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387 分身殺敵

這般一路前行,半天之后,李玄和蘇嬋進入了森林的深處。
  “玄哥,前方的樹林,太安靜了,似乎有些不正常,我們要繞過去嗎?”忽然,蘇嬋微微警惕的說道。
  李玄看了看前方,精神稍微外放,頓時便感覺到了,里面的那條官道上,站著一個白衣老者。
  李玄的精神掃到那里的時候,那老者目光之中精光一閃,頓時一股滔天的氣勢猛的暴漲了起來。
  不過,便在此刻,李玄意識一動,一道精神陡然凝聚,接著覆蓋式的瞬間沖擊到了對方的氣勢上,這一刻,那白衣老者臉色陡然一變,接著瞬間變得蒼白,眼神之中的犀利和冷銳之色也在剎那間定格了下來,這剎那,似乎是陷入了mí茫一般。
  “沒事,我們繼續走”李玄看了看如今變得十分鎮定自信的蘇嬋,當即隨意說道。
  說著,李玄帶著蘇嬋,默默的朝著前方行去,對那白衣老者完全沒有在意。其實一路遇見一些強者或者仇敵,再正常不過,畢竟之前對付喬家的手段,已經讓他名氣大增。
  前方,被震懾的白衣老者忽然睜開了眼,他的心中頓時極為震撼,看著隨行而來的年輕男女,他的心頭不由遲疑了起來。
  不過,只在片刻,他的臉色,又變得冷厲了起來。
  “兩位朋友,請暫停一下老朽是天星城許家長老許鶴,半天之前,我孫兒許恒在這前方,被一位強者擊殺,當時,就是兩位從這里經過的吧?”許鶴微微伸手,將李玄攔截了下來。
  不過,因為之前的被震懾,他說話留了一絲余地。
  “半天之前?似乎確實發生過殺戮之戰,不過和我們有什么關系?”李玄微微沉yín,隨即淡然問道。
  無論如何,對方是一個老者,還應該是那個被他殺死的一男一女的那個男人的長輩,在對方沒有成為敵人之前,李玄并不會表現的很瘋狂或者慌luàn。
  “是的,就是那場戰斗當時,我孫兒恒兒和另外一個mén派的一位朋友之女一起去的,卻不想遭遇劫殺,我孫兒和那位朋友之女已經橫死之前,似乎也只有你們二人從那邊經過吧?”老者臉色有些難看,盯著李玄和李玄身邊動人的少女,目光有些咄咄bī人。
  “這位許長老,不知你孫兒實力如何?”李玄沉yín問道。
  “六合宗劍宗八重”許鶴毫不猶豫的答道。
  “嗯,好那么,長老是否覺得,我們二人,能有能力殺死你孫兒嗎?現在我們不過劍使境界以及劍宗五重,敢問長老,你認為,這可能嗎?”李玄反問道。
  “這是不可能但是你李家的《道德功法》精神很強大,精神攻擊震撼了他之后,將他殺死,也并非不可能”
  許長老隨即沉yín后說道,他直覺覺得,他的孫兒的死,和這個青年絕對是有關系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這里等了不僅如此,在這半天之內經過這里的人,除了眼前兩人之外,其余之人,已經全部被他誅殺
  這次,他本是想殺死李玄及其身邊的女人,但是到這里的時候,被人震懾了威脅了,所以許長老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許長老,你這么說話可就是冤枉我李玄了不錯,李家確實有道德功法,但是你認為李家到如今就剩下我一人的情況下,有人有能力修煉這種功法嗎?而如果真的有人能有實力修煉這種功法,許長老,你此刻還能這么隨意的站在這里質問我們嗎?”李玄很是平靜的說道。
  許長老聞言臉色一變,眼中殺機一閃即逝,顯然,李玄這種語氣和他說話,他是非常生氣的,向來都是別人卑躬屈膝,什么時候輪到被人這么的對待了?
