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25 大比

是的,這個女子,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李玄心中還是有些很怪異的感覺的,因為這個女子,正是李玄所熟悉的元喜兒!
  此刻,她如此盡情的呻吟著,身軀那么肆意的瘋狂扭動著的動作,哪里又還有那種清純少女的模樣?
  只是,見到這一幕,再見到那在她身上不斷的抽動著的男子的時候,從側面,李玄看到了這個男子的容貌。
  這個男子,也是李玄所聽說過的一個比較出名的弟子,名字為楊乾,是一名在羅辰山同樣的有著天才的名頭的精英弟子。
  此刻,從側面看見這個男子,李玄從他全身凝聚程度極高的肌肉和那一股莫名的強橫氣勢上不難看出,這,是一個高手。
  這個男子從側面看去,雙眼yín邪而瘋狂,目光之中投射出瘋狂之意,那粗厚而濃烈的眉毛,也是那么的讓人驚心怵目。
  李玄的目光從這兩個人身上掃過之后,悄然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雖然這樣的激情戲他并不介意多看幾眼,而他強橫恐怖的記憶更是將那個[**]的女子大部分軀體都記在了腦海之中,但是李玄卻沒有多想。
  此刻,他的心經過最初的刺激,此刻完全的平靜了下來。
  他想到的,并不是這兩個人在這里做這樣的事會有什么后果,而是當初凌水珊說過的,元喜兒還是完璧的事情。
  這半年來,不論元喜兒和這個叫做楊乾的男子歡好了多少次,從此刻兩人的動作來看,至少,在這之前,李玄完全的可以判斷,元喜兒已經不是處子之身了!
  這一點,從當初看來,李玄便有著明確的判定,只是不想之后被凌水珊否定了他的判斷,李玄這才有些疑惑了起來。
  此刻一見,李玄頓時便釋然了,當初的判斷絕對沒有錯,而凌水珊的說法,顯然是將某些事實給掩蓋了過去。
  “或許,她凌水珊便知道我不會和元喜兒計較,或者是來真格的,所以才如此的自欺欺人吧!”李玄心中冷笑道。
  不過這種事情這種想法,也不是可以拿到臺面上來說的,而在眼前這樣的情況下,李玄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的不滿。
  對于元喜兒,李玄并沒有什么想法,甚至于見其在別人身下扭動著水蛇一般的腰肢,李玄也沒有多少感覺,畢竟從始至終這個女人和他沒有絲毫關系,也對其沒有任何感覺,甚至是發泄的欲望都缺乏一一要知道,曾經的神國魔源大陸的那些女子,一個個的都是奇女子,而元喜兒,根本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更何談有什么感覺!
  而且李玄也知道,凌水珊所謂的將元喜兒交給他的話,也不過是貪圖他的靈魂罷了,對于自己的身體,李玄還是很珍惜的,斷然也不會和這樣的女人茍合到一起。
  “啊……”
  那楊乾忽然聲音有些急促的呻吟了一聲,然后他死死的將元喜兒摟在了懷里,身體狠狠的抽搐了起來。
  便在這個時候,一直呻吟著的元喜兒,嬌軀也同樣的顫栗了起來,抽搐著的同時,一股無法察覺的淡淡的綠色能量縈繞在了她的身邊,從下面的部分一直進入元喜兒的身體。
  “嗯?”
  李玄目光-;稟,隨即,他微微運起心眼能力,目光仔細的朝著那元喜兒與楊乾的下體結合的部分看了過去。
  這個時候,李玄的心中十分的冷靜,并沒有半點的浮躁和心情波蕩。
  他看的不是兩人那精彩的抽搐的動作,而是看的在那里出現的一絲陰性的淡綠色的如同霧氣一般的能量。
  這種能量快速的進入了元喜兒的身體,然后,元喜兒原本紅暈的臉色逐漸的平淡了下來,隨即,她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從那楊乾的懷抱里掙脫了出來。
  一團團白色的漿液從那特殊的私密部位流了出來,然后,在李玄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原本有些縫隙的地方,竟然緩緩的合攏了起來,原本外翻的微微泛黑的粉紅色的嫩肉,頓時也收縮了進去。
  “恢復了?”
  盯著那剎那間顯示出的那粉嫩的圓潤的地方,李玄簡直是如同見鬼了一般。
  洞虛境四重雖然極為厲害,但是有些東西,如同常識一般,是不可能出錯的。
  類似于處子之身的是與非一樣!這元喜兒,明顯不是處子之身,但是這次和別的男人歡好之后,她竟然又恢復了身體的魔源,恢復了處子之身!
  而且那淡綠色的能量進入她的體內之后,李玄可以感受到這女子的修為幾乎是在瞬間暴增了不少!
