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509 猶豫


  “前輩果然厲害,我再怎么隱瞞,也瞞不過你這雙慧眼呀……”李玄立刻拍馬屁道。
  面對生死威脅,李玄不得不小心翼翼,做出他最不愿意做的事來。
  “你少在這里拍馬屁!”
  “地魔”突然轉過頭來,森然地道:“問你一件事情,你必須如實回答,否則的話,嘿嘿......可沒有昨晚那么好運氣了,這回定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他嘿嘿冷笑著,身上旋即發出一股森寒的殺氣,直壓在了李玄身上。
  一股強大的氣勢壓了過來。
  頓時,李玄心中有些窒息感,幾乎喘氣不過來,筆直的腰干慢慢得彎曲起來,但倔強本性的苦苦支撐著他不肯倒下。
  李玄心中罵道:“死老頭,你干嘛跟我過不去,等老子恢復了實力,保證讓你不得好死!”到了最后,李玄幾乎感覺自己的腰都要折斷了,豆大的汗水從他頭頂涔涔而上,身子也因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微微的顫抖起來。
  就是李玄認為自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突然一股暖流從腦海深處流出,速度在全身游走一遍,片片淡藍色的神光繚繞繞周身。
  頓時,李玄感覺頭頂上壓力一松,腰干又筆直起來。
  李玄不明理事,還道“地魔”故意放自己一馬,當下假裝感激,惶恐不安躬身道:“多謝前輩,只要你老有什么話,但請吩咐便是,晚輩知無不言。”
  “地魔”見狀卻是大吃一驚。
  “地魔”這一次試探李玄的深淺,已經用上他八成的功力,雖然從表面上看來他一直板著臉孔,沒有什么變化,但內心卻起了不小的波瀾。
  原來“地魔”見李玄處處充滿神秘,且不說他為什么不懼師兄的‘弒天掌’,便是見站在他身后的那個女子,一身功力也頗為不淺,但仍被他用迷心術控制了心神。
  這樣的人功力又怎么可能差呢?
  反而細看李玄本人,詐見之下,好像是一位全無內功的普通人。
  “地魔”又怎么可能會被這種表面現像迷惑呢?當即他再一細仔觀察時,卻發現對方身上隱隱約約散發出一股強大的,不容侵犯的威勢。
  這種威勢竟讓他都感到心悸。
  “地魔”知道像這種人,越不能小覷,所以便趁他分心說話時,有心試探他的深淺。
  初見對方被自己壓的氣勢壓得丑態畢露,心中剛想放聲大笑,原來自己走眼了,他只是善長于迷心之術,功力倒是一般。昨晚能躲過師兄的“弒天掌”也只不過是出現了意外。
  正當“地魔”暗自得意之時,卻突然被對方一股強大的氣息嚇了一跳,全力凝起的氣勢也立刻被這種恐怖的氣息打散了。
  “那......綠光是什么?好恐怖的氣息!”瘦高老者“地魔”驚懼不安。
  便在這時,“地魔”又見李玄恐慌的樣子,心中冷哼一聲,暗罵道:“小子,你倒是挺會裝的!”當下也不動聲色。
  “小兄弟,你好厲害的功力呀!”
  “前輩。你說是......”李玄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說,但又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底細,只好又假裝疑惑。
  “哼,好狡猾的臭小子。”
  “地魔”突然哈哈大笑,道:“你也太客氣了,我不過是癡長你幾歲,不要前輩前輩的叫,要是小兄弟不介意,就稱我一聲老哥得了。”
  隨即又哈哈大笑,接著又問道:“對了,老哥我見識淺薄,眼拙得很,一直看不透小兄弟所學的是什么功夫,師承何處呀?不知你可否告知呀?”
