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424 爾虞我詐


  畢竟穩定大圓滿的洞虛境一重與剛剛踏入大成的一重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這個做法,或者說是李玄的想法,是凌水珊根本就無法拒絕的。
  所以,凌水珊雖然有些疑惑,但是想到對自己的女兒效果更好,而李玄不過一個洞虛境一重接近圓滿的小人物,也不可能在她手中翻出多大的浪花。
  因此在沉吟之后,凌水珊便同意了李玄的決定。
  “如此,你既然有心潛修,甚至能專心的拋開兒女私情,這一點已經很是難得,為師又怎么會不講道理的不同意你的決定。
  如此看來,喜兒跟著你算的她的福氣了。”
  凌水珊沉吟著,臉上露出會心的微笑,那種平淡而親切的笑容,若非是李玄早知道她心機不純,此刻定然會被這般的笑容所迷惑。
  “弟子多謝師父的理解。”李玄躬身說道。
  而此刻,元喜兒卻是有些羞恨的瞪了李玄一眼,眼中有著失望、無奈還有憤恨等多種情愫包含其中。
  這種情緒,雖然只是瞪了一眼,但是卻將其心態完全的暴露在了李玄的眼底下。
  李玄裝作有些訕訕的模樣,臉上升起幾分靦腆的尷尬之色,一個靦腆而沉默寡言的努力修煉的弟子形象,便完全的在凌水珊等人眼中呈現了出來。
  不過,李玄也并不指望這樣的表現能欺瞞到凌水珊等人多久,只要有著一個小小的誤導,那么他其實便已經算是成功了。
  “嗯,既然如此,那你下去吧,這半年,多多努力。好好鞏固修為,不要貪功冒進。
  還有,有什么修煉上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詢問為師。”
  凌水珊淡淡的說道,語氣依然很親切。
  李玄狠狠的點了點頭,就著這樣的機會當場詢問了幾個修煉上確實有些困惑的問題,不過這些問題都比較直白,并不深奧。
  李玄之所以問,一來是為了避免凌水珊懷疑,另外一個方面,便是這些問題,他確實不怎么確定。
  而由于對于天道法則的一些領悟方面,一些比較復雜的問題,李玄也不會傻的真的跑去問,所以只要一些相關的簡單的問題有了答案,后面的,大體李玄也可以借助對于法則的感悟而分析出答案來。
  這些問題,凌水珊自然給了很詳細的解答,而李玄在聽到了答案之后,自然也有著恍然大悟的感覺,如此一來,對于一些復雜問題,李玄也能從這些簡單的東西之中推測領悟更多,對于復雜的不確定的也能有所確定。
  ……
  從凌水珊的羅云宮水府內府出來之后,天色已經開始泛白了。
  天邊出現了一絲絲的魚肚白,一抹淡淡的紅霞若隱若現的出現在天際邊的角落。
  凌晨的陽光有些昏暗,但是大量的小疑問在得到解決后,李玄只覺得身心舒暢不已,再加上清新的空氣和凌晨那清涼的威風,李玄甚至有種飄飄欲仙的舒適的感覺。
  只是,他并沒有愜意的去享受這難得的清新,而是在收斂了心神之后,快速的回到了山谷之內的煉器材料廢棄之地,這里,是他的守護之地,也是他生活的地方。
  進入廢料之地的房子之后,李玄整理了一下個人形象,然后這才開始靜心的修煉起來。
  凝神屏息,觀想宇宙為無色為空,然后默默的感受著淡淡的法則融合身心,李玄閉上眼睛,認真的開始修煉了起來。
  這個過程,如今的李玄做得嫻熟無比,便是凌水珊在眼前,也無法識破他能瞬間天人一體融合法則,這能力,變態之極!
