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58 皆有注定


  第458章皆有注定
  李玄對于這一點非常自信,所以他已經無所畏懼!
  要解開封禁,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情況,足以使得李玄耗費很大的意志威能。
  李玄在這方面自然也不會吝嗇,他既然有所決定,自然不會放棄,也不會舍不得一些信仰之力,所以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李玄便動了推衍衍算的心思。
  在解封之前,那曾經的一幕經歷,他是必須要了解的!
  也就是說,就如同血碑推衍一般,這個時候,關系新的神國主權問題,李玄也不會大意。
  因此,站在這個城池之中,李玄看了看身邊的方娜娜和方云,當下嚴肅的道:“方云,對于這個地方,我考慮使用一種特殊陣法,看看能不能打開封印,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倒是不擔心其它,而是你們的安危問題,所以你們最好是退后百米方圓,然后找尋一處地方先安頓下來,稍等一段時間,如何?”
  李玄語氣很平靜的說道,當然,語氣之中也有幾分商量的意思在里面。
  畢竟心中接納了這方云方娜娜和器靈靈兒,李玄也就會尊重這三人的選擇。
  “嗯,大師,你放心,我們都聽你的。”
  方云二話不說,豪爽的答應了,然后帶著方娜娜后退了一定的距離,隨后默默的注意著四周,看樣子是打算給李玄護法。
  見狀,李玄微微點頭,然后在這個廣場的一個邊緣之地端坐了下來。
  遠處,是那個女子身體破碎似乎瀕臨死亡的雕像,四周,是涌動著的吶喊著祈福著的人群。
  李玄在這樣的古城之中,逐漸的融合到他所感悟的天道之中。
  曾經,有血碑的幫助,可以對某些情況進行簡單的推衍,而現在沒有血碑鎮魂碑,有的只是對時間法則、空間法則那一絲的頓悟。
  而那一絲頓悟,究竟能不能推衍出什么來,李玄自己也毫無把握。
  觀想宇宙,進入無色無空、無法無念的狀態之后,李玄似乎也逐漸的滲透進入了這個神國的核心,隨后,仿佛時光荏苒,滄海桑田,他就好像是回到了過去或者是來到了未來一樣,這種時光穿梭改變的感覺,似乎有些奇妙。
  那并不是一處大殿,也不是一處古堡,而只是一處靜齋,在靜齋之中,他端坐著,而他的身邊,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女人。
  這個女人,正站在他的身邊不遠,似乎在呢喃著什么。
  場景似乎逐漸的真切的起來,房間里的古色古香的環境讓人有種深深的皈依的感覺,桌子旁邊,是一個茶爐,爐子里的水已經快開了,發出“呼呼呼”的響聲,一股股白色的熱氣沸騰著從爐子上飛出。
  而桌子旁的美麗女子,拿著絹帛,輕輕的念叨著:
  悟道休言天命,
  修行勿取真經。
  一悲一喜一枯榮,
  哪個前生注定?
  袈裟本無清凈,
  紅塵不染性空。
  幽幽古剎千年鐘,
  都是癡人說夢。
  ……
  “大師,這便是晚輩拙見。晚輩認為,所謂真經,就是能夠達到寂空涅碦的究竟法門,可悟不可修。修為成佛,在求。悟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覺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不落惡果者有信無證,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滅。不昧因果者無住而住,無欲無不欲,無戒無不戒,如是涅碦。
  佛乃覺性,非人,人人都有覺性不等于覺性就是人。人相可壞,覺性無生無滅,即覺即顯,即障即塵蔽,無障不顯,了障涅碦。覺行圓滿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圓滿即止,即非無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彌陀佛。佛法無量即覺行無量,無圓無不圓,無滿無不滿,亦無是名究竟圓滿。晚輩個人以為,佛教以次第而分,從精深處說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來不可思議,即非文化。從淺義處說是導人向善的教義,善惡本有人相、我相、眾生相,即是文化。從眾生處說是以貪制貪、以幻制幻的善巧,雖不滅敗壞下流,卻無礙撫慰靈魂的慈悲。”
  “呵呵,以貧僧看來,施主已經踩到得道的門檻了,離得道只差一步,進則凈土,退則凡塵,只是這一步難如登天。”
  李玄淡然說道,這一刻,他似乎有很多的感悟忽然間明朗了起來,對于一些天道地道人道,似乎也看的非常的透徹。
  那是一種真正的洞明的感覺。
  當下,在那美麗女子不解之中,他拿出桌上的筆墨,醮上墨汁,大筆揮灑,書寫出四行文字:
  悟道方知天命
  修行務取真經
  一生一滅一枯榮
  皆有因緣注定
  寫完之后李玄放下筆,說道:“此‘天’非彼‘天’,非眾生無明之天,亦非眾生無明之命,此乃道天,因果不虛,故而改字‘方知’。修行不落惡果雖有信無證,卻已無證有覺,已然是進步。能讓迷者進步的經即是真經,真經即須務取。悲喜如是本無分別,當來則來,當去則去,皆有因緣注定,隨心、隨力、隨緣。”
  李玄信手把原句的“休言”改成了“方知”,把原句的“勿”改成了“務”,把原句的“悲、喜”改成了“生、滅”,把原句的“哪個前生”改成了“皆有因緣”。九個字的改動,理雖同是,而意思、意境、意氣卻全然不同,即滅嗔怒、我慢,直指究竟。
  而那女子似乎陷入了呆滯之中。
  這個場景在這片刻定格了一下,然后一切恍惚了起來,隨后,場景變化,下一刻,在豪華的現代都市里,李玄正在和一個美麗的帶著明亮的玻璃眼鏡的少女講述著什么。
  李玄忽然記起,這是他作為野獸武帝出山之后,一路穿行,作為普通人生活在默默無聞的小地方的時候的一個生活片段。那一次,他救好了一個善良的少女,那個少女似乎對于哲學和人生方面的知識非常的喜歡和熱愛,而李玄記得這個女子的原因在于,這個女子很東方古典化,但是卻有一個很西方式的名字——趙丹妮。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