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28 黑馬


  物極必反,他自己的形意拳法則之路,還需要在不斷的磨練摸索之中前進。
  至于說楊乾元喜兒這些小角色,也只是小角色而已!
  對于楊乾這般輕浮的挑釁,李玄并沒有放在心上。
  真正有實力的人,往往反而比較穩重,只有一些有些實力但是實力又并不如何的人,才會如此的飛揚跋扈。
  在這樣的世界,雖然不朽境便是已經絕對頂級的強者范疇,但是李玄同樣的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即便是此刻在同齡人之中,李玄的實力絕對可以算得上是已經很不錯的了,但是李玄卻沒有半點的驕傲的心態。
  他的心態擺得很低,然后默默的看著這個世界的一切,默默的努力修煉著。
  楊乾的話,使得旁邊的一些洞虛境二重的門下弟子對他多多留意了幾眼,不過,這些人也僅僅只是打量了楊乾一眼便收回了他們自己的目光。
  而那個叫做亞娜的女子,看向楊乾的一眼之中,同樣的包含了深深的不屑。
  只是,她目光冷淡,這種意味包含其中,卻無法讓人發現。
  楊乾被這么多人的目光打量,很是自傲的抬了抬頭,似乎對于自己的話,很是滿意一樣。
  對于身邊發生的這一切,李玄沒有任何在意,別人如何看,其實并不關他的事,他已經沒有少年年少氣盛的那種浮躁,有的只是冷靜和清醒。
  而對于這種只是將實力體現在嘴巴上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比斗的場臺上將他們狠狠的打敗!
  只有這樣,才是給與他們最為有力而致命的打擊!
  李玄心中沉吟著,許久,當身體的舒適的感覺達到了極點的時候,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然后,渾身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清爽的感覺。
  每一次的修煉,李玄總是感覺到自己有了不少的進步。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體承受了太多的能量的原因為改變了內部的資質,還是因為本身的多次的蛻變和丹田太陽系的強大。不過,不管是哪一點,能有進步,這對于李玄而言,便是最好的消息了。
  李玄心中也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一旦一個人能感受到明顯的進步,那么這個進步,就已經有些驚人了!
  因為一些小小的進步,自然是無法將這點體現到自己的感受之中的。
  ……
  “吼~~~”
  遠處的戰斗場臺上忽然傳來了一聲暴喝,然后一個人影渾身浴血的猛的倒飛了出來,他的手臂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的飛射向了遠處。
  血肉模糊的胳膊和森然的白骨,在空中化作一道刺眼的紅光。
  另外一邊,那人的身體倒飛了很遠,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場臺之下的青灰色的堅硬如鋼的石面上。
  “嘭--”
  沉悶的撞擊聲,使得整個地面狠狠的顫栗了一下,那人口中一口血水如同血箭一般射出,飛出三米多高,似乎連腸子都從口中噴了出來。
  見到這般場面,李玄的心猛的一驚,他的眼睛如同野獸一般陡然睜大,定定的看著臺上那個面容冷厲而有些陰狠到變態的男子。
  這個男子,李玄認識,名為宋子峰!乃是洞虛境四重的門下弟子!
  而被擊敗的,則是洞虛境三重的一名實力頗為不俗的門下弟子!
  這一場比試,幾乎都沒有持續到三十秒鐘,對手便如此凄慘,可見這宋子峰,實力的確非常不一般!
  場中幾乎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后,臉色都變了變,雖然那早已經習慣了這種打打殺殺的過程的激烈,但是這一次這般的,卻見的并不多。
  這般,所有人在看向宋子峰的時候,難免臉上帶著幾分懼色,眼神也都有些飄忽不定起來。
  接下來,李玄又仔細的觀看了九場很是精彩的戰斗,這九場戰斗,李玄自然讓丹田九大意志全程的記錄了下來,然后仔細的以作修煉參考分析。
  這種打斗,敵人如何出招,對方如何閃避,李玄自然會借鑒,他所謂的師傅凌水珊畢竟只是因為利益而收下他,并不是真心想要傳授,所以李玄想要學到什么全新的東西來推進行形意法則修煉,自然得完全靠他自己的努力。
  而這種情況下,唯有戰斗,才是最好最快提升自己的方法!