  ……
  就在李玄開始閉關修煉之后,羅云宮水府的地下府邸,整個陣法空間禁制微微轉動,一層層的波光開始閃爍了起來。
  片刻后,這個地下府邸,直接的出現在了水府的第三層的閣樓之中。
  而這個時候,一個美麗而妖嬈的女子頓時嘟噥著嘴巴撒嬌般的走了過來。
  “娘親——”
  那女子一身淺綠色的長衫,長衫甚至帶著幾分透明之色,從那透明的色彩之中,不難隱約可見里面那月白色的褻衣和褻褲。
  那女子撒嬌般的喊道,然后很是嬌蠻的跺了跺腳,眼眶有些發紅。
  “唉,喜兒,這次你再忍耐半年,半年之后,無論如何,娘親都會讓你得償夙愿。”一個嫵媚的年輕女人輕聲嘆道,隨即她言語有些凌厲的說道。
  “這個小雜種,我還看不上呢!竟然還敢嫌棄我!哼,若不是娘親顧忌,我早就一掌劈死他了!”那女子怒聲說道。
  “呵呵,喜兒,你看你還是這么沖動,早就說了,這李玄有著一股莫名的強大韌性,他的靈魂,一旦為你所吸收的話,再加上破虛丹的話,應該可以助你直接沖破洞虛四重境界的枷鎖,直接洞虛五重的境界的!”
  那嫵媚的女子說道。
  這兩人,自然正是元喜兒與凌水珊。
  此刻,凌水珊目光有些森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她臉色有些陰沉的道:“這李玄,我也總覺得不是這么簡單!
  如此窮鄉僻壤的小子,天賦資質方面也很是一般,竟然能在兩年內修煉到洞虛境一重接近圓滿,這種驚人的成就,若是當真傳開了,羅辰山只怕是由著他風光了!
  而且,我感覺到,他的靈魂,似乎比之一般的洞虛境一重飛升者要強的多,似乎修煉了某種凝練靈魂的功法。”
  “娘,你教給他的顛鸞倒鳳雙修功法,不就是凝練靈魂的么?既然如此,靈魂在不斷的被凝練的情況下,靈魂意志應該是越來越少的吧?”元喜兒有些奇怪的問道。
  “不,這只是你想當然的認為罷了,這種雙修之法,確實有著強大靈魂的功效,但是不應該有這么強悍的!嗯,這些且不說,不知道他今次來,是不是已經開始懷疑什么了,若當真是如此,拿出掌門來壓迫我們,這手段,可當真是不一般了!”
  凌水珊微微沉吟,皺著眉頭說道。
  “娘親,你也太看得起這小子了吧!就他能知道什么?你是不知道,他表面上說是不在乎我,可是你看上次我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時候,他那種眼神紅紅的,就像是要殺人一般!咯咯咯,這個羅辰山,能擋住我的魅力的人,都還沒有呢!”元喜兒驕傲的說道。
  只是,雖然說話如此自信,但是她心底也不由有些疑問:當真是這樣么?
  “呵呵,知道我家喜兒的魅力無限!不過喜兒,這小子我仔細分析了一下,雖然他有些秘密,但是畢竟年少,能有多少手段?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倒也符合少年脾性。
  最近這半年,你便遷就一點,就算是要和別的男人一起,也不得太過于光明正大,等到半年之后的事情了結,到時候你有了洞虛境五重的實力,羅辰山的地位就又不一樣了。”
  凌水珊慎重的說道。
  元喜兒乖巧的點了點頭,道:“娘親,你真好!”
  “傻女兒,娘親不對你好還能對誰好,好了,去歇息會吧,整晚都沒有休息了。”凌水珊愛憐的撫摸著元喜兒的頭,溫柔說道。
  ……
  “夫君,你看,這小子到底有沒有問題?”等元喜兒回房休息之后,凌水珊這才朝著她身邊不遠處的地方輕聲說道。
  那里本是空無一物,這個時候,卻是如同水波紋蕩漾了一下一樣,蕩漾了開來。
  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微微一頓,然后出現在了那里。
  “這小子,確實有點蹊蹺,不過實力擺在那里,他又能如何?他說半年,那便半年吧,半年時間,我們還的等得起的!”
