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60 法外虛空


  第46o章法外虛空
  “把你自己看得跟世上任何人都一樣,每個人的靈魂都是對等的。”
  這就是佛或神試圖告訴世人的,也是一切哲學思維的最終歸宿——我以為如此。
  說理的重要性在于邏輯,說話的重要性在于知人。沒有什么最高明的話,只有最恰當的適用對象。真正懂道理的人,不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說,而是只說對方能接受的,或你所能給對方最恰當的——這就是知識和學問的差別。
  知識是通過向書本、向別人學到的,但學問是對知識的運用之道,運用之道,會之于心,不能宣之于口,唯各人自悟自用——人生最大的難處就在于沒有樣板!
  我們可以向別人學習,不一定是學他的長處,而是學習對自己最恰當,能學到的東西。做人之道,只能局部觀照,沒法照搬套用。不管你所學的是別人的什么東西,其中的運用之道,一定是你自己的用心。無論是照誰的樣子,最后做出來的只能是你自己。
  最好的你不是任何別人眼中的你,一定是你心靈滿足度最高的自己。至于你用什么去滿足它:金錢、名譽、地位、知識、學問、情感、生活經歷等等,都好。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不止一樣,所有這一切就是人生財富的全部。不是擁有的多,也不是擁有的多好,而是最恰當!
  人生的境界是無限的,沒有固定目標,沒有終點。勉強說的話,不是某一種高境界,而是讓你的心什么地方都能去,在哪都舒服。最高最完美的境界,是沒有境界。
  有點玄虛,似乎不太不好懂。這么說吧:不是搞一個固定的最好的面具,而是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面對任何人,都能具有最好最恰當的心境。
  做個社會屬性的人,不是追求最偉大的作用,而是有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作用。與人相處,不是高高在上,也不是謙卑遜讓,而是讓自己和對方全都身心愉悅。做事,盡其所能;做人,與人為善。做個完美人格屬性的人,就是讓自己的理智、情感全都解脫困惑、并滿足。不是為社會,不是為他人,是為自己。
  我所表達出來的,只是我個人的感悟。是心愿,不是境界。世上人,千千萬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自己的人生套路。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了眾生本來皆平等。
  明白了這個,就明白了佛和神們,他們想告訴世人的也不過就是:世上沒有神,找到了你自己,你就是自己的神。眾生平等,萬法歸一,萬物齊同,我們所處的世界就是人間的地獄和天堂。
  作為一種哲學思維,這只能是少數人才有的悟性。但人類的本性每個人都需要一個靈魂的歸宿,不得已,佛和神們,以假代真,為了讓眾生相信世上沒有神,自己先做了神——沒有凌駕于萬世的光芒,就不能令眾生信服。
  然后他們造了一個連小孩子也不一定會信服的謊言:地獄和天堂!因為每個人都需要靈魂的歸宿。有些人自己能夠找到,更多的人只能祈求救世主,于是佛和神們,就做了救世主——為了眾生所需。
  但佛和神們既不能使人進天堂也不能遣人下地獄。對想上天堂的人們,基督把自己釘在了十字架上,而佛自己去了地獄——只要有人在地獄承受人間最深的苦難、在人世間承受最大的羞辱,凡夫俗子們自然就如同身在天堂!這就是神和佛的大善大愛!大智大巧,大真大偽!
  還有一部分該下地獄的惡人,沒辦法,神只好讓他們懺悔。而佛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這世上的一切苦難、悖謬、天災**,全是人世的本來。人類注定跟動物一樣,自生自滅,但他們更不安全,自我擾攘,自我毀滅……人類注定要走過宗教的漫長隧道,靈魂需要拯救,拯救之道就是讓人們相信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人只能靠自己。但不知道我們還要經過多少漫長的歲月。
  在此之前,神要讓他們安全抵達,必須保持社會要有秩序,而宗教是規范人們行為最有效的途徑。這就是智與善最大的魔術!”
