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419 老女人的風情

此刻,李玄心中有所算計,心情卻很平靜,他沒有什么搶奪對方寶貝的想法,也沒有幫助對方的心思,只是打算先這么看看再說。
  帶著這樣的想法,雙方的相處倒是也平靜平常。
  接下來的好幾天,這女子一直在昏mí之中,不過其傷勢,卻是好轉了不少。
  因為羅晨山的守護陣法被打破,所以積雪很快的便鋪滿了整個羅晨山,即便是修煉之人,在這樣的蘊含寒冷法則的嚴寒的天氣下,也有些不太適應。
  李玄所在的xiǎo木屋,是唯一沒有人打擾的地方,這里,一年四季,基本都沒有旁人前來,而一旦有人來,自然是該李玄這個雜役弟子有什么雜活兒沒有處理好或者是來了新的事兒了。
  對于這些,李玄應付的輕松自如,因此在默默的修煉之中,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流逝著。
  十天之后,那女子終于清醒了過來。
  而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她便是馬上警惕的盯著李玄,然后檢查了一下她自己的身體,在發現沒有被‘侵犯’的痕跡之后,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來。
  努力的從chuáng上站了起來,這女子盯著李玄看了一眼,然后輕嘆了一聲,道:“相救之恩,來日當重謝。”
  李玄聞言,淡然道:“現在就要走了?出去找死?”
  那女子身軀一震,隨即頹然的坐在了chuáng上。
  兩人都沉默了許久沒有說話。
  “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忽然輕聲問道,目光看著李玄,似乎有些mí茫。
  “李玄。”李玄淡然說道,對于他自己的名字,這確實沒有什么好隱瞞的,因為作為雜役存在于這個mén派,他也會偶爾被人指派一些事情,而這女子在這里,住過這么久,就算是無意識的也應該已經知道了。
  “李玄?”那女子微微一愣,眼中一抹驚訝之色一閃即逝,隨即,她微微沉yín,再次道:“之前的魯莽,真是對不起xiǎo兄弟了。”
  說著,女子還躬身行了一禮。
  李玄微微詫異,對于那女子的異樣,李玄倒是也沒有留意到,畢竟不朽級強者有心隱瞞什么,一個乾坤境的修士很難發現。
  “唉,你也不必客氣了,我也沒能幫到你什么。”李玄嘆息了一聲,對方的態度之好,簡直有些讓他覺得驚訝和怪異。
  不過既然對方如此和善,李玄便也不再多懷疑什么了。
  畢竟,以對方如今的實力,要殺死他真的非常容易,即便是對方實力枯竭,身上似乎還被封印了什么能量,但是兩者的差距,實在是明顯的可怕。
  “我叫方如萱。”
  女子忽然淡淡開口道。
  “方如萱?”李玄不由有些奇怪,這個名字,非常的陌生,陌生到了李玄難以和原本那種熟悉的感覺聯系在一起。
  但是,李玄相信,對方應該沒有在這一點上撒謊。
  “嗯,你現在傷了靈魂,不知道如何才能恢復?這屋子,我們孤男寡女,對你始終不太方便。”李玄淡然說道。
  苦笑一聲,方如萱嘆息道:“這傷勢,沒有信念之力的精華,估計也就只能修為倒退兩個境界了。不過也無所謂,沒有想到玄煞老魔實力如此了得。”
  玄煞老魔,羅晨山的不朽級強者之一,一直閉關潛修,不曾出關過,顯然這一次和方如萱對打的,便是這傳說之中一直閉關的羅晨山極頂強者之一。
  對于玄煞老魔的名頭,李玄在羅晨山也是有聽說的,所以,在聽到這名字后,李玄臉色也是駭然的變了一下。
  “信念之力?什么東西?”李玄沉yín道,“我這里有幾顆丹要,不知對你有沒有效果。”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莫名其妙的就拿出一些好東西,但是看到這女子落寞的樣子,李玄確實有些不忍心了。
  不是他不狠,而是這女子此刻完全沒有那種高高在上的樣子,甚至連說話的語氣,都十分的溫和。
  再者,對方一個不朽級強者,一旦真的康復,也絕對做不出恩將仇報這樣的事情,而一旦對方報恩的話,李玄可以想象,隨便從對方手中拿到點什么東西,都比在他手中這丹要要來的強悍。
  李玄并沒有傻的拿出信仰之力結晶,而只是xiǎo心的拿出了一個空間戒指,這里面,有著李玄準備好的融合了信仰之力的精華液兩滴。
  這東西,李玄覺可能和對方所謂的信念之力有些接近。
  但仍感效果如何,李玄無法判斷,但是就算不是一樣的,至少也有些一些好的效果吧。
  “那是一種特殊的信念之力,是無數人的執念凝聚起來的能量--”
  “你看看這里面。”李玄沉yín了片刻,有些確定了,對方所說的信念之力,其實就是信仰之力!
