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399 幽冥


  他目光盯著絕南荒域之中蕭索的環境,微微遲疑,便踏步走進了絕南荒域之中。
  絕南荒域之中很危險,不過,因為無雙亂舞乃是出自于絕南荒域之中最為讓人忌憚的絕域罡氣,因此這種罡氣如今在李玄眼中,已經并非是無法看見的,而是有跡可循。
  憑借著對于無雙亂舞的掌握到精髓的程度,如今,在這絕南荒域之中,李玄凝神聚氣,便已經能隱約的感受到荒域罡氣的部分軌跡,正是如此,李玄小心的前行的時候,竟是一連數次驚現的避開了荒域罡氣的沖擊絞殺。
  當然,這個過程也是極為驚心動魄的,畢竟若是一個反應緩慢,結果自然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在這般刺激與驚險的行路過程之中,一連近兩個小時,李玄都沒有出什么紕漏,安全的走進了絕南荒域的核心之地。
  絕南荒域的中心之地,并非是一個簡單的空間,而是一種天門九陣。
  天門九陣的意義在于,困住敵人,然后進行殺戮、屠殺!
  這是一種相當狠辣的陣法,一旦沒有真正的應對能力,幾乎都是不死不休!
  小心的繞過這陣法光圈旁邊的最后一道荒域罡氣,李玄微微遲疑,便進入了陣法之中。
  而到此刻,李玄也才算是真正的進入了絕南荒域的核心所在地。
  當身體剛剛進入這陣法之中,一股狂暴的狂風便已經襲面席卷而來,威力說不上鋪天蓋地氣勢磅礴,但是這種狂野和狂暴,也讓人不可小覷!
  而狂風只是其次,龐大的重力,更是讓李玄一度懷疑,是不是再次的回到了禁忌森林之中!
  這般情形,讓李玄有些遲疑起來。
  不過片刻,李玄已經開始仔細的分析起這座別致的陣法了,至于陣法的相關資料,這在前行的時候李敖給他的資料之中,都有不少相關方面的記載。
  “嗯?竟然是死門……必死之門?”
  李玄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結合連三易和八卦推算出來的結果,然后,目光露出幾分沉思之色。
  顯然,這樣的陣法他雖然看見的不多,但是這種陣法的基礎方面,李玄掌握的還是十分透徹的。
  不過此時,李玄卻有些沉默了,他一眼便看出了這個陣法的陣基,但是同時也看到了,陣基之門,也是死門!
  而且,在這種陣基之門之處,還有著強大的守護護罩!
  看見這個生死之門,李玄心中若有所悟。
  如果說之前的一切都是猜想或者說只有部分的猜疑的話,那么如今,他已經有些肯定了。
  這種情況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經逐漸摸清楚這種設陣之人心態的李玄已經有些明了起來,為了實驗一下心中所想,李玄運起自身所感悟出來的無雙亂舞,將這種攻擊攻向了那生死之門。
  因為所謂的死門,也就是所謂的生門,這種互相對應的東西,李玄心中是有些明了的。
  正是如此,李玄倒是也沒有太過于擔憂。
  對于這么個真實虛幻交錯的空間,李玄如今已經沒有什么很深的感觸,自從融合天地人之道之后,對于這個世界的所謂的代入感雖然強烈了很多,但是也冷漠了很多。
  而對于來這個空間的用意,或者說是李敖這樣的安排,李玄自忖,若是他沒有猜錯,那么等這一次的嘗試實驗之后,真正的結果,將會呈現出來。
  “嗤--”
  無雙亂舞帶起的極為狂猛的勁氣狠狠的撞擊在生門之上,然后,在李玄的注視下,生門流轉,轉動,如同八卦圖一樣旋轉著,打開了另外一道空間的門。
  那個空間,同樣是扭曲的,里面什么都沒有,但是李玄卻知道,所謂的南荒巨蟻,應該就在這里面。
  李玄微微一笑,更是自信的踏足走進了這空間之中。
  這個空間之中,環境只能算是一般。天的高度很低,一排排的如同排骨一般的藍白色的云彩掛在天空,沒有一絲的生命力,整個世界很安靜,樹木雖然生長旺盛,卻沒有什么生機,有些死氣沉沉的樣子。
  前方,一座巍峨的黑山,在一片陰影之中,似乎不是晃動一下。
  不過,在仔細的凝視之下,李玄發現,這座黑山并非是真正的黑山,而是一只身材極為龐大的巨型螞蟻!
  而似乎是感應到李玄目光凝聚起來的那種能量,那黑影轟隆隆的轉過身來,一雙如電一般的巨目盯著李玄,神態十分戒備。
  那一雙如同吊在腦袋上的黑球一般的大眼睛,看不到瞳孔,黑漆漆的,但是被這種眼睛盯著的感覺,卻并不好!
