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498 夜遇


  滿天的飛舞的血水從空中灑落到湖中,染紅了方圓幾十平方,而且紅圈仍在不斷的擴大。
  紫衣女子仰天大笑,拿著長劍的手在腰劍按了按,長劍便自動消失,然后踏著水波而逝。
  李玄幾時見到這種血腥的場面,當即心神大震,腦中的圖像瞬間瓦解,嚇得他不由自主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
  萬萬也沒有料到,一位年青的女子,手段竟然如此毒辣,心腸如此狠毒,殺人一點兒也不眨眼。那位黑衣男子也只不過是看了她游水,竟遭此不測。
  如果紫衣女子知道自己曾偷偷看了她,她會饒了我嗎?
  想到此處,李玄渾身打顫,真沒有想到這世上的人如此草菅人命。便在這時,忽聽得身后傳來沙沙聲響,一股血腥味襲來,隨著沙沙聲越來越響,血腥味也越來越濃。
  李玄大駭,轉頭一看,當即嚇得當即跌掉,雙足亂蹬向懸崖邊移動去。
  只見眼前有一條水桶般粗狀的大蟒蛇,身上花紋斑斑,長約5丈,沿著崖石爬了上來,離李玄三米處時,便停了下來。它高高抬起額頭,不斷吐著長長的信絲,兩顆如酒碗般大小的眼睛發出森寒的目光,像盯著獵物般牢牢鎖住他。
  李玄全身嚇得毛骨束然,這時左右無路,只有身邊懸崖一條險路,暗嘆了一口氣,想道:“怎么這么倒霉?難道一定要從此處跳下去,才有可能幸免遭難嗎?”
  眼見巨蟒蛇一步步逼近,張開盆口大嘴便要咬來,李玄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心中一橫,即想從懸崖邊跳到河里逃生。
  不料此時,卻見巨蟒蛇突然縮回高高抬起的頭顱,伏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身子不住得發抖。似乎是碰到天生的克星一般,只有束手待死。
  李玄大奇,向四周打量,卻也沒有發現什么異狀,心想:“它在干什么?難道它怕自己?”站起身來,走前幾步,果然那大蟒蛇抖得更加厲害,跟著他自己的步子不斷往后撤,李玄向前走了幾步,它就跟著后退幾步。
  李玄心中大喜,當即暴喝一聲,叫道:“畜牲,你還不快快滾開,難道讓我宰了你嗎?”話聲未畢,大蟒蛇嗖得一聲,一溜煙就逃走了。
  見大蟒蛇灰溜溜夾著尾巴逃走了,李玄哈哈大笑,心情甚是愉快,雖想不明白為什么它會如此,但眼下還是先離開這里。當即便沿著來路往回走,不久便回到了茅房。
  在廚房里挑了幾個白薯,洗凈后放在鍋里煮熟,胡亂填飽肚子。
  這時,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李玄盤坐在床上,回顧總結這一陣子的練功情況,心想:“俗話說欲速而不達,這話很有道理。辛辛苦苦修練了半個月,卻遠遠不及今天的一次頓悟。看來修練不能為了求快而一味蠻干,修練功法感悟猶為重要,關鍵在于境界的提高。”想到此處,他心中只是一陣狂喜,隱隱約約抓住了一層修練的至理。
  隨即又想起那位紫衣少女及大蟒蛇,李玄自語道:“在這個世界生活,沒有自保的本領,只會受人欺負的份。那個大蟒蛇也很是奇怪,剛開始虎視眈眈,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可是后來卻莫名其妙恐懼不安,為什么會如此懼怕我呢?難道我身上有什么寶貝剛好能克制它的,讓它感到畏懼?”
  李玄上上下下打瞧著自己一番,把身上穿的布衣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一個特殊然東西,也就只好作罷。
  自從上次頓悟后,如此又將近修練了一個月,李玄天眼神通進展極為迅速。此時施展天眼,意識能清晰得探知三千米左右的范圍。
  一直讓李玄擔憂的是,至今老爹及劉輝祥仍然沒有回來,也沒有任何音訊。雖然自己也曾用天眼神通尋找過,但方圓三公里處并沒有他們的蹤影。
  時間在李玄等待與修練中一點點得過去.....
