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491 出世


  第491章出世
  “不知道你變成了一只死鷹的時候,還會不會這么得意?”鄭夫人冷笑聲,接著話峰一轉:“不要以為抬出令狐通天出來,我就不敢制你的死罪了。”她說話聲音本是如銀鈴般很是好聽,此時卻陰森森的寒氣逼人,讓人毛骨悚然。
  “黑鷹王”孫飛打了個寒顫,急忙又躬身道:“不敢!小人沒有這個意思。”
  鄭夫人同時盯著“鐵臉無情”凌空及“黑鷹王”孫飛,冷冷道:“你們不顧我的再三醒告,擅自闖入谷中,本想留下你們的生命,給谷中的花草作肥料,但念及你們一身所學武功不易,也不想太難為你們了!”
  “鐵臉無情”凌空與“黑鷹王”孫飛聽了,同時大喜,躬身道:“謝謝夫人的寬恕!”
  豈知,鄭夫人這時卻道:“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否則江湖上人人都認為我神池谷好欺負了,都像你們這么這般,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們都乖乖留下一點記號,然后就滾出去吧!”
  “鐵臉無情”凌空的鐵青臉著蛋,知鄭夫人說到做到,而且心狠手辣,自己對她素來比較忌憚,且看她怒氣沖天的樣子,如果拂逆了她,只怕立刻命葬于此,看來唯有乖乖的聽話了。
  “鐵臉無情”凌空也沒有多話一句廢話,當即揮掌劈斷了自己左臂,點了臂上幾處穴道,止住鮮血,轉身向谷外大踏步離開。
  鄭夫人只是冷冷看著,面無表情,好像眼前生的一切都跟她無關。
  “黑鷹王”孫飛見“鐵臉無情”凌空根本不做任何反抗便砍斷自己左臂,大為吃驚,眼珠子轉來轉去,暗忖:“凌老叫化子在武林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對她卻怕得什么似的。我該怎么辦呢?是妥協?還是逃跑?”
  “哼,打不贏她,難道我還跑不過她嗎?我的輕功當今絕世無雙,就是教主也大稱贊說世上很少有第二人能比及我了。別的可能不如這個臭婆娘,說到這輕功……嘿,我為什么要怕她呢?”想到這里,“黑鷹王”孫飛的膽子又漸漸大了起來。
  “黑鷹王”孫飛又見鄭夫人肌膚嬌嫩,霧鬢風鬟,花容月貌,頓時色心大起,盯著她高聳胸脯,尋思:“這鄭夫人早在十幾年前就馳名天下了,現在少說也是4o多歲的老巫婆了,卻沒想到她皮膚白皙光滑,身材豐滿,像18歲的小娘們似的。如果能與她共赴……豈不快哉!”
  “放肆!”
  鄭夫人一聲暴喝,鳳眼圓瞪,右手一揚,登時狂風忽起,空中突然出現了三把2米長的巨大白色劍形,迅捷無比向孫飛的腦袋胸口腹部刺去。原來鄭夫人見“黑鷹王”孫飛滿臉淫穢之色,知他竟在想骯臟輕薄之事,大為惱怒,立刻痛下殺手,施出最為厲害的招數“斗轉星移”。
  “黑鷹王”孫飛見狀大驚,當即展開絕世輕功躲閃,向谷外飛逝而去。
  “黑鷹王”孫飛輕功雖絕妙,但兩人距離很近,鄭夫人又含憤全力使出殺招。
  只可惜“黑鷹王”孫飛還沒有逃幾步,胸口當先便給一把2米長的劍罡刺中,在他胸口肺部邊刺穿了一個大窟窿。這時他身在空中,鮮血急涌,血水像暴雨般散落在地下到處都是。
  孫飛身勢一緩,接著腦袋腹部同時中了2米長的劍罡,強大的力量瞬間便將他的身子撕裂成七八塊。
  剎時間,血腥味彌漫了整個空中。
  陳護法,王護法急忙跑出十余步,嘔吐不止。
  便在此刻,天空陡然異變。
