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392 人與法寶的愛情

“還想逃?死1
  李玄一聲冷哼,直接使出一劍齊光這終極殺招!
  這融合了天地人三大大道的終極一招,配合他最近的一些感悟,擊殺這個重傷要死的強自支撐的人,還是很容易的!
  不過他一舉殺死了這個人,救下了這個男子之后,這個男子懷抱著一枚明鏡,卻也在站立片刻后,倒下了。
  之前這個男子的站立和瘋狂,竟然只是憑借著一股意志完全的支撐了起來。
  此刻,他終于無法支撐,倒下了。
  站在這個男子面前”李玄微微動容。
  此刻”北風呼嘯,一個女子忽然間出現了”她將這個男子抱起來,默默的盯著他,臉上的表情似乎很是平靜。
  站在呼嘯的北風之中,她的衣袂飄飄作響,窈窕的身材,婀娜的身段,都不由讓人眼前一亮。
  潔白如洗的面容,清秀、雅致、白nèn、柔美、溫柔、冷yan等等等等,似乎所有的詞語都無法形容那一張傾國傾城、讓人震驚和感慨的美麗容貌。
  那一雙眼睛,清澈、明亮、深邃、靈動以及秋水般的柔和與一分淡淡的嫵媚,更是吸引人心。
  而那微微蹙起的淡淡的柳葉一般的眉mao,更是讓人不由就會心動三分,再配合那烏黑的長”隨風舞動,淡淡的女子特有的沁人心脾的清香…,似乎,任何一個人,哪怕是一個女人,都無法抵擋這種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的驚天地泣鬼神的美麗。
  只是”此刻這份美麗,在這種悲傷的氛圍之中”反而顯得讓人心痛。
  “公子,這次真是多謝你救了我們,大恩不言謝”不知公子是否要參加那昆吾派的選拔?”那女子當即詢問到。
  “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本是理所當然,只是姑娘你如何判斷我們是要前往昆吾派?”李玄反而好奇的問道。
  她似乎對于她懷抱之中的男子并不是特別的擔心,反而能有心和他聊天。
  “最近傳說明鏡臺出,昆吾將呈現出帝相,有圣殿相關征兆,昆吾派趁機選拔大量的散修和入室弟子入門弟子,兩位此刻前往”定是川那女子當即說道。
  “嗯,原來如此,不錯,我們正是為了這個情況準備過去看看的。”李玄也沒有否認”的道這個圣殿相關的消息之后,他自然會去看看”畢竟他需要感悟圣殿之心。
  殘天大6并非是殘天圣殿,殘天圣殿是一個更高層的特殊獨立空間,這個獨立空間凌駕于殘天大6之上,又包括了奧蘭大6絕心大6和殘天大6這三個大6”但是殘天圣殿是另外的一處圣殿大6,就相當于是三大6的高層供奉空間。
  “如果是這樣的話,作為回報,這本《昆吾絕密》,可以為兩位提供一些幫助!這份恩情,其實已經無以為報”這份資料至少可以幫助公子不少”以免公子得罪了一些不該得罪的人。”那女子微微沉yín說道,隨即遞過來一本很簡樸的書籍。
  這本書,看起來都是由一片能量匯聚而成”這片能量似乎很穩定”但是脫手后似乎又不穩定。
  這樣的書籍,李玄倒是還是第一次的見到”這般見到之后,他也不由沉yín了起來”當下,他微微點了點頭,然后接過了這本書。
  拿到這本書,李玄也不由想到了曾經的一些事情,心中已經有所明悟。
  “這位姑娘,我和你有些緣分,他日我們或許我們有一定的機緣,不過現在,我要陪著殲陌,他為我付出了太多。”
  那女子微微1ù出幾分笑容,她的美其實和蘇嬋差不多,只是此刻的那股子英氣和傷感,讓她顯得反而更加的動人。
  不過這些,卻不是李玄感慨的真正原因,作為煉器大師,李玄對于器靈的感應是很清晰的”所以在感應到之后,他并沒有點破什么。
  其實,人和妖的愛情從來都是被歌頌的,人和鬼的愛情也是讓人心動,可歌可泣,但是一個人和自己的法寶產生愛情,這感覺,有些詭異,但是卻十分的正常。
  因為長期的心靈契合之中,如果是異xìng法寶器靈,如果是真正的完美的器靈,不僅會有感情,還會有真正的xìng別愛情等情緒劃分,甚至一樣的能娶妻生子。
  一件法寶和一件法寶雙修,能生出衍生法寶形成一套法寶,這都是很正常的。
  了解到這些,對于這個女子”李玄反而多了些尊重之心。
  “嗯,這位姐姐你好好照顧他吧”我們他日再會再秉燭談心。”蘇嬋微微點頭,輕聲說道。
  “姑娘,一路順利!如果需要避免別人感應,其實可以多多了解,天地人之道,天是天道,地是地道,人是人道。天地人如一,那么,其余的有心之人,就無法堪破。我實力不強,能殺死那強大的劍修,也是感悟到這天道如一的不滅劍氣和意志!這些,對姑娘是會有幫助的。”
  李玄微微沉yín道。
  “多謝公子指集!”