  不過許鶴也是一個隱忍的人,此刻他只是不動聲色的笑了笑,道:“看來傳說果然沒有夸大,你如今卻是讓人不敢xiǎo覷不過,這件事的知情之人,都已經被我許鶴殺了如今,只剩下你們李家的一行兩人當然,我不是說要和蘇家為敵,只是,我希望知道,你們對于這件事的看法或者是將當初的情況詳細的說明一下我許鶴,也只有這一個唯一的孫子,他不在了,我自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許鶴倒是也十分忌憚,但是面子上,他卻是不愿意去放棄,直覺總是覺得,這兩人,和他的孫兒一定有著特殊的關系
  正是這樣的想法,許鶴因此十分的堅決,沒有在那種強者對他的警告之中離去,而是選擇了繼續。
  “看來許長老對于這件事是調查的很清楚了,連我李玄以及李家蘇家的事情都知道……不過之前那個場面確實是很殘酷的
  不過見到那種場景,誰會多想?趕緊避開才是正道,免得招惹麻煩。
  ……”
  李玄隨口說道,殺人,他身上沒有沾染鮮血,蘇嬋殺的少,更是愛干凈,自然沒留下什么線索。
  “如果你還有什么疑問的話,那你就問吧。對于您的孫子的遭遇,我深表遺憾。”李玄道貌岸然的說道。
  許長老微微沉yín,定定的看著李玄和蘇嬋兩人,隨即感嘆了一聲:“多謝了,你們走吧。”
  “那,許長老,我們便告辭了”李玄拱了拱手,隨即轉身牽著蘇嬋遠去。
  不過,在行走了一段時間之后,在森林的前方,李玄看到,一個人正凝神等待著。
  “你來了”好半天,許鶴忽然眼神一凝,隨即沉聲說道。
  “我就算是不回來,你可能真的放過我和嬋兒么?”李玄冷笑著道。
  “這個,可能會,可能不會,我還沒有考慮好既然你沒有任何忌憚,何不讓你背后的強者也出來?”許鶴淡然說道,眼中此刻已經是殺機凜然。
  死,他不怕,就算是死,他也要為他的孫兒報仇
  但是,李玄聞言之后,只是不屑的一笑,道:“如你所愿”
  說著,李玄身影一閃,陡然間施展分身,分身直接化出一道殘影,殘影凝聚,頓時呈現出一身黑袍的身影來
  不僅如此,這黑袍直接傳遞出一股恐怖的意志
  被這恐怖意志瞬間沖擊后的許鶴,臉上頓時也是一片駭然之色,顯然他也根本沒有想到,李玄以背后的強者竟然如此恐怖以他八法王九重大圓滿的境界,竟然依然如此讓他驚駭震撼
  這份實力,讓他的心狂跳了起來,到了這個境界,九冥主十方帝的劍主劍帝,還會遙遠嗎?
  這,這個是真正的九冥主?
  這放在任何地方,都會讓人徹底的震驚到死這是絕對恐怖到極點的實力,這絕對的非常非常的變態的
  正是如此,在這種意志的沖擊下,再加上被巨大的威壓打了個措手不及,當即,許鶴被震懾了。
  他的眼中凌厲的眼神在剎那間mí茫了一下,而在這一刻,黑袍的強大能力當即展開,內丹虛影契合意志威能,龐大的攻擊力讓許鶴瞬間被沖擊砸中,這種靈性的東西的傷害,讓許鶴在這瞬間身軀狂顫了起來,同時,一口巨大的鮮血如同噴泉一般**了出來,血水在空中化作一大團的血霧
  “原來,原來是你”許鶴臉色大變,隨即就準備動手,但是此刻,一道恐怖而強大的靈魂陡然沖擊而來,隨即許鶴很悲劇的再次被震懾了。
  這次,是靈魂沖擊
  一種深層次的靈魂沖擊,讓許鶴直接的眩暈了起來,整個人完全陷入了一種真正的呆滯的狀態
  但是對于真正的強者而言,只是眩暈一個剎那,但是這僅僅的一個剎那都足以可以將對方抹殺近萬次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黑袍又化身一柄靈魂飛劍一般的形態狠狠的對著許鶴發出了攻擊
  帶著恐怖的力量與沖擊力,一劍將對方的腦袋斬的飛上了天空
  “噗--”
  鮮血從對方的頸部猛的噴灑了出來,如同冒著泡的溫泉,汩汩的不斷的流著血。
  片刻后,這身體倒在了地上,徹底的死亡了。
  黑袍,卻是直接的掃了一眼這具尸體,臉色沒有任何變化的轉身離開了。
  ……
  看著這一幕,蘇嬋微微皺眉,隨即說道:“玄哥,這位前輩……”
  “嬋兒,前輩并非是跟蹤和監視我們,之前他就有通過意識聯系我讓我知道這許鶴居心叵測,若非如此,我又怎么會這么鎮定?”李玄當下解釋道。
  “嗯,原來如此,這樣就好。嬋兒只是覺得,如果每次都讓前輩出手的話,我們就會有依賴性了,這樣對于我們自己的修煉前景不好呢。”
  “嬋兒你說的很對。這次等處理了那批土匪官差的后路之后,我們在森林深處找個地方,搭建個房子,隱居生活一段時間,到時候我教導你一些修煉之法,另外再親手給你打造一些裝備。”
  nbsp
  ;李玄微微笑著,蘇嬋確實是個好女人。
  “玄哥,你對嬋兒真好”
  蘇嬋再次幸福的說道。
  那洋溢著陽光的溫柔笑臉,在此刻,就是一副真正的絕美的風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