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90 神珠


  “便在此時,神珠里突然冒出了一股綠色的云霧,頃刻間便彌漫整個巖洞。
  初時,我以為是什么毒氣,不敢接觸,哪知那綠色靈氣撲鼻而來,立刻精神一振,全身血液沸騰,胸口中久久不能打通的‘靈墟空’出現松動,立刻知道這些靈氣哪里是什么毒氣,全是練功的曠世奇寶。
  我當即尋來石頭泥沙封住洞口,免得靈氣外泄。最后想一種又怪又實效的方法,全身浸泡神水,口含神珠,短短得苦修了不到半年,便把洞內的靈氣練化。這樣,我也就練成絕世武學《幻落劍罡》。”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母親介紹神珠的異像,但鄭紫雨仍是十分好奇,又問道:“當年我們在封閉洞中怎么渡過了半年的?你在練功?,那我又在干什么了?沒吃沒喝不會餓死嗎?”
  鄭夫人笑道:“傻丫頭,難道你一點都不記得當年的事了?當年你特別頑皮,每天吵著母親要出去玩?當時母親練功到了緊要關頭,沒法子陪你玩,只好點著你的睡穴。不過好在洞中存有不少的干糧,夠得我們母女半年左右。雖然這半年里,你幾乎都在睡沉度過,但你也有吸納了不少靈氣,讓你一生身受益匪淺。試想你才學劍不到8年,《幻落劍罡》便有了八成火候,便在江湖之中也是頂尖的高手了。”
  這《幻落劍罡》是一種絕頂劍法。
  它共有五招,第一招:碧空滔天,第二招:月華傾瀉,第三招:劍渡銀河,第四招:斗轉星移,第五招:星空毀滅。
  這五招都是絕世的招數,而且后一招的威力遠勝于前一招,倘若配和《幻落神功》使用,當真是天下無敵,所向披靡。
  鄭紫雨微微一笑道:“據知,在今武林世外高手不足5位,而且這些高手全都是上了年齡的老頭子、老婆婆,卻只有母親不到40歲就占了一席。而當今的絕頂高手少說也有數十人之眾,我跟母親相比,差得很遠了。”
  鄭夫人笑道:“傻丫頭,你真不知足?在年青之輩,你已經是難逢敵手了。就是在老一輩里也沒有幾個是你的對手。這《幻落劍罡》雖是絕世的劍法,但它有一個明顯的缺陷,就是修練至第六層時很容易走火之魔。留下劍法的那位前輩便是如此而死。”
  鄭紫雨奇道:“對了!這里的神水不是有提神抗魔、延年益壽作用嗎?為什么那位前輩仍然走火之魔而死呢?”
  “那位前輩正好是走火之魔才發現了這里的神池,只可惜他已經魔入膏亡,世上便是有再厲害的神水就不活他的性命?”
  鄭夫人嘆了口氣,接著又道:“世上學武之人何止千千萬萬人。但他們習武一輩子,終究又有幾人能達到武林高手之列。能成為武林的一流高手就更少了,但不要說是當世絕頂高手了。你這丫頭八年來,練武時隨心所欲,根本不用點心。而今天你有這般成就,完全得益于靈氣與神水相助。母親早就想讓你去江湖闖蕩闖蕩,但又怕你不知外界陰謀鬼計之人,一不小心上當受騙,著了人家的道。我的女兒生得這般美貌,我可不放心得很?”說到最后,也忍不往格格笑了起來,夸獎了女兒幾句。
  鄭紫雨伸了伸舌頭,笑道:“有母親在身邊護著,天下間又有誰有這個膽子來欺負女兒?”
  鄭夫人慈愛撫摸鄭紫雨的頭發,有點傷感地道:“為母終究會離開你的。只怕那時你有了心愛的人之后,心中便沒有了娘親。”
  鄭紫雨臉色緋紅,低頭道:“女兒永遠不嫁,侍奉母親。”
  鄭夫人笑道:“當你遇到自己真心喜愛的人之時,母親要是強加阻攔的話,只怕你一輩子不理睬母親了!”
  鄭紫雨被她說得臉色更是緋紅,連忙轉移話題,故意問道:“母親,這七彩神珠十七年來一直安安靜靜,沒它有出現過什么異常。可這半年來,它頻頻有發出異常,是不是將要吐出靈氣的前兆?”
