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513 斬殺


  李玄故意緊閉眼睛,假裝不放心,道:“希望你遵守諾言!對了,在你砍我雙腿時不要發出聲音,我一聲到聲音,我會害怕的躲閃起來的。”
  “哈哈,老夫絕不食言。放心,老夫不會弄出一點聲音的!”
  話聲剛落,“天魔”凝集掌中勁道,全力揮出。一道白光突然從手出綻出,在空中迅捷組合成一把精光耀眼的利刃,閃電般向李玄雙腿砍落。
  便在此時,“天魔”身后傳來一聲暴喝:“天魔,你也接一刀。”
  “嗡~~”
  一聲寶刀出鞘時的鳳嘯響徹云霄,一股強大的力量在空間波動,震得周邊樹葉紛紛落下。一道有三尺大小的紅色刀影突然出現“天魔”身后,如閃電般地向他后腰劈去。
  “赤鳳刀!”“天魔”臉色大變,拎著李銅燕向后倒飛,險險得躲過。
  抓住這個時機,李玄立刻將自己的身體融入虛空,躲開了攻過來的那道凌厲無比的白色利刃,身子一晃,整個人便瞬間到了“天魔”身前,一腳踹到他的肚子上。
  李玄感覺這一腳如踢在鋼筋上一般,直踹得腳趾疼痛難當,不覺微微一愣。
  “攻他的要害!”
  綠衣少女提著一把赤紅的寶刀,沖到了“天魔”的身后,挺刀便砍,一尺長的淡紅色的刀影極速得向“天魔”的脖子飛去。
  “天魔”急忙一躍,躲開了這一刀,怒罵道:“梅熙柔,原來你一直躲在這里。”
  李玄知道此時一定不能讓“天魔”喘過去氣來,否則李銅燕便有生命危險,剛好綠衣少女梅熙柔一言提醒了他。
  當即施展異能空間穿梭瞬間便逼到“天魔”身側,兩根指頭破開空間,突然出現在“天魔”的正前方,向他的眼睛疾刺。
  對于李玄這種詭秘般的“身法”,“天魔”真是防不勝防,不禁大驚,堪堪躲過臉上的一招,怒罵:“你不要你情人的性命了?”但他的罵聲未落,臉色大變。
  “天魔”已經看到身下突然有一只腿憑空竄了出來,狠狠踢在自己的重要部位,急著想要閃身躲過。
  但“天魔”又那里躲得開如此突兀的變化。
  接著,便聽得“啵”“啵”的二聲輕響。
  “啊……”
  “天魔”突然發出殺豬般的凄歷慘叫聲,立刻丟下手中的李銅燕,雙手抱住肚子在弓著身子抽搐了起來。
  綠衣少女梅熙柔臉蛋緋紅,鄙視李玄一下,道:“下流!卑鄙,流氓,呸……”隨后抱起李銅燕,也不理李玄向遠處掠去。
  便在此刻,突然一道虛影出現在草地上,漸漸得從中顯露出李玄的本體。
  李玄沖著正向遠處離去的梅熙柔喊道:“你帶著李銅燕去那里呀?”
  梅熙柔頭也不回,更沒有給他好臉色,怒聲道:“把‘玉玫瑰’交給流氓,我不放心!我帶她給人醫治,我們的事,下次再找你算帳。”
  已知李銅燕沒有生命危險,李玄頓時也就放下心來。
  望著梅熙柔抱著李銅燕消失在在林間,李玄不禁搖了搖頭,自語道:“有什么不好意思?還不是聽從你的建議攻他要害,情急之下才出使出破了...破他的兩個蛋蛋嗎?嘿嘿……”
  說到此時,李玄自己也覺得當著女孩子的面,使出這種下流手段,確實有些不太合適。
  但在那種緊急時刻,李玄哪還考慮到了其它情況,他認為那里正是“天魔”要穴,便使出一虛一實,明招攻向“天魔”的眼睛,關鍵在于迷惑“天魔”,為下一步爭取時間。
  果然,“天魔”不疑有詐,躲開了眼睛一招,但李玄腳下的那突兀一招,卻無論如何也躲不開。就是這樣,“天魔””那個具有男人的象征器官當場被踹碎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梅熙柔直罵李玄下流,流氓的真正原因。
  就在這個時候,“天魔”突然顫巍巍在站了起來,臉上青筋畢露,怒目切齒地吼道:“我要將你碎尸萬段!”