  試不出對方的深淺,“地魔”此時說話也突然客氣起來。
  “老狐貍!你又在玩什么把戲?什么師承?難道你看不出我內功全無嗎?”李玄心中直罵他。
  但李玄臉上卻現出了驚喜之色,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起來慚愧的很。小弟,小弟我......”說到這里,他突然住口了。
  “怎么,連老哥也不能知道你所屬門派嗎?”“地魔”笑嘻嘻道。
  “不是,不是......”李玄假裝惶恐。
  “竟然對方懷疑自已功力高深者,我不如將計就計。”但一時之間,李玄又想不出什么門派。他根本就對這里的世界不太了解,生怕自己胡亂說出一個門派讓對方懷疑。
  躇躊了一會來,突然想起了剛才發出的事情來:“他說我深力高強,難道是剛才那道流過全身的暖流破了這老狐貍的氣勢,便讓老狐貍懷疑自己是一位高手。既然是這樣,我不由將錯就錯,錯到底?”
  “哈哈......小兄弟倒挺會守口如瓶的!”“地魔”心中卻大為怒火:“哼,等一下找到機會再來偷襲你!”
  李玄心中暗喜,表面上卻裝成很為難的樣子,說道:“晚輩姓李,名玄。出身一個普通的農家子弟,不是什么名門大派、武林顯赫世家的子弟,所學的都是家傳武功。在江湖上默默無聞,只怕說出來老哥也不知道。”
  此刻,李玄已經打定主意,給他虛報一個假的門派。
  “喲!不知是那個什么門派,還有我老兒不知道的?”“地魔”果然緊逼地問道。
  李玄斬釘截鐵道:“家傳武學截拳道!”
  李小龍一直是李玄心中的偶像,自小就崇拜這位全華夏兒女驕傲的人物,此時要“地魔”要他說出門派,立即便想到了李小龍所創立的門派。
  “地魔”心念電轉,思索這套拳法的來歷,但任他怎么挖空心思也想不出來,自已曾聽說過這個門派。
  “難道世上真的有讓人看不出他武功深淺的武功?”
  “地魔”見李玄說到“截拳道”時,目光中流露出景仰之情,卻又不像是假裝的。
  他心道:“看他神情,倒也好不像說假。他能對抗我凝集的八成功力氣勢,可見他的武功也著實不簡單,可是世上真得有這種厲害的拳法嗎?怎么聞所未聞,難道他說的是假話?”
  憑廋高老者“地魔”將近五十年的江湖經湖,想破腦袋來猜不出這拳法的出處,這也難怪李玄說出來,他心中仍有一絲懷疑。
  可是“地魔”又怎么能想像得到,李玄所說的武功卻是來自地球中華的武功呢?
  見廋高老者心生懷疑,李玄立刻解釋道:“老哥,我就跟你直說了吧。我曾聽祖輩們說起,這套拳法是三百年前一位前輩高人李小龍傳給我曾曾祖父,曾對我們子孫后代留有余訓:‘不得參與江湖之事,不得顯露武功’,至今傳到我這代剛剛是五代了。”
  說到這里,李玄又假裝不好意思道:“哈哈......老哥真是好眼力呀。連小弟隱藏武功之事也被你識破。”
  李玄這么說,即給“地魔”一個高帽子,同時又暗示對方,他的武功也不弱,你最好還是小心一點,別亂來,否則我跟你玉石俱焚。
  “難怪!難怪!憑老哥的五十年的閱歷,也不曾聽過這種武功呀!”“地魔”心中卻想:“等一下,趁他走神之際,再試探一番,便知他所說的是真是假了。”
  “我記得昨晚臨走之際,我那師兄一掌結結實實打在你身上,不知你是怎么化解的。哈哈......說起這件事來,也要怪我那個魯莽的師兄,盡會欺負陌生人,我最看不起他這種人了。不過,好在小兄弟有一身高絕的武藝,才化險為夷。”
  “老狐貍,誰要你虛情假意。”
  一聽他提起昨晚的那件事,李玄立刻又火冒三丈,但又不敢表露出來,只好跟著他哈哈大笑;“老哥,你不知道。令師兄的那一掌確實厲害,打得我五臟六腑全都錯開了,只剩下半口氣了。連我的魂魄都已經給地獄中的無常鬼勾到陰間去了。只是鬼殿上,閻王見我守瘦骨如柴,一點油水撈不到,十分震怒,立刻叫人將我送回人間,并告訴我,讓我快快長肥,在人間賺多點油水,他們才肯收留我。”
  “哈哈......小兄弟,倒是很會開玩笑。我看你不但是一個風趣的人,而且還是多情的種子。”“地魔”向李玄身后的李銅燕瞧了幾眼。
  “哪里哪里......”李玄微笑回道。
  “咦!我師哥也過來了。”
  “地魔”突然伸手向李玄身后招了招手,叫道:“師哥,你怎么那么快就回來呀?”
