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385 路遇殘殺


  第385章路遇殘殺
  李玄從一種真正的了領悟之中回味了過來,感受著身體的一片片的變化,心中頓時多了無限的豪情,似乎這一切在他的心中有了很好的呈現。
  其實看完了李敖手記之后,李玄已經真正的明白了陰陽之道,而且甚至已經掌握了這種道。
  如果說境界,其實他現在已經達到了九冥主的境界,但是這種境界卻融入了道的法則之中……這種說法很奇怪,但是實際上,真實的情況就是這樣。
  眼下,既然決定暫時放開以前的一切,形意魔法拳和那九冥主的修為,李玄也不打算使用了,而只是使用自己目前的實力,這種以劍為中心的實力。
  便是這股之力之下,李玄也依然無所畏懼,足以橫行天下。
  “玄哥,你看這本書都整整一個下午了,看你完全投入了進去,我也沒有打擾你——你吃點東西吧?”這個時候,蘇嬋端著一碗激湯走了過來。
  濃香的激湯氣味飄了過來,一時間,李玄食欲大振——似乎很久沒有吃過這樣的東西了。
  “嗯,嬋兒,剛才確實是看的太沉mí,然后自然也了解了很多東西……明天,我帶你出去走走。”
  李玄微笑道。
  “玄哥,你能出去走走也好,這樣多了解一下自然也好。”蘇嬋微微有些激動,跟隨著李玄làng跡天涯,這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心愿。
  這個時候,李玄說了出來,忽然間,蘇嬋覺得自己似乎熬出了頭。
  “嗯,嬋兒,等回來之后,我帶你去你們蘇家,給你個名分。”李玄溫柔道。
  “啊……玄哥……”蘇嬋聞言,頓時激動的眼中頓時熱淚盈眶。
  當下,她含情脈脈的看著李玄的那種眼神,似乎都足以將李玄整個身體都完全的融化。
  李玄見狀,夾起一塊激ròu向著蘇嬋喂了過去,蘇嬋嬌軀微微一震,隨即面紅耳赤的掩面跑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蘇嬋,這會兒竟是真正的害羞了。
  李玄笑著看著蘇嬋遠去,心中一片寧靜。
  人,該行人之道。
  而人之道,就是真正的人,之道。
  ……
  風華鎮外的官道上,偶爾走過三五個拉著木板車的農夫,木車里多是些良莠不齊的蒜苗,蘿卜之類的蔬菜,這都是送往縣城叫賣的。
  偶爾有一兩個漢子騎馬而行,身配大刀長劍,風塵仆仆從身邊經過。
  李玄對于這些都沒有多少感觸,凌晨的露水很重,李玄沒有以內氣凝聚身體之外抵擋這些,所以腳下的布鞋已經濕透,上面沾滿了暗黃色的灰塵,顯出一股股特殊的塵土氣息。
  頭上連同眉máo,都已經被露水濕透,只是,李玄并沒有介意,而是在這種步行之中,感受到了一種真實,一種活生生的真實的感覺。
  遠處,蛙聲偶爾傳出,鳥兒自由的飛過,偶爾傳來幾聲清脆的鳴叫,自然的清新的魅力讓人感覺到舒暢。
  這是一條官道,寬不過八米,卻平坦之極,一直延伸向遠方。
  身邊,蘇嬋步履輕盈,xiǎo鳥依人,好不恬美。
  “駕--駕--”
  遠處,轟隆隆的轟鳴聲,帶著地面都有些微微顫抖的感覺,即便是露水如此之重,遠處,也有一股塵灰煙塵滾滾而來,無數的黃色的、灰色的馬匹爭先恐后的飛馳著,如同大軍壓境一般。
  最前方的是兩匹紅色、白色的駿馬。紅色駿馬上,一名身穿黑色戰甲、身材魁梧、滿臉絡腮胡子目露兇光的大漢,手持厚實的大馬刀,身體不住的上下晃動,那種威武沖鋒的氣勢,十分狂暴
  旁邊的白色駿馬上,一名身材修長,身穿青色軟甲、頭戴英冠的女子,背負長劍,厲聲呵斥著:“駕--駕--”
  他們的身后,無窮盡的官兵跟隨著,似乎馬上就要開戰一般。
  路上,一名老fù提著竹籃,籃子里面是幾十個激蛋,正顫顫巍巍的走著,那當先的莽漢沖過之時,老fù直接嚇呆了,骨瘦如柴的手一顫,手中的籃子便掉落在了地上,滾了兩圈,里面的激蛋大半都已經破散,黃色的蛋黃已經都流了出來。
  李玄沉浸在早晨環境的優美之中,然后瞬間感受到了身后的動靜,回過頭,正好看到了老fù人嚇呆的那一幕。
  兩方的距離,太過于遙遠,而那莽漢和那女子,顯然似乎都是官兵,所以李玄倒是沒打算chā手,想來老fù應該沒有什么危險。
  只是這想法還沒完成,一把白晃晃的大刀閃過一道殘影,“噗--”的一聲,一顆人頭飛起數百米,從空中滾落了下來,在李玄身邊不遠停下。