  將目光從元喜兒的私處移了回來,李玄的目光投向了癱軟在地的楊乾的身上。
  此刻,楊乾滿足的抱著元喜兒[**]的身軀,很是滿意的抬頭看著天空,他的手,無意識的在元喜兒的酥胸上揉捏著。
  此刻,李玄并沒有感覺到楊乾有什么實力上的退步,除了對方臉色蒼白了幾分之外,李玄看不出他有什么虛弱的地方。
  不過,看到楊乾從之前如此龍精虎猛到現在如同軟腳蝦一般、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的樣子,李玄心中忌憚極其強大。
  或許,元喜兒對楊乾并不無情,所以沒有下狠手段。
  而李玄可以想象,一旦這個人換成自己的話,只怕是這一次沒有控制住之后,幾乎是必死無疑了!
  李玄雖然極為擅長雙修,但是這邪修功法霸道之極,而且元喜兒本身足有堪比洞虛境五重的實力,在洞虛境,李玄可以有把握跨越兩大境界甚至三大境界殺敵,但是對付這元喜兒,卻也只是伯仲之間!再者,這元喜兒對于這邪修雙修之法極為擅長,而這種方式又和李玄的修煉之法背道而馳,所以李玄暫時一旦真和對方雙修的話,他確實無法對付元喜兒。
  李玄并不打算再看下去,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從那元喜兒口中說出了一句話來。
  “哼,美死你了,以后可要好好善待人家,人家的身子都給你了。”元喜兒嬌滴滴的說道。”善待,哈哈,自然會很‘善待’你的,哈哈!”楊乾邪邪的笑道。
  “哼,你這個臭流氓!”元喜兒嬌聲怒罵道。
  “嘿嘿,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娘親打算將你許給李玄那個山疙瘩的小雜種,我不善待你我怎么能松下這口氣!”楊乾聲音冷厲的說道,說著,眼中殺氣極其明顯。
  “你可別誤會了,和他不過是做個樣子而已,那呆子只懂得修煉,也不懂情趣,到現在本姑娘的手都沒能摸到過!哼!”元喜兒聽到楊乾的話后,臉色微微一變,但是隨即依然嬌柔的說道。
  “是這樣么?不管如何,這事我自是不會這么算了的,聽說明天他也要參加比斗?很好!”楊乾冷聲道。”嗯,不過你暫時不能將他殺了,我娘親留著他自有妙用,到時候他這一身修為十之仈jiǔ還不是落到我娘親的身上去了!”元喜兒傲然說道。
  “既然你娘親要對付他,我便也沒有什么話說了,不過,既然你跟了我,以后就和那內門精英弟子萬徹離著遠點!”楊乾話語柔和了幾分,在元喜兒耳邊吹著氣說道。
  “呵呵,這是自然,放心好了!”元喜兒眼中狡黠之色一閃即逝,隨即似乎很是乖巧的說道。
  而楊乾,并沒有留意到元喜兒的動作。
  反而是李玄,在見到元喜兒那種眼光的時候,心中不由對于這個女人更是高看了一眼。
  接下來,兩人說著,便再次的開始[**]了起來,不過這一次,楊乾似乎有些糊里糊涂的,并沒有意識到他再一次的破開了一個處子之身……李玄多看了幾眼,便悄然的離開了這里。
  再站在那里,李玄也知道自己無法探聽出什么秘密來,因為便直接離開了那里,免得看著心中煩躁。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李玄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立馬入定了起來。
  只不過,多少受到了那蘊含法則的呻吟聲的影響,李玄腦海之中不時閃爍著一具具白花花的[**]美女的身子和那種呻吟之聲,讓他一時間有種崩潰的感覺。
  而李玄也知道,這便是所謂的心魔了。
  配合著這種即將跨越洞虛境二重的瓶頸以及這種本能欲望的沖動,產生這樣的情況本來是很正常的,但是李玄為了避免心性受到驚擾,這才完全的沉下心來,然后沉浸到無法無念的狀態之中。
  在強行進入天地一體,摒除欲念的時候,他心情有些煩悶欲吐,感覺并不好受。
  從開始的身體有些僵硬而顫抖,到后來的逐漸沉入修煉之中將其遺忘,再到后來的從修煉之中走出之后的心態的鎮定平穩,李玄的心性在這種無盡的蘊含法則的呻吟魅惑之中,完全的突破了。
  或許境界上沒有什么突破,但是心態的變化,卻是使得李玄更加的趨向于成熟了。
  而正是這種穩重的心態,對于以后的修煉,自然將會大有裨益。
  當李玄從人定之中醒來之時,時間已經剛好到了凌晨時分。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還早,李玄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
  今天,將是內門弟子比斗之日,這場比斗,對于李玄而言確實有些重要,他不得不重視。
  不過,因為心態上的平和和穩定,李玄此刻十分的鎮定,這種鎮定,似乎都已經深入了骨髓,似乎已經沒有什么事情好讓他震驚的了。
  這一次的弟子地位提升的比賽,只限定洞虛境五重以下、洞虛境一重以上的弟子進入比試,五重以上地位自然存在,不需質疑。
  也就是說,凡是洞虛境一重到四重大圓滿的弟子,均是可以參加這次的比斗。
  他選擇的這個飛升者一方勢力的羅辰山其實整體很大,李玄是知道的,隨意的逛了一下都花了數個小時也才逛了個冰山一角而已,由此可見,其地域方面,是極其龐大的。
  而這種大,在見到比試的人數之后,李玄這才徹底的有些動容了。
  洞虛境一重到五重的參加比斗之人,竟是黑壓壓的一片之多。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人,至少有近千了!
