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344 所謂飛升者


  第344章所謂飛升者
  李玄心中沉吟著,覺得自己這次做的有些孟浪了,不過既然到了這一步,橫豎也是個死,也就沒所謂了!
  他這么想著,身體依然迅速的向前。
  而在這個時刻,身體內部的第二份意志在空間元素珠之中,已經迅速的圍攏向了那個巨大的七彩光尺了。
  這個時候,李玄身邊并不僅僅只有楚文謹、風依水、慕容玄月,南宮嫣然和艾溪兒等人,還有他的表妹琴斯瀾怡、妹妹李茹,以及吉娜和雙兒、茹蘭和絲雨等人。
  具體說來,其實和李玄微微有些牽扯的人,現在都在這里,這主要也是李玄為了讓楚文謹等人過得開心點,而暫時將這一行女人都弄到了這里來。
  當然女人還不有然紅夷艾薇兒等人,這些人也在空間元素珠之中,只是都在形意宗獨自歷練而已。
  此刻,這一群女子鶯鶯燕語,在眼前穿梭,李玄也有種真正的如沐春風的感覺,其實這些女子對于如今的李玄而言并不多,如今的分身實力存在,那么一下子分化開來,就是十二人,十二個獨立的李玄,每個李玄體內,又有一種內部的太陽系丹田存在。
  雖然說這種丹田已經不存在內勁化丹的境界,但是這也表明了,這包括自身在內的十二大分身,擁有著和平常一個人一般無二的獨特的能力,甚至包括那一個方面!
  十二份意志如果一同享受的話,那種過程,簡直是刺激到頂點的程度,當然,這個想法也只是想法而已,如今真正發生關系的女人,也才慕容玄月、風依水、楚文謹、吉娜、茹蘭、艾溪兒六人而已,這與十二大分身的要求而言,其實還有些不足,不過這點想法,也只是李玄的想法而已。
  除了這六人,還有嫣然、雙兒瀾怡絲雨和風瑤幾人,不過暫時,就算是有些想法的話,李玄大概也會和雙兒瀾怡發生點親密的關系,至于說風瑤和絲雨,暫時李玄并沒有太多的想法。
  “夫君,這個東西,就是那七彩光尺了吧,這東西看起來,果然極為具有壓迫感!”風依水看著這個千米多高的七彩巨尺,頓時也震驚不已。
  “是啊夫君,這東西,其實這么危險的話……”
  南宮嫣然微微沉吟,本想說不該拿,但是這一點點的責怪之心又沒有辦法表現出來,畢竟李玄已經很苦了,她就算是為了擔心擔憂而產生幾分埋怨,她也覺得這是非常的不好的!
  “你們都別擔心,這東西先就放在這里放著吧,我先嘗試一下再看!”
  李玄說著,隨即意念一動,頓時召喚出了血碑和那藏寶圖的碎片,隨后,李玄若有所思對著瀾怡等人道:“嫣然,瀾怡你們都到一邊來,讓開大片距離,這里的情況,確實不太好處理!一旦發生異變,只怕是鎮不住這東西了,到時候這里的情況估計會亂!”
  李玄沉吟著說道。
  在李玄的話語之下,琴斯瀾怡李茹等人,都很聽話的讓開退避到了一邊。
  而只有楚文謹,一直默默的站在李玄身邊,并沒有再往后退。
  “文謹,你這是……”
  “夫君,其實,我都懂的。你試驗吧,讓文謹看著就好。”
  楚文謹苦澀的說道,這一段時間,她一直很傷感,但是李玄卻一直陪著她的時間反而更多——當然,這是第二份意識化身的肉身陪著她而并非是本身。
  但是這些,其實和本身已經完全沒有區別,畢竟任何過程和動作,以及歡愛等等,都完全相同了。
  “文謹,你其實不必太傷感的,自古多情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李玄自言自語的說道。
  聞言,楚文謹臉色微微一凜,隨即嬌軀一震,看向李玄的身影陡然間多了更多的情緒,似乎這一剎那,李玄在她的心中,已經永遠的定格了。
  “夫君,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李商隱’的詩人的一首詩?這首詩是這樣的。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楚文謹面帶笑意,卻在精神之中傳遞著這一股信息。
  這一刻,李玄虎軀大震,一剎那間,一種別樣的親密的感覺油然而生,隨即,他猛的將楚文謹狠狠的抱在了懷中。
  原來做|愛的那種熟悉和親密的感覺,原來那種骨子里的相似,擁有的,是靈魂的根源相同!
  在這個世界,見到那個曾經的世界的人,一時間,李玄心中感慨萬分。
  “文謹!”
  “夫君!”