  李玄身子一震,臉色驚變,欲轉過頭去看看,但隨即一個念頭又提醒他:“小心其中有詐!”
  當下故意轉過頭,卻見身后有那里有什么人,心中暗叫:“不好,上當,快躲。”這念頭剛一閃出,便感覺一股逼人的殺氣襲了過來。
  一雙瘦骨鱗峋的巨手無聲無息,迅捷無比得逼近李玄的身后,隨即掌形化為拳頭,伴隨著一道璀璨的烏光,一股強大的氣勁從拳頭里沖了出來,迅速得凝結成一個烏黑的巨大的拳頭向李玄背心狠狠地砸去。
  這一拳迅速而又強大,在空中發出爆裂般的雷鳴聲。
  說時遲,那時快。
  李玄雖說有所準備,但“地魔”這一拳實在太快。此時再要躲閃,已然來不及了。
  “地魔”臉上露出了一沫得意的微笑:“這下你總該完蛋吧!!”
  眼見李玄就要傷在“地魔”的一拳之下,一直站在李玄身后,如木偶般的李銅燕突然動了,飛快的拉住李玄,迅捷得向后撤走。
  “轟轟!”
  飛沙走石,塵煙四起。
  在李玄原來所站的地上,留下了一個方圓2平方米的大坑。四周的樹林都要被這道勁風刮得倒向一邊,幾棵小樹發出“喀嚓”“喀嚓”,最終不堪重負折斷了。
  李玄雖然及時被李銅燕拉開,但仍被勁風掃到,兩人同時向后退倒,實份狼狽。李玄只覺得被勁風掃到之處猶如刀割,又急又怒,大聲喝道:“你.....你好卑鄙!!”
  “哈哈,原來是個膿包!”
  “地魔”此刻完全看出了李玄的武功的真偽,直接沖進塵煙,大踏步走過去。
  “好小子,你偽裝的真像,我差點就上了你的當。”“地魔”十分惱怒李玄騙他,黑著臉,盯著李玄冷冷地道:“小子,去死吧!”
  一道耀眼的烏光再次從右拳發出,卷起了一陣狂風向李玄打去。
  “百花錯拳之狂舞!!”
  李銅燕一聲叱喝,突然從李玄身后躍起,發出了一道艷麗的一拳。但見空中泛起了一片拳影,拳影瞬間重疊,迅速得組成了幾十朵鮮艷的玫瑰,沖向那道凌厲元比的烏光。
  “這是什么拳法?”李玄看得傻了眼。“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拳法,像是個玫瑰花?”
  “轟!”“轟!”“轟!”
  化作玫瑰花的拳法在烏光里左沖右撞,似乎在極力阻止對方。但烏光十分厲害,一下子便轟碎了鮮花。朵朵玫瑰花瞬間花都化為了花片,但它們仍然沒有散去,仍然頑固得繼續纏住著烏光。
  “澎咚”“澎咚”花片與烏光在空中相互沖擠,最后花片不敵烏光,由拳法凝集的全都花片跟著大部分的烏光在空中相互抵沖消散,但仍有一小部分烏光沖破阻礙,結結實實打在李銅燕的肩上。
  “撲哧!”
  鮮血從李銅燕嘴中急噴而出,片片血雨散落在空中。跟著,李銅燕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重重的摔在地上。
  “百花錯拳,你是‘玉玫瑰’李銅燕?”
