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486 只剩內褲


  伴隨著淡淡的七彩的神光,先是皮膚變為黃色,接著頭發、眼睛變成了黑色,最后竟然容貌也跟著變化,慢慢變成了一個小人版的“李玄”來。
  李玄此時正在低頭沉思,全然沒見到天空中的異像。真不知當他看到天空中的另一個自己時,將會是什么樣的表情?
  “火娃娃”原本是神珠內的三原靈氣所化。
  它通過不斷吞噬吸收消化宇宙的能量,歷經億萬年之久,才最終孕育成一個具有靈性的能量體。“火娃娃”具有諸多神奇的能力,顯化千萬種形狀便是它的其中能力之一。
  “火娃娃”見自己變成另一番模樣,心中甚是喜悅,又玩耍了一陣。
  猛然間,它臉色一變,身體快速恢復回原樣,雙手在空中飛舞劃破了一道黑漆漆的裂縫,直接便了鉆進去,消失在這片綠色的天空下。
  此時,李玄隨手采取了一片葉子細仔觀察,正待撕開葉片,突然間又覺得一陣天暈地轉。
  只見濃濃的藍色霧氣憑空冒了出來,立刻彌漫了整個空間。緊接著天崩地顫,河水洶涌,小草狂舞,一股藍霧涌向天際,另一股則鉆進了地下。這一切的變化都跟上次一模一樣,最后這片天地便換成了藍色。
  李玄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這種異像了,但這次他仍舊看傻眼。
  “哈哈,我猜中了。果真是紅綠藍三種顏色的變化。”李玄愣了一陣,隨后見天空的顏色竟然變成了藍色,驚喜之下,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此時李玄的心情就像是突然攻破了久久解決不下的科學難關,那種興奮、喜悅簡直不可言表。
  高興之余,李玄見手上的綠色葉子已經枯萎,又隨手采擷了一顆帶葉片的藍果實。首先撕開它的葉子,細仔觀察內部組質,驚奇的發現里面的組質也全是藍的,不僅是葉肉是藍色的,就連葉脈也是藍色的,不同的則是顏色深淺不一。
  “真是奇怪?難道這個世界的所有顏色都是統一色調的?不但是表面,連內部組質也是一樣。只怕這個鮮嫩欲滴藍果實也是一樣吧?”
  李玄想著便把果實湊到眼前仔細端詳,見這深藍色的果實有北方的紅棗般大小,晶瑩剔透,淡淡的散發出果實成熟的香味,惹人口饞,心中嘀咕道:“難道這個果實能吃?”立刻扒開果實,豈料果汁隨即便從里面迸濺出來,濺得他左掌全是藍色的果汁。
  李玄見果實竟然沒有一片果肉,里面全是藍色的果汁,一股濃濃的清香撲鼻而來,片刻之間,空氣中到處都彌滿著這種清香。
  聞著這股清香,李玄頓覺精神抖擻,疲勞之感頓時消除。
  李玄暗暗稱奇趣:“什么果實?竟這么神奇。不會是人間常說的仙果吧?”
  抬頭細仔打量四周遍地的果實,隨即又摘取一顆仔細打量,想道:“這果實如此清香,應該很好吃吧。只可惜不知道它有沒有毒素?吃了不會死人?”
  躊躇半分,仍是決定不下,突然想起上幾個世紀前,有人從南美洲帶西紅柿回英國,大家都認為它毒,卻不敢吃。一個畫家最終抵御不住它誘人,冒著中毒致死的危險,壯著膽子吃下了一個,并穿好衣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降臨的故事。
  “難道我也必須跟那個畫家一樣,做第一個吃西紅柿的人?”李玄不禁笑了起來。
  最終抵擋不住誘,想道:“如此馥郁芳香的果實也有毒的話,那么世上的果實就全部都是毒果了。管它呢?吃了再說?”當下用衣袖擦擦果皮,哪知不擦還好,一擦反在果皮下留下一道塵灰。
  原來這片天空之下,不論是到處都是干干凈凈,一塵不染,根本就沒有污塵,反倒是李玄這人渾身上下沾滿了灰塵。
  看著弄臟的果實,李玄也不禁啞笑,隨即又摘下了一顆,張口咬破果皮一口吞進肚子里。
  頓時,只覺得一股暖流沿著食道進入了消化系統,流向五臟六俯,漸漸得又向四肢百骸擴散,流過身體舒暢無比,充滿無窮力量。
  李玄喜道:“果然是好東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果實,竟有這般神奇力量?”
