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336 狂妄


  任何人,敢當面侮辱打臉,那就一概轟殺!沒有僥幸可言!
  李玄心中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怒火,這些人,竟是完全不顧身份,以洞虛境的實力向才乾坤鏡的人動手,這實在是找死!以為乾坤鏡的人就該被抹殺?
  李玄心中冷笑,在那一個剎那升騰起來的強橫的意志,比這個人更為強大,同時那一道毀滅之光,也比這個人更加的強橫!
  只是這一下,兩道毀滅之光陡然間沖撞在了一起!
  空間微微一顫,接著似乎停頓了一下,隨后李玄的毀滅之光在對方驚怒之極的目光下,狠狠的將對方的毀滅之光轟散不說,同時還直接的踩踏了過去,這種橫掃同樣是快速之極的,速度快到了那個人都完全無法反應過來,隨后,那一道毀滅者之光,才重重的轟擊在對方的胸前上!
  “噗——”
  一聲悶哼,這股毀滅之光直接將對方的胸膛轟炸的凹陷了下來,但是卻不見得能將其一下殺死。
  便在此刻,一抹滅天的劍光陡然射出,一道劍形靈魂化作實體,陡然一舉劈開了那個人的腦袋。
  頓時,那個人的鬧到“噗”的一聲悶響,頓時爆炸成為一堆碎肉,白色的腦漿和紅色的血水交織在一起,四散噴開,場面一時間很是有些血腥。
  “也就洞虛二重,也敢囂張?”李玄殺完此人,當下也不遲疑,直接以大隱匿術將他和楚文謹的身體隱匿了起來,這會兒在墻外造成的動靜已經鬧得很大了,再這樣的下去,不出片刻肯定一堆人圍上來。
  李玄搶奪了對方死亡之后的空間戒指和裝備,帶著楚文謹悄然從空中落下,隨后幾個閃爍之間出現在城門口。
  此刻,雖然之前的動靜已經吸引了一批人,但是大隱匿術的效果極為了得,此刻牽著楚文謹的手走進了城門,都沒有任何人發現兩人進城了。隨后李玄這才化身一位年輕男子的模樣,楚文謹則化身一位平凡女子的模樣——畢竟到了祖龍城這個混亂的地方,強者總是多的,要想好好的安靜的活下去,確實不能太過于高調了。
  “祖龍城,這個地方給人的感覺很實在,很厚重。”李玄沉吟著說道。
  來到這個祖龍城,李玄有種莫明的‘家’一般的歸宿感,在心態上,還是很不錯的,因此他難得的贊嘆了一句說道。
  “是啊,這個地方,因為有讓人身心都感覺到自在和安寧的感覺,才得以出名。祖龍城其實很久就存在了,其具體的歷史誰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只是幻神天幻出來的,但是依然有種這樣的親切感,你可以想象,真正的世界,是多么的了得。”楚文謹想了想說道。
  李玄深深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事實上來到這里他已經有這樣的感覺,這個巨大的城池談不上美,談不上高大和強橫,但是給人一種心靈上的歸宿感這感覺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改變的,而修士在孤寂的路途上的話,對于這樣的環境的追求,那可想而知。
  修煉一途,其實就是在心,心有了依靠才更加的安寧祥和,才能更加的去面對更為廣闊的天地。
  李玄感應著四周,周圍的行人行走之間有些匆忙,似乎都在珍惜著每一時每一刻的時間一般。
  “這里的一切都沒有怎么發生變化,一切都被照搬了,連同某些境界的強者,都‘幻’了出來……我只能說,李玄,我們似乎有麻煩了,不過既然決定踏進祖龍城,我就已經明白,有些事情,就該勇敢的去面對。”
  楚文謹盯著前方的大街上一行穿行而來的人,目光微微一變,隨即輕嘆道。這一刻,她對李玄的稱呼,也完全的改變了。
  “嗯?”李玄臉色微微一沉,頓時他順著楚文謹的目光,這才發現大街的遠處,一名俊逸的風度翩翩的青年,帶著一行四名護衛,正搖著折扇,朝著這邊走來。
  對于楚文謹改變成為,和自己拉開距離,李玄只是一掃那風度翩翩的青年,頓時便已經知道楚文謹的用意——她只是擔心自己和這少年有沖突,然后被他殺死而已!因為這個少年,以李玄的強大感應力看來,他是一位洞虛境至少八重以上的強者。
  洞虛境八重,接近不朽的存在,在這個幻神天,基本無敵。
  “文謹,果然是你!你還是這么淘氣,喜歡玩些小小的隱藏的把戲。剛才有聽說有個不長眼的小子竟然敢對你出手?我已經直接將其底細全部查出來了,將他家族和相關聯的人全部殺了,拿著土著就如同低賤的狗一般,不殺就是犯賤啊!”
