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97 神識


  便在這時,李玄突然發現腦海中有一股極為微小的波動,當意識流動到那里,紅色云團便自動讓開,就好像有一只無形的手拔開它們,讓自己看清云團中的景物。
  李玄驚訝得發現在大腦最深處,紅色云團下方,居然還有二朵不同顏色的云團。
  一朵藍色的!
  一朵綠色的!
  李玄徹底愣住了,一個念頭在腦海中不住盤旋:“紅,藍,綠,這不是在奇異空間里的色調嗎?怎么我大腦里也有這三種顏色的?”
  李玄仔細觀察,發現腦海中的三朵云團分別盤據在不同角落,就好像是三角形的三個角一般,最上面的角是紅色云團,兩邊分別是藍色云團,綠色云團。
  它們涇渭分明,但又彼此緊緊聯系在一起。
  與活躍的紅色云團相反,它們沒有一點任何波動,靜靜地呆在兩個角落。
  “紅色云團代表天眼神通,那么其余二朵云團代表著什么神通?對了,似乎在這些云團的最下方還有東西,那又是什么?怎么看起來像是有一個人影的呢?”李玄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管它呢?對我又沒有什么不利影響,可能還是更厲害的異能神通也說不定。”
  開始不明白它們有什么用處,但隨即一想:當即喜出望外,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喜悅之情難于表達。
  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
  李玄笑著睜開了眼睛,只見有一縷陽光紅色的陽光正從窗外斜照下來,照亮了整個房間,大為吃驚,“怎么就天亮了,時間過得這么快!!”霎時之間見到陽光,一時不能適應,覺得特別刺眼,不由得瞇起了眼睛。
  李玄啞然失笑,尋思:“身上經脈盡數斷裂,丹田又被無形透門的屏障禁錮,修練內功顯然是不可能了。唯有勤加修習天眼神通,及挖掘藍、綠二朵云團的異能?看來當務之急,應該想方設法怎么提高異能、挖掘異能,搞清楚它們之間又有什么聯系。”
  李玄跟著又想:“修練內功通過意守丹田,提高丹田的容量及經脈的寬韌性。異能竟然與大腦有關,那么便與大腦皮層組織的活躍性與精神力,是不是也可通過意守腦意識提高異能呢?看來也只有慢慢摸索才能找到一條適合異能修練的道路?”
  就這樣,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半個月。
  李玄擔心劉輝祥安危,想早點尋找他并把他救出來,便不分晝夜勤加修練,但收效甚微。期間,李玄一直在摸索藍色、綠色兩個云團的奇異之處,但總是無果而終。
  一天,李玄修練完天眼神通后,便覺得頭腦脹痛,瞌瞌欲睡,實在是累極了,沒想到最后竟然就趴在床上睡著了,而且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發現自己成為一名的絕世高手,很快就救出劉輝祥。不久,自己便發現了一筆財富,成為了一名富豪,有揮之不盡的金錢財寶。在這個異世界上過著呼風喚雨,春風得意,大快人意的生活。不想到就是這個時候,劉賢弟竟然變了一副猙獰恐怖的臉孔,竟然一劍刺穿了自己。
  李玄嚇了一身冷汗,一覺驚醒。
  想起了夢中之事,立刻思潮起伏,想起了在家鄉被自己心愛之人的暗算,莫名其妙到了一個奇異空間,最后又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又被劉輝祥相救等等的情況。
  李玄登時覺得煩悶異常,一下子覺得一切事物都變得索然無味,根本修練不下去,也呆不住屋里,便走了出來,他想:“難道世上之人,只能同甘共苦,卻不能共享富貴?”