  一片黑壓壓的烏云突然出現在整座神池谷上空,云層翻滾聚攏,越壓越低,讓人喘不過氣來。
  鄭夫人看著天上的烏云,皺起眉著,道:“陳護法,王護法,叫人趕快清理現場,把尸身拖出谷外,警示谷外之人,教他們知道來犯之人必同此人。快去快回,可能要下大雨了。”
  陳護法,王護法同時躬身道:“是,夫人。”豈知她拉的話聲未落,突然狂風驟起,忽見一條銀白色的長龍直劈下來,接著便聽到一聲霹靂。
  “轟隆轟隆——”
  雷聲響徹云際,傳遍四野,震耳欲聾。
  雷聲未歇,又是一道閃電驚雷齊下,接著第三道,第四道……第七道,第八道閃電驚雷齊下。驚雷聲一次響過一次,閃電一道明顯粗過一道。八條銀白色的巨龍,一條著緊接一條直劈向后山禁地的神池巖洞山體。
  閃電照徹了整個神池谷,閃電一道道劈中山體后,整個山谷不住的顫搖擺。
  這是天地之威,天地之怒。
  鄭夫人不禁大驚,大聲呼道:“雨兒...”轉身便往后山禁地神池巖洞飛疾而去,全然不顧閃電霹靂劈中自己,只身涉險。
  途中,撥開的烏云再次密集,云層翻涌更勝上次。一剎時間,整片天空都黑將下來。在后谷禁地神池巖洞正上方,有一朵黑壓壓的烏云壓得甚低。云眼處正有不時有電花閃出,似是孕釀著一次更兇猛的雷電。
  突見眼前事物一亮,一條粗壯的銀白色巨龍飛下,伴隨著一聲“轟隆隆”巨響,直劈向神池巖洞山體。
  母女同心,鄭夫人當即嚇得魂飛天外,險些便哭了出來,悲聲叫道:“雨兒。”加向后山疾馳過去。
  便在這時,神池巖洞山體突然七彩光芒大盛,從中鉆出了一條巨龍般的紅色束光,迎著閃電就沖了上去。
  但見一條紅色巨龍與白色巨龍在山空中相互糾纏繞殺,接著又聽見一陣轟隆之聲大作,不斷巖石大樹倒塌滾了下來。兩條巨龍張牙舞爪撕殺了1o秒鐘之久。
  突然見那紅色巨龍張開巨大無比的龍口,咬住了白色巨龍一口便吞下。吞下白色巨龍后,紅色巨龍去勢未減,繼續加上升,一舉擊散了正欲孕釀閃電的烏云。
  紅色巨龍這才從空中飛回了巖洞,留在天空的紅光也淡淡消散了。
  烏云閃電來得也快,去得也快。一瞬間,天空又恢復了風和日麗。
  這時,鄭夫人恰好趕到神池巖洞處,便立刻被眼前狼藉一片的景色驚呆了。
  原本綠草如茵,古樹參天,百米高的山體幾乎化為平地,光突突的僅剩下巖石與沙石。四周到處都是滾下來的山石與樹木,一時之間,鄭夫人那里還能找到路口,更不要說是神池巖洞的洞口了。
  鄭夫人只覺得全身軟,萎靡得坐在地下,一下子蒼老不少,悲痛哭喊:“雨兒、、、,雨兒。你在那里?”她知女兒這次只怕兇多吉少,葬命于巖洞中,眼淚忍不住嘩嘩得流下。那里還是那個叱咤風云的人物。
  “雨兒……”
  “雨兒……母親對不起你,早知道就不讓你呆在神池洞中了。”
  “雨兒……”
  鄭夫人悲慟不已,口中兀自叨叨念道。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遠處傳來:“母親,我在這里。我沒事!你不用擔心。”說話的正是自己的女兒鄭紫雨。
  鄭夫人喜出望外,大喜道:“雨兒,你在那里?受傷了嗎?”立刻站了起來,四處循聲尋找,她的身影快在山石與樹木間晃動,尋找女兒藏身之所。
  銀鈴般的說聲再次從巨石間響起:“母親,我好的很,一點兒也沒有受傷?”
  鄭夫人驚喜萬分,聽得女兒說話聲音仍然中氣實足,顯然并沒有受到什么大傷害,登時安心不少,但仍是不放心又大聲問道:“雨兒,你真得沒事嗎?”
  鄭紫雨道:“我在洞內很安全,沒有受一點傷?媽,這顆七彩神珠正在慢慢變小?”