  李玄沉yín著說道,這會兒對于趙丹妮,他的心中有了認同感,所以也說得比較詳細。
  而趙丹妮在這里聽著的時候,臉色也呈現出了大徹大悟的表情,整個人似乎變得更加的明悟了。
  在這個情況下,李玄自己心中反而有所徹悟。
  看著曾經的自己,他似乎有種覺悟。
  是啊,大概只有這樣的心,才能有一種真正的破碎虛空的能耐吧!李玄心中對于當初的自己,反而多了幾分贊賞,他沒有想到,曾經的他,也是這樣一個‘德高望重’的人,而現在,似乎,活回去了?
  這感覺,有些怪異。
  不過這個環境又在瞬間生了變化,再次的呈現出一個和尚和一個美麗女子的場景來。
  又是那個燃著香爐的茶房,房間里,和尚靜坐,而那少女認真的聆聽著。
  仔細的看,那少女,可不正是趙丹妮!
  李玄逐漸的沉浸到這個環境之中,然后,他似乎再次的來到了這樣的一個場景之中。
  不過這一次,他似乎變得更加的清晰明了了,而清晰明了之后,李玄現,這個和尚,其實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人,但是這個人,似乎和趙丹妮的關系也匪淺,而且,這并不是古代,而是在現代社會的一個古寺院之中……
  似乎這瞬間,李玄忽然明悟懂得了很多東西一樣。
  “佛法里面講的‘心現識變’,‘一切法從心想生’,這是世尊為我們解釋宇宙的真相,一切法確確實實從心想生。佛講的這些原理原則,我們都很熟悉,許多人不但聽得耳熟,都能說。雖然都能說,這里面真正的含義實在講很模糊,并不清楚,如果要是清楚,你的境界就提升了,你就有可能過佛菩薩的生活,那就是我們一般常說的凡入圣。我們不了凡、入不了圣,就是對于佛這些原理原則,最精要的開示模糊,真正的意思不清楚。縱然古大德在批注里頭說得很詳細,畢竟不是我們親身經歷的,于是疑信參半;不能說不信,也不能說完全相信。因此,真實的受用我們得不到。
  最近江本勝博士(我想,他也是偶然的機緣)觀察水的結晶,他觀察了九年,現水能聽、能看、能懂人的意思。人有善意傳遞給它,它的反應結晶非常美;以不善的念頭傳遞給它,它的結晶就非常難看,屢試不爽,證明它確實有這個能力。這樁事情大概是三個月前,幾位師弟在網絡上得到這個訊息,下載下來給我看,我看了之后很歡喜。為什么?佛在經上講的這樁事情,就是‘一切法從心想生’,‘唯心所現,唯識所變’。
  科學證明了,使我們的信心自然就提升了,知道這個事情是真的。但是不僅是水,佛在《楞嚴》里面講得很清楚、很明白,諸法所生,諸法是一切法,包括虛空。虛空從哪來的?好像從來沒有人懷疑過,虛空從哪來的。世界從哪里來的?我們講的星球,我們住的這個地球從哪來的,太陽系從哪來的,銀河系從哪來的?比銀河系更大的星系,佛經上講的三千大千世界。黃念祖老居士告訴我們,一個銀河系是佛經上講的一個單位世界。換句話說,一千個銀河系是一個小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是一個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是一個大千世界,這是一尊佛的教化區。這一個大千世界,因為它有三個千,小千、中千、大千,所以佛法里面常常講三千大千世界。諸位要曉得,三千大千世界是一個大千世界,并不是說三千個。這是一尊佛的教化區,這就是一個大的世界。這個大世界里頭多少銀河系?照這樣算法,一千乘一千再乘一千,十億。十億個銀河系這是一個大世界,它從哪來的?這個世界還不算大,我們讀了《華嚴》就曉得,還有比這個更大的,更大的是華藏世界。佛在經上講像華藏世界這樣的大世界,在宇宙當中不知道有多少!它從哪來的?這大講到世界,小講到微塵,微塵是我們rou眼看不見的物質。現在用顯微鏡確實看到不少微觀世界,看到原子,看到電子,看到粒子,粒子還可以分,科學家稱為夸克。佛法里面講微塵,微塵有色聚極微、有極微之微,這個東西從哪來的?極微之微那么小的微塵里面有世界,這是《華嚴經》上告訴我們的。世界有多大?跟外面的世界一樣大,這個不可思議。而且經上告訴我們,普賢菩薩能入微塵里面的世界。微塵世界里面又有微塵,那個微塵里頭又有世界,佛跟我們講,世界是重重無盡,這個現在科學沒有現。科學現了微塵,不知道微塵里頭有世界,希望科學再進步,慢慢把這些佛所講的統統都證實出來。
