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423 洞虛境一重

本文由````轉載發表
  本文由``第423章dong虛境一重
  和方如萱說完相關的事情之后,方如萱并沒有和李玄在一起,而是以找尋逍遙天浩報仇為理由離開了。
  而李玄,則沒有跟著離開,只是依然一人留在了羅晨山。
  李玄心中早已經有所決定,不達到dong虛境五重,絕對不再輕易到處闖dang!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后,李玄和方如萱jiao換了一絲靈魂能量,這樣兩人在一定的范圍內會有所感應,這樣也不至于以后難以預見。
  ……
  隨后,李玄繼續開始了閉關修煉,并時而處理一下煉器材料方面的整理方面的工作,事情整體上很輕松。
  而隨著時間流逝,轉眼間,一年過去之后,李玄終于踏足進入到了dong虛境界。
  達到了dong虛境界之后,因為修煉時間不長,進步很快,所以李玄在羅晨山也逐漸的聲名鵲起了起來。
  于是,隔三差五,他會被元喜兒的母親——也就是他的師傅凌水珊叫去關懷一番。
  其實在這個飛升者一方勢力范圍的羅晨山,李玄也知道這羅晨派的修煉近乎邪修,所以對于這些人都自然有所忌憚。
  此刻,窗外一片漆黑,黑夜里的羅晨山,一片寂靜。
  不時的夜風輕輕吹拂,帶動一些樹木的葉子簌簌作響,沙沙的聲音,反而更是襯托得羅晨山的夜的寧靜。
  在這樣的夜里,李玄打開了房mén,悄然的走了出去。
  煉器材料之地與羅晨山羅云宮的距離并不遠,雖然隔著兩座山的阻攔,但是對于擁有空間法則的李玄而言,已經完全不成問題。
  李玄悄然的翻過兩座山,進入了羅云宮的范圍。
  羅云宮地勢極高,但是李玄卻是輕巧的便進入了其內部范圍。
  凌水珊所在的府邸名為水府,水府本身并不很大,是一種欲質的材料建造的閣樓,閣樓有著三層高,每一層的裝飾都極其講究。
  不過,整個水府在黑夜之中,也如同閻王殿一般,隱約的透1ù出一股森然之氣。
  李玄的目力很好,盡管這些森然之氣蘊含法則遮掩能力極強,但是李玄達到dong虛境一重之后,夜里看一切蘊含法則之地,都十分的清晰。
  他輕巧的來到了水府的最底層的mén前,然后輕輕的敲了三下。
  “篤篤篤——”
  清晰而并不大的敲mén聲傳了進去,在這寂靜的夜里,顯得格外的明了。
  mén“吱嘎——”一聲打開了,一個黑色的身影站在房mén旁邊不遠。
  看到這個身影,李玄警惕的心稍微放松了幾分。
  “娘親讓我帶你去見她。”淡漠的語氣,帶著一種高傲的味道,當然,隱約的還有一絲莫名的期待與激動。
  這個黑色的身影,正是元喜兒。
  她目光有些復雜的看了李玄一眼,那種目光,熱切而有些激動,當然,還有著一種隱含的可惜的味道。
  李玄的心微微的一顫,一股冷厲的念頭在心中升起,要說這些人之中最沒有心機的,反而可以說是這元喜兒。
  從她那赤1uo的目光之中,李玄獲得的信息并不多,但是卻也不少。
  他心中一沉,頓時知道,這一次,只怕是有些蹊蹺了,對方眼中的惋惜和激動,顯然是因為自己——這一點,李玄完全可以體會的到。
  而之所以會因為他李玄而出現這樣的情緒,或許真正的原因,便是因為他們修煉的那種特殊的靈魂功法,這兩年來,李玄自然耳濡目染,見過一些類似的情況。
  李玄臉色平靜而鎮定,他點了點頭,道:“帶路吧。”
  羅云宮沒有任何的守衛,這一點李玄從進來都注意到了,不過他并沒有在意。
  跟隨在元喜兒的身后,李玄也同樣的沒有見到任何人,而且,原本是一個三層的閣樓,但是在元喜兒的帶領下,李玄卻走了接近半個xiao時。
  而這行走的時候,李玄的感覺,是在逐漸的朝下的,而自從進入了那個一層的房間之后,再進入密道之中,李玄便無法從墻壁四周現任何東西。
