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487 異種


  李玄對這種痛苦太熟悉了,只是完全沒有想到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來的兇猛,痛楚。
  最后,李玄再也忍受不住,哇哇亂叫,從水中跳了起來,豈知這么一跳,李玄竟然跳出一丈多高,凌空當立,雙腿充滿爆炸性的力量,在空中不斷穿颼跳躍,動作疾速敏捷,轉瞬間就消失在廣闊的草原之上。
  雖然經脈仍是漲得疼痛難當,但李玄卻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叫道:“爽!這種的感覺真她媽的爽快!”
  也不知在空中飛躍了多久......
  幾股異樣的能量一切都跟往常一樣,從在腳底的幾處穴道茲生出來,圍繞全身奇經八脈,十二經脈流動,最后又匯入到大腦深處儲蓄起來,同時一種紅色神光在的頭頂閃耀。
  接著,便有一股龐大的信息向大腦的潛意識沖去。
  李玄只覺得頭脹欲裂,一陣頭暈目眩,身子再也不住控制,“噗通”一聲,從空中摔倒在草地上,便累得暈了過去。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在痛苦與快樂,在寂寞與無聊中,李玄渡過了漫長的時間......
  雖然現在他還不知道這些奇異的果實究竟有什么神奇之處,但也知道了它們一定不是凡物。李玄每次暈倒后醒來,便又投入了這種奇怪的鍛煉......
  此時,李玄在草原上奔跑得比獵豹更快,在空中穿颼跳躍,每次都有5米遠的距離,不亞于雄鷹飛翔速度。
  這次李玄暈倒后醒轉過來,忽然感覺大腦中多了一幅模糊不清的景像。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有一種直覺似乎在暗示自已,腦海中的圖像存在這個空間的某個角落。
  這種感覺很玄妙,就好像自己的頭部“神庭穴”突然開了一道天眼,能看到極遠處的景像。
  李玄驚喜若狂,眼閉上眼睛,用心去體險,景像竟然清晰了不少,但仍是模模糊糊,無法分辨那是什么地方?但靈感卻告訴他,那個地方非同尋常。
  “大腦出現的景像是什么?又向我證明什么呢?”李玄滿腹疑團,再用心去感知,試圖幾次,卻始終無法窺測結果,最終也就只好放棄了。
  “不管它了,以后再說吧?先修練八卦內功拳要緊?”微微一縱身,便升到5米的高度,也不見他怎樣施展身法,卻只見人影在空中不斷穿颼跳躍,眨眼間又躍進了遠處的河里。
  此時,這片世界剛好替換為綠色,河水的顏色同樣也是綠色。
  李玄浮在水面盤膝而坐,放開身心,目觀鼻,鼻觀心,一邊閉目運氣調息,一邊默念著內功心法:“八卦步大道行,三環九轉內丹功,松靜自然領地氣,萬法歸宗步要清...”。
  不一會兒功夫,在體內雜亂無章內息慢慢變得有規律流動,緩緩地向丹田內匯入,同時丹田里的內息分別向奇經八脈,十二經脈流去,動行了一周天后,便又回歸至丹田,如此周而復反,漸漸得丹田內自息越來越多。
  此刻,李玄全身的肌膚全成綠色,在他周身的一丈以內的河水全都完全沸騰起來,冒出一陣陣深藍色的氣體,集中向李玄飄去,全部鉆入他兩只鼻孔,進入肺部交換,而后變成一絲絲淡綠色的內息,再向各處經脈運行一周天后,便在丹田里儲蓄起來。
  其實這種的練功方法也是李玄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發現的。
  在地球上,修練內功是一個極其艱苦而又枯燥的事,它通過打坐調息吐納,打通全身經脈穴道,把真氣儲蓄到丹田里。少則十幾年如一日方成效,多則幾十年,并且要忍受孤單與寂寞。世上修練內功的人不少,但十幾年修練下來,真正練出成績的卻沒有幾個。
  再說了,現代科技發達,任你武功再高,也抵擋不住高科技的武器,現代的年青人也沒有以前的古人那種吃苦耐勞的精神,這些都直接導致許多內功心法失傳的原因,這也乃至近百年來,武林中根本沒有出現過一流高手。
  李玄修練八卦掌內功心法也整整八年來,也僅在外家功夫上有點成就,但內功方面卻是絲毫沒有進展。他從來沒有想到過,像今天這么清晰感應到丹田的氣息。
  現在,李玄生活就是修練。修練就是生活。只有不斷的修練,才能找到生活樂趣。
  隨著功力的增強,李玄的靈識也在增強。
  近來,總是感覺有人在偷窺自己,但當自己仔細尋找時,卻又怎么也發現不了。特別最近幾天,八卦掌內功大功后,這種感覺愈加顯明。同時,大腦的景像也逐步清楚起來,出現了大致辭輪廓。
  李玄隱約可以看到,那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有山,有水,有樹,有人。
  如此又不知過了多久......