  李玄懷著心事,撿著幽靜的小道一直向前走,也沒有太留意兩旁的風景。漸漸往向后山走去,道路越走越窄,越走陡峭,轉了一個彎后。
  等李玄覺醒過來,發現前邊的風景陡然間也開闊起來。
  一幅優美的自然的風光呈現在眼前,前面盡是盛開的鮮花,有白的,有紅的,有黃的,這里簡直就是花的海洋。鮮花在微風吹拂下輕輕起舞,散發出一股醉人的清香。樹頭上不時傳來的小鳥的歌唱。
  鳥語,花香。
  這一切都讓人心曠神怡。
  李玄暗暗吃驚:“這里如此美麗,怎么不見有人踏過此處的痕跡?真是奇怪?”隨即拋開雜念,放開身心,欣賞身邊的美景,心頭上的煩悶之情也漸漸消散,如此又向前走了里許路程。
  突然間,聽到前方傳來斷斷續續的流水聲,似乎是瀑布的聲音。
  李玄大喜,繼續向前了走半里路,瀑布的聲音越來越響,最后變得欲耳欲聾。此時他來到了懸崖邊,眼前剛好被一塊巨大的崖石擋住了風景,看不到瀑布。
  只能聞其聲,不能見其形!這更增加了李玄的好奇。
  幸好經過半個月療傷,李玄內傷已經好了七七八八,他本善于攀爬,現在手腳靈活自由,爬到崖石上面倒也沒有費多少功夫。
  站在崖石向前張望,李玄眼睛不由一亮。
  只見對面懸崖上有一條極大的銀白色水鏈從山崖上飛落到河中,氣勢雄宏,驚心動魄,如有千萬匹馬奔騰;水拍擊石發出的聲音猶似雷劈山崩,水花飛濺,霧氣騰騰。
  一縷陽光照射進來,光波在水霧中不斷折照,讓瀑布周邊發出五彩濱紛的色彩,霎是好看。
  李玄驚呆了,更是感嘆瀑布的雄渾,不由癡癡得望著眼前驚心動魄的情況。
  看著眼前的風景,李玄思緒快速的飛轉,突然,心頭靈光一閃,略有所悟,心中一陣狂喜。
  當下盤坐在崖石上,放開身心,忘記雜念,忘記煩惱,忘記自己在修練,也忘記自己,讓自己只身處在這個大自然當中,體驗感悟周圍的一切,也讓自己融進瀑布當中,成為瀑布的一分子。
  漸漸地.....
  李玄的意識模糊起來,竟然完全想不起自己在那里,同樣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身軀,心中隱隱約約有一個念頭,自己就是瀑布,自己就是瀑布,自已將要融入瀑布的流動中,體險它的澎湃,體險它的氣勢,體險它的雄渾。跟隨它們一起擊打著巖石,流落進普爾河的旋渦之中,跟著流水向下飄浮而去。
  李玄感覺走進了一個玄妙的意境里!
  自己仿佛有了流水的觸感,能感受到流水向低處流動的律動,流水間相互擠壓的作用,魚兒在流水中穿越自由自在的感覺......
  這一切真是很奇妙!
  突然,李玄又發現自己能“看”了。
  腦中的景物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清晰,而且能感觸到瀑布中流水的情緒,與它們之間或它們與其它物事之間相互的觸動。自己簡直就化成了瀑布中的流水,有了它們的感知。
  跟著它們,李玄的意識漸漸得向遠去流去,一百米,二百米,三百米......八百米,九百米,一千米......
  李玄心中大喜,以前最遠也只能看到600米遠的地方,沒有想到一次的頓悟,讓自己的天眼神通暴漲,一下子就能延伸到千米遠的距離,喜悅之情難以用言語表達。
  意識跟隨流水流到一千三百米左右時,才感覺腦中景色模糊起來。
  依據以前的經驗,一千三百米便是意識能探知的最遠安全距離。因精神力不足,再往下探知,勢必腦部造成過度損耗,立即暈迷過去。剛想收回意識,突見在模糊的景色當中,紫電一閃,一物從高處跌落下來,跳進了河中。
  李玄一愣,心想:“是什么東西?看體形好像是一個人?難道有人跳河自殺?”
  正在迷惑間,突見紫電又是一閃,從湖中躍起,在空中翻了個跟斗,又沉進湖中。它正向自己這個方向游來,游得極為迅速,一下子便從一千三百米遠的距離游到了一千米。
  李玄這才看清紫電是什么東西,竟然是一位穿著紫色衣服,蒙著面紗的長發女子在水中嬉戲。
  只見她每一次跳躍,**的衣服總是沾住了她的肌膚,更然得身材凸凹有致,細腰豐臀,把她美妙的身材,更加動人的顯露出來。
  如此美妙的身材,是正常的男人看了一次,都會怦然心動。
  李玄也不例外,同時也增加了幾分好奇?