  豈知笑容未畢,忽覺得全身熱血翻滾,滾燙猶如無數火炭流過一般,卻見自己手指,手掌,手臂迅速得變成了藍色。李玄心中大駭,立刻扒開自己的上衣,只見上半身赫然也變成了藍色。
  “我怎么會變成了這個樣子,這...,難道...難道那果實是有毒?”李玄不禁嚇得魂飛膽破。
  突然之間,李玄想起很多,想起人世的一切,想起了與女朋友趙丹妮恩愛的情景,也想起了她的絕情。一時之間,心灰意冷,萬念俱滅。
  “哈哈哈......”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有隱含凄涼之意:“女朋友要我的命,卻沒有死成。沒想到老天爺卻讓我死在這里?不就是死嗎?大丈夫又有何懼!”
  李玄本是一位性格比較豁達開朗,行事做事爽快之人,此時見自己身受“中毒”之苦,不但沒有想辦法施救,反而又摘取了一個果實,哈哈大笑吞進肚子里。一邊吃一邊大笑,一連又吞進了三顆藍果實。
  笑聲還未止歇,李玄這張笑臉突然變成一了恐怖猙獰的藍臉,藍色的臉上暴突出一條條深藍的“血管”,這些血管好似要爆裂開來。
  數股強大的能量在身體各處橫沖直撞,李玄只感得全身漲得痛苦忍受,拼命得用手去抓肌膚,似把這數股桀驁不馴的能量釋放了出來。
  一剎那間,被李玄抓過的地方,肌膚上便留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藍色血痕。額頭上豆大般的藍色汗水涔涔而下,流下的汗珠頃刻間便把白色衣服染成了藍色。
  李玄再先忍受不住,“哇”的一聲大叫,拔腳便跑。
  李玄跑得像風一樣,好似腳底下給人安裝了一臺風火輪,百米遠的距離一下子就沖刺過,而且越跑越快,剎那間,便看不見他的身影,只見一個藍影在草地上疾奔而過。
  那數股橫沖直撞的能量,這時像是找到了泄口一樣,源源不斷地流向李玄的腳底。似有用不完的力氣。也好像不知道累什么的,只知道不繼向前跑。
  李玄早已不能控制自己,雙腳好象不是自己的,一點也不聽使喚,只會加速奔跑,就像是一只發瘋的野豹一般,在這片藍色的大草原上橫沖直撞,風馳電掣地狂奔,越奔越瘋,越瘋就越快。
  倘若有人瞧見他這般奔跑,只怕會嚇魂飛天外,疑為碰到了魔鬼,因為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能跑得如此快的。
  但奇的是,李玄卻發現自己好像很喜歡這種狂瘋的感覺,一點也沒有感覺得不舒服,反是越跑越舒暢,越跑越感覺得有一種奇妙。隨著能量一點點的流逝,這種奇妙愈加明顯,讓他身心飄飄然,甚是舒服。
  不知跑了多久......
  便在此時,李玄感覺腳底涌泉,申脈,丘墟等各處穴位茲生出一股微弱的熱流,走奇經八脈,過十二經脈,向全身經脈流去,流過之處頓感周身舒服不可言語,適才的疼痛即刻便消除。
  最終,這幾股熱流在大腦皮層外圍相互交融合并,轉換為一股淡藍色的微小能量云團,同時便向李玄的大腦涌進。剎那間,伴隨著一種淡淡的藍色神光在李玄的頭頂閃爍。直至這股能量團完全流向大腦深處儲蓄起來,這種神光才消失。
  轟轟轟......
  李玄感覺腦袋被轟炸一般,一陣灼痛,大腦里突然間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奇怪的信息。李玄欲捕捉這些信息時,豈知一讀取,頓時感覺頭暈目眩,大腦一陣抽痛,疼痛得也裂開來似的,再也支持不住,撲通一聲旋即摔倒在草地上。
  ......