  光禿禿的隧道,一直延伸向了不知名的前方,前方并沒有光亮,所以隧道顯得沒有盡頭。
  而隧道之中,并沒有類似于熒光石之類的東西作為照亮之物,整個隧道之中靜的都可以聽見偶爾從dong壁滲透出來的點滴水流的聲音。
  “你別急,馬上就到了,這次是娘親有重要事情和你談,自然要謹慎一些。”元喜兒似乎很不習慣這樣的長期緘默,開口說道。
  李玄點了點頭,道:“這些我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嗯,能理解就好。”元喜兒微微沉yín后說道。
  “李玄師弟。”元喜兒忽然又開口道。
  李玄微微一愣,心中閃過一絲荒謬的念頭來,隨即他又將這樣的念頭給抹了去。
  “怎么了?”李玄淡淡的回答道。
  “雖然以前和我一些男子歡好過雙修過,但是自從見到你之后……我答應你,以后我心里只有你一個人,怎么樣?”元喜兒忽然柔聲說道。
  她這語氣說的很真誠,甚至還帶著一絲絲特別的魅huo之力。
  只是李玄心志堅定,本身也對元喜兒并無好感,因此雖然這樣的話讓他的心略微的動了一下,但是他卻并沒有在意。
  “師姐,我并沒有任何欺騙你的成分,以你的條件,真的比我好的人多的是。
  你的爹娘都是宗mén的強者,他們的地位又是那么的高,而且你又是那么的漂亮,追求你的人自然多不勝數。”
  聽到李玄的話,元喜兒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只是這份笑容也僅僅是一閃即逝而已。
  “只是,我本心并無兒女情長之想法,努力修煉,便是我的全部!”
  李玄語重心長的說道,看起來,這些話都是掏心窩子的話。
  元喜兒聽著李玄這十分真誠的話,也不由陷入了緘默。
  “你也知道我爹娘的能力,我的修煉條件自然也好,跟著我,你修煉方面有什么好擔心的?若你當真不愿,為何又特別照顧那xiao師妹?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哼!”
  元喜兒有些不客氣的說道。
  她元喜兒要得到的東西,從來都還沒有得不到的。
  眼下,好說歹說,哪里知道這李玄竟是死不動心,她也不由甚是惱火。
  不過,眼下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對方配合才能完成,元喜兒這才隱忍了下來。
  “xiao師妹?她不過是我在羅晨荒山無意救回來的人物而已,如今她因為天賦好地位比我強了便六親不認,又有什么好說的?若是你覺得我對她有心,那么你大可直接去殺了她,看看我李玄會不會皺下眉頭!”
  李玄語氣頓時冷厲了幾分說道。
  對于對方連這點狗屁xiao事都知道,李玄也只是心中冷笑。
  “哼,你,你既然如此不識抬舉,以后可別后悔!”元喜兒有些惱羞成怒的道。
  李玄聞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再也不說話了。
  元喜兒氣的狠狠的跺了跺腳,然后加的朝著前方行去,再也不理會身后的李玄了。
  而李玄也樂得清靜,不緊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不覺間約莫一刻時間過去了,前方霍然傳來mí糊的光亮,再行得片刻,亮光逐漸的開闊了起來。
  一個碩大的地下廣場,在李玄走出隧道之后,霍然出現在李玄的眼前。
  看著這高約十米,長和寬都近千米的巨大地下廣場,李玄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這是什么地方?就凌水珊和元netg虛境九重強者,能擁有這樣的地方么?
