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492 斗轉星移


  鄭紫雨忸怩不安,過了半響才道:“能不能不脫衣服?”
  “不行,這也對你練功不妥。穿上衣服反而對你不利。在練化這些綠色靈氣時,你不但是鼻子嘴巴呼吸,而且身體各處的皮膚也會跟著呼吸,那時神水的神奇物質就會自動滲入你的體內,加快改造你的肌膚。不久后你將青春永駐,永遠是保持現在這個樣子?為娘就是活生生的一個例子,快過二十年了,我的容貌一直保持當年的模樣。平時我們來這里洗澡還不是脫光衣服的?怎么今天反而變得扭扭捏捏了?”
  鄭夫人說道這里,突然看見女兒微紅的臉蛋,似乎明白什么,笑道:“難道你真得以有神珠里藏有人?這怎么可能呢?神珠在我們手中也不短時間了,再說神珠那么小,又怎么可能藏人呢?再說為娘當年也是這么修練的?”
  大凡女人都很在乎自己的容貌,鄭紫雨一聽能青青永駐,又聽母親的一番解說,心***現一絲松動,卻見母親仍在這里,不要意思地道:“母親,你能離開這里嗎?”
  鄭夫人笑道:“你這丫頭,還怕母親看見?你放心吧!母親會在外面守著這個石洞,你安心修練吧?對了,你動作快點,不要浪費這些天地奇寶呀?”說著,晃身閃出洞外。
  見母親離開后,鄭紫雨仍然遲疑片刻,卻見神珠冒出的綠色靈氣越來越多,一些竟向巖頂上的小洞溢走,不由大驚,當下再也顧不了其它,立刻脫掉身上所有的約束,露出雪白剔透的肌膚,曼妙傲人的身材。微微一縱身,凌空飛了起來,向空中七彩神珠取去。
  便在此時,神珠光芒四射,發出一道道耀眼的七彩光輝。照得鄭紫雨人睜不開眼睛。鄭紫雨雖然身在空中,但早已認準七彩神珠的方位,閉上眼睛,繼續向飛了去。
  豈知,七彩神珠一下子膨脹起來,脹得約莫有一個***小,接著便聽到波的一聲,七彩神珠突然間完全破裂,化為片片碎珠,同時里面露出了一個**男人。
  破碎的珠片全部瞬間化作一道道七彩神光涌入**男子皮膚,鉆進了他的身體里去了。
  這個**男子長方臉蛋,劍眉星目,左邊眉頭之上有一塊像彎月般長約3厘米的淺淺印記。
  此人正是李玄。
  李玄凌空轉動了一***子,使自己面對大地,迷茫地睜開眼睛,不料卻看著一位非常美麗年青女子,沒穿衣服,閉著眼睛向自己投懷送抱得撲來。
  一時之間,李玄也傻眼了:“這個漂亮的姑娘在干什么?難道是這個世界的人在歡迎我的突然造訪?特意獻上美女給我?”
  李玄拼命想躲,卻發現自己怎么也躲不開來。在這關鍵時刻,他竟然發現自己好像在困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不能移動方位。他只好委屈得用雙手遮住自己的羞住,眼睜睜看著這位既漂亮又高雅的女子伸出玉蔥般的小手“非禮”自己了。
  鄭紫雨一直沒有睜開眼睛。
  自從武功大成后,她的感知一向很準。此時鄭紫雨很有信心一舉拿到神珠。
  快飛近之時,鄭紫雨伸出右手,向七彩神珠抓去,但讓她萬萬料想不到,這次抓到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個堅硬的東西。觸手之處,感覺光滑細膩,不太軟也不太硬,似乎是還有溫度。
  “這是什么東西,難道是那人的大腿......”