  近代的科學家從數學里面推算,鐘茂森居士給我們做了一次報告,這是科學最新現的。他給我們講了三個問題,跟佛經上講的都相應。第一個講時間跟空間。在某一種狀況之下,時間跟空間沒有了。空間沒有了,就是沒有遠近。西方極樂世界距離我們這里有十萬億佛國土,極樂世界在哪里?就在面前,這就空間沒有了。時間沒有了是什么?過去未來都在現在,你都能看到。現在從數學里面,在理論上找到了,但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看到這樣的事實;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時間空間不是真的。這樁事情在佛法三千年前,佛就講得很清楚,佛說時間、空間是假的,不是真的。在《百法》里面分類排列,它排在不相應行法,二十四個不相應行法里面有時間跟空間。什么叫不相應行法?用現在的話來說它是一個chou象的概念,它不是事實,這是用現代人的術語來解釋。其實這個說法只說到皮mao,真正的意思,科學家證明,確實在某一種狀況之下,時間跟空間等于零。在什么地方這個境界能現前?西方極樂世界、華藏世界;換句話說,這在佛法里叫一真法界。一真法界里面沒有遠近,遠近是一不是二;沒有先后,先后是時間,有前有后,沒有先后。
  這在大乘經上佛講得很清楚。這是一個現。第二個現,無中生有。‘有’從哪里來的?有從無中來的。從前總認為無中不能生有,無怎么會生有?現在知道無能生有,有還能歸無。這個事情《般若經》上講得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空就是無,色就是有,空有不二,這科學也證明了,剛剛現而已。第三個就是講宇宙的起源,宇宙從哪里來的?早些科學家認為宇宙是大爆炸,現在宇宙還在不斷的膨脹。近代科學家有一個新的現,宇宙是非常非常小的物質,突然之間變現出來的,‘一時頓現’。這跟佛經上講的完全相同,真的一時頓現。
  那天鐘居士來看我,我就問他什么時候一時頓現?你這個一時,這一時是什么時候?說不出來,科學家沒說過。佛說過了,佛說的是真實的,什么時候一時頓現?就是現前。所以我舉個例子,他從例子當中能夠稍稍體會到一些。好像我們放電影,對于電影大家都很熟悉,放電影。那個電影片子是一張一張,就像幻燈片一樣一張一張的,連續的。放映機就跟幻燈一樣,鏡頭一打開,這一張幻燈片照在銀幕上,那不是一時頓現嗎?這個才現,馬上就關掉,再打開,第二張出來了。第二張再關掉,消失了,第三張出來了。我們在銀幕上看到的那個動作是相續相,絕對沒有一個相是相同的。它放的度一秒鐘二十四張,一時頓現!沒有先后。所以佛在《金剛經》上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那你就聰明了,你真的覺悟了,你曉得宇宙是什么。一時頓現!《楞嚴經》上說得很好,‘當處出生’,你看鏡頭一打開照在銀幕上,不是當處出生嗎?立刻把鏡頭關起來,‘隨處滅盡’。這一開立刻就關了,‘當處出生,隨處滅盡’,度太快了!電影院銀幕上一秒鐘二十四張,就是二十四個生滅;鏡頭打開‘生’,關起來就‘滅’。二十四次生滅就把我們搞mí糊了,我們就以為那是真的,完全被欺騙了。我們現在眼前的這個現象是多么快的度?《仁王經》上給我們講,一彈指六十剎那,這一彈指的六十分之一叫一剎那,一剎那里面有九百生滅;換句話說,它的鏡頭一剎那開關九百次。我們彈得快的時候,一秒鐘可以彈四次,四乘六十再乘九百,多少次?一秒鐘二十一萬六千次。你看看電影一秒鐘是二十四次,佛告訴我們現在現前這個現象,一秒鐘是二十一萬六千次的生滅,你怎么會知道是假的?你以為是真的。一秒鐘二十一萬六千次的‘當處出生,隨處滅盡’,所以一時頓現,在一秒鐘里面就有二十一萬六千次的一時頓現,真相!
