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318 血痕


  那男子的精血靈魂等等全部的被席卷抹殺,隨后頓時就讓那血柱忽然變淡了很多,隨后李玄的血碑陡然殺出,撞上了那血柱,頓時那血柱微微一震,直接的被李玄以這般手段狠狠地直接吞噬了下去,頓時,那血柱來的兇猛,死的凄慘。
  “李玄……你,你這樣會,會違反規則的……”
  風依水眼見這一幕,不由震駭之極,而遠處幾個暗自覬覦李玄的強者,一是為風依水的恐怖強大而震驚,另外一方面,更是為李玄能干出滅殺血柱的事情而震撼!
  隨即,那些人的目光落在了李玄的血碑身上,目光不由炙熱了起來。
  不過,當他們聯想到風依水的實力的時候,都不由打了個寒顫,縱然對李玄的血碑深深的覬覦,但是卻也知道,這兩個人,不簡單,不好惹!
  這種心思之下,這些人雖然眼紅,但是卻也不敢亂來。
  李玄對于這一切也看在眼中,他也沒有繼續出手,而是看了看風依水,微微笑道:“依水,我既然讓你出手,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我會讓你有危險嗎?所以你完全放心。
  至于說這件事,因為藏寶圖和這口血碑是一體的,冥主傳承也是我打破了藏寶圖的桎梏引起來的,所以這血碑作為我的底牌,應該就是能避免一些規則和吸納一些血柱的。
  并且這些血柱還能將那些精血凝聚成為一顆白色的純粹的精華液體,幫助別人提升。
  到現在為止,凝聚了不少的小液體了,這些小液體再增大,就可以變得更加的精粹了。
  到時候,一滴精華液體,都能讓一個八法王一重上升到四重五重。”
  李玄很肯定的說道。
  “嗯?李玄你……”
  風依水被徹底的震驚了,而李玄聽到風依水的話,心中卻多了一片柔情。
  因為李玄明白開始風依水知道她出手基本會被規則抹殺,自己的保證她雖然相信,但是她依然認為規則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但是她還是出手了,也就是說,她聽他的話,勝過自己去送死。
  李玄想著這點,不由握緊了風依水的手。
  風依水似乎感覺到了李玄的心思,俏臉頓時更加的紅暈了起來。
  “沒事,只是我早已經確定的事情,就是讓你放心,無論任何時候我出手,都不是為你去拼命……免得你陷入被我無限的感動之中,無法自拔。”
  李玄嘿嘿笑道。
  雖然是這么說,但是風依水依然十分感動,這其中,其實有沒有風險,她心中是明白的,或許一次兩次十次八次因為救他違法規則都沒事,但是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一旦出事了,就是萬劫不復的。
  李玄這么說,但是風依水卻被感動著,她知道她必須堅強,堅強的去面對一切,堅強的去面對任何困難,不做拖累,這樣才能讓李玄輕松起來。
  不然僅僅只是一個幻魔天,李玄都要為她違反規則出手無數次的話,那么后面一旦出事了,那該怎么辦?
  正是這種想法,這才使得風依水心中多了一份難以釋懷的溫馨的感覺,似乎那是一種真正的讓人覺得幸福的感覺!
  在這樣的感覺之下,風依水這才覺得,有一個這樣的男人給自己依靠那是多么幸福和溫馨的一件事,那是一種安全感,一種回歸自然的安全感,就好像是李玄的胸膛,是她最為寧靜的停泊的港灣……
  “李玄,你真好。”風依水話語里,一片深情。
  李玄嘿嘿笑著,帶著她朝著前方飛去。
  這一路上遇見的人很多,但是這些人,在李玄看來就是還沒吃夠虧,簡直是,沿路想盡辦法殺戮搶劫,似乎多搶一些東西多搶一點好處,就能活得更加長久一些一樣。
  實際上,在殺戮之中能不死的,又能有多少,能搶到別人的底牌,那么別人的底牌豈會很厲害?如果別人的底牌很厲害,又如何的搶得到?
  這是一個很愚昧的問題,簡單直接明了之極,但是在陷入瘋狂和**之中的那些魔法師們卻并不知道。
  他們總是想著,別人的東西肯定是好的,別人的底牌肯定可以讓自己的生存能力更上一層樓……他們沒有想過,別人的底牌可能對于他們而言其實就是垃圾……若非如此,別人會如此輕易的讓他們殺死?
  偶爾能得到好的東西,那只能說是運氣,只能說是幸運的那么一次在別人沒有出動底牌的情況下,被他殺死;但是這樣才次數畢竟是少數的,大多數情況下,要么別人底牌盡出,殺死那些人,要么就沒有底牌被那些人殺死。除了浪費魔法之外,還有什么好處?