  那女子聞言,頓時jiao軀一震,若有所悟,隨即躬身說道。
  “嗯,你去吧,我們就此別過!”李玄微微笑道。
  “姐姐,一路保重!”蘇嬋也真心說道。
  “兩位,多多保重,后會有期!”那明鏡臺女子明月當即微微躬身說道,隨后懷抱著殲陌”頓時身影迅的虛化”隨后消失了。
  而李玄和蘇嬋,看著對方遠去,許久后,終于微微嘆息一聲,隨后相視一眼,雙方都能從對方眼中看到那種脈脈含情的氣息。
  兩人相視一笑,繼續牽手前行。
  打開這《昆吾絕密》,聯想到這其中的緣由,聯想到那土匪的領說道的,那件事”,李玄臉色微微凝重,當下打開了這所謂的,絕密,觀看了起來。
  “昆吾派自詡為名門正派,雖然遠處絕域,但是卻野心勃勃,總想在殘天大6呼風喚雨,隱隱有與圣殿抗衡之意。昆吾派在馮yù山,其山巍峨浩淼,氣勢磅礴,在殘天大6有著極其的顯赫地位,被譽為“殘天第一山”。昆吾派弟子有男有女,雖然信奉《〖道〗德經》,但主要是指利用〖道〗德經之中的天道修煉法術”弟子允許婚配,不禁葷食。
  昆吾派最大的特點有兩個:一是野心,二是表面上正人君子,暗地里卻十分的陰險狡詐。同門之間也互不信任”相互傾軋,爭權奪勢。
  掌門人李衡”沽名釣譽之徒,野心勃勃,表面是一謙謙君子,實際上心恨手辣,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當年使用卑鄙手段取得掌門人位置,只是由于顧忌到兩位師弟李毅和李瀟的武功絕技,所以遲遲不敢對他們下手。
  李毅為人極端自sī,最大的目的是成為昆吾派掌門,為達到這個目的”不惜與李瀟互相利用”其實各懷鬼胎。
  李瀟為人猜忌心極重,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弟子。最大的目的是成為昆吾派掌門,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不惜與李毅互相利用,其實各懷鬼胎。
  而真正的掌門”如今卻是在廚房做雜役的一個又瞎又啞又丑的老人。這個老人〖真〗實身份是昆吾派上一代的掌門,李衡、李毅、李瀟三人的師父豐頤劍帝。昔日作掌門的時候,豐頤為人冷酷,對待弟子刻薄寡恩,建到三個徒弟的怨恨。他不信任自己的弟子,為了保住自己掌門人的位置,牽制三個弟子的力量,他將昆吾四絕技中的三項絕技分別傳給了三個弟子,卻把第四項絕技留而不傳,希望引起三個弟子之間的自相殘殺。結果最不讓他設防的表面溫和儒雅的大弟子李衡設計使出陰狠手段暗害了他,并且奪走了第四本絕技書,這時李毅和李瀟趕到,基于宿怨,三個弟子一起廢除了他的修為,又吸食了他的修為能量,讓他成為一個廢人。事后,三人對外宣布師父已得怪病身亡,從此豐頤劍帝在殘天大6消失,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李毅和李瀟忌于李衡一人獨得兩項絕技,只得承認他是掌門,同時兩人聯手,希望李衡能有所顧忌,不致對他們痛下毒手,李衡也怕二人聯手,所以三人多年來雖然各懷鬼胎,卻也一直相安無事。
  二代杰出弟子李素,她是李衡的女兒,昆吾派中唯一一個潔白無瑕的人,心底純良。面對父親、師叔和眾師兄弟姐妹的所作所為,十分彷徨痛苦,最后為了挽回昆吾派的名譽,規勸同門眾人,毅然以身殉道。