  想到此處,鄭紫雨心中大驚,急忙睜開眼睛,果然見一個**男子的身上凌空躺著,自己摸到正摸到他的大腿上,立刻嚇得她魂飛天外,羞澀萬分。
  丹田處內息翻涌,驚亂之中,不禁大聲尖叫:“啊......”隨即便從空中掉落下來,掉進了神水池里,不敢再露出臉來。
  鄭紫雨的叫聲甚是惶恐又急促,顯然是碰得了一個極為害怕而恐怖之事。
  洞處的鄭夫人聽了,心頭一緊,當***子一晃,閃身回到洞內,卻見洞內突然莫名其妙多了一位**的陌生男子,而自己的女兒卻不知所蹤。
  鄭夫人急怒攻心,因太過于關切女兒,也沒有瞧見神池水紋波動,便認為女兒已遭不測。
  只見鄭夫人右手一翻,手中便多了一把鋒利的長劍。劍尖顫動,劍鋒在夜明珠的照耀之下發出陰森森的寒氣,顯然是一把十分鋒利的寶劍。
  鄭夫人瞧見此人穿著的模樣,便以為女兒給此人輕薄調戲殺害,芳心大亂,全然沒有平日里鎮定自若的神情,威風凜凜人氣度。抬起掌中寶劍,斜指著陌生男子,怒聲喝道:“你...你是誰?把我女兒怎么?”
  自從進入絕世高手之列,鄭夫人十年多來年,甚少與人相斗。
  拔出寶劍與人相斗更是從來沒有過。此時她的劍術境界,早已達到了掌中無劍,心中有劍的至高境界。隨手一揮,便會劍罡四起。
  但這次卻拔出一直暗藏在身上的寶劍,也正是李玄已經觸到了她的最大逆鱗,讓她十分動怒,非讓眼前人碎尸萬段不可。
  李玄又見到了一位美女出現,十分無耐,又萬分尷尬,緊緊得遮住自己的羞處,更要緊得是自己又聽不明白她說什么,只好用眼睛示意她快快離開。
  那知眼前的漂亮女人不但不識趣,反而勃然大怒。
  鄭夫人卻見這個可恨的男人,悠閑地凌空俯站著,沒有半點吃力的跡像,顯然此人輕功之高,比“黑鷹王”孫飛不知高多少倍,便是閱歷豐富的自己也從曾沒見過這等神奇的輕功,心中暗暗吃驚:“這是什么輕功,凌空而立?這還叫輕功嗎?”
  然后鄭夫人又瞧見對方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高高在上得對自己弄眼睛擠鼻子,當即勃然大怒,凝神準備發出最為厲害的一招“斗轉星移”。
  “母親,我在這里。”
  鄭紫雨突然從乳白色的池水中冒了出來,露出一個頭,雙手抱住胸口遮擋羞處。
  鄭夫人喜出望外,忙問道:“雨兒,你沒有受到傷害吧?”說著,她伸手一拂,推在地上的衣服便自動得飛向鄭紫雨。
  鄭紫雨急忙用衣服蓋住身子,紅著臉道:“我沒事。不小心從空中掉了下了?”
  原來鄭紫雨一生當中很少接觸男人,更別說摸男子的大腿了,此時她心中萬分的羞澀,臉頰與脖子羞得發燒,當即潛下水中不愿再露臉來,躲得一時便一時,直至聽到母親的怒喝聲,驚怕母親不明原因便把眼前人殺了,這才露出一個頭來。
  鄭夫人仍是用劍尖指著李玄,焦急問道:“這人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出現的?沒有欺負你?我的七彩神珠呢?”
  “我也不知道?當我想去取神珠時,突然神珠發出了一道耀眼的七彩神光,我就閉上了眼睛。當我又睜開眼睛時,就發現裸......這人躺在空中,神珠也不見了。”
  說到最后,鄭紫雨不禁想起了剛才與此人肌膚相親,立刻垂下眼睛,臉色更加緋紅起來,更不敢去瞧空中的那位陌生男子。
  聽畢,鄭夫人怒視著空中的李玄,道:“你是誰?是怎么進的?我的七彩神珠去那里了?”
  李玄雖然聽不懂眼前這位漂亮的女人說什么,但她臉上的表情和眼神已經完全告訴他自己,這個姑娘十分動怒,看樣子好似恨不得殺了自己才甘心,但自己被禁錮在這個空間里,上下不得。
  李玄很想說些什么,但又發現自己竟然連話也講不出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不但不能動,而且還成了啞巴,心中不由得更是焦急萬分。
  其時,李玄也不記得自己在那個奇異的空間里呆了多久。安理來說,現在突然見到同類,本應該高興才是。但在這等情況之下,不但高興不起來,只有苦笑的份,臉上卻盡量裝成和善的好人的樣子,盼得她們實趣,快快離去。
  豈料,李玄一系列的好意和藹表情卻遭到鄭夫人的誤解,還道對方這里在挑逗。
  試想,一個沒穿衣服的男子對美女們不斷眨眼微笑,這其間的意味是什么呢?