  看著那滿臉皺紋、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滿是驚恐表情的人頭,忽然間,李玄感覺到熱血上涌。
  駿馬很快的沖了過來,下意識的,李玄拉著蘇嬋退避到了路邊,無數馬匹轟隆隆的從李玄身邊經過。
  看了遠處不堪入目的被踩成爛ròu的尸體,李玄心中感觸極深,看著遠處的那些官兵一眼,他默默的跟隨了上去。
  這次出mén,李玄主要還是為了這個身體的父母家人的恩怨問題,想要做個了結。此次看見這么多所謂的官兵,李玄心中有些懷疑,因此拉上蘇嬋便悄然的跟隨了上去。
  在官道上,就算是官兵在猖狂,定然也不敢對百姓如此屠戮,即便是有再重要的事情,也一樣
  而這群官兵如此狠辣,實在是和馬賊土匪無異,而李玄原本也偶爾有聽風華鎮的百姓說過什么官匪勾結的事情,因此心中也有如明鏡一般。
  “玄哥,這群賊人拿百姓的性命完全不當回事,實在是可惡至極這肯定是城里的那些為虎作倀的邪修和官府勾結的結果”
  遠遠的看著這一幕,蘇嬋不由沉yín說道。
  “放心,嬋兒,我自有分寸,我們先跟上……”
  ……
  凌晨時分,和煦的清風輕輕的吹著,李玄的心境完全的沉浸在一種類似于隱匿的意境之中,或許是之前的天地人之道太過于沉淀和深刻,讓李玄若有所悟,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李玄的心境和這個世界的所謂的天道十分的契合。
  或許在前世是有這種契合天道的心,但是沒有真正的進入這種天地人之道的mén檻,所以也沒有什么異常的表現,但是如今走入了天地人之道的mén之后,再有了這樣的一種心境,配合上似乎和這環境休戚相關的感悟,李玄頓時感覺到如同進入了那種無法無念、空前輕靈的頓悟狀態。
  如今,他并沒有進入十方帝境界,更是沒有達到五行內勁的境界,但是這種狀態下,他依然有一種類似于靈魂升華的感覺。
  忽然,前方嘈雜的聲音傳來,接著一名老fù人慘叫的聲音劃破長空。
  “啊,我的浩兒啊--”
  那種絕望而凄厲的嘶吼,讓這個原本就寧靜的早晨,顯得多了幾分悲慘的味道。
  “這些人,實在是禽獸不如,竟然如此對待老弱fù孺看樣子連一個孩子都沒有放過”蘇嬋憤怒道。
  “嗯禽獸不如”李玄冷靜的說道。
  李玄原本平靜的心忽然消失了,此刻,他雖然只有**宗三重的圓滿境界,但是他沒有絲毫的畏懼,只是天地人之道的想法讓他暫時沒有動手,即便是之前那老fù人身死,他雖然憤怒卻也強行的隱忍了下來,這回在頓悟的狀態下被人打擾,又聽到fù人絕望的慘叫,甚至是年幼的孩子的無聲的慘死……他心中的某根弦徹底的被撥動了,一股熱血頓時上涌了起來。
  本不想再輕易殺人,特別是明白天之道乃損有余而補不足之后,但是李玄此刻卻是真的動了殺心!
  不過,他也知道,這群官兵的實力并不低,而那領頭的一男一女,實力更是達到了**宗的第八重
  李玄并不畏懼,但是這個luàn世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李玄也不想這么熱血上涌的沖上去,這是莽夫的行為
  不過,正當李玄心中計較的時候,前方忽然傳來不大的訓斥聲道:“哼,杜襲,你現在是官兵而不是馬賊若是壞了大頭領的事,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是,三頭領,xiǎo的明白了,xiǎo的知錯”
  一個有些陰測測的聲音有些惶恐的道。
  “嗯,滾到一邊去,若有下次,定斬不饒”那冷厲的聲音森冷無情的斥道。
  ……
  “嗒嗒嗒,嗒嗒嗒--”
  遠方,那群官兵已經進入了風華鎮城外的連綿山脈的官道之中,這里四周都是大山,雖然靠近縣城,但是凌晨和傍晚,也時常會有野獸出沒。
  李玄牽起蘇嬋的手,運起原本的源自于李敖手記里面的魅影八卦身法,這身法也是高深莫測,盡管李玄已經大部分的掌握了其中的玄妙,但是因為功法過于高深,而且需要消耗的能量龐大,因此李玄也只是很低調的運轉魅影八卦的第一層的功法--魅影變向。
  雖然僅僅只是第一層的身法,但是這魅影變向的速度極快,比之曾經的雷光遁龍身法,都要高深不少。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b;;;;;m]
  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