  這次,李玄正盤坐在紅色的河水上空修練,只見底下周身幾丈以內的紅水波濤洶涌,咆哮不已,圍著他逆方向高速向上旋轉。
  過得片刻,向上升起的紅水瞬間就把李玄淹沒,而且越升越高,越來越粗壯,宛如一條矯躍的紅色的巨龍在空中飛舞。猛見一個以李玄為中心的淡紅色旋渦出現了,把河水擋在身體三寸之外。
  期間,有一絲絲深紅色的氣體物質從旋渦中飛到李玄周身的幾個重要穴道。李玄閉眼調息,加強盤旋這幾股異種真氣,按照內功心法運行了三周天便納入了丹田中存儲起來。
  丹田內氣息愈來愈多,愈來愈難于駕馭,最后變得洶涌澎湃,肆意橫行......
  李玄痛得臉部扭曲,渾身發抖,拼命得想要自己停止下來,卻發現身體失控了,自己越是掙扎,納入的異種氣體就愈多。漸漸地,李玄身體又出現了一道道裂縫,內息不但塞滿了整個丹田,竟連各處的經脈也充斥著真氣。
  這些真氣似乎要脹破了身子,破體而出。
  李玄忍不住大吼了一聲,聲音傳遍四野。
  接著,李玄頭部紅色神光不斷閃耀,只覺得大腦一陣“轟轟轟”作響,一股不知是什么氣體自丹田處茲生齊涌至自己大腦深處,如千軍萬馬狂奔,登時大腦像是給幾十把利刃絞割一般。
  痛得李玄雙手抱住頭部,狂拍猛打自己腦袋。不久,再也支撐不住,便從空中掉了下來,又暈了過去......
  待得悠悠醒轉,李玄只覺得腦海中似有異物存在,登時大驚:“這是怎么回事?”當即閉上雙目,小心檢查,豈知這一檢查,讓他驚駭莫名,發現了一件非常極為可怕的事情,只見一股紅色的云團活躍的盤踞大腦里。
  這讓李玄始料未及,猶如青天霹靂。
  過了好一陣,李玄才反應過來,擔憂不已:“大腦里怎么有紅色氣團的?這又是什么東西?對自己有什么影響嗎?”隨即又檢查自己的身體各處的情況。
  不料這一檢查,讓李玄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清晰地看到身體內各個器官的:心臟的跳動、肺部的氣體交換、肝臟運作,小腸大腸吸收等等,及經脈丹田內的真氣的流動。
  這一切是這么清晰,這么清楚,就好像突然多一只眼睛,親眼看到了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等器官的顏色及跳動規律。就好像有一臺最先進的科學儀器,將體內的情況放到大屏幕給你看一樣。
  李玄震驚了,良久沉默無語......
  但很快,李玄的擔憂便給喜悅完全代替:“我竟然能看到自己內臟,這不就是武林人士傳說的內視神功嗎?難道...難道我練成了內視!”隨即欣喜若狂,大禁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未畢!
  猛然間,腦海***現一幅完整的圖畫。
  這幅一直困擾李玄很久的圖像,這時竟然異常清晰的顯現出來。
  李玄大喜,立刻又閉上雙眼,仔細地欣賞。
  這是一幅美麗動畫,更是李玄一直向往的美麗多彩世界,有藍色的天空,有綠色的樹木,有鮮紅的花,有無色的水.......
