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380 再立威

求推薦票一見李玄露出罕見白勺笑容來,蘇嬋頓時都有些激動了起來,眼中頓時盈滿了淚水,不過淚水卻沒有滑落,她反而當即走近了床邊,在李玄的身邊坐了下來。
  “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恒也。”蘇嬋輕聲說道,“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為什么不’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恒也’、’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這樣的去理解呢?”
  李玄反問道。
  “玄哥,你……老祖都不是這樣交代的呢,怎么能這么理解?有無相生?那豈不是睜著眼睛說謊話?曲解了這其中的意思,要是傳承下去,可就會造成道德淪喪的后果的呢!玄哥,不能這樣胡亂的去思考哦,從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的基本道理來看,道就是生雙,萬物以陰陽為融合啊!道生正一和負一,生正義和邪惡,生陰陽,生萬物和萬物相對的萬物……”
  蘇嬋的話,把李玄給弄迷糊了。
  錯的?
  誰是錨的?
  道生陰陽。生正一和負一,生正義和邪惡,負陰抱陽,沖氣為和。正一和負一融合,就是零。零,就是圓,圓就是圓滿。
  忽然間,一扇窗戶忽然間從李玄心中捅破,這個時候,李玄忽然明白,無論到底誰對誰錯,有些事情,不一定就非得按照常理去思考。
  “有無相生?那豈不是睜著眼睛說謊話?
  曲解了這其中的意思,要是傳承下去,可就會造成道德淪喪的后果的呢!”
  蘇嬋的一句話,讓李玄震撼的原因,就在于,這句話說的是多么的正確,她并沒有見到過現代社會的那些情況,但是她似乎很肯定的說出了這樣的話。
  在原本地球人的理解之中,有無相生,就是一種故作高深的說法,什么有中有‘無’,無中有’有’,但是蘇嬋的理解就是有就是有,無就是無….,一個斷句的不同,一系列的釋義全部的被顛覆,這其中蘊含的東西,那就多了。
  心中忽然被打開了一道門一般,似乎看見了遠處的天道呈現在眼前,這種霍然明悟的感覺,讓李玄對于合陰陽之道,多了幾分深深的體會。
  一切,歸于零,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這種意思,有了新的意境,因此在新的意境之中,李玄悟了。
  礙于靈魂被滅掉了一部分有所損耗,這個時刻,李玄沒有能突破進入陰陽之境,但那是他明白,這不是他沒有能力,而是在眼下這情況下,他自身的傷勢還需要一個月左右的修養,所以這一個月時間之后,他的國術修為境界,達到陰陽之境,還是沒有問題的。
  也就是說,實際上,此刻他已經有了真正的突破的契機了。
  “嗯,嬋兒你說的對。”李玄微微一笑,本想牽起蘇嬋的手,卻在意動的那一刻放棄了。
  接下來,李玄也只是每天默默的冥想宇宙,修復自身,體內的十大虛影同樣的冥想宇宙,契合信仰之力,更加的精粹了。
  而這三天里,李玄也隱約聽到幾次蘇嬋被欺負的聲音,他也沒有多說話,因為往往對方出言不遜,蘇嬋便已經準備動手了,所以那些不知名的人,也都是訕訕的離開。
  但是李玄知道,當再幾次沒有動手之后,這些人會得寸進尺的。
  不過三天過后,李玄已經基本上恢復了大半的修為和實力,身體也不再孱弱了,他也就沒有什么忌憚了。
  “玄哥,你今天氣色真的很好,要洗澡嗎?嬋兒給你燒水洗澡……”
  蘇嬋低聲說道,說著她面頰微微生出幾分紅暈。
  “洗澡……嗯,我自己就行了。嬋兒,你在外面等會,我處理完了之后,陪你出門走走散散步。“李玄微微笑道。
  這三天里,李玄將蘇嬋批注的《道德經》
  都看完了,他也從最初的輕慢和隨意,到了后面變得慎重和謹慎了起來。
  直到看完了這整本自勺批注,李玄才不得不感嘆,這種理解,真的讓他感覺到震撼。
  這本書,不局限于是一本書,更是一本說到呼吸什么什么能量,就能怎么怎么樣的情況。
  ’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滌除玄覽能,無疵!乎愛國治民能,無為!乎天門開闔能,為雌!乎明白四達能,無知!’