  我在講經的時候我跟大家說,釋迦牟尼佛講這個度,是方便說,《仁王經》上講的是方便說,不是真實說,真實說比這個度還快。我講《華嚴》的時候講過,就是這樁事情我記得好像講了六個小時還是七個小時,在新加坡講的。我不是用彈指、剎那,不是用這個**,我用光的度**。你講總得有個依據,大家才能夠相信。光的度一秒鐘三十萬公里,光走一公里多少時間?這就很清楚了,三十萬分之一秒,光走一公里,不止二十一萬六千分之一秒,過了!光走一公尺是多少時間?光走一公分是多少時間?光走一公厘是多少時間?光走一公厘的十分之一,一公厘的百分之一,一公厘的千分之一;所以,實際上生滅的度是億萬分之一秒。所以,一般佛講mí人,mí失了自性。這是自性里面的性德,自性里頭的真相,mí了,不知道,以為是真的。所以,佛才老老實實、真真切切告訴我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萬法皆空,告訴你,因果不空。麻煩就在這一點,因果為什么不空?因果轉變不空,因轉變成果,果又轉變成因,永遠在轉變,它不會消滅的。所以一定要懂得佛講一切法不生不滅,但是它轉變,轉變不空、循環不空、相續不空,這就帶來麻煩。如果你mí在這個境界里頭,你就有苦受了。mí在這個里頭,六道從哪來的?是你心想生的,你不善的念頭生的,變出來的六道,本來沒有。一真法界里頭沒有。十法界從哪里來的?也是你妄想變出來的,一切法從心想生;不是別人變給你受的,你自己自作自受!與人不相干。
  所有一切人是你自己變現的,不是從外來的。就跟作夢一樣,夢里夢到許許多多的人,都是從哪里來的?決不是許許多多的人跑到你夢里頭去的,是你自心變現出來的。現實的世界亦復如是,你知道嗎?覺悟的人跟mí惑的人大大不相同。覺悟的人是什么?覺悟的人不造業,mí人沒有不造業的。業,造業造得再多,佛把它分成三大類,惡業、善業、無記業。‘無記’就是說不上善惡,但是無記是無明,不能了生死,不能出三界,不能開悟,不能明心見性。世出世間事,只有佛菩薩講得清楚、講得明白。我們這一生有幸能夠遇到佛法,能夠遇到凈宗,莫大之幸,無比的福報。這個幸運、福報怎么說?你遇到之后能夠相信,你能夠理解,你能夠依教奉行,你這一生當中永脫輪回,真的凡入圣。你不了凡,入不了圣,脫離不了輪回,原因在哪里?你對這個事實真相沒搞清楚,沒有真懂!難在這個地方。所以釋迦牟尼佛當年示現在世,示現成道,三十歲。成道之后開始講經說法,示現成道就是示現對于宇宙的真相徹底明白了,萬緣放下!明了的樣子肯定是放下,放不下的沒明白。明白決定放下,明了之后,看宇宙之間萬事萬物是自己。所以那個慈悲心,佛法里面叫‘同體大悲,無緣大慈’,同體是宇宙所有一切就是我!就跟作夢一樣,在夢里忽然覺悟了,我現在在作夢,夢里所有一切人是我變的;夢里面山河大地一切萬物都是我,除了我之外絕對沒有第二個。這個時候的愛心能愛一切眾生,能愛天地萬物,為什么?是自己不是別人。同體大悲心!無緣大慈,這個慈愛(無緣是沒有條件的)不附帶任何條件,這是真正覺悟的人。在中國,過去宗門教下常講的大徹大悟,大徹大悟一定是這個樣子。如果大慈悲心沒有現前,他沒有悟。真正悟入境界,這個大慈悲心是自性里頭自自然然流出來的,你沒有加一點意思,也沒有一絲毫勉強,自然的流露。哪里會有一點點惡的念頭?儒家講的‘人之初,性本善’,講得不錯!人性確實是善的,本來是善的,為什么變成不善,mí了才不善。覺悟了,他本性露出來了,mí的時候不是本性,是習性。