  那男子面容有著嚴肅,兩道劍眉看起來有些血氣和猙獰。
  “嗯,我倒是有些擔心喜兒會吃虧,或許是我多慮了吧。”凌水珊微微嘆息一聲道。
  “半年時間,確實恰恰夠他鞏固修為,夫人也別擔心,到時候我直接動手將其困住,然后將其心神混亂掉,再讓喜兒使出魅惑功法,自然手到擒來,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那男子臉色微微松動了幾分,語氣森冷的道。
  他這話說的有些斬釘截鐵的味道,看情況信心十足。
  這人,正是李玄心中修煉邪修之法已經深入骨髓的元異,也就是元喜兒的父親。
  之前李玄前往水府的一舉一動,都在這個男子的監控之下,只是,連元喜兒不知道他父親在她身邊不遠,李玄自然更是沒有一點察覺了。
  ……
  時光荏苒。
  苦心人,天不負。
  在這樣的修煉之中,轉眼,半年時間過去了,而李玄的修為,在四個月之后便已經達到了洞虛境一重大圓滿,而之后的兩個月,他更是將這樣的修為完全的鞏固了起來。
  當然,從大成到大圓滿,李玄的實力雖然提升極強,但是他隱匿的很好,并沒有讓任何人發現。
  這些人,最主要的自然是凌水珊。
  這接下來的兩個月,李玄還是在小心翼翼之中度過的,不過既然如今門內弟子比斗已經即將開始,李玄也就不再擔心什么了。
  這一戰,終歸是要戰的,而和凌水珊的關系,也會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逐漸的破裂開來,這,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關鍵就是,他李玄能走到哪一步。
  該做的準備,李玄已經完全的準備好了,這剩余的幾天,便是真正考校實力的時候,李玄在等待的同時,心中也多了幾分期待。
  當然,李玄最深處的想法,以及應對凌水珊的方法,多半還是寄托在了法則融合之中,現對于形意拳法則,李玄有一種感覺,一旦將其融合一起來,只怕是威力極為了得,他在實力上,也肯定會再次的有一種巨大的進步。
  每個強者都會有一條路,而李玄堅信,他自己的路,就是沖破天地間的桎梏,發揚出形意拳的全部法則,獨掌天地輪回!
  雖然這僅僅只是一種感覺,但是李玄卻十分的堅信。
  也正是這種信念,才支撐著他一步步的走了過來,走上了和接近不朽的凌水珊作斗爭的道路。
  ……
  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李玄閉著的雙眼睜了開來,眼中精光一閃即逝。
  他從床上站了起來,然后抬眼看了看窗外,此刻,已是夜幕十分。
  “明天的此刻,第一天的戰斗,便將結束了,也不知道,這一次,自己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若是當真死在了凌水珊手里,那么,有些事情,就該完全的劃上句號了。”
  李玄心中有些沉重,他有著一種英雄遲暮一般的悲哀的感覺,不過這種失落的情緒很快便在心中升騰起來的熱血和信念之中消散。
  深呼吸了一口氣,李玄努力的平靜了下來,然后整個人完全的放松了下來。
  這個時候,羅辰山對于李玄而言,依然顯得有些陌生。
  苦笑了一聲,這來到羅辰山如此久,竟然還沒有能到處走走,不得不說,這也算是一種悲哀了。
  李玄換上了一套羅辰山弟子才穿戴的統一的藍灰色低劣的長袍,然后微微整理了一下行裝,這便走出了煉器材料廢棄之地。
  最近一段時間,李玄并沒有那種被監視的感覺,而他自己的那種心眼擴散一般的感應檢查,也沒有發現有被監視的痕跡,李玄便也隱約的猜測到,最近凌水珊反而放松了對他的監視。
  正是如此,借著這難得的機會,李玄出了煉器材料廢棄之地,穿過了羅云宮外圍的山巒,進入了羅辰山的內部范圍。
  這一路上感受了一下羅辰山的環境,李玄對于這個仙宮一般的所在,確實多了幾分感嘆。