  躺在草地上的李玄,只覺得眼皮沉重,再也難已睜開,識意在漸漸消逝,由清晰慢慢地變得模糊起來。李玄想道:“難道我就這樣死去了嗎?”這么想著他更是想放聲哈哈大笑,只是此時嘴巴也不聽使喚,發不出一點聲音。
  就在此時,李玄突然感覺一雙光滑柔嫩的小手在輕輕撫摸自己的頭發,額頭,臉蛋,猶如孩兒時被母親愛撫一般舒服愜意。他轉念又想:“難道我將要去天堂,母親的靈魂也跑過來安撫我了。”
  豈知這個念頭一閃出,卻突然覺得這雙小手變得極不安分起來,在自己身上肆意搜索,掏出身上之物,甚至脫掉自己的褲子。
  “你不是母親,你是惡魔趙丹妮,想搜我身上的帳號和密碼,不能給你,死也不能?”迷暈之中,以為未婚妻仍不放過自己。立刻變得異常憤怒,心中罵道:“直她娘的,老子都要死去見閻王了,你也不放過我,打劫死人財產?”
  李玄極力想站起來反抗,那知方才經過長時間的超體能的快跑,早已超過了四肢的承受能力,此刻卻半分力氣也提不出來。當即氣得鼻孔冒煙,便欲暈了過去。
  ......
  又不知過了多久,李玄這才悠悠醒轉,體能也恢復了不少,站起身向四周瞧去,卻見自己身處在一片綠色天空之下的廣闊草原上。原來的藍色世界不知幾時換成了綠色。登時明白經過一陣時間死去活來的折騰,自己依然沒有死去,不禁作了一番苦笑。
  隨即卻感覺褲檔底下涼颼颼,底頭一瞥,發現身上只穿著一件***,外衣外褲鞋子等全都不翼而飛,不由得勃然大怒,罵道:“***,是那位小賊?竟在老子暈迷時偷褲子?有種給老子站出來?你這個沒褲子穿的人......”
  罵了一陣,見遼闊的草原上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不見其他人影,便覺得無趣,萎頓得坐在草地上,嘀咕道:“他媽的?那人是誰?跑到那里去了?”
  在這廣闊的平草之上,想要躲個小狗都難,更何況是人,接著又想道:“難道他會上天入地不成?怎么一個人影都沒有?”這時他突然發覺全身肌膚的顏色又恢復了原樣,頓時又驚又喜,跳著站了起來:“真奇怪,真奇怪?又變回原樣了。”
  日子就這樣平淡而又無聊中渡過......
  在這個奇異的空間,李玄再也沒有見過那個小偷。日子過得極其艱難而又漫長。漸漸得也他總結出這個空間的一些規律,這里是一個沒有太陽,沒有黑夜,沒有動物,永遠都是單一色調的世界。
  天空下的世界永遠都是同紅綠藍三種顏色交替,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好似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時間概念。好在李玄找到了一種計算時間的方法,那便是紅綠藍每更替一次為一天。
  到現在,這種紅綠藍更替數次已超過三萬次了。
  李玄周而復始做相同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個草原上這種奇異的果實,也不知自己狂跑了有多少萬里路程,只知道吃完這些果實后,自己身子顏色反反復復都在紅綠藍交替改變,大腦就莫名其妙有了此信息,但每次檢查時卻又沒有結果。
  起初,李玄耗不住這種寂寞的日子,好幾次都想自殺了解,但一想到自己好幾次都大難不死,想來必有后福,或許是痛苦與寂寞正是一種磨練。
  此時,身上穿的最后一條***早已經磨爛,全身赤條條的。正是孤獨,寂寞,痛苦這些非人磨煉,卻讓李玄毅志變得堅強,股肉變得很堅韌,身體更加強壯。
  這片草原世界非常遼闊,給人一個永遠走不完,跑不盡的感覺。
  此刻,李玄正舒舒服服的泡在河里,紅色的河水包圍著他,不斷撫摸著他身子,一絲絲淡紅色的物質透過皮膚進了他的經脈。不一會兒,他的整個身子都膨脹發燙起來,如墜入高度的火爐中燒烤一般。
  李玄臉色一變,忍不住“哇”的痛叫一聲,血管瞬間暴突,幾股強大的氣勁便在周身的經脈亂沖亂撞。氣勁似欲沖破出身體,跳出體外,透過李玄周身的皮膚可以看到一股股氣勁在血管里面激烈跳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