  這時,鄭夫人已找到女兒的處身之所,只見洞口已一批樹木和幾塊上萬斤的巨石堵住,當下道:“雨兒,你先躲開一點,母親要運功,把這些樹木各巨石挪開。”
  鄭紫雨道:“好的。”
  鄭夫人雙手扶住巨石,運足《幻落神功》的十二層功力,傾刻間,身后白光大盛,一步步得把阻擋之物推開,饒是她內力精湛,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洞口的幾塊萬斤的巨石和樹木一點點的移開。
  一個文弱的女流之輩,有如此神力,當真是駭人世俗。
  鄭夫人移開了最后一塊巨石,一按隱藏暗處的機關,石門自動開啟。
  鄭夫人一閃便走進巖洞中,果然見女兒身上沒有一點絲毫傷痕,這才完全放下心來,略一掃視四周,卻見洞內一切東西仍然也是安然無恙,沒有絲毫損傷,不如得暗暗稱奇。
  但見女兒一直一動不動地望著七彩神珠,鄭夫人也抬頭瞧去,卻讓她萬萬料想不到,洞內的一切任何事物都絲無傷,唯獨盤旋在空中神珠卻出現裂縫,并且隨時都有可能破碎。
  鄭夫人又吃驚又心痛,問道:“雨兒,剛才洞內生什么事了?”
  鄭紫雨癡癡望著空中的七彩神珠,好像是在回答母親的問話,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語:“真不可思異!太奇異了!!這七彩神珠是什么寶物?怎么...怎么會有一個人在里面的?”
  鄭夫人奇道:“雨兒,你在說什么呀?什么有人沒有的,怎么回事呀?”說著,湊身走到女兒身前。
  鄭紫雨完全沉浸了剛才的異像,全然不知鄭夫人已經進入了。
  她忽見一個人影擋在身前,不由得“啊”的尖叫一聲,登時花容變色.待看清來人是母親,臉色才穩和下來,道:“母親,你嚇死我了?進來也不說一聲?我還以為神珠里的人突然又……”
  鄭夫人道:“什么事情讓你神不守色,這里生了什么事情?神珠怎么會出現破裂的?”
  鄭紫雨又呆呆出神,望著空中的五彩神珠一會,才道:“當閃電擊中山石時,整個巖洞都在搖晃,似乎馬上就要坍塌下來來,那里我站立不穩,摔倒在地。便在這時,忽見七彩神珠出一陣刺眼的紅光,多了一種類似膜的紅色屏障把整個巖洞都籠罩在內。我看到最后一道閃電擊穿巖石直接打到紅膜上,紅膜把閃電傳給了神珠。”
  這時,鄭夫人才看到巖頂上多了大大小小十幾個被雷電擊穿的洞口,這些洞口都有碗口般大小,不由得又是大吃一驚,如此堅硬的山體巖石都被擊穿,可以想到當時九道閃電的威力是多么得大。
  “過了一會兒,天空又劈下一道極為厲害的閃電,紅膜一下子就碎了,當時我便想我可以真得要死在這里了。豈知那五彩神珠突然擴大無數倍,出了一道道七彩寶光。”
  說到這里,鄭紫雨臉色微微得紅了起來,接著道:“朦朧之中,我看見...見有一個**的神秘男人似乎正睡在神珠里。當閃電快擊中神珠時,他突然睜開雙眼,射出一道粗壯的紅色光束,一下子便把閃電擊了回去。擊散了閃電后,神珠最后又縮回了原來模樣。”
  “什么!!”
  鄭夫人聽了女兒的描述,震驚萬分。雖知女兒不可能騙自己,但她仍是不敢相信,忍不住想問她是不是眼花看錯了?
  那知便在這時,卻見那盤旋在空中的七彩神珠突然間高轉動起來,越轉越快,裂開的珠體縫隙間正有一絲一絲的綠色氣體冒了出來。
  鄭夫人見狀,立刻驚喜萬份,急忙對鄭紫雨說道:“雨兒,快!縱身上去摘下神珠,把它含在口中,跳進神水里浸泡,練化這股靈氣。不出半年,我神池谷又將出現一位絕世的武林高手。”說到最后,滿臉盡是笑容,鄭夫人接著又道:“對了,一定要脫掉衣服跳去神水中修練。”
  鄭紫雨在這崖洞里苦苦等了半年時間,便是為了這個時刻。
  此時見神珠終于冒出靈氣,自是又驚又喜。鄭紫雨也知這綠色靈氣是練武之人的瑰寶。
  有幸得之,將來功夫一定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但是她一想起不久前七彩神珠出現的種種異像,特別是瞧見珠內有位陌生男子的身影后,現在不禁又猶豫起來,又聽得母親非要自已脫掉衣服,心中更是老大愿意。
  “你還愣著干什么呀!快點。”鄭夫人有點急了,催促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