  在九大意志聯合的分析、模仿與推算之中,時間逐漸的流逝著,
  那楊乾雖然口頭上叫囂的厲害,只是其實力并不如何,雖然在洞虛境二重的弟子之中算得上不錯,但是在面對洞虛境三重的陳曼的時候,敗的相當凄慘。
  只是兩招,便被陳曼打下了比斗場臺。
  不過,面對陳曼的實力,楊乾連半個屁都不敢放一個,灰溜溜的回到臺下,然后淹沒在了人群之中。
  洞虛境三重的門下弟子,輸一次,只要不是輸給洞虛境三重以下的門下弟子,還是有機會翻盤的,但是洞虛境二重的門下弟子,則是完全沒有這個機會的。
  所以,盡管李玄很想教訓一下這個口無遮攔實力虛浮的楊乾,但是可惜,對方都沒有能力給他這個機會。
  眼下,李玄還是在聽說了此人如雷貫耳名頭的兩年之內第一次見到陳曼。
  此刻的陳曼,身材高大之極,渾身透露著一股強壯而炙熱的氣息,那種火熱和帶著幾分陽光的強橫形態,便是李玄,心中也不免有些贊嘆。
  說實話,這陳曼的身體和天賦,確實都極為頂級,若非是親見,李玄無法想像這個世界能有人有如此好的身體本體素質!
  而且,他的實力,傳言其在三十年內,從一個還沒有踏入乾坤境的武者,瞬間提升到了洞虛境三重的巔峰,這種資質,好的簡直讓人吃驚!
  陳曼的勝利,毫無疑問沒有引起任何喧嘩之聲,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像是十分理所當然的一般,這種態度,也讓李玄的心中微微一沉。
  這陳曼,眼下實力了得,他在走下臺的時候,看到了李玄,但是這個時候,陳曼卻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如同沒有看見一般。
  那種骨子里透露出的冷漠和無視,完全的表現在行為意志之中。似乎,李玄根本沒有作為他的對手的任何資格一般!
  是的,無視!
  李玄心中沒有多少波瀾,這個情況,其實他也明白,他進來的時候是雜役弟子,能混到這個程度已經相當了得——盡管曾經無意幫助此人一次算是救了他一命,但是他如此冷漠……
  世態炎涼、人心不古,更何況,是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李玄微微嘆息了一聲,接下來,一個洞虛境三重的弟子,再次的舉起了輪盤的號碼--七號。
  看到這一幕,李玄微微抖動了一***體,全身的骨骼頓時噼里啪啦的一陣爆響了起來。
  他看了看那個四方形的有著三米多高的比斗臺,然后回頭看了看樓閣上的云臺,那個老者淡然的站在那里,身體如同融入了空間之中一般自然和協調……一時間,李玄的心,更加的堅定了。
  他知道,他自己將要走的路,很遠。
  ……
  “在下末邢,洞虛境三重初期。”那依然是一個男子,不過這個男子臉色黝黑的有些發亮,而一雙眼睛卻是精光閃閃,他說話間,一對十分白的牙齒自然的展露了出來,與他黑的發亮的皮膚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李玄,洞虛境一重圓滿。”李玄淡淡的說道,然后盯著對方眼睛看了一眼,陡然間,他的身體猛然加速。
  對方顯然一陣錯愕,然后還沒有感覺到怎么回事,便感覺到一股駭然之極的推力洶涌而來!
  如此龐大的能量,讓他幾乎瞬間的臉色一變,心一沉!