  而要在這近千之中取得前十名的成績,這種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李玄在仔細的掃了一眼之中,頓時便也釋然了起來,壓力也小了很多。
  因為這近千人之中,幾乎有大部分實力都僅僅徘徊在洞虛境一重初期中期,而洞虛境后期(大成)和大圓滿的人數,也不少。
  相對而言,達到洞虛境二重三重甚至更強的,確實屈指可數。
  不過,這些人之中,自然也不乏強者。
  李玄一眼掃過去,兩位一身素白色的長衫的女子,妖嬈的背影下,一身修為李玄竟是完全看不透。
  李玄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兩人的實力,應該達到了洞虛境四重大圓滿!
  而對應兩人的實力,李玄思考了一下這個羅晨山比較有名的人物,心中已經明白這兩人是誰了。
  在羅辰山,一些人的名字李玄早有耳聞了,這些人實力強橫之極,天賦也非常好,修煉速度也極快!
  除了這兩年李玄所聽到的比較出名的幾位弟子之外,還有數位弟子的實力也徘徊在洞虛境四重大圓滿之境接近洞虛境五重的實力,這種實力,自然是相當驚人的!
  在他們看來,這場比斗,至少對于這些人而言,是沒有什么懸念的。
  李玄來的時候,是跟隨著凌水珊一起的,這一次,包括元異,也都親自的帶路了。
  當然,他們的責任,也并非僅僅只是帶李玄參加比試,而是有著類似評判之類的責任在其中。
  這次的比斗,具體的地點,便在萬衍殿。
  萬衍殿整體非常龐大,中空的,前后是兩個巨大的廣場,廣場四周,是深不見底的懸崖。
  高聳入云的巨大廣場上,可以容納的人的數量,簡直是難以想象的。
  而眼下內門弟子外門弟子或者精英弟子,除了參加比試的之外,還有著其他一些沒有參加比試的弟子,這些人的實力,有的在洞虛境五重以上,但是更多的,部是在洞虛境一重之下。
  這些人的數量,比之參加比斗之人的數量,又豈止多了數十倍?
  正是如此,此刻,萬衍殿外的廣場上,人聲鼎沸,熱鬧之極。
  萬衍殿上,有個浮云閣。浮云閣在萬衍殿的上空,獨立威一體,如同空中飄浮出來的一層云層一般,似乎和萬衍殿沒有任何聯系。
  但是實際上,浮云閣便是萬衍殿上分出一片空間之后聯系在一起的,其整體似乎還可以隨意調整。
  浮云閣上,一個中年漢子默默的站在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老年人身后,這老人目光犀利、精神矍鑠之極,一雙帶著威嚴的雙談,只是這么淡然的掃視了一眼,頓時,整個萬衍殿外的瘋狂和熱鬧頓時間便完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
  “好了,相信這次的比試,大家都有了準備,洞虛境一重的修士,先進入左邊第一比試臺!在那里,開始的是混戰模式,取下對手手中的身份徽章,便算是獲取了一個成績點。
  達到十個成績點的,便算是這一次通過。
  達不到的,這第一次的比試,算是失敗!”
  那老者淡然說道,語氣卻是冷漠之極。
  這種睥睨天下的氣勢,竟是讓所有人都有種生不出反抗之力的念頭,而且這種氣勢,給人一種極其強大的壓迫感!
  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廢話,也沒有人敢。
  “那個身份徽毒,有著靈魂印記,每個人獨有一份,無法假冒或者仿造,因此你們要掌管好你們的東西,別到時候代表身份的徽章丟在了別人的手中!”
  老者又再次的冷聲喝道。
  在這樣的聲音之中,所有人都帶著尊敬的目光看著這個年邁的老者。
  老者對于眾人的目光渾然不覺,再次的強調了一下比斗的規則之后,便在浮云閣的閣樓之中坐了下來,然后似乎是在等待著眾多弟子的表現。
  此刻,李玄的實力也被凌水珊和元異看透了,不過礙于顏面,他們也不好發作什么,便也只有強忍了。
  而李玄,此刻對于凌水珊夫妻的態度,李玄也完全的看了出來。
  不過他沒多少在意,雖然凌水珊夫妻實力極其厲害,但是怎么說也不可能在這等關頭翻臉的。
  更何況,李玄一旦在比斗之中大放光彩的話,那么接下來進入精英弟子的話,那么有些事情就有了把握了……至少對付凌水珊夫妻,李玄也不是沒有一點把握了。
  有了這些后路,在對方驚訝和有些陰沉的臉色之中,李玄淡然的接過了身份徽章,然后踏入了第二層的比試舞臺。
  那里,同樣是獲取徽章的數量要大于十個,才有資格進入第二輪的比試。
  畢竟,這次的比斗雖然規定了是洞虛境一重才可以參加戰斗,但是洞虛境一重大圓滿的弟子,還是很多的。
  而一重初期和一重大圓滿之間的差距,卻也已經很是驚人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