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502 感悟


  李玄見她臉色變幻,臉上的怒氣很快便給可親的笑容代替,知道說出來今晚也是兇多吉少,當下又奚落道:“像你這種心理極其不健康、變態的女人,我又怎么可能相信你呢?
  我要說的那個地方很隱避,沒有我指點你,你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你這樣吧,你把劍收起來,然后向我陪禮道歉。這就看你有沒有誠意了!”
  “放肆!”
  張紫霞怒聲喝道,兩眼冒出兇光,揮劍猛得向李玄肩上砍落,這一劍勁道很急,一劍砍落,非教李玄手臂齊齊削掉不可。
  哪知當張紫霞見他臉上的疤痕突然要脫落下來似的,手腕微微向上一提,長劍便硬生生停在李玄肩處半寸處。
  長劍雖然停止了,但卷起的劍風剛好掃過李玄的臉上正要脫落的綠色疤痕。
  綠色疤痕隨著劍風飄落了下來。
  張紫霞看見了李玄剛才還有疤痕臉上,此時竟然光滑的找不到一個劍痕。
  “這種奇異果實果然厲害......”張紫霞大為震驚。
  自從出道以后,張紫霞幾時受過這種氣,只見她雙頰早已氣得青一塊,紫一塊,身子發顫,顯然已是憤怒到了極點,卻又拼命壓制怒火,不敢真得砍落一下去。
  “但如果真得能得到這種奇異的果實,自己的臉上的不就可以......”張紫霞頓時又激動又緊張。
  過了片刻,張紫霞好不容易熄平了怒火,她才說道:“好,我答應你。你快告訴我在什么地方?”接著,又聽到嗆啷啷聲響,長劍已然入鞘,她躬身道:“對不起,我錯了。”
  說完這話的時候,她恨得真想立刻殺死他,但想到臉上的,又強壓制自己平靜下來。
  “哈哈哈......”
  李玄開心大笑起來:“其實,那個地方你也曾經聽說出過?你想想什么地方,只有到處都是死人,卻沒有一個是活人的?而且那個地方活人進去后,就永遠也回不來了?”說完后,他突然露出了詭計的笑臉。
  張紫霞聽他這么一說,首先想到兩個地方比較吻合,一處是江湖兇地十方死人谷,另一處兇地是修羅殿,但她很快就排除了修羅殿,因為數十年前,曾聽說過有一位人曠世奇前就從修羅殿安安全全回來。想到此處,剛想問他說的是不是江湖兇地十方死人谷,卻見李玄一臉的詭計笑容。
  張紫霞當即醒悟:“活人進去后,便永遠回不來。那他又怎么回來的?難道這又是在調侃我?”隨即完全明白他指那地方是在哪里了。當即又氣得抽出長劍,只聽得嗆啷啷聲響,帶著一股凌厲旋風,劍尖又重新指著李玄的鼻梁,冷聲喝道:“你說的那地方是指黃泉路?”
  李玄全然不理長劍的勢路,放聲比縱笑,然后說道:“不錯!怎么樣?敢不敢去那里呀?”