  鄭夫人慈祥地看著鄭紫雨道:“為母也不知道,但看這神珠的情況跟上次有些類似,只是這次這種異像持續時間太長了,讓為娘也難以肯定?神珠吐出的靈氣簡直就是世間的武功瑰寶,想當年,我練化靈氣二個月后,內功突然猛進,食量也越來越小,不久便到達僻谷境界,每天只喝點神水就行。經過半年的艱苦修練,終于讓我練成了絕世劍法,報了家仇。”
  聽得鄭夫人說到這里,鄭紫雨心中又是一陣酸楚,尋思:“母親僅僅輕描淡寫地說出‘半年的艱苦修練’,只怕這其中的‘艱苦’二字,也不知包括了多少難以形容的痛苦淚水。只怕這些也只有母親才能親身體會到。我今天為什么非要讓母親講這些傷心的往事呢?不如說開心的事,讓母親高興高興?”
  鄭紫雨看著鄭夫人笑道:“母親,這個神水還有一種神奇的功效,你沒有說出來。”
  鄭夫人奇道:“還有一種神奇的功效?是什么呀?”
  鄭紫雨笑道:“這神水能抵抗皮膚衰老,青春永駐的功效。近年來母親功力愈加精湛,又有神水護肌。一年美麗過一年,一年青春過一年。只怕三十年后,我變成老太婆了,母親仍然還是十八歲的小姑娘。那時,我們倆在街上行走,陌生人就會問我這個老太婆:這位小姑娘,是不是你的女兒了?”說著,自已便先忍不住格格笑了起來。
  鄭夫人跟著格格而笑,罵道:“你盡會讓母親開心!”
  笑著,鄭夫人的臉色突然一變,神情凝重起來,側著耳朵凝神細聽洞外的聲音,漸漸得臉色變得越來越差,最后滿臉盡是殺氣,眼中射出寒光,陰森森道:“雨兒,你好好呆在這里,看護七彩神珠。為娘先去一趟,教訓教訓這些不聽話的家伙!”
  鄭紫雨凝神聽了半響,只聽得谷外傳來吆喝打斗的聲音,也怒道:“母親,有高手闖入谷中。我去跟他們斗上一斗?”
  “雨兒,別急!你呆在這里看護七彩神珠,倘若它當真冒出靈氣,你立刻練化它們。”鄭夫人頓了一頓,又道:“谷中,遠不止一位高手入侵,有三位之眾,一位正跟我谷中弟子相斗,其它兩位隱藏在暗處。如果三位同時出手,只怕谷中弟子沒人抵擋得不住!”
  “什么?有那么三個高手來侵。”鄭紫雨聽了也大吃一驚,適才凝神聽了好一會兒,只聽到谷中打斗的那人,卻沒想到有三位之眾。不由得更是佩服母親精湛的內功,同時又為母親擔心,不知她一人能不能一起對付三個絕頂高手。
  鄭夫人這時冷冷道:“都是一些窺視谷中寶物的宵小之輩!”
  鄭紫雨擔心道:“母親,小心一點!”
  “哼!放心,在母親眼里他們不足為懼。我先去也!”說完,鄭夫人身影一晃,來到巖洞門口,右手一拂,一股勁氣打中右邊突出的石塊,石門自動開啟。
  才一溜煙的功夫,鄭夫人便消失在巖洞里。
  ……
  神池巖洞座落在神池谷的后山禁山,離谷中正廳約莫5里路程。
  出了巖洞后,鄭夫人凌空向前谷的正廳飛去,每次的落腳點大約都有十丈遠,迅捷無比得向流星般谷中飛去,雖有5里遠的路程,但鄭夫人才用了一盞茶功夫便趕到。
  身在空中,鄭夫人見一個青衣文士打扮的中年男人正與谷中的兩位中年婦女在惡斗,并且在地下還躺著三位谷中的女弟子,身上流出的鮮血已經凝固,顯然她們都已經死去多時了。
  鄭夫人見狀,殺機畢露,怒聲喝道:“陳護法,王護法,你們暫且退下!且讓他嘗嘗擅自闖入谷中殺人的下場?”