  習性怎么講?習氣。習氣里面就有善惡,又何況無量劫來他染的這些,實在講染惡習氣染得多,善的習氣染得少。這個在《百法》里面諸位就看到了,善的心所只有十一個,不善的心所有二十六個。這個善心所、不善心所從哪里來的?無量劫來染上的,這叫習氣,習性,不是本性。佛看一切眾生的本性,所以一切眾生都是佛,一切眾生本善,一切眾生都是因心成體。《楞嚴經》上這一段話,‘諸法所生,唯心所現,一切因果,世界微塵,因心成體’。它的體是什么?體是真性,是真如本性。真如本性沒有相,它不是物質,我們不得已說它作空。但是這個空是活的,不是死的,空“靈”。這個空里面有真實智慧、無量智慧,有德能,能現相。它的德能是什么?德能是“靈知”,大乘經上佛講的見聞覺知;見聞覺知是心,不是六根。六根是屬于相分,但是這個相分是從性體變出來的,性體有見聞覺知,它變出來的相當然有見聞覺知。水,這是一個現相,這是心變的,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不管怎么變,自性不會變,不生不滅,不一不異,不來不去,不垢不凈,非有非無,這是真心,這是自性。所以自性(我們今天講的是它的性質),它的性質永遠不會變,它的性質就是它能見、能聽、能覺、能知。現在水被你們現了,所有一切物質統統都是這樣的。我們身體每個細胞,每個細胞都有見聞覺知,這現在人沒有現!你要以善意對待它,你這個身體的見聞覺知就非常好,mao細孔都快樂,樂起來了,你身體健康愉快!你要是有負面的思想,憂慮、牽掛或者憤怒,傷身體!為什么?你每個細胞都犯愁,你身體就不健康。這個事情現在科學沒有現,科學沒有現,澳洲土著現。
  前幾年有位同學送一本書給我,叫《曠野的聲音》,我看了之后,里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治病,土著治病。有一個土人走路不小心掉到懸崖下面去,二十六公尺掉下去。幸虧底下有棵樹把他擋住了,沒有滑到山下,但是已經二十六公尺。骨頭跌斷了,同伴好不容易下去把他救上來。救上來之后,看他流的血,斷的骨頭露在外面有一、兩寸,非常嚴重。他讓這個人躺在地上,土人的醫生給他按摩。按摩的手是他在rou體傷口的上面,不是碰到傷口,距離還很遠,這樣給他按。一面按摩一面唱歌給他聽,旁邊的美國醫生問他,這是什么意思,問他是什么意思?他說他摔下去之后,腿部這些細胞受了驚嚇,它嚇到了。我們現在幫助它恢復,叫它不要害怕,在安慰它。這種按摩的方式,唱歌給它聽是安慰它,告訴它恢復原來的狀況,不要害怕。大概是一個多小時之后,骨頭自然就縮進去了。縮進去之后,醫生把他的傷口合起來,你看他也沒有消毒,他也沒有yao物。土著通常也帶急救的東西,他有一個竹筒,這竹筒里頭放些什么東西不知道,一些草yao,采的草yao。他把草yao拿一些出來之后,好像流的汁一樣,給他抹在傷口上。到第二天,他完全恢復正常了,一樣跟大家走路,他看了簡直是驚訝,這是奇跡!