  如果說一個女人在水中游泳,不脫外衣,倒也情有可原;但是,蒙住臉在水中嬉戲,倒也聞說未聞。難道她容貌丑陋,不可示人?還是美若天仙,世間的第一美人?或許是為了一個誓言,等候一個有能力揭開自己面紗的文武雙全的男子?看她的身材,多半容貌也不會差倒那里去?
  當下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把意識緊跟著她移動,看一看究竟?
  豈知那紫衣女子似有警覺,猛得抬起頭來,一雙冰冷的寒光,森然地向四周掃蕩,似乎在努力尋找什么,找了許久,卻又沒有什么發現?
  李玄瞧見那雙森然逼人的眼睛,凌厲可怖,完全能感受到那雙充滿殺氣的眼神,登時心頭突得跳了起來,駭然想道:“這人好重的殺氣?絕對不是好惹的物色?”
  正在忐忑不安之時,卻見長發女子再次張望了一陣,低頭喃喃地不知說些什么,便又繼續在水中嬉戲。
  豈知,紫衣女子游玩了一陣,身子突然向下一沉,好像有什么東西拖住她,幾經掙扎,最終還是被拖下去,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李玄心頭一緊,想道:“難道她遇到了危險,被水中的大魚拖下去吃了?”想到此節,心中緊張起來,當即驅動意識在水下查探,怎知尋找了好一陣子,也沒有發現什么一個人影,更沒有什么大魚。心中甚是奇怪,想道:“去那里了呢?難道不在水里,她又浮出水面來了?”
  李玄的意識又浮到水面,紫衣女子倒沒有發現,卻見湖水中一顆大樹的倒影竄出了一名黑衣男子,站在枝頭上不住跳望,似乎在找什么東西。
  李玄頓時啞笑,心想:“原來,還有一位梁上君子在偷看女人游泳。”
  突然,便在這個時候,平靜的水面突起一個巨大的波浪,紫電一閃,那位女子水中如大魚縱身一躍,一下子竄出三米高。只見她身在空中,右手一揚,兩顆寒芒如同流星般,疾急地向的樹梢站立的黑衣男子射去。
  “啊......”
  那個黑衣男子立刻便從樹上跌落下來,雙手捂住眼睛,張開大嘴,不住叫喊。
  紫衣女子踏著湖水,迅速無比向男子落身之處飛去。黑衣男子方一落水,紫衣女子恰好趕到,伸出右手一探,正好抓住男子的后領,從水中提將出來。
  黑衣男子手腳亂舞,不斷得掙扎,眼眸子已經不見,黑洞洞的眼窟中正汩汩地冒出鮮血,嘴巴不停的張合,不知是在破口大罵,還是拼命求饒。
  紫衣女子凌波而立,如同老鷹抓小雞般提著黑衣男子,一點也不吃力。忽見紫衣女子周邊冒出一陣陣水霧,過了片刻之間的功夫,衣服,黑發竟然瞬間便干燥了。
  此時,恰好一陣微風拂過,紫衣女子秀發凌空飛揚,如同水中仙子一般。
  李玄利用天眼神通,清清楚楚地“看”見所發生的一切,見紫衣女子突然從水中竄了出來,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她故意裝成被水中之物拖下水里,引得隱藏在暗處之人自動現身。”
  真是一個好計謀!竟然連自己都上當受騙了。
  更讓李玄驚訝的是,紫衣女子不但水上功夫極好,而且輕功也很厲害,真不敢相信一位弱女子竟有如此高超的身手。
  雖然天眼神通無法聽到黑衣男子說什么,但李玄卻能感受到他們的情緒,紫衣女子的憤怒和黑衣男子的驚慌失措。
  只見紫衣女子身子微微發抖,面紗也跟著顫動,提住黑衣男子,鳳目圓瞪,目光森嚴。
  接著便見她右手輕輕一拋,黑衣男子立即拋出三米之高,跟著腳底在水波一點,身子縱躍起來,劍光閃動,紫衣女子不知在何處拔出長劍,黑衣男子的腦袋即刻搬家,緊接又是劍光閃閃,黑衣男子的雙手雙腳身子全部分離,紛紛掉進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