  李玄心中不由十分狐疑起來,不過此刻,他表面很是鎮定,但是心中,卻是十分的警惕。
  當然,面對這般突兀的地方,該做出的震驚于不可置信的樣子,李玄自然是不會錯過的。
  “怎么樣?很震驚吧?還有更讓你震驚的事呢!”元喜兒冷聲道,隨即,她朝著前方的虛空喊道:“娘親,李玄他來了。”
  “嗯,來了,那么就帶他進來吧。”凌水珊的聲音十分清晰的飄dang在這個空間。
  元喜兒看了李玄一眼,腳下踩著詭異的步伐,道:“跟好了,別掉進陣法之中,不然死了可別怪我。”
  李玄心中一凜,頓時便xiao心的跟著元喜兒的步伐走動了起來。
  走了約莫百步左右,整個地下廣場的環境陡然一變,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約莫百個平方的房間陡然出現在李玄的眼前。
  這個房間古樸之極,元素能量純真之極,接近本源,而且還十分的濃郁。
  而在房間的正中央,一個古木靠椅上,凌水珊正舒適的躺在上面,眼睛輕輕的閉著,修長的睫mao似乎在不時的顫抖著。
  感應到李玄的到來,凌水珊忽然睜開了雙眼,眼中一抹精光一閃即逝。
  “李玄徒兒,你當真是讓為師十分驚訝啊!不想為師沒怎么教導你,你竟然自己修煉到了dong虛境第一重大成接近圓滿!”凌水珊皮笑rou不笑的說道,聲音有些陰冷。
  李玄心中一凜,暗呼道:“來了!”
  他躬身行禮道:“徒兒知道自己處境不好,曾經也是一路吃苦來的,因此只有瘋一般的苦修,再者師傅雖然沒有教導,但是師傅傳授的功法極其奧妙高深,所以徒兒的一切,自然都是是師傅賜予的。”
  李玄說話顯得很是恭敬,那種謙卑的態度,讓凌水珊很是滿意。
  凌水珊哈哈一笑道:“不錯,很不錯,能有如此態度,也難怪你有如此成就!喜兒和你比起來,實在是差了不止是一點點啊!”
  李玄當即恭聲道:“師姐他冰雪聰明,資質極高,實力高深莫測,又哪里是我這等愚昧粗鄙之人可以比得上的呢,師傅您謬贊了。”
  凌水珊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看了李玄一眼,道:“喜兒玩性甚烈,但是在歷練了一年之后,脾性已經大大的改過了,而那顛鸞倒鳳之法,正是適合你們修煉的功法,你們實力相當,互相雙修修煉,效果自是極好。”
  李玄心中一冷,頓時已經明白,對方是想讓元喜兒netg神力了。
  那所謂的顛鸞倒鳳之法,在李玄看來,無非就是真正的采補!一旦修煉,體內的精血和精華能量幾乎完全會被對方采走過百分之三十,然后在精神無比亢奮之中逐漸的mí失。一次又一次,以后的結果,可想而知!
  這和李玄曾經的雙休之法有著天壤之別!
  凌水珊或許以為他李玄不知道,但是李玄又如何真不知道?
  或許沒有曾經魔源大6一方神國里的雙修經歷,一切自然會如同凌水珊想像的那般展,但是眼下,既然李玄明白,那么李玄自然是不會同意的。
  但是,不同意是好,但是要怎么拒絕才能不引起對方的懷疑,卻是一個問題。
  而凌水珊,并不像是元喜兒這般好忽悠。
  李玄沉yín了片刻,然后臉色變幻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元喜兒一眼,臉上頓時漲紅了一片。
  “這個,雖然……雖然我實力低微,但是師姐的名聲并不好,弟子,弟子……”李玄微微遲疑的說道,然后臉上帶著很是惶恐之色。
  元喜兒聞言,臉色變了幾次,臉色自然不會好看。
  她氣急敗壞的道:“哼,你果然是這般想的,難道我在你心里便是那么下賤不成!”
  李玄吶吶的不說話,而凌水珊瞬間臉色雖然有些難看,但是倒是瞬間又平靜了下來。
  “傻徒兒,為師如此在意名聲之人,又如何會讓喜兒鬧出這等事來,喜兒幾年前確實不懂事,但是也不過和一些是兄弟們偶爾把酒言歡而已,她雖然名聲不太好,但是到現在,卻依然是完整的完畢之身,不然為師又如何會將其許配給你?