  張紫霞突然冷聲而笑,笑聲比地獄的厲鬼還要恐怖三分,冷冷喝道:“好!好!你竟然那么想去那里?我現在便送你一程。”話聲未落,運足內力,挺劍一劃,劍光閃爍,劍影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再變為六,一招六式,分別向李玄雙臂雙腳,腦袋和心臟疾刺。
  一而再,再而三的上當受騙,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張紫霞此時惱羞成怒,也不理什么天材異寶了,心中也認定對方就是知道了也絕不會告訴自己,一出手便狠下毒手,使出凌厲的劍法,這一招正是恨情劍法中名曰“恨慟山河”的劍招。
  此招一經使出,劍勢極為兇猛凌厲,而且迅捷無比,在空中發出嗤嗤嗤的響聲,劍尖未到,先有一股逼人的劍氣向李玄周身要害襲去。
  眼見傾刻之間,便可將眼前這個可恨的人斬得六七八塊,張紫霞終于露出冷酷的笑容,似乎已看見了鮮血橫流,腦袋,胳膊,大腿全部分家。
  李玄無奈得嘆了一聲,閉上的眼睛,臉上充滿了勝利的笑容,心中一片平靜。
  突然間,腦海***現了一幅清晰的畫面,把張紫霞的劍勢來龍去脈,看得是一清二楚;也把對方劍招的去勢來路的弱點,瞧得清清楚楚,有跡可破。
  李玄身形輕輕一晃,一個踉蹌,便跌進了劍招的漏動之中,及時躲開了一招六式凌厲的劍招。
  張紫霞不由得一呆,臉色大變,凝是自己眼花。一個身受重傷,不會的武功的之人又怎么可能躲過呢?剛才肯定是自己怒氣沖天,才讓劍招失去準頭。當下調息運氣,凝神發劍。只見劍光閃動,四周劍影飛舞,隱隱伴隨著尖銳的劍嘯聲,仍是一招“恨慟山河”,向李玄周身要害之處襲去。
  這一招,更快,更準,更狠。
  張紫霞狠毒得想道:“我就不相信你這次能飛到天上?”使到一半,逐漸加重掌中的內勁,劍勢所帶的勁風又凌厲了幾分,在空中隱約發出雷聲,帶著雷廷之勢攻去了李玄周身要穴。
  然而意外的事情又發生了。
  李玄仍是一個踉蹌,便從劍影重重的劍招中斜刺里穿了出來。
  張紫霞臉色大變,呆呆怔在那里。萬萬沒有想到當剛還是手無縛雞之力,任意被自己凌辱的人,此時竟然如此輕松躲過自己的絕技恨情劍法。
  如果說第一次是意外,難道第二次也是意外嗎?
  張紫霞此時瞧見李玄駐著枯樹站在那里,閉上雙目,露出了一種極讓人討厭的得意笑容。當即勃然大然,隨手丟開手中長劍,伸手在腰間一按,只聽得一聲龍吟,一把精光耀眼的寶劍出鞘,在月光的折射下發出五彩的顏色。
  一把絕頂好劍---凌風龍吟劍。
  這是在張紫霞行走江湖前,恨情婆婆賜予她的寶劍。
  凌風龍吟劍厲害之處,便如它的名字一樣,使用時能發出如一種龍吟般的清嘯聲。內功不足者,使用這把寶劍,能擾人心神,讓敵方膽怯,未出招前便先輸了三分。內功高深者使之,自有一股傲睨天下的氣勢,未動手前,敵方便趴在地下乖乖磕頭求饒。
  近年來,張紫霞能在江湖上行走一帆風順,所向披靡,便是有這把寶劍在身。當然在行走江湖時,她也不是沒有碰到過武功厲害的高手,但當她一亮出凌風龍吟劍時,對方便抱拳認輸。
  只聽張紫霞一聲叱喝:“恨情問天!!”
  頓時劍風驟起,風中隱隱發了一聲龍吟的清嘯聲,擾人心弦。一把寶劍化成千千萬萬的劍影,籠罩著李玄處身之所方圓3平方米的地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封住了他的去路。
  此刻,眼見李玄便再難逃脫,勢必成為張海霞的寶劍之的亡魂。
  頓時只見劍影滿天,龍吟扣弦,一道白光直沖云霄,照亮了這片天地。
  四周的灌木叢一觸橫流劍氣,紛紛化為碎片飄落至遠處,原本才兩平方米的空地,逐漸擴大,漸漸變為十平方米......而且仍然持繼擴大。
  躺在地上的那位少女,也被這一陣陣凜冽的劍氣驚醒過來,睜開惺松而迷惘的眼睛。
  恨情劍法果然厲害,恨情問天一經施出,李玄上下左右前后全是劍光,根本無處可逃,而重重寶影分別籠罩住他的周身要害,最后千萬千萬劍影重合為一。
  一柄寶劍從李玄的心口處直接***,直沒劍柄。
  “呵呵......”
  張紫霞大笑起來,露出了猙獰可怖的神情。
  然而張紫霞的笑聲未落,跟著臉色突然大變,露出了驚駭莫名之色。
  只見眼前這個可惡的人中劍后表情依舊,仍是一副笑容,沒有一點痛苦之色,實是古怪之極。看得張紫霞頭皮一陣陣發麻,料想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這時,她突然感覺,剛才刺出這一劍時的怪異情況,自己明明刺穿了對方胸口,卻感覺好像刺到空氣中似的,根本沒有一絲阻擋之力,也沒有一絲鮮血流出來。待張紫霞看得寶劍與那個胸***接處時,發現寶劍刺中的地方出片灰蒙蒙的陰影。
  “這是怎么回事?”張紫霞驚駭莫名。
  果然,便在這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張紫霞驚異的發現,眼前之人身影漸漸淡化為一個虛影,接著虛影片片分解,支離破碎得完全消失不見了。
  現場沒有一滴血,更沒有一絲骸骨。
  他哪里去了?