  “天魔”全身突然綻放出熾熱的白光,一股洶涌澎湃的力量以他為中心向四周擴散,身形化作一道白虹,勢若雷電,向李玄沖去。
  白虹所過之處,空間的溫度急升,一些觸到它的枯葉皆化為灰燼。
  李玄此時正在自言自語,待反應過來時,“天魔”也已經攻到他的身側,帶起了一股熱浪已經完全罩住李玄的全身。
  李玄大驚,暗叫:“不好!”正待施展異能,不料身子卻被“天魔”緊緊得抱住,接著便聽到他怒吼一聲。
  “毀天滅地,爆!”
  突然間,“天魔”身子綻旋出一道十幾丈高的赤熱白光,直沖天上的云霄,熾熱的光輝讓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
  一時之間,方圓幾里的地方都能看見這道耀眼的白光。
  “轟!”
  天雷般的巨響,讓四周幾里的人都能清晰得聽到。
  ……
  此時,神劍盟主堂里,幾位老者都相互一怔,對望了一眼:“什么回事?難道有高手在山下對決?”
  “誰哪么大膽,竟敢到我神劍盟山下來撒野?”
  “對,派人去瞧瞧?”
  林中,浩翰而又熾熱的能量以“天魔”為中心,向四周肆意充斥,排山倒海的力量讓方圓五十平方米的地方一片狼藉,一排排樹林不是連根拔起,便是攔腰折斷。
  在爆炸中心點的地方,留下了一個十多平方米的大坑,坑內的一切,包括那黃土色的泥土全都燒得一片烏黑。
  原來,“天魔”被李玄羞辱之下,極為盛怒之下,不顧自己的性命,使用了一招與李玄同歸于盡的打法,以燃燒體內的能量,化為灰燼為代價,使出最強的一招“毀天滅地”。
  昏迷中的“地魔”也被這股磅礴的力量刮到一邊,驚醒過來,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已然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得悲傷喊道:“師哥......”
  雖說“地魔”平時對“天魔”頗為不滿,但畢竟兩人相處了五十多年的師兄弟,突然見他離自己而去,不禁傷痛萬分。
  那時便在這時,突然一道身影顫巍巍從濃濃的煙塵中爬了出來。
  “地魔”大喜,還道師兄沒有死去,掙扎將得要站起來。
  哪知,當“地魔”仔細分辨來人,卻見那人**著上身,全身烏黑,褲子上留有幾處被火燒破的大洞口。
  這人哪里是師兄,竟是自己恨之入骨的李玄!
  “地魔”大驚,嚇得驚慌失措,大叫一聲,轉身便向遠處的林中爬去。
  豈知,“地魔”身受重傷,五臟六俯移位,這下一牽動真氣,全身上下疼痛難當,當即爬出了兩步,便又重新摔倒在地上“哎喲哎喲”的亂叫。
  “地魔”剛想站起身來,不料卻聽到一道冷漠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哪里逃?!”接著,屁股便又給重重的挨了一腳,如“惡狗撲屎”一般又重新趴在地上。
  “逃呀,你逃呀!”
  李玄瞬間出現在“地魔”身后,對著他的頭部又是重重踢了一腳,罵道:“老子惹你們了嗎?昨晚的那一掌就差一點要了老子的命,你爺爺還沒有找你算帳,今天又來欺辱我,你當老子是病貓?現在一并找你要回來!”
  當即揪起“地魔”的身子,“叭叭……”在他臉上重重的摑了六個耳朵后,仍不解恨,又在他身上亂踢亂踩了一陣。
  李玄將這一陣子,所受的冤氣全都發泄在“地魔”身上,打得他如殺豬般的嗷叫。
  突然,一種本能的感覺到危險正在悄悄靠近,李玄當即不加思索向旁邊滾開,隨即便聽到身后傳來龍吟的清嘯聲,一道凌厲的劍影從身側飛了過來。
  “砰!”