  以你的資質,雖然一般,但是都能在兩年修煉到dong虛境一重大成,提升了過五個境界,一旦獲得天賦傳承,那么經過其真正的洗筋伐髓的話,那么你的潛力,將難以想象!”
  凌水珊柔聲說道。
  李玄頓時恍然大悟一般,看著似乎頗為委屈的元喜兒,他臉上才愧疚之色極其的濃烈。
  不過,此刻,元喜兒似乎非常恨他一般,絲毫不理會他。
  “徒兒知錯了,不該懷疑師姐,請師父責罰。”李玄愧疚的說道。
  “呵呵,你既然明白了就好,你們以后好好相處就是,還有,這件事只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今天,為師主要是傳你靈魂修煉功法和雙修所結合修煉的功法,這是密法,因此才如此保密。”
  凌水珊笑著說道。
  李玄聞言,當即十分激動的躬身就要拜謝,而凌水珊卻溫和的以一股法則之力將李玄托起,并未讓他跪拜。
  “徒兒定當好好修煉,好好對待師姐。”李玄堅定的說道,只是,在他眼眸深處,卻是隱忍著別樣的東西。
  “哈哈,傻孩子,還喊師姐么?”凌水珊調笑道。
  “呃,是,是喜兒,弟子定當好好對待喜兒,好好修煉!弟子答應師傅,弟子一定在半年后的爭斗之中,取得前十的成績!”
  李玄堅定的說道。
  “呃——”凌水珊驚喜之色略微錯愕了一下,忽然間,她想到了半年之后的羅晨山即將開啟的爭斗,臉色頓時變幻了一下。
  “你接到了掌mén的爭斗通知?”凌水珊臉色頓時恢復了平靜,不過語氣之中并沒有驚喜,反而有著一絲的顫栗。
  “嗯,是下午的時候直接響徹在腦海之中的,掌mén還說讓我努力修煉,到時候可能會取得意想不到的成績的。”李玄很是認真的說道。
  凌水珊一聽,臉色頓時蒼白了幾分,不過還是語氣溫和的道:“哈哈,那就好,想不到我徒兒如此了得,連掌mén都關注到你了。”
  “這完全是師傅教導有力。”李玄也很是激動的說道。
  而此刻,李玄心中卻是冷笑:“想不知不覺的將我干掉?以為我不知道dong虛境一重是最好的被吸收精神靈魂的時刻么?只是有掌mén摻和,我看你們怎么動手!”
  雖然,掌mén并沒有說那樣的話,但是就算是李玄瞎編,他們也絕對不會傻的去詢問。
  再者,dong虛境一重,確實是會收到掌mén的傳音,李玄雖然入mén的時候不被看重,但是畢竟也達到dong虛境了!兩年一個垃圾弟子能有這成就,掌mén關注并不為奇。
  因為這些原因,李玄這才如此的肆無忌憚的跟著元喜兒走那么久的地下密道。
  畢竟,對于很多事情,李玄也有著詳細的分析,若非是有著很大的把握,他自然也不會去拿自己的生命冒險。
  “嗯,能得到掌mén的關注,倒是也在情理之中,既然如此,那這半年,你就好好努力!不過修煉的時候,也別太虧待了喜兒,不然,為師可是不會饒恕你的哦!”
  凌水珊語氣溫和的說道,但是其聲音之中包含的一絲凌厲的味道,李玄卻是敏感的發覺了出來。
  不過李玄并沒有在意,他依然恭敬的道:“這半年時間,弟子想閉關潛修,將這dong虛境一重大成的修為鞏固好,這樣在比試的時候,也就多了些勝算了。”
  李玄這樣說,自然也有著他的目的,dong虛境一重雖然是靈魂修煉功法與雙修結合后作為鼎爐被吸收的最為關鍵的時候,但是也同樣的要看境界。
  畢竟穩定大圓滿的dong虛境一重與剛剛踏入大成的一重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本文由``
  本文由````轉載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