  剛想使用元素法則固定身形,然后閃避開來,那種推力忽然間消失,而在另外一邊,李玄已經飛身而起,旋轉三百六十度的,狠狠一腳鞭腿,抽打在那末邢的肩膀上。
  “喀嚓--”
  森然的白骨陡然間直接的顯露了出來,骨頭破碎的聲音,連同末邢的一聲慘呼,宣告了這場比斗的結束。
  血霧在空中橫飛不止,這時候的末邢,早已經被李玄一腳掃出了場臺之外。
  “噓--”
  場下,一陣陣唏噓之聲頓時響起,似乎李玄這忽然間極快的動作來偷襲,完全的顛覆了他們的認知一樣!
  當然,還有的目光,那便是**裸的妒忌了。
  他們看不慣,看不慣李玄的勝利,看不慣一個洞虛境一重圓滿的弟子,如此輕易的打敗了洞虛境三重初期的精英弟子,所以,李玄即便是這樣輕易的勝利了,也不被任何人看好!
  當然,除了那個主持的老頭和部分長老之外。
  “沒有想到,沒有想到啊!這人真是恬不知恥,竟然再次使用這樣垃圾的手段!”一個滿臉疙瘩、面容讓人震撼的弟子聲音沙啞的說道。
  “哼,不過就是出其不意而已,幸運的小子,下次別落在我手上!”另外一名面容英俊的有些過分的男子舔了舔嘴唇說道。
  那的話語,語氣之中有著一股嗜血的味道。
  而這話一出,旁邊的部分弟子臉上頓時出現了駭然之色,隨即便又帶著莫名的期待與興奮的光芒看著場臺之上。
  李玄走下臺來的時候,將所有人的表情收入眼底,只是他并不善于表達什么,也不屑于去表達什么,所以他沒有辯解。
  這次的戰斗,最后肯定是要和洞虛境四重乃至四重圓滿的強者戰斗的,既然如此,等到時候,成績便是一切。
  勝利就是勝利,失敗就是失敗,這并沒有什么好讓人去評論的。
  而對于別人仇恨、嫉妒、不忿的目光,李玄直接選擇了無視。
  “你很不錯。”
  忽然間,一個很清脆的動聽的聲音在李玄耳邊傳來,李玄微微錯愕的回頭看了一眼,看到的是那亞娜的那種熱切的戰斗的目光。
  “謝謝,你也一樣!”李玄淡淡的回答道。
  “不過,遇見我,你的戰斗,便該結束了!”下一句,讓李玄對于這女子的絲絲好感,忽然間消失了。
  李玄心中也不由有些好笑,是什么東西使得這些人如此自信,甚至到了猖狂的地步?
  不過,隨即,李玄又想到了自己,他自己對于自己,又何嘗不是自信之極?
  不過李玄相信,他的自信,和這些人的自信不同,應該更為靠近真實!
  而對于自我的評估,李玄從來沒有看低自己,但是也不會去高看自己,作出一些虛浮而無意義的事情。
  “那么,以成績說話吧!”李玄淡淡的說道。
  那亞娜臉上怒色一閃即逝,這句話,在她聽來,無疑是諷刺之極,畢竟之前,李玄是第一名,十七枚徽章!而她,雖然是第二名,但是卻也不過只有十三枚徽章而已!
  四枚的差距,絕對是非常巨大的!
  這不僅僅只是代表多殺四個人,而是代表了,要多承受百分之四十的殺戮氣息的反噬!
  而這種殺戮氣息的反噬,足以讓一個心志不堅定的人完完全全的成為一個瘋子!
  忽然間,亞娜覺得李玄身上有一股味道,似乎很熟悉,就如同當年她的父親一般!
  “我,會勝過你的!”
  亞娜難那自語道,她眼眸之中的那種堅定之色,即便是李玄看到了,也十分的心驚!
  這,應該同樣是一個有故事的女子!