  現在西方這樣的科學技術做不到!那么嚴重的傷,第二天他就跟著大家一起去玩去了,若無其事。過了五、六天,他那個傷痕有一點疤統統掉了。手根本沒有碰到他傷的地方,安慰,就是每一個細胞都是活的,安慰它、勸導它,不要害怕,恢復正常。合作,它就恢復正常。這些土人對于現代的科學技術、醫yao從來沒有學過,他一無所知。他懂得一個什么道理?每個細胞都是活的!在受到傷害的時候,它受到驚嚇。這一驚嚇的時候,它就不正常,人會感覺得不舒服。只要它恢復正常,一切就平安無事了。他懂得事實真相,每個細胞都有見聞覺知,每一根汗mao都有見聞覺知。所以希望你們用科學的方法去觀察、證實,日常生活當中許多問題都迎刃而解,哪有那么麻煩!生活之中的那些病毒從哪來的?幾個月前人家問我,我就告訴他從貪瞋癡來的,貪瞋癡是什么?貪瞋癡,佛法叫三毒。這個細菌本來不帶毒,是我們傳染給它的。我們的貪瞋癡傳給它,它就變成有毒,它再傳給我們就傷害我們了。我們又搞錯了,以更毒的念頭對它,我們要把這個細菌消滅,要把這個細菌殺死。它接受這個訊息,它馬上就變種,變得更毒,這雙方jiao戰!不能用這個方法,用和平、用愛心,它的毒就化解、就沒有了。
  所以佛法里頭總解決的一些問題,一切法從心想生,看你怎么想法。你是善的一面、正面的,所有一切萬事萬法,包括這些細菌都是善的,都是正面的。你要用負面的,所有一切萬法都變成負面的。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從心想生!所以你真正明白這個道理,一個人在一生永遠要保持善意,這是世尊在《十善業道經》上告訴我們的。他說“菩薩有一法,能離一切世間苦”,病是苦!
  ‘菩薩有一法,能離一切世間苦’,我當時看到這一句話,眼睛就亮了,這還得了!能離一切世間苦。那什么法?下面佛說出來了,‘常念善法’,心善;‘思惟善法’,思想善;‘觀察善法’,行為善。心善、意善(思想善就是意善)、行善,無有一樣不善,一切苦你都沒有了。佛這個法子教人,從初學到等覺菩薩,這是佛教眾生的總綱領、總原則。教初學,初學的標準是十善,教我們常念十善,思惟十善,觀察十善,“不容亳分不善夾雜”,這句話非常重要!我們修學為什么得不到好的效果,自己理想當中的效果為什么得不到?理由很簡單,你在修行時候,你里面夾雜著不善,所以這個效果你就不容易得到。佛講得很清楚,‘不容毫分不善夾雜’,你不但是毫分,你是大量的不善夾雜在里頭,所以收不到預期效果,道理在此地。我們懂得了,從哪里下手?從最粗的下手。負面的是不善,殺生、偷盜、邪yín、妄語、兩舌、綺語、惡口、貪瞋癡這是負面的;負面給你帶來無量無邊的災難、禍患!
  正面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yín,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不貪不瞋不癡,正面的;正面給你帶來的是吉祥、幸福。所以吉兇禍福從哪里來的?不是從外來的,都是從你自己的心想生。你不了解事實真相,你的行為在做助緣,把所生的隨著自己的意思在擴大,那這個東西有得受了。十善修好了慢慢再提升,實在講提升是修大圓滿,十善業道修到究竟圓滿就成佛了,那就是佛陀。我們看到許多佛像,看畫的佛像。畫的佛像我們看佛的頭上都有圓光,圓光頂上寫了三個字,那三個字是什么?就是十善。這三個字有用中文寫,中文寫的不多,用梵文寫的比較多,有用藏文寫的。哪一種文字都沒有關系,它的音‘唵阿吽’。我最初學佛跟章嘉大師,我請章嘉大師送我幾個字給我留了作紀念,他就寫這三個字‘唵阿吽’。他用藏文寫的,告訴我‘唵’是身體,身的三業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yín。‘阿’是口,口有四個業,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吽’是意,意就是不貪不瞋不癡。于是我這才曉得十善修圓滿了是佛,佛光頂上有這三個字,這是差不多一般畫的佛像上你都看到。由此可知,十善業道,這是佛的根本法,軸心之佛法,從初心到如來地。難怪《十善業道經》上告訴菩薩,‘能離一切世間苦’,十善業道。又何況這十善業道的果報不得了,不殺是無畏布施,果報是健康長壽。不盜大富。不yín端莊,身體莊嚴,我們看到經上講的紫磨真金色身,身有無量相,相有無量好,從哪來的?是你修來的。每一條都有無比殊勝的果報,世間人不懂,他不肯修。他要做負面的,負面帶來苦報那就難說了,太苦了,三途地獄。
  現在,時間到了。”
  那個和尚詳細的說著,趙丹妮完全的沉浸在這其中。
  虛空之處,李玄默默的聽著,不過,當他若有所悟的看向那個和尚的時候,那個和尚似乎也有所感應的朝著虛空看了一眼,李玄心中微微一驚,頓時清醒了過來,然后脫離了這種感悟。
  這個時候,整個天地間忽然轟隆一聲響了起來。
  天空變得朦朧,精絕古城之中頓時電閃雷鳴,大雨傾盆,大地沉默……
  雨中,巨大的廣場之中,絲絲能量回dang在這個廣場之中.隨著時間的流失,那絲絲能量正漸漸的增強增大.絲絲血紅色的光芒開始飄dang在在這個偌大的廣場之中.