  一路上,李玄多少遇見了部分在外面修煉的羅辰山弟子,這些***多竟然都有著洞虛境一重兩重的實力,有些甚至達到了洞虛境三重以上。
  雖然這些人不多,但是李玄留意了一下,他們的氣息,都十分的龐大,龐大到了有種讓人覺得壓抑的感覺。
  正是感受到了這樣的壓抑,李玄的心,才有些低沉。
  這一路上游蕩,直到四周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李玄這才將整個羅辰山走馬觀花一般的游覽完了。
  而再回到羅云宮之外的時候,李玄從天機圖之中得知,此刻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十分了。
  在這個時候,四周已經很是靜寂了,或許是因為第二天的比斗,這比斗前一天的晚上,整個羅辰山十分的寧靜。
  夜晚的山風吹拂著樹林之中的樹葉,發出“簌簌”的聲響,如此的環境,如此的時刻,讓李玄想到了當初在魔獸森林的那個島嶼上的經歷。
  曾經,在那里遇見了南宮嫣然,遇見了慕容玄月……
  而如今呢?
  李玄還在想著,忽然,耳畔傳來淡淡的喘息之聲,李玄心中一凜,還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
  雖然他有些分心,但是他本能還是十分警惕的,在感應到這極其細微的喘息之聲之后,李玄便已經有所心動了。
  “嗯~~~嗯~~~”
  嬌喘之聲,帶著別樣的誘惑。
  李玄只是聽了兩聲,頓時便感覺全身有些血氣上涌。
  他臉色微微一變,駭然之色一閃即逝。
  融合空間法則的魅影身法陡然間運起,李玄整個人恍如一道虛幻的影子一般,直接的漂浮到了一顆大樹之上。
  如今的黑夜,雖然法則影響之下光線極其暗淡,但是對于李玄這般的融合法則意志的變態人物,那些法則的影響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因此整個樹林對于李玄而言其實如同白晝一般,沒有任何區別。
  此刻,李玄跟隨著聲音,身影輕松的在樹上穿行著,沒有弄出半點聲響。
  在一片高深的灌木叢下,一對年輕的男女赤身**的在那里糾纏著,透過那藤蔓的縫隙,李玄看到了一對白嫩而帶著粉紅的玉兔在快速的跳動著……
  李玄臉色有些驚疑不定的盯著個讓人熱血上涌的場面,一時間竟是有些愣了。
  羅辰山平日管教方面如何,李玄并不知道,但是就算是閉著眼睛想想,李玄都可以想象的出,這個在飛升者一方名氣不低的門派,至少不會那么松散。
  那么,這荒山野嶺的,兩名弟子在這里行這茍且之事,將會是多么大的罪責?
  李玄的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化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冷靜了下來,雖然心中的火熱難免有些強烈,甚至于那種原始的**似乎忽然間被勾引了起來,但是李玄卻依然強行的將這本能的**給壓制了下去。
  李玄的目光避開了那讓人血脈噴張的畫面,而是將目光向上移動了過去,在他的目光之中,一個熟悉而嫵媚的滿臉緋紅的女子此刻正低聲的***著,那種似乎發自靈魂的聲音,聽的真讓人從心底里有種竭斯底里的瘋狂!
  正是如此,李玄甚至感覺自己有些腦袋發暈了,他此刻正是處在一種被撩撥了原始**的狀態,而雖然理智將其完全的壓迫了下來,但是這股蘊含著法則的誘惑魅惑,竟是給了李玄極大的沖擊,因此在瞬間見識到這般刺激的畫面之后,李玄也感覺到自己的心在顫抖了。
  當然,他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依然使得他在這樣的情況下冷靜了下來,然后將目光從那驚人的吸引人的地方移了開來,落在那個讓人迷醉的臉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