  一天夜里,李玄正盤坐在床上,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忘我的修習,很快便進入虛靈的狀態里。漸漸地屋外的畫面又顯現出來。
  今夜,繁星滿天,月光皎潔,四周的事物都被蒙上的迷離的色彩。
  李玄展開意識,向后山山勢較高的方向飛去。沿著一條幽靜的小道過了一條小坡,穿了一條小河,向前方的灌木叢飄去。
  如果這次意識能穿越整個1公里長的灌木叢,那么天眼神通將又更進一步,邁入了5公里的范圍,實現了天眼神能的第一階段目標。是否也應該出去外面闖蕩闖蕩,找一找劉賢弟他們?
  哪知就在此刻,腦海中的景像里,突然出現了兩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從山道的另一頭飛奔而下,行動迅捷無比,一下子便奔到了灌木叢。
  只見這兩名黑衣男子,一個瘦高,一個矮胖。其中瘦高的男子后背扛著一個大麻袋。
  瘦高黑衣男子到了灌木叢便停了下來,對身后的矮胖黑衣男子打了一聲招呼,雙雙鉆入了灌木叢里。
  李玄大感奇怪,心想:“那么晚了,這兩個人扛著東西,鬼鬼祟祟在這里干什么?”好奇心頓起,驅動意識飄過去“觀看”。
  只見瘦高黑衣男子把麻袋放在腳下,與矮胖黑衣男子低頭咕嚕著什么,然后他們倆人便撥出腰間的匕首,矮身砍除周邊的灌木叢,動作利落,只過了片刻的功夫,方圓2平方米的空地便整理出來了。
  李玄心中更是好奇,不明白他們為什么要花這么大的功夫?難道他們要在那里睡覺?待瘦高漢子打開麻袋口,從里面拖出了一位暈迷的姑娘,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綁架了一位姑娘。
  “難道他們要綁架勒索錢財?”李玄心想。
  瘦高漢子把麻袋鋪在地上,與矮胖男子合力把那位姑娘抬到上面。其間,這兩人不時在姑娘高高聳起的敏感部位又捏又搓。
  面對著這些侮辱,而那位姑娘依然是雙眼緊閉,沒有一絲反應,更沒有一點反抗,任意給他們凌辱。
  見到這種猥瑣下流的動作,李玄登時明白他們將要干什么了,立刻勃然大怒,憤怒地站起身來,跳下了床去。此時李玄已猜出他們要干什么?
  原來他們想在灌木叢里干出人神共憤,天理所不容之事,竟然想***一位毫無反抗的少女?
  放好那位姑娘后,矮胖男子契機的向旁邊走了幾步,轉過身背對著他們,似乎站在一邊放風。
  瘦高男子迅速地脫下自己的外衣內衣,俯***子,在少女的臉蛋摸了一把,然后迅捷無比地扯掉了她的外衣。外衣一件一件的脫下,不一會兒,少女身上便僅僅留下了***與肚兜。
  柔和的月光照射之下,能清清楚楚得瞧見少女雪白的肌膚,凸凹分明的曲線,伴隨著呼吸,胸口不斷高低起伏。
  蒙朧蒙朧的美,讓她顯得更加性感美麗,著實讓正常的男人垂涎三尺。
  瘦高男子顯然是此道高手,不像那此某些初哥,饑不擇食的上陣,卻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敗下陣來。他一雙有“情趣”的魔掌伸到高低起伏的胸口上,隔著肚兜不斷搓捏,卻并不急于解除少女身上的束縛。
  過了一會,那少女突然發出了舒服的***著,顯是十分受用。
  李玄心急如焚,心中念道:“怎么辦?怎么辦去救她?”如果此時跑過去制止他們施加暴行已然來不及?
  再說,看他們的干凈利索的動作,顯然都是身懷武藝之人。即便是李玄能及時趕到,也于事無補,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至多也是搭上一條身家性命。
  此處又遠離河邊的村莊,即便是能叫得救兵,一去一回,去到事發處,他們早就完事,逃之夭夭了。
  眼見瘦高男子一顆顆解開的少女肚兜上的紐扣,正要掀開她身上的最后一道遮攔。
  “難道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少女遭受這些男人的毒害嗎?”
  李玄焦急萬分。
  在瘦高男子高超手藝的挑逗之下,才片刻功夫,少女面潮紅暈,呼吸急促,不斷挪動身子迎合。瘦高男子大喜,解開紐扣,一步一步掀開肚兜,露出了雪白的玉肩......