  李玄完全震憾了:“這...這是一個完整的世界!!”這一切是多么熟悉,跟地球上一模一樣,一股親切的感覺讓他流下淚來。
  只見那圖中的一座高山上,長著一顆神光四射的寶樹,枝頭長滿極像娃娃的果實,仔細觀看這些娃娃果,它們的顏色不一,有紅色,有藍色,有黃色,有綠色,有紫色。雖然是掛在技頭上,卻做出人類才有的表情,有的在哈欠,有的在笑,有的在喜笑......
  李玄不由得大為震驚:“人參果,神話傳說中的人參果?”
  便在此時,突見一道人影一晃,這棵神奇的娃娃樹下忽然出現一位身高不到三尺,衣著古怪的人影。
  寬大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遮住了他的大半個身子,讓人看不清他的模樣,但隱約中可判是一位1歲左右的娃娃。
  當看清這娃娃身上的衣服時,李玄當即氣得五竅生煙,罵道:“媽的,原來是你這個小賊偷了我衣服?害了我苦找好一陣?”然后見那衣服甚大,他穿起來不倫不類,滑稽得很,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沒想到在你這個小家伙做起小偷來神出鬼沒,人倒也有可愛之處!”
  便在這時,娃娃突然一閃,又消失不見了。
  寶樹的下方有一股泉眼正“汩、汩、汩”冒出清澈的水,瀉落到下方的深潭中去。這時突見潭水的水面上的空間一陣動蕩,瞬間就撕開了一道黑口。
  只見那個火娃娃從黑口中虎頭虎腦得探出腦袋四處張望,然后才跳進深潭,在水面行走嬉戲。
  不知何時,火娃娃已脫下穿在身上極不相稱的衣服。全身**,露出了晶瑩剔透通紅的肌膚,藍寶石般的眼睛,綠油油的頭發。
  “這是什么功夫?無視空間約束,直接撕開空間裂口?”李玄驚呆了!
  “紅皮膚,藍眼睛,綠頭發,這...這是什么種族,難道是外星人嗎?咦,是男的還是女的,怎么胯下沒有性別標記的?”當李玄完全看清了娃娃身體后,心中的驚駭不亞于突然聽到一個男人懷孕待產的消息。
  李玄激動不已:“難道他是一個無性別的人種?我發現了新人種!”捺耐不住的好奇,集中精力凝視著他,全身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豈知,正在潭水面上嬉戲的火娃娃身子一震,馬上有了感應,停止玩耍,凌空飛到高空,抬頭遠視,但見他深藍的眼睛突然發出一束耀眼的白光。
  白光勢如破竹,氣貫長虹,在空中劃破了一道長長的裂縫,便直接鉆進縫里消失了。
  “那是什么?”李玄震驚了。
  驚駭火娃娃的神奇能力之余,也甚為奇怪他為何發射這束白光?
  便在此時,李玄突然覺得周邊的空間一陣波動,一股莫大的威勢向自己的大腦壓來,猶如鐵錘般重重擊了一下,腦中的景像立刻被攪地支離破碎,同時也噴出一口鮮血。
  原來,那束白光直接跨越空間,超越閃電的速度向李玄頭部襲去。
  李玄震駭:“好恐怖的力量!好強大的力量!”一種來自靈魂的畏懼,讓李玄恐懼、驚慌、害怕,顫抖,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他究竟是什么人?是神?是妖?還是外星人種?”李玄思緒飛轉,猜測火娃娃的身份,接著又想道:“我便是面對死亡時,也不會出現過這種懼怕的感覺。”
  李玄那里會知道,剛才的攻擊并不是簡簡單單的能量攻擊,而且直接對人體靈魂最深處的攻擊。有些人不畏懼死亡,但在靈魂攻擊面前,他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心底的情緒,不得不畏懼、害怕。
  當然了,李玄也根本不會明白,自己大腦***現的景像是怎么回事?更不會明白,這其實也是一種神術,叫空間影像。它跟現在的衛星千里望眼鏡一樣,能把遠處千里之處的某個地方的所有情況,及時反饋給自己?
  過了許久,李玄才從恐懼中恢復了過來,見自己沒受到什么傷,這才把一顆懸掛的心完全放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