  “地魔”冷冷盯著李銅燕從地上站了起來。
  只見她一塊粗料的外衣遮住她的大半個身子,露出了一雙白嫩修長的**,色心陡起,暗忖:“江湖上傳聞‘玉玫瑰’李銅燕風騷放蕩,床上那事兒也頗為了得。今晚抓來用她一用,先爽一把再說。”
  “小子,你好艷福,竟用什么手段讓她中了你的迷心術。”“地魔”冷冷問道。
  “地魔”不知道李銅燕的幕后真正身份,只知道關于‘玉玫瑰’李銅燕的傳名,一個風騷、很難纏,而且很懂玩弄男人的女人。
  他見李玄武功不高,卻讓‘玉玫瑰’李銅燕中了迷心術,心中大是驚異。
  “快過去,給我狠狠打死他!!”李玄大聲下命令道。
  李玄見李銅燕武功不賴,能與廋高老者抗橫幾招,心中大喜:“讓她替我擋前陣,我自已先溜了再說。”
  李銅燕聞言立刻照辦,飛身撲了上去,使出了平生絕技百花錯拳的招數。
  頓時,空***現了朵朵的拳花,有時像玫瑰,有時似菊,有的像蘭花,十幾種不一樣的拳花交錯在一起,組成了一道花網,向“地魔”籠罩過去。
  李銅燕早先遭迷心幻境反噬,本已受了不輕的內傷,后又被“地魔”打中左肩,更是傷上加傷。但此時她聽得李玄的命令,如同一頭激怒的母獅一般瘋狂的進攻,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
  一時之間,逼得輕視他們的“地魔”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地魔”怒聲喝道:“你這瘋女人,還不快快停手!否則,我不客氣了。”不斷變換身形,小心避讓,謹慎得穿越密如網絲般的拳影。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李玄心中大喜:“你現在可一定要支持住呀,等我逃出了,你再給這人殺死。過十年后,等我異能大成,我會回來替你報仇的!”
  “給我狠狠的打他。”李玄喝道。說完以后,自已先爬起來,轉身就跑。
  “小子,你給我站住!”“地魔”喝道。
  李玄聽到“地魔”的喝聲,反而跑得更快,心中罵道:“老狐貍,你叫老子停下,老子偏不停下來。等我也練成了絕世武功,再找你算這筆帳。”
  隨后又聽到“地魔”哇哇的大叫,怒喝聲:“李銅燕,你還不停下來,別怪我辣手摧花!”
  原來“地魔”色心大起,欲將‘玉玫瑰’李銅燕活活捉住,今晚跟她共赴巫山,拳下自然而然隨的余力,不肯真的傷了她。
  哪知‘玉玫瑰’李銅燕全然不理她個人的安危,拼命向自己疾攻。
  “地魔”又驚又怒,再也不手下留情了。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哈哈,百花錯拳,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看我的崩地拳的山崩地裂,給我倒下去!”
  “轟轟轟!”
  打斗十分的激烈!
  雖然李玄已經逃離他們打斗的場地有兩百多米遠了,但仍然能清晰的感覺那里傳來大地震動,跟著他又聽到了李銅燕的一聲慘呼。
  李玄心神一震,腳下一緩,不禁為李銅燕擔憂起來。
  “雖說她曾經設計陷害過我,但她也已經遭到報應,這次更是為我挺身而出。現在也不知她怎么樣了,是死是活。自已雖然不是什么大丈夫,但卻留下一個救我命性的女人,自已卻獨自逃了。這還是男人嗎?呸,什么男人不男人的?自己要是死了,想做男人都不行了!還是先逃了再說,此仇以后再為她報!”
  剛奔出了幾步,李玄轉念又想:“要是她沒死,只是受了傷,給這老色鬼抓去,憑她的這番姿色,只怕要飽受他一番折辱。”
  頓時,李玄又猶豫不決起來。
  “可是,自己要是不走,還不是白白送了性命。哎,異能偏偏在這關鍵的時候就不靈了。”
  想到這里,突然腦中靈光又一閃:“上兩次那神奇的異能都是在最緊急,生死存亡的那一瞬間才顯靈,難道這一次又要逼自己陷入險境,異能才有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