  二代杰出弟子趙正,他是李衡的大弟子,xìng情冷淡,為人心機極深,嫉恨心很重,如果有人得罪了他,表面上絕對不1ù聲色,但是一旦時機成熟,他會加倍的報復,處世哲學是“寧可我負人,不可人負我,。與門內杰出弟子不和,為了爭奪昆吾派下一任的掌門之位,兩人互相傾軋。與邪修之人柳菲兒互相利用,狼狽為jian。
  二代杰出弟子方漁溪,李衡的女弟子,yín邪無恥,與鄭英有sī情,但其實同netg異夢,只為得到對方的昆侖絕技。
  鄭英,李毅的大弟子,為人jian詐,yín邪無恥。與方漁溪有sī情,但其實同netg異夢,只為得到對方的昆侖絕技。
  楚浩,李瀟的大弟子,為人極會獻媚,見風使舵。為了追求天道劍派的靜女麗人云曦,不惜出賣昆吾派的利益,之后成為被人利用的奴隸。
  ……”
  看完這些,李玄目光變得有些復雜起來,此去昆吾派,定是麻煩的代名詞,只是昆吾試煉會開啟昆吾山,而昆吾山就在殘天圣殿的圣殿大6里,這是一個機會!但是,這里面的人確實太過于復雜,這些人竟然瘋狂黑心如此,簡直是讓人無法想像的!
  李玄沉yín著,卻聽見蘇嬋溫柔的道:“玄哥,可是什么無法斷決的事情母”
  李玄牽著蘇嬋的手,此刻聽到她說話,才感覺到手心里的手還有些冰涼,他不由將這《昆吾絕密》遞給蘇嬋道:“嬋兒,這本書你看看再說。”
  蘇嬋當下接過這書,然后觀看了起來,片刻之后,她臉上有些不可思議之色。
  “玄哥,這些,難道都是真的嗎?”
  “嗯,是真的,這是明鏡臺呈現出來的“天書”是一種功過是非的記錄的寶物產生的書籍,這點是不會有錯的。”李玄沉yín道。
  “那我們進去是要避開這些人嗎?還是不打算去了?”蘇嬋當下又詢問道。
  “嬋兒,這次的事情,我會推遲去,我先陪你去下你們蘇家。”李玄微微沉yín,這一年的時間,他的實力因為感悟了天地人之道,自然精進的達到了七星君五重大圓滿,實力已經極為了得,這份實力,在蘇家這樣的xiao家族,還是獨當一面的,也已經不差了。
  而蘇嬋,在這份感悟下,也達到了七星君一重,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幫助下,這樣的進步,才是真正的震撼xìng的,但是這些不重要,因為比起天道感悟來,這一切都只是xiao意思。
  “玄哥……”蘇嬋微微jī動。
  “嬋兒,在這之前,我肯定會先娶你過門,這些日子幸苦你了。”季玄真心的說道。
  “玄哥,嬋兒不苦,這一年來,是嬋兒最幸福的日子。”蘇嬋低聲說道,這會兒,她已經臉紅子起來。
  李玄微微一笑,隨后將蘇嬋拉到懷里,然后第一次的,輕輕的ěn上了那動人的嘴netbsp;那冰涼冰涼的、柔軟香nèn的嘴net,一經觸碰,頓時讓人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沉淪的感覺,這種感覺,深切而熾烈,讓李玄一陣mí戀。
  蘇嬋這會兒jiao軀顫栗了一下,隨后軟倒在李玄懷中,同樣十分忘我的投入進去,只是這份青澀和笨拙的動作,呈現出她在感情方面的經歷的一片空白。
  李玄的舌頭清tian著她的嘴net間延伸了進去,然后tian開那yù貝般白白的xiao巧整齊的牙齒,深入到了她的檀口之中。
  和對方柔nèn的xiao香舌接觸的那一個剎那,蘇嬋輕輕的shēnyín了一聲,然后整個身子都膩在了李玄的懷里。
  ((www.booksrc.net)書友整理上傳更新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