  難道他直接的消失了?
  這在張紫霞有生以來從未聽說過的事,心中的驚駭那份實是難于表達。她正待四周尋找時,突然發現剛才的那個地方,空間又一陣陣漣蕩,顯露出一個破碎的虛影,漸漸得慢慢得又重新組合成一個有血有肉完整的人!
  張紫霞從沒有見過這等詭異的事,當場嚇得她魂不附體,立刻向后跳躍而去,直至背心碰到灌木叢才停住。
  雖然張紫霞蒙著面紗,瞧不見她的表情,但她原本目光里射出了逼人寒光,已經完全被一絲絲懼意代替了。她顫聲喝道:“你......是誰?裝神弄鬼干什么?”
  原來,隨著張紫霞揮動寶劍,李玄突然清楚感覺到劍聲發出龍吟聲引起空氣的波動,同時也感覺到劍法在空中舞動,引起空間振動。
  而且劍招越是凌厲,這種空間的波動越是明顯。
  每一招的刺出,每一劍的舞動,必然引起空間的波動。
  這種波動看不見,也摸不著,但李玄卻清晰得感應到了。
  共振!
  是空間共振!!
  一個發生運動的物體,必定會引起周邊物體跟隨它一起的振動現象。
  而再多么厲害的劍法,也脫離不了這個空間,兵刃也一定在這個空間的運動,那么必然會引起空間里空氣的流動,從而引起空間的振動。就這些劍招引起空氣的運動,從而改變了空間的波動頻律。
  而這些極為微觀的變化,又剛剛被處于虛靈狀態中李玄的大腦捕捉到。
  讓李玄清晰得感知空間的變化,知道對方長劍何時刺到,哪里有危險,哪里是安全的。
  見張紫霞拔出寶劍使出一招恨情問天,頓時感覺四處能量瘋狂的涌動,空間出現迭蕩。
  便在這時,腦海中突然莫名其妙出現了一些信息,李玄當即不加思索得按照這些信息,做出一系列連他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的手法,動作敏捷嫻熟,像是已經練習過上千萬次一般。便在張紫霞劍法剛使到一半時,腦海中的住息便已經施展完畢。
  頓時,四周肆意流竄的能量滾滾地向李玄體內涌入,能量涌進之處,藍光隱現,不斷搗毀身邊的空間,剎那間,一個小型的虛空就形成了。
  寶劍刺到之時,李玄本體已經走進了另一個空間,寶劍刺中的不過是留在這個空間的虛影。
  張紫霞見李玄仍是笑盈盈的面孔,對自己不理不睬,又厲聲喝問:“你…你是人還是鬼?到底有何居心?”此時,她都有些迷糊,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人?一會兒不會武功,一會兒功夫遠勝于自己數十倍,前后表現截然不同,暗忖:“難道此人裝瘋賣傻,便是為了羞辱我?”
  卻見李玄臉上的笑容更甚,似乎在無盡的恥笑自己,但她卻不知,李玄其實完全沉浸在感悟的喜悅中,沉浸在玄妙的體驗當中......
  從虛空回到現實空間后,李玄突然發出對空間的振動捕捉更加敏銳,更加清晰,不但感覺到周邊的灌木叢搖晃引起空間律動,而且也感覺到方圓十幾米處,一切事物引起的空間律動。
  李玄清晰地感受到,風在空間律動,躺在地上的那個姑娘在空間律動,灌木叢上的蟲子在空間的律動,蚯蚓在土壤中不斷蠕動引起空間律動。
  這一切都是那么得清晰,那么得真實!
  李玄笑了!
  他笑得很開心,很燦爛!
  這種笑對于張紫霞來說,卻視為千萬般無盡的恥笑,在鄙視她自己,輕蔑她自己,辱恥她自己。
  頓時之間,張紫霞憤怒之色陡增,情緒失控,臉色由蒼白變為朱紅,再由朱紅變為紫紅,呼吸加快,已經完全忘記了什么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