人看得不清楚里面真實模樣,但她綽約身姿立刻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驚呆。
  透過淡淡的霞霧,李玄隱約看到了那一位云髻霧鬟,身穿絲緞羅裙,細腰雪膚的少女。
  在霞光照之下,只見她容色晶瑩如玉,環姿艷逸、儀靜體閑、美艷不可方物。自有一番高雅威嚴的氣質散發而出,認人自慚形穢、不敢褻瀆,又不得不讓人魂牽蒙繞。
  絕世的風華在霞霧中隱約隱現!
  剎那間,李玄也呆住了!
  突然,心頭莫名其妙得怦怦亂跳起來,眼眸一眨不眨得盯著。
  一道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心底激蕩,她明明在遠處,卻給他的感覺仿佛就在近處,給你無限的霞想,同時又帶給你一種無上的威勢。
  飄渺而又幽遠。
  “哼……”天籟而又威嚴的聲音再次在高空中響起。
  李逸利、尤皓夏、李玄三人立刻驚醒過來。
  李玄心神一震,自責道:“我今天究竟怎么了?不就是美女嗎?自己怎么如此失態?”
  李逸利、尤皓夏倆人臉色同時大變,像是想起了什么,同時對望了一眼,似是碰到了極為可怕的人物一般,全身直打哆嗦,遙遙下拜,顫聲道:“晚輩拜見前輩,請問前輩您……是……”
  “哼……”
  霞霧中的少女打斷了他們的問話,冷冷道:“你們無視上界的頒布的天條,私自在凡界圈地為王,已經嚴重犯了規則,按條律當斬不赦!”
  李逸利、尤皓夏兩人驚恐起來,顫聲道:“饒命,求前輩,放過……放過晚輩一馬。”
  兩人對著霞霧中的少女不住乞求。
  “哼……放過你們,不可能!你們今天必須得死,以儆效尤……”
  李逸利、尤皓夏身子不住發顫,同時又對望了一眼,不等霞霧中的少女說完,跟著大叫一聲。
  “快逃!”
  李逸利、尤皓夏兩人分別向不同的方向迅速逃竄。
  他們打定主意,分別向不同方向逃去,任你天女法力再高,也不可能同時對付逃向不同方向的人。
  兩人速度當真是快若閃電,一眼眨的功夫,兩在已在一千米以上了。因動用了超出凡界允許的最大力量,天上突然烏云滾滾,兩朵烏云隨著他們的快速移動追隨過去。
  不料,李逸利、尤皓夏倆人剛逃出一千米外時,同時感覺空間一陣緊縮,速度突然變得極為緩慢。就像是剛才還在水中自由自在游去的魚兒,一下子流水變成了冰一樣,困在里頭,怎么掙扎也動彈不了。
  等李逸利、尤皓夏兩人發覺,憑自己怎么拼命施展,飛得竟然比蝸牛爬還慢,似乎定在空中一般,一點也移動不得。
  李逸利、尤皓夏臉色劇變,驚呼道:“是至高無上的道術--空間凝固。”霎時之間,臉上的神情也變得極為沮喪起來,徹底得放棄了無謂的掙扎。
  “辟辟啪啪”
  天上的兩朵烏云一陣響聲,眼見雷罰就將劈下,分別擊向李逸利、尤皓夏倆人。
  “去!”
  天籟般的聲音再次響起。霞霧中的少女玉手右左一揮,兩道紫色霞芒分別擊中高空的烏云。片刻之間,翻翻的烏云便消失的煙消云消。
  “回來。”天籟般威嚴的聲音兩次響起。
  李逸利、尤皓夏兩人同時感覺空間又是一陣縮緊,空間里涌到出一股拉扯之力,向原來的位置拖了過去。
  “像你們這等修為,只怕也已苦修了上萬年的時光。我本想碎去你們的肉身,留下你們的元神,來日可以重塑肉身。”霞霧中的少女緩緩道。
  李逸利、尤皓夏兩人臉上喜憂參半,低頭道:“晚輩知錯了!”但很快,兩人又被以下的話嚇得臉色煞白,差點就暈死了過去。
  “可惜,你們竟然如此冥頑不靈。哎……看來只能讓你魂神俱滅了!”天籟威嚴響聲突然出現了一陣惋惜之意。
  “饒命,天女,饒命。”李逸利、尤皓夏嚇得全身痙攣,不住的求饒。
  “紫焰天火。”天籟般的聲音在空中悠悠飄蕩。
  “不……”
  李逸利、尤皓夏同時發出凌厲的慘呼道。
  兩道紫色的火焰,分別從李逸利、尤皓夏腳底迅速的竄到頭部,霎時之間,兩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天空中只留下一顆發出璀璨的土黃色珠子,萬丈的光芒,宛如一顆土黃色小太陽。
  “收。”
  霞霧中的少女玉手一招,土靈珠便直接飛至她的手中,收了回去。
  “不管你是修道者,還是什么級別的強者,都給我聽好了。希望你們下至凡界后,遵守上界頒布的規則,不得私自干擾凡界的世俗,否則,這兩位就是你們的榜樣!”
  一道威嚴而神圣不可侵犯的聲音由霞霧中的少女口中源源不斷傳向遠方,霎時之間,隱匿在這個世界上每位的仙人都聽到了這道警告聲。
  “是……”不少人驚悚的應道。
  像他們這些修為極為普通的人,洞虛級的強者都是高高在上、實力就算是在上界也是威名遠播的絕世強者,他們如何敢造次?!
  洞虛強者,對他們這種境界的人來說,都是遙遙不可及的目標。而他們的威凜更是不容侵犯,一些蠢蠢蠢蠢欲的人立刻打消了這個念動。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