  廣場上的那些雕像,只要一碰到這血紅色的能量之光都會瞬間枯萎溶解開來!虛空之中生存著的魂獸們好象知道這血紅色光芒的危害性,都開始成群成對的走出dong穴開始想廣場之外奔跑而去.明顯的,那些預知能力強的,度快的幸運的已逃脫了那血紅色能量所在的威脅范圍之內.而那預知能力差的,度慢的卻沒有那么幸運逃脫著血紅色能量的威脅.
  那些沒有逃脫的動物全都被這廣場之中那濃烈強大的血紅能量所吞噬,湮沒.怪叫,嘶吼,絕望的吼叫之聲不斷的從著巨大的廣場之中穿透出來.
  那些已逃離了巨大廣場的魂獸們雖然已沒有了生命的威脅了.可是,它們找聽到那廣場中那撕裂和絕望的吼叫之聲后都開始聚集在巨大的廣場之外,回應著廣場之中的那些同伴們一樣,嘶裂的吼叫著.他們這吼叫之聲幾乎和被那血紅色光芒所吞噬了的魂獸們的嘶吼之聲沒有什么兩樣.都是痛苦與絕望,其中還夾雜著一絲不甘.
  更有的是,一些魂獸看著自己的同伴被那血紅色的能量之光所吞噬、湮沒,不顧那血紅色能量光芒所給自己帶來的生命威脅而沖了進去,從進了那布滿了血紅色能量的廣場之中,湮沒在了那血紅色光芒之中,無聲無息……
  嘶吼,陣陣凄慘的無聲的吼叫之聲不斷回dang在這巨大的廣場之中……
  血腥、死氣、嘶吼、湮沒、痛苦、不甘,以至于絕望充斥著這個巨大的廣場,天亦無情人有情,同樣的,魂獸與人一樣,都是天地所蘊生出來的,所以,它們所蘊涵的情感是絕對不會比人類少的……
  巨大的廣場之中,血紅色能量光芒的源之地.陣陣振幅不斷的血紅能量不斷的從這巨大的廣場盡頭擴散開來.這原本是一片死寂卻顯得栩栩如生的巨大廣場,可在這血紅的能量的作用之下早已變成了一片死寂、血腥的氣息了。
  “轟!”
  這時,一聲巨大的爆炸之聲從那血紅色能量光芒所散出來的源泉之處爆出來,驀的,一道巨大的血紅色光芒猛的沖天而起,直沖向九霄之外。
  隨后,當李玄和方云方娜娜等人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的時候,李玄才隱約的感覺到,這其中一定有些蹊蹺,看樣子,就算是沒有他的幫助,趙丹妮脫困也勢在必行了。
  她,竟然以分身意志進入了現代社會去取經,去尋求天道——很明顯,她深知古武飛升者的強大,所以在這個方面,她確實很明白該怎么去拯救自己。
  “呼~~‘
  一股浩大的勁氣席卷了天地,這個時候,天地間籠罩著一股股白色的云霧般的能量,那種血光沖淡了黑暗和那種壓抑與死寂,呈現出了一片色彩的天地。
  明顯的,精絕古城,似乎,復活了。
  這一點,偏離了李玄意志的初衷,如果趙丹妮復活,神國的歸屬權,將不再屬于他,那么這一切可能會功虧一簣,但是李玄卻沒什么惋惜的,似乎再次歷經前世的一幕讓他看明白也想明白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