  劍氣直接劈在“地魔”的胸口,當即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啊!”
  “地魔”發出臨死前的慘呼,雙目圓睜,帶著憤怒和不甘去了地獄。
  一位蒙著面紗的紫衣女子提著一把精光耀眼的寶劍,出現李玄身后一丈之處。
  來人正是昨晚與李玄有過節的“紫電魔女”張紫霞。
  原來,李玄與“天魔”師兄弟的激斗,不但驚動了附近的梅熙柔,便是在遠處三里處的張紫霞也所有察覺,當即聞聲追了過來。
  當張紫霞看見打斗之人,其中一位正是自己恨之入骨李玄時,剛想過去一起擒住李玄,但當張紫霞又看清楚李玄的對手竟是“天魔”師兄弟,不禁又暗暗退了回來,等候最佳時機。
  “天魔”師兄弟手狠辣,殺人如麻,而且好色如命,做了不少傷天害理之事。
  但因他們武功高超,幾乎沒有幾個人能斗得過他們師兄弟的聯手,所以大家雖然對他們恨之入骨,但也無可奈何。
  不料,今天這兩位大名鼎鼎的梟雄,卻帶著不甘各屈辱,不明不白死在一個經脈斷裂的李玄手中。
  “紫電魔女”張紫霞原意是在等“天魔”師兄弟殺了李玄后,自己再補上一劍,以解自己心頭之恨。
  不料結果卻大大出張紫霞的想像之外,“天魔”師兄弟竟然雙雙敗在對方的“古怪武功”之下。隨后,張紫霞又見李玄全神貫注對“地魔”一陣***,便覺得機會已到,悄悄逼近李玄身后,突然偷襲。
  待李玄看清來人是張紫霞時,剛剛發泄完的怒火又再次被燃燒起來。
  “原來是你,真是冤魂不散。我一直在避開你,沒想到你卻不放過我,今天也讓你瞧瞧我的厲害。”李玄怒道。
  身上冒起了一股藍色光霧,迅速包裹著他的整個身子。
  剎那之間,李玄便走進了虛空,當場留下了一道虛影。
  “紫電魔女”張紫霞也不禁慌張起來,提劍戒備,道:“你……你別過來,否則我不客氣了。”
  昨晚,張紫霞已領教過李玄的厲害,知對方攻擊力雖然不強,但這種身法實在太過詭異,現在連“天魔”師兄弟都敗陣下來,自己只怕也難逃對方的魔掌,暗中責怪自己太過魯莽。
  “今天我非得要教訓你,讓你懂得如何尊重男人!”李玄的聲音突然在張紫霞身后響起。
  “啊……”
  張紫霞尖叫一聲,急速轉身,揮劍砍去。
  “喀嚓……”
  泛起的劍影立刻斬斷了身后的樹林。
  張紫霞小心謹慎搜尋,根本就沒有發現李玄的身影,而且四周靜得非常可怕,可怕得讓張紫霞掌中的寶劍也微微顫抖,手中更是冒出冷汗。
  “出來,你給我出來……”
  張紫霞瘋狂的叫道。
  “嘿嘿……,我就在你身后呀!”冷漠的聲音再次在張紫霞身后響起。
  一道虛影又出現在張紫霞身后。
  張紫霞如驚弓之鳥,揮劍便是一招最厲害的劍法恨情問天,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從劍身中沖了出來,化為白芒向虛影疾攻。
  不料,那道虛影不但無視自已發出的凌厲的劍影,也不懼寶劍---凌風龍吟劍,直接從劍鋒中穿了上來,相距咫尺,嚇得張紫霞還退三退,瘋狂舞動掌中寶劍,頓時一片劍影出現在身前,漸漸得劍影又化作為一片劍屏,將周身全部護住。
  “沒用的!”李玄冷漠地道。
  “啪啪啪......”
  三聲清脆響聲陡起。
  張紫霞也結結實實挨了三個耳光。
  張紫霞羞怒攻心,怒火燒紅了她的眼睛,嘶聲裂肺地喊道:“我跟你拼了!”