  這一刻,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只是兩個文字,就足以表達出一切,這其中,有著多么深刻的內涵。
  在這個時候,李玄的精神當即詢問道:“文謹,你是來自地球?中國?還是什么年代?”
  李玄的詢問,讓楚文謹微微錯愕,隨即回答道:“夫君,文謹來自域外天藍星啊,也就是你說的地球吧……當時,自然是武破虛空飛升到無恨位面了,獨孤一,號稱劍魔獨孤求敗,就是文謹的師傅。那些傳說之中的詩仙李白、逍遙子莊子、儒道至尊空子,道德老祖老子……他們都在無恨位面啊!夫君難道你不知道?”
  楚文謹這一句話,讓李玄頓時震驚的五體投地,差點真正的暈了過去!
  “這……文謹,實話說吧,你們大概在無恨位面修煉了至少千多年吧,我是你飛升之后千多年在地球上成長起來的,那個時候地球已經沒有了什么武者,修士什么的都很少。不過我因為一份奇遇和機緣,在四十歲不到的年齡,已經達到了破碎虛空的境界,并且打算破碎虛空,卻不想剛剛打破虛空,卻被一道毀滅之光抹殺了……這其中,那種恐怖,真是到如今都難以忘懷!不過我執念強烈,竟是忽然間轉生到這個世界的魔源大陸一個普通人身上。
  開始的時候我還很渾渾噩噩,后來逐漸的清醒了恢復了記憶,我才隱約的明白了部分的情況……”
  李玄微微解釋道,這個秘密,李玄微微改動了一點,只是說自己轉世了而沒有說殺死土著李玄……這其中的關鍵,就大了。
  “夫君……你,你是破碎虛空的時候靈魂被毀滅的?”楚文謹震駭的不得了!
  “嗯!是的!”
  “夫君,看來,你有成為絕對的巔峰不朽的潛能啊!那出手的就是滅魂使者,而夫君你之所以來到這里,也肯定是埃里克斯那個老混蛋妄圖累積無數的潛能和資源,一舉沖擊造就不朽器,這樣憑借不朽器和分身徹底融合一體,成就不朽十重巔峰大圓滿,那么那個時候,他就真正的所向無敵了!
  我們飛升者的強大在于,能動的河圖洛書,對于部分事情可以大概的推斷一下走向,因此我才會被師傅派來,妄圖顛覆這個神國的……”
  楚文謹這個時候極為認真的說道。
  “嗯,原來如此,這方面的事情我也查的差不多,除此之外,這次還有逍遙天浩參與了這件事,這件事可沒有那么簡單!
  埃里克斯和逍遙天浩是一伙的,那什么幻神天,根本就不是都是虛假的,至少我搞來的這個東西,能帶出去!
  到時候依靠這個漏洞,我有把握把我們都屏蔽掉不引起懷疑!”
  李玄認真的說道!
  “什么!這件事事關重大,我必須要想辦法和師傅說!”楚文謹臉色頓時大變,隨即似乎想通了什么事情似的,頓時激動了起來。
  “文謹,被人稱為‘域外妖孽’的存在,就是那些我們那個世界的飛升者嗎?”李玄微微遲疑道。
  這個時候他也才明白,為什么楚文謹來自地球,卻對于他三妻四妾完全不在意了,原來楚文謹來自古代。
  而他李玄,卻來自現代,雖然有些代溝,但是總算是一個世界的人。
  而且古代的女子知書達理,溫柔嫻淑,好的真是不能再好了。
  要是真有個現代的在這里,李玄估計自己真正的無法釋懷了。
  “獨孤求敗,竟然是真的,而且名字還叫獨孤一,一個單獨的一字,蘊含了真正的無上大道的法則!還有什么儒道至尊、道德老祖……”
  李玄一想到這些,更是心中熱血沸騰,什么時候和這些人見上一面,那才真叫不枉此生!
  此刻,盡管在這個埃里克斯的神國的世界依然精彩,但是李玄的心,已經飛向了遠方。
  飛向了那個詩劍仙李太白,飛向了那個逍遙老祖莊子,飛向了那個傳說之中的彭祖,飛向了那個從不曾敗的獨孤求敗!
  “嗯,是啊,我們飛升者的地位,就相當于是魔源大陸的羅姆獸一般……唉,近來也沒有什么強者飛升,最近的強者,也不過就是太極老祖張三豐厲害一些……但是這些又如何?我們飛升者的天性就是喜歡鉆牛角尖,道儒兩派的爭斗,依然不止,而且最近千年,佛派又興盛了起來,講究度化世人……”
  楚文謹說到這些,也不由苦笑連連。
  而對于這點,李玄也汗顏之極。
  道儒佛,三派大比大爭斗,這簡直就是……
  如果三方能合一,那么還至于是羅姆獸這種低賤的地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