  是友好?還是淫意?或是暗示什么呢?
  果然,鄭夫人見狀,立刻勃然大怒,以為對方仗著輕功高超,偷走神珠后,垂涏自己和女兒的美色,存心調戲。回想起女兒沒穿衣服時此人便闖了進來,想來也不是什么正君人家,為保女兒的名節,當下蓄勁摧動《幻落神功》,拼出全力發出最為厲害的一招“斗轉星移”。
  在神池谷前谷,鄭夫人使出《幻落劍罡》劍法,只是用了平凡內功,其威力幾乎無人能擋。這次亮出寶劍,摧動《幻落神功》內力,發出的《幻落劍罡》劍招,不知比擊殺“黑鷹王”孫飛時高出多少倍。
  登時,洞內劍罡飛舞,劍罡不斷得在巖壁上劃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劍痕,擊中巖石更是紛紛化為碎石。突然間,洞內出現三條耀眼奪目的光芒。
  劍芒!
  劍術中的神招。
  這光芒竟是劍芒!
  劍芒發出了如轟雷聲般的長嗚,飛過之處,空***現一陣陣的波動,掉下來的碎石一觸劍芒,即刻間便化為青煙。
  劍芒一出,所向披靡,世間無人能擋。中者必將煙銷灰滅。便是當今武林近百年來傳奇人物,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高手石沉海面對劍芒,也只有逃命的份兒。
  鄭夫人非常有信心,任眼前之人輕功再高,也絕不可能躲開度似閃電般速的劍芒。
  李玄幾時見過如此厲害劍術,當即嚇得大駭,只可惜困在空中,半分躲避不開,只得眼睜睜得看著劍芒刺中身上要害之處,不由得心生悲愴:“萬萬沒想到我剛剛逃出困境,卻又遭到另一個女人的毒手,死于她的劍下。哎......”
  鄭紫雨眼見這三道劍芒快似閃電分別疾刺那人的頭部,胸口,腹部的三處要害,仍然不知躲閃,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閉上了眼睛,心想這人必將死在母親的劍下。心中一觸,想到剛才之事膚肌之親的事,不知為什么忽然有一陣失落之感。
  此刻,鄭夫人森嚴地笑了起來,露出了兩排雪白的齒貝,但她笑意未盡,臉卻突然凝固起來,隨即又是大變,變得鐵青。
  “世上竟有人不怕劍芒,中了后完全沒事一般。這怎么可能?”鄭夫人臉上盡是露出了驚駭之色。
  原來,在劍芒即將刺中李玄時,突然李玄周身冒出了一層薄薄的無形屏膜護著他,凌厲無比的劍芒一觸屏膜,隨后快速得劍芒化為白色霧體融進無形屏膜中,流去李玄體內,最后匯入丹田。
  丹田突然吸納了這股強大的能量,李玄全身只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爽快。
  從表面上看來,李玄被劍芒刺中后,竟像是給他搔癢癢似的一樣,沒有半分傷害,反而讓他開心的笑了起來。
  李玄同樣迷惑不已,甚是不解?但是劫后余生的喜悅,卻讓他忘記了不快,驚喜之外的笑意,笑得更燦爛。
  鄭夫人看狀,怒意更盛,咬牙切齒,頃刻間鐵青的臉色露出幾條黑線。自功夫臻至化境以來,她所向披靡,從來沒有過今天之樣的事情。眼見此人露出這般笑容,便認為這是在譏諷自己。
  一種挑恤!
  一種**裸的挑恤!
  一種對絕世高手的的輕蔑。
  鄭夫人恍惚又回到了二十年前,躲避逃亡的時光。那種被人侮辱,被人踐踏的時光。這是她心中永遠的傷痛。
  鄭夫人徹底地憤怒起來。
  一個女人狂瘋起來,通常是非常可怕的!!!
  果然,只見一道道光彩奪目的光芒突然出現,伴隨著轟雷之聲長嘯不絕,平靜的神水池也跟著咆哮起來,四周的巖壁紛紛化為青煙。
  霎時之間,整個崖洞滿天都是劍芒。
  十幾道劍芒勢如閃電,在空中重疊,合為一道巨大的劍芒,帶著雷霆之勢向李玄的丹田攻去。
  鄭夫人惱羞成怒,拼著身受內傷,驅動《幻落神功》反復地使出《幻落劍罡》中最厲害的招數“斗轉星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