  隨后她挺劍沖了上去。
  頓時,一片片耀眼的劍影對著虛影瘋狂得亂砍亂刺,本來凌厲無比劍招變得凌亂無章。如同一副瘋狂的母獅子一般,只顧拼命進攻,完全不顧自己的性命,盼得能傷到李玄分毫,以洗心頭之恨。
  “他媽的,你還要來。”李玄也徹底被激怒了。
  本來以為張紫霞會知難而退,不料卻見她使用了近似無賴的打法,立刻閃到張紫霞的身后,在那她高翹而富有彈性的屁股上狠狠得踢了兩腳。
  “滾!!“李玄怒聲喝道。
  張紫霞一個踉蹌,向前跌出三步,這才如夢初醒,轉頭怒目盯著李玄,咬牙切齒道:“今生不報此仇,誓不為人!”隨即向遠處林間漂去,狼狽之極。
  “你自認為斗得過我的話,我隨時奉陪到底!”李玄淡淡地道。
  口中雖這些說,但李玄暗中卻叫苦不已,自已莫名其妙這個世上后,到底得罪了誰?
  怎么這里的人總是喜歡跟自己過不去。先是“紫電魔女”張紫霞,天地二魔,后是大縝國國密探李銅燕及綠衣少女梅熙柔。想到這里,便聽到林間突然一陣響動,頓時一驚,立刻展開異能,將自己全身消融在這片林中。
  “剛才的打斗的聲音這從這邊傳來的?快看,那里還站著一個人呢?”一個少年人的聲音從林間傳來。話聲剛落,當先沖進了一個灰色錦袍,胸口繡著“神劍”二字的少年男子。
  只見此少年濃眉大眼,正好奇得打瞧四周的情況,然后見那人莫名其妙消失,不禁大吃一驚,用勁挪了挪雙眼,在放眼望去,又哪里還有什么人影呢?
  濃眉大眼的少年正在震驚之中。
  在他的身后,又同時出現了三個身穿同樣衣服的少年男子,其中一個個子較高的少年道:“還是陳師弟輕功高些,竟然早一步到達。咦,陳師弟,你不是說有人在這里嗎?人在那里了?”
  “哈……陳師弟,你不說有人站在那里嗎?我看地上倒是躺著一個人。雖說你輕功比我們高些,但這眼力卻比我們差了好一大截呀,明明是躺著卻說成站著。”微胖的一位少年嘲笑道。
  濃眉大眼的少年人陳師弟,臉色微紅,爭執道:“我現才明明看到一位**著上身,像是涂了黑炭的人站在那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
  稍胖的少年道:“你就吹吧,天下間誰的輕功有那么厲害,才一眨眼的功連一個人影就瞧不見,難道那人上天或入地不成了?肯定是你眼花了。”
  “我說的千真萬確!”
  其中一位相貌俊郎的少年男子,用力嗅了嗅鼻子,說道:“你們聞到了嗎?有一種臭焦味,好似是某種肉類燒糊的氣味。”他比較心細,立刻察覺到空氣中的異樣。
  其他幾位也跟著嗅了嗅鼻子,跟著道:“不錯!確實是有種焦味。”
  稍胖的少年道:“走,我們過去瞧瞧。”
  “慢著!這樣冒冒失失闖進去干什么?”一道響亮的聲音從遠處林間傳來。
  四個少年人突覺得眼前一花,一位氣宇軒昂,年紀大約在22歲左右的男人出現在他們身前,胸前同樣也繡著“神劍”二字,跟他們不同的是所穿著錦袍的顏色是藍色。,
  “三師兄。”眾人齊聲向他彎腰,恭聲道。
  “是誰讓你們到這里來的?”三師兄皺了皺眉頭道。
  稍胖的少年向前走近一步,躬身道:“三師兄,我們師兄弟幾個在林中練劍,突然見到這里光芒四射,接著又聽到了大爆炸的聲響,都好奇得趕過來瞧瞧究竟?”
  三師兄斥喝道:“難道你們看不出來嗎?現場留下的那個大坑,證明剛才這里有兩位前輩高人在生死交戰,憑他們的功力,如果現在仍在激戰的話,你們這樣冒然闖了進去,簡直就是去送死,知道嗎?”
  那四個少年齊聲答道:“知道了,三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