  眼見這位美麗的女子就要遭到瘦高男子的毒手,不幸的事情就將發生。
  李玄被徹底激怒了!
  一個念頭在腦中不住盤旋:快去制止他們,快去現場制止他們!
  李玄有一股沖動!一股沖上去馬上制止他們獸性行徑的沖動!
  他想即刻就出現在現場,把這倆個可惡的王八羔子殺了。
  “呯呯!”
  李玄踢開了房門,飛奔得向灌木叢方向奔去。此刻,他已經顧不上自己的安危,只想盡快趕到那里,及時制止他們的暴行。
  就在此刻,奇跡的事情發生了。
  李玄還沒有奔跑幾步,突然他身體暴發出無比耀眼的藍色光芒,處身之所的空間片片粉碎,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大洞口,李玄還沒來得及反應,便給洞內的一股強大引力吸了進去。
  李玄瞬間就消失,只留下了空間不斷片片振蕩,及逐步變小的黑洞。
  少女的肚兜已經掀開了一半,露出了雪白的***。
  瘦高漢子不自覺地吞了一口口水,嘻嘻道:“真香!小騷娘們,哥哥來了。”
  就差這一步,一點點,自己便可以得到她的身子,撫摸她豐滿的肌膚,跟她做最親密的接觸。想到這里,瘦高漢子異常激動,雙手竟然輕輕發抖,苦苦等待一年,盼得就是這個時刻。
  豈知,便在此刻,忽聽到一聲暴喝。
  “住手!”
  一個威嚴而森然的喝聲在身后響起。
  猶如晴天霹靂,瘦高男子身子一顫,急忙撿起褲子遮住羞住,慌張地站了起來,在這緊要關頭,突然被人打斷,心中當即大怒,罵道:“他媽的,是誰?竟然打擾老子干活?”
  “還不快滾!你們真得不要命了嗎?找死是不是?”說話的聲音,突然變成了一個蒼老的聲音,而且說到那個‘死’字時,故意拉長,說得陰森恐怖,仿佛像是從地獄中傳來。
  此時,矮胖男子也奔將過來,與瘦高男子面面相覷一會兒,背靠著背在四周打量,他們聽這聲音明明就在自己身邊發出,可四下卻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瘦高男子倆人同時駭然,均想:“難道有位高人?他看到了這里的一切,在遠處使用傳說失傳已久的千里傳音,凝氣將話送到這里。”
  矮胖男子膽子似乎比較小,身子微微發顫起來,對瘦高男子道:“我們還是走吧?”
  瘦高男子雖然也有些緊張,便畢竟膽子較大,當即喝道:“你...你是誰?別...裝神弄鬼?有種就出來?”
  “哈哈哈,你們死定了,千萬別逃,我老人家要從地獄里出來了,地獄修羅門,給我現?”
  瘦高男子驚駭地發現在身前一米處的地方,空間突然動蕩起來,月光照射到那里,竟然也硬生生得被吞噬了,接著聽到“啵”的一聲,動蕩的空間處突然裂開了一個小洞,接著洞口在不斷一點點的擴大。
  很快,一個約莫人來高,無邊漆黑,陰森恐怖的黑洞便出現了。
  他們感覺面前的這個黑洞,仿佛是一個野蠻巨獸黑口,又仿佛是地獄修羅門。
  恰好這時,天上的月亮完全沖破了烏云,明亮的月光照在洞口上方,竟然完全被黑洞吞噬。月光好像非常懼怕黑洞似的,在離黑洞三尺處就再也照射不進去了。
  瘦高男子倆人驚得都同時后退幾步。他們在一生當中幾時見過這等詭計之事。矮胖男子首先顫聲道:“這...這是什么鬼東西?我們快走!再晚就來不及了?”轉身便想逃走。
  瘦高男子一把抓住了他,壯了壯膽,道:“慢點,我們看清楚也走也不遲?”心中雖然也極為害怕,但也充滿了好奇。拾起地下的泥土,擲了過去。
  他們駭然的發現,泥土竟然直接穿過洞口,從另一頭飛了出來。
  這個黑洞,居然是有形而無質。
  這也太過詭異吧!
  “嘿嘿嘿!”
  一陣冰冷森然譏笑再一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