  這個青年親熱的說道,說著就走近了楚文謹的身邊。
  對于楚文謹的身邊的李玄,他都沒有正眼看一樣。
  曾經八星級頂級的魔法裝備,在這里就如同小丑的貧民布衣一般低廉,所以,對于這個青年而言,李玄,基本上是無視的。
  “逍遙公子,你既然知道你在這里,那么楚文謹肯定是在九劍洞府里,我和楚文謹并不是一個人。”楚文謹沉吟著說道。
  畢竟這里是幻神天,這里的一切都是虛幻出來的,而她楚文謹是真實存在的,這兩者之間是有區別的。
  楚文謹的想法,就是讓對方明白,她不是虛幻的那位楚文謹。
  但是,事情卻是枉然的,因為既然核定了她的身份,她的真實,就已經化作了這里的虛幻的身份,在這一刻,完成了身份的轉變。
  其實這其中的道理在于:真實的楚文謹的身份,和李玄等人一樣,是真實的存在的,可以生死,可以離開這里。
  但是虛幻的在于,虛幻的,會在李玄等人離開這個世界之后,幻神天整個世界消失,楚文謹就會湮滅。
  這一刻這個逍遙公子,就明顯是促成這一變化的主導。
  李玄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有所計較。
  真實就是真實,虛幻就是虛幻,妄圖想將虛實結合?混淆視聽?這完全不可能!
  真要到那一刻,李玄甚至會直接將楚文謹以絕對的強大意志強行收取到空間元素珠之中,這樣,楚文謹以后不能出來,但是也好過在這里等死!
  不過,現在還不到時候,楚文謹有自己的事情沒有處理,李玄也就只是靜觀其變而已!
  “文謹,你因為婚約的事情偷跑出去,這件事已經在九劍洞府眾所皆知了,還需要隱瞞什么嗎?知道我為什么找到你確定你就是文謹?因為我從獨孤伯伯那里拿到了一些特殊的法陣,可以直接找到你的蹤跡。”
  逍遙公子笑著說道。
  他的表現很是儒雅風致,確實會讓很多女人因此動心,但是對于這種笑面虎的人,李玄若是遇見,能殺之他都會當場將其擊殺,只不過此刻此人實力之強,遠超于他,而且他的四名護衛的實力,都是洞虛境七重以上,這般實力,確實強橫。
  李玄想的并不是楚文謹被脅迫做什么,而在以楚文謹的實力,既然如果坦誠了身份,實力自然至少也是洞虛境九重,那么自然不會懼怕這個逍遙公子。
  那么要滅殺楚文謹的方法,會是什么?這個就值得思考。
  而如果不承認自身的身份和實力,楚文謹在這個逍遙公子身邊,反而也會受到保護,比在他身邊安全很多——雖然心中不痛快肯定是有的,但是長遠著想,讓楚文謹回到九劍洞府,其實暫時是最好的選擇。
  “我想,我明白了,不過我現在和李玄一起回九劍洞府,你有事還是去九劍洞府和獨孤伯伯談吧!”楚文謹這一刻沉吟著,接受了這個身份。
  她知道,她決定前往九劍洞府或者不決定,這個逍遙公子都會找上門,身份問題,不接受也得接受!這就好像是一個既定的進程,似乎無法改變!
  “李玄?什么東西?也配和你在一起?”那青年冷哼一聲,隨即目光盯著李玄,眼中滿是**裸的殺意!
  “你又是什么東西?!也配稱呼文謹這么親熱?”李玄冷喝一聲,他從來不怕事,只是因為有些事情他并不想捅破天,但是被人當面這么說,作為一位破碎虛空的強者,肯定是無法接受的!
  這一切,和涵養無關!該怒的時候,就該怒,人,不能失去了血性!
  “狂妄!死!”
  那青年說著,竟是一股恐怖的意志陡然間降臨,妄圖將李玄直接殺死!
  “逍遙天浩,你敢動他,我就滅了你!”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的楚文謹忽然冷聲喝道。
  面對這一切,逍遙天浩忽然一愣,隨后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李玄如同看一只螻蟻一般。
  “果然,也不過如此,站在女人身后——”
  那逍遙天浩還沒說完,精神卻忽然狠狠震懾了一下,此刻,李玄已經不顧楚文謹的勸阻和一切的后果,完全一舉焚燒超過百分之三十的存儲來的信仰之力,同時拉摩西天魔獸狠狠的強制被巨大的意志召喚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