  在這樣的環境下,最為重要的,其實恰恰就是保存好自身的體力。
  “依水,這幻魔天,根據我看來,既然無法召喚天魔獸,我估計肯定會有另外的恐怖,你有沒有發現,出手之后,當時會覺得沒什么能量損耗,但是在隨后才發現能量損失了一部分?而且能量的恢復變得慢了不少?”
  李玄沉吟著說道。
  “確實,確實有這種感覺……李玄你不說我也準備說這件事的……”風依水當即很是嚴肅的說道。
  “估計后面比的就是耐力,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好處很大。”李玄說著,當即加持了一道大隱匿術到兩人身上,下一刻,兩人徹底消失。
  隨后,帶著風依水一路默默的飛行,李玄同時講解著大隱匿術以及隨后可能會發生的危險等方面的情況。
  ……
  “我就說是這樣!”一路飛到前方,因為兩人都隱匿了起來,風依水依靠精神傳遞著聲音說道。
  李玄看了看到處出現的虛影魔獸,頓時明白,幻魔天的真正的打開殺戮之物——幻魔已經出現了!
  幻魔,顧名思義,那就并非是真正的魔獸,而是虛幻的魔獸!但是這虛幻的魔獸并非是真正的虛幻,因為在這幻魔天之中,虛幻的魔獸也是真實的魔獸,殺人不償命的主,所以小瞧這幻魔的人,都會吃大虧!
  “嗯,我也猜測到了,既然這里浪費的魔法元素恢復效果不好,只能靠自己攜帶的丹藥支撐的話,任何打斗都是浪費,所以我們盡量避免戰斗……很多強者都是以絕對的速度達到這里的,我們便靜觀其變,然后悄然前行就好。”
  李玄看著身邊已經逐漸出現的那些幻魔魔獸,同樣的利用精神傳遞著聲音。
  這樣的情況之下,李玄和風依水完全的避開了一**的雖然不強大但是也絕對不弱小的幻魔獸。
  這些幻魔獸的實力,隨著李玄二人前進逐漸的變得強大了起來,這一路上,李玄已經見到一些魔法師開始聯手組合成為了一個個的團體,一同殺戮幻魔獸了。
  只是這樣臨時組成的團體并不是太可靠,因為幻魔獸死后就消散沒有什么魔晶和血液什么的出現,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可言,所以殺戮就沒有利益之爭。
  但是很快這些人都發現了,魔法元素使用一些就少一些,雖然殺死幻魔獸之后魔法元素能恢復那么一部分,但是恢復的遠比消耗的少。
  這樣一來,這樣的團體很快都在偷工減料,看起來都在發揮最大的能耐殺魔獸,但是實際上都控制著元素的強度,逐漸的減小元素強度,并且打著主意混向前面。
  這樣的結局可以想象,在大規模逐漸強大起來的幻魔獸逐漸出現之下,這樣的團體覆滅的可能性極高。
  就在李玄繼續往前飛的時候,忽然下方一下子轟動了起來,一個女人在殺死一只幻魔獸之后,這幻魔獸身體崩潰的剎那,一顆鉆石般的魔晶出現了。
  這個女人一下子抓住了這顆幻魔晶,隨后微微一怔之后,她哈哈大笑了起來。
  隨后,那女子一股精血噴在幻魔晶上,那幻魔晶頓時化作一顆血紅色的魔晶飛入了她的眉心之中。
  這瞬間,李玄臉色一變,頓時拉著風依水直接遠遠朝著前方遁去。
  下一刻,她精神一動,一股恐怖的感覺油然而生,隨后一只巨大的血魔獸出現在所有人的上方!
  “嗤嗤——”
  那血魔獸陡然一掌,向著下方征戰的所有人和所有魔獸拍來,絕大的手掌,絕對的速度,讓所有人都無法躲避。
  “轟!”
  天崩地裂一般,整個空間忽然間狠狠的震蕩了起來,顯然這個情況完全的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以至于那一只巨掌拍下,幾乎都呆立當場,毫無反抗之力。
  在這般情況下,這種結果不言而喻,很明顯的,這群人全部的被這巨大的血魔獸一掌全部的拍死!
  除了最開始帶著風依水出現在遠處早早避開的李玄和風依水之外,此刻所在的地方,便只剩下一片廢墟和滿地的血肉。
  那巨魔獸消失了,那個女子冷笑著,身上出現一道道的血痕,隨即這些血痕逐漸的出現在她的眉心之處,逐漸的化作一道血線,雖有這道‘一’字形的血線逐漸的變淺,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