  微微一笑,李玄凝聚出空間戒指,然后將戒指對著那巨大的螞蟻,聲音淡然而鎮定的道:“在下需要南荒巨蟻的觸角,希望這位道友讓給在下,那么一切自然好說。”
  李玄的話語一點都不客氣,態度甚至有些頤指氣使,只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那巨型的螞蟻開始十分憤怒,但是待看到李玄手中的空間戒指之后,它的雙眼猛的一縮,整個巨大的身影更是驚慌失措一般的后退了兩步,巨大的身體忽然挪動,使得整個大地都微微顫栗了起來。
  “觸角……好,既然你……想要,你拿去便是,不過,還請拿到觸角后,速速離開……”
  這南荒巨蟻明顯的不會說話,聲音不時顫抖幾下,聲音又尖又細,難以聽得明白。
  但是李玄卻是聽的清清楚楚,因此倒是沒有什么疑惑,這種結果,早已經在他的算計之中,因此他也不奇怪。
  “咻--”
  那南荒巨蟻也不遲疑,咬牙的將頭頂的如同天線一般的觸角直接的撕扯了下來,然后向著李玄扔來。
  它動作一點兒也不含糊,那種堅決的味道當真是十分濃烈,甚至于,在撕扯下觸角之后,上面流出的青黃色的一看就知道酸不拉幾的渾水,都沒有處理。
  李玄也不遲疑,將空間戒指打出,直接將這南荒巨蟻的觸角給收取到了空間戒指之中,然后詢問了一下西方的九幽冥府的去處。
  果然,這里又有著絕對的近路前往九幽冥府,當然,這條路自然也需要先行走約莫兩個小時,然后穿過一條空間橋梁。
  這個過程,李玄也沒有讓蘇嬋出來,只是傳音告訴她自己很安全的拿到了南荒巨蟻的觸角,然后獨自一個人前往九幽冥府。
  一個人的路途,總是孤寂的,只是因為心態上的逐漸的成長,以及經歷的事情逐漸的大了起來,所以這份寂寞,也只是顯得很平淡,并不能進入李玄的心。
  “這,或許就是成長吧,盡管這四大絕域,或許是取巧過了,或者是因為空間戒指的某些特殊的能力,讓我能輕易去面對,但是他日,在這些險境,我又真的能這樣是隨意的去面對嗎?
  如果我所料不錯,空間戒指告訴我的,也正是這個世界想要告訴我的東西,這或者不僅僅是領悟、頓悟或者掌握某一種強大的攻擊方式,而是對于空間戒指的一種運用、以及對于之前的部分事情的一個了解!
  或者,這一切,當踏足九幽冥府,或許才會真正的了解吧!
  總是讓人期待,但是又有些不知那到底是什么在等待,死亡?又或者是新生?
  無所謂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這個地方,李敖交代的很自信,應該不是壞事!”
  李玄自言自語說道,心中也在不時的分析著一些經歷過的事情。
  很快,當再次的穿過空間之橋,踏足九幽冥府的時候,李玄進入了一個幽暗而陰冷的環境。
  這個環境下,沒有任何的光彩,就像是一個黑白的世界,除了黑,就只有白。
  這里沒有什么生機感,就完全好比是黃泉之路,飄渺而不真實,但是所見又是如此的讓人無法去懷疑。
  無論是干枯的老樹,還是不時從天空飛過、發出慘厲嘶鳴的寒鴉,一切的一切,都只有‘荒涼’二字可以形容。
  九幽冥府并不神秘,因為在這里前行不足半個小時,遠遠的,巨大的黑水河上,一根漆黑色的獨木橋對面,就是那九幽冥府。
  九幽冥府就像是北京的故宮,只是完全的失卻了色彩的黑白版版本,完全沒有那種威勢,有的只有陰森的幽魂氣息。
  李玄看著前方的一處虛空,虛空之中就這么一根寬不足半米的方形橋梁,這橋梁的顏色就像是剛剛粉刷了的棺材的顏色,黑得發亮。
  橋梁下方,是死寂一片的黑水河。
  空氣之中有股子陰冷潮濕的味道,李玄走近了這黑水河上的橋梁,一個陰涼的感覺襲面而來,他微微打了個寒顫,人頓時也清醒了好幾分。
  走近了,才發現這黑色的橋梁在不停的旋轉著,雖然是方形,但是上面好像有一層光滑的油脂平鋪其上,而這層油膜似乎還會自行的轉動,甚為奇特。
  李玄感覺身體有些輕飄飄的虛不受力,似乎達到了這里的時候,將會受到這里的一切的影響一樣。
  事實上,在此刻,李玄確實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他的心態,也在潛移默化的變化著,在這里,他總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經歷,甚至他丹田意志還想到了地球上的種種,就好像是到達了傳言之中的望鄉臺一樣,不時會回想起前世的種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