  對于這些,李玄在深深的體會之后,覺得這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此刻他反而對兩種解釋都保留了一份質疑。
  這個大陸到底是不是真傳承,這其中又涉及到什么隱秘,李玄已經不想去深入思考。
  他正想著,就聽到外面傳來冷笑的聲音:
  “蘇嬋,現在沒有蘇家給你撐腰,而且你還是蘇家的恥辱,你還能玩出什么花樣?識相的趕緊走!不然,你心儀的男人,就沒活路了!在這個開元鎮,就算是蘇家也無法和我喬家相比!””喬文,你無恥!”
  蘇嬋冷聲呵斥道。
  “無恥?我已經給了你很多次機會了,聽說你男人現在恢復了?本來以為他死了我就名正言順的……現在他好了,那么一一”
  那聲音還沒說完,頓時,一抹劍光不知從什么地方射來,剎那間穿透了他的頭顱。
  “噗一一”
  “啊一一”
  他慘叫一聲,~股血水飚射三尺長,隨后爆散了開來,那喬飛的腦袋瞬間崩掉爆炸開來之后,他的身體還抽出了幾下,這才徹底是死絕了。
  “啊一一殺人了!””大少爺死了!”
  “賤人!”
  “賤女人!”
  “殺!”
  一時間,四周的人驚慌了起來,而那些隨從更是驚駭欲絕。
  但是就在此刻,又一道劍光陡然化作無數劍氣,瞬間將這一群人滅殺,隨后一股蘊含著恐怖威壓的聲音傳遞而來:“從今以后,李玄、蘇嬋為我劍主李敖的弟子,你們任何人,再膽敢有任何異心,必定抹殺!”
  下一刻,一個黑袍男子忽然間出現在虛空之中,他目光陰冷,看了看路上和留下的一名喬飛身邊的隨行的仆人之后,身影頓時再次消失。
  不過這次,他并不是進入了李玄的身體之中,而是直接的遠遠的離開了。
  這身影,自然是李玄的分身,李玄的十大魔法元分身,此刻分離出了一道精神方面的分身出手,而他自己,則是依然在房間里洗澡,這點并不需要什么見證。
  對于一些小小的五行、**境界而言,一個九冥主級別的強者,他們是惹不起的。
  所以這樣一來,李玄知道,他和蘇嬋的生活會安定下來。
  果然,在這個消息傳出之后,步出片刻,一大堆的所謂的強者登門了,但是這些強者最強的,也不過只有七星君三重左右,李玄倒是也不客氣,在他牽著蘇嬋站在一邊的時候,他的分身一身黑袍,目光冷厲的盯著那七星君三重左右的劍君級強者,只是目光一閃,對方頓時就有種粉身碎骨的恐怖感。
  “李……李前輩,我們,晚輩,晚輩是來道歉的,之前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
  那喬家的家主也是一位身材佝僂的老者,此刻說話不由都哆嗦了起來。
  這個世界,是非常的險惡的,一點仇恨,可以殺人滅口,抄家滅族,特別是對于強者而言更是如此。
  所以此刻,喬家的家主依然在埋怨著這個該死的不成器的喬文的同時,也表現的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一點點的錯誤來,惹得這個人的憤怒。
  “嗯,既然是不懂事,那就算了,事情也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你們好自為之吧!”
  黑袍李玄冷聲說道,隨即一道內丹虛影狠狠的轟擊在前方虛空,配合那一絲空間法則,整個空間陡然扭曲的如同破裂了一般,“轟”
  的一聲悶晌,整個空間顫抖了起來!
  這恐怖的攻擊力,宜接震撼的喬家家主長老一行人臉色都變得驚駭欲絕起來,他們的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表情頓時變得極其精彩了起來。
  “是,是,前輩……喬家家主和一群人頓時都噤若寒蟬。
  “我不會在乎李玄和蘇嬋的生死,也不會干涉他們和你們的生活,但是名義上,李玄算是我的弟子,我縱然不會總守護著照顧著他,但是如果他日我回來,有人敢對他動手的話,別說你們什么喬家家族,就算是這個殘天大陸殘天圣殿,我也敢殺上去的!你們,不要拿自己的性命不當一回事!”
  黑袍李玄冷哼一聲,一甩衣袖,頓時消失了。
  而此刻李玄和蘇嬋,都似乎很是奇怪和震撼的看著這一幕,也沒有說話。
  隨后,喬家家主當即鞠躬道歉,并且盲接賠償了兩套六星級的裝備套裝作為損失賠償。
  對于一個小家族而言,六星級,已經非常的了不得了。
  感謝書友‘支持—,感謝書友‘灼眼①魔法師7打賞400起點幣翔☆空’打賞100起點幣支持—,感謝書友’弦影有七’再次贈送20份章節支持一多謝各位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