  李玄心中判斷道。
  接下來,又比斗了兩場,這兩場均是兩名洞虛境三重的門下弟子,打的還算精彩,但是卻談不上有什么激烈之處可言,最后,其中一人因為后力不繼,自動認輸;而另外一場,以一名洞虛境三重的門下弟子的受傷而敗北。
  雖然其受傷了,但是傷并不太重,所以也沒有什么血腥氣息可言。
  或者是人少了,或者是李玄運氣不濟,在李玄剛剛‘恢復完全’的時候,洞虛境四重的元喜兒走上了比斗臺。
  元喜兒上臺,頓時臺下竟然有些喧嘩了起來,很多人頓時開始議論紛紛,而更多的人,則是目光色色的盯著元喜兒那堪比小西瓜般驚人的胸脯,似乎都要流出口水來。
  看到元喜兒上臺,李玄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雖然比斗無法作假,但是也只是沒有必要而已。
  一旦真是有人不顧身份作假,只怕是也難以讓人察覺。
  李玄正有些不安的思索著,卻發現,元喜兒隨意的輪盤了一下,然后輪盤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七”字!
  “果然,怎么這么巧?看來還真以為我好欺負啊!”
  李玄心中沉吟著,戰斗到如今,洞虛境一重大圓滿的,便也只有他和那亞娜兩個人了。而洞虛境三重的人,也不超過十個。
  面對那個大大的“七”號,李玄默默的站了起來,然后再次的走上比斗臺。
  遠處的樓閣上,一個默默站立的老者看著下面的李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
  他看了看云臺對面的虛空,然后淡淡的說道:“玄煞老弟,你看這弟子如何?”
  對面云霧繚繞,根本就沒有任何人,但是這個時候,那云霧繚繞的虛空之中,一個人影虛幻一般的出現了。
  他看了看下面的李玄,微微沉吟道:“這少年,資質倒是平庸,也并不是什么先天天道法則之體,只是他身體卻非常的強悍,能有如此成就,確實十分難得!”
  “玄煞老弟果然一眼就看出了本質,不過這少年身體怕是不那么簡單,我看起潛力似乎十分了得,以我不朽境八重的修為,以空明之術推衍,竟是看不透這小子的將來,這樣的人,我們羅晨山還是要留意一下的!”那老者身影依然平靜,似乎根本沒有說話,但是他睜著的眼睛里面流光閃爍,顯然,他是在用精神和對方交流。
  “唉,我這修煉算是白瞎了,竟是被個女人給重傷至今沒有恢復,那女人的實力,果然非同一般!這小子眼下不過是個洞虛境一重的小人物而已,就算是他實力強橫幾分,也不過洞虛境四重的實力,能如何?
  這個世界,千奇百怪之事并不少見,或許其體內有著某變異魔獸的血脈也不一定,不過這般資質,難有什么前途,又何必費心?”
  那玄煞老者淡然說道,顯然,對于李玄,他并沒有在意。
  他這樣說著,心中卻是有些不屑的想:“你空明之術衍算的事情看不透的多的是,上次若非是你衍算說我事必成,也不會弄的到如今修為倒退了!”
  只是這話他并沒有說出來,雖然對方是他大哥,但是這話說出來,兩人的情分便也會鬧出不小的矛盾。
  “呵呵,等這事情過去了,大哥我陪你苦修,到時候分裂一絲靈魂精元給你,你自然會很快恢復起來。”
  老者眼睛微微一瞇,隨即淡淡的說道。
  “嗯,既然如此,那么兄弟便謝過大哥的幫助了!”那玄煞老者微微一喜,隨即激動的說道。
  “你看你,我們都親兄弟八千多年了,不幫你又能幫誰。”那老者淡淡的說道。
  “八千余年……唉,不知道那事情……唉……”
  說到那件事,老者臉色一變,隨即嘆了一聲,便閉嘴不說了。
  這個時候,那站在云臺上的老者聞言,臉色微微一動,隨即也沒有說什么了。
  虛空之中的那道人影,很快的再次消散了,從始至終,都沒有人看見過這道虛影。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