  “是,夫人!”兩位中年婦女依言躬身退下。
  只聽得鄭夫人一聲輕叱,伸手便使出較為厲害的一招“月華傾瀉”。
  忽見四周狂風驟起,空氣中發出“哧哧”聲響,好像要撕破空間似的,逼人耳鼓。站在近處的兩位護法立刻覺得很不好受,雙手捂住耳朵,不由得后退十幾步,方感覺舒服了些。
  突然,一道銀白色的劍氣憑空出現,形狀極像一把利劍,凌厲無比得向青衣文士飛去。
  這兇猛霸道、勁急無比的劍氣便是傳說中的劍罡,它勢如閃電般地沖到青衣文士胸口。
  青衣文士大驚,不斷變換身法,動作狼狽之極,這才險險躲過了劍罡,正待喘一口氣時。
  只見鄭夫人手臂一招,劍罡如鬼魅般得跟隨著青衣文士,向他后背脊襲去。
  這下大多青衣文士的意料之外。此時想要再躲避已經來不及了,不禁嚇得魂飛膽裂,便在這稍一遲疑,劍罡已在他心口一閃即逝,從前胸穿過,勁勢絲毫不減,飛向前邊的石塊上。“轟”的一聲巨響,已在地上留下了一個1米深的大坑。
  但見青衣文士胸口立刻出現一尺來深劍傷窟窿,整個人跟著劍勢倒飛出五丈之開外,胸口鮮血不住迸出,他凌空翻滾,在空中灑落一片血雨,倒在地下掙扎了一陣,便立刻死去。
  躲在暗處的兩位高手,都深知青衣文士的功夫不遜自己。卻見鄭夫人一招便斃死了一位高手,都嚇得大氣也不敢喘一口,趴在原處屏閉呼吸,生怕被鄭夫人發覺。
  鄭夫人落地后,陳護法,王護法對她躬身道:“夫人,你來了。”
  鄭夫人點點答應了一聲,接著冷冷得喝道:“躲在暗處的兩位朋友,你們也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今天縮頭縮尾就不怕江湖中人恥笑嗎?何不妨出來一見?”她說話聲音不大,但卻傳遍了整個谷中。
  陳護法,王護法聽了大驚,萬萬沒有想到谷中還有人闖入,都紛紛抽劍戒備。
  過得片刻,只聽一個爽朗的笑聲響聲,只見一個衣衫襤縷,補了十七八個補丁,腰間掛著八個麻袋的乞丐從遠處的樹梢飛身而下。
  站定后,他立刻躬身對鄭夫人道:“夫人,您好。沒想到十年沒見,你越來越年青漂亮了,可喜可賀!”見自己也被發覺了,心中實在是大為尷尬,一見鄭夫人,便對她大聲稱贊,以轉移她的注意力。
  豈知,鄭夫人毫不領情,冷“哼”了一聲,說道:“凌臭叫花子,你堂常丐幫八袋長老,幾時學會這種拍馬屁夫功了,羞也不羞?”
  丐幫八袋長老“鐵臉無情”凌空在江湖上,怎么說也是響當當的人物,沒有料到一見面就被鄭夫人的奚落譏諷,老臉微微紅了起來,有點掛不住,卻又不好發作,只好默不出聲,躬身陪笑。
  鄭夫人抬頭對著右邊樹梢,冷冷喝道:“你打算準備躲到幾時?難道讓我請你下來嗎?還不出來?”說話之時,已暗中凝氣送出。
  站在旁邊這幾人,包括凌叫花子倒沒有覺得什么不適。
  但是一直暗藏另一棵樹梢上的人,卻頓覺得猶如一把利刀刺入耳膜,又像是一把鐵錘在胸口中重重擊了一下,當場便吐出一口鮮血,差點就從樹下摔倒下來。好在他功夫了得,內力深厚,及時穩住身子。
  饒是如此,他也嚇得心驚心跳,想道:“此人內功如此精湛,只怕比教主還要猶勝三分。怪不得教主曾再三吩咐,這次只能暗查,不能當面得罪。”
  言念及此,他強忍內傷,在樹梢用腳尖輕輕一蹭,展開雙臂,嗖的一聲,凌空飛起,如大鵬展翅般在空中盤旋三圈,右腳及時踩在飄在空中的一片葉子上,跟隨它一起著飄飄降落下來,落地無聲,沒有掀起一點塵沙。
  此人輕功之高,當世一絕。
  只見來人一身黑衣裹住,瘦骨嶙峋,臉色發黑。讓人一看就知是縱欲過度的酒色之徒。此人正是《天龍教》的黑風堂堂主“黑鷹王”孫飛。
  黑衣漢子對鄭夫人恭身道:“《天龍教》令狐教主座下黑風堂堂主孫飛,拜見夫人。”
  鄭夫人冷冷盯著他,“哼”了一聲,才道:“好輕功!好輕功!”
  “黑鷹王”孫飛抱拳還禮,道:“多謝夫人夸獎了。”他對自己輕功實分自負,見鄭夫人也忍不住夸獎自己,臉上也不禁露出了得意之色,卻沒有聽出言外的譏諷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