  方如萱微微沉yín,便沒有客氣,她目光奇異的看了李玄一眼,顯然有些驚訝與感激。
  那種真誠的目光,確實沒有半點虛假。
  “這女人,倒是確實并非狠辣之輩,希望這次能值得吧。來這個世界,還是第一次救人,想不到我李玄,也有救人的時候。”
  李玄心中感嘆道。
  這個時候,那方如萱拿過空間戒指一掃,臉色陡然一變,接著,那種驚喜之色是怎么也掩飾不住的。
  她嬌軀顫栗著,那種激動的樣子,以及不覺間微微外泄的春光,讓李玄忽然有種莫名的面對赤luǒ的楚文謹一般的熱血的沖動。
  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李玄努力的穩定的心神,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這個美麗到極點的女人。
  此刻,她身上雖然依然是那身染血的長袍,卻并不能掩蓋她驚人的美麗。
  “好,好……這,果然是信念之力煉制的丹要,只是這東西,你是如何得到的?”方如萱眼中并沒有貪婪之色,只是有些不舍的將其遞給李玄,并輕聲問道。
  “如果覺得不便,也可以不說,我也知道,這樣問很冒昧。”方如萱語氣更真誠了幾分的問道。
  李玄微微沉yín,道:“只是曾經被人追殺差點橫死,然后莫名的進入一個奇怪的地方搞到的,東西也就這么多,對我也沒什么用,留在身上還會徒惹人追殺,你拿了用吧。”
  聽到李玄這么說,方如萱絲毫沒有懷疑,她眼中兇光一閃,道:“誰追殺你?”
  似乎忽然感覺自己語氣的凌厲,方如萱俏臉微微升起了幾分紅暈,道:“你對我有恩,誰追殺你我直接去將他家族給滅了。”
  李玄聞言,不由頓時變了想法,這女人說話辦事似乎很雷厲風行,應該也絕對不是什么善類,絕對同樣是個狠人,只是她難道真因為救命之恩就對自己如此善意?
  想到對方身份,李玄倒是沒有懷疑對方的真誠,她若真要殺人奪寶,很簡單,直接殺死他李玄,然后來個搜魂之類的神通,想知道什么都非常簡單。
  但是對方沒有這么做,所以李玄完全相信了對方的誠意,這也是李玄為什么會拿出丹要來的原因。
  再者,一個不朽強者當靠山,至少會讓李玄以后的路平坦幾分。
  “呵呵,這些仇恨,我會用我自己的雙手來討回來的。”李玄淡然的說了一句,然后推卻了方如萱遞來的空間戒指道:“你不朽境界突進卻落成這個樣子,自己拿了用吧,你看我的實力,這東西帶在身上,找死么?”
  方如萱目光清澈的看著李玄,那種凝望的目光,便是李玄意志堅定,也不由有些不自在。
  “好吧……你和那個‘他’確實很像,但是他重傷之下,能否存活也未知……”方如萱說了兩個字,后面卻是在心中說出來的。
  而李玄,卻根本無法聽到這后面的話。
  “你查探過我的身體?”似乎忽然回過神來,方如萱俏臉一紅,有些嗔怒道。
  李玄微微錯愕,隨即點了點頭道:“只是拉起你的左手以精神力探查了一下,其他沒做什么。”
  “你還想做什么!”方如萱沒好氣的瞪了李玄一眼,然后直接的坐到了chuáng上,開始閉目修煉起來。
  李玄被那瞬間的風情震撼了一下,忽然這才發現,原來不朽級的老女人,卻也有這般風情的時候。
  無聊的搖了搖頭,將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給甩出腦海,看著開始修煉的方如萱,李玄也不由開始修煉了起來。
  只是,他心中始終有個疑問,這女人,到底是誰?!為什么,和曾經的那個‘她’有那么些相似點?
  ……
  一轉眼,半個月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之中,李玄與方如萱雖然同處一室,但是卻并沒有想像之中的那種旖旎氣氛。
  兩人各自專心的修煉,互不打擾。
  李玄在這半個月之中,修為逐漸的深厚了不少,雖然當著方如萱的面李玄沒有明目張膽的突破,但是光是靠著ròu身爆發之后的累積,十余天的時間,也足以讓李玄突破乾坤境九重了。
  這十余天,李玄的修為并沒有提升到乾坤境十重大圓滿,而只是十重初期,這后面的境界想一次跨越一大步,幾乎不可能!但是李玄本身的能力,卻是大大的提升了起來,其攻擊力和身體的強悍程度,似乎都有了一個質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