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6)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6)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6)     

武帝重生293 毀滅血池

今日10更之第6更。
  這般過程剎那間發生,隨后李玄抽離了自己的第二份意志!
  接著,一股恐怖的意志威能從血池之狠狠降落下來,轟炸在那個琴斯倉河喏的孫子的身上,這個紈绔少年,臉上還是滿是震驚之色的時候,下一刻,直接血肉橫飛,橫死當場。
  “啊——”
  看到這一幕,李玄‘瘋’了,扮演琴斯倉河喏的他此刻直接臉色扭曲,大怒,隨即怒聲道:“永恒的冰雪巨獸啊,聽從我琴斯倉河喏的召喚,滅掉眼前這些居心叵測的惡徒吧!”
  雖然是這樣召喚,但是李玄實際上召喚的是雅美拉獸,他這就是要借助于這個機會倒打一耙,讓這些人以為他因為他的孫子的死而憤怒!
  所以這個時候,李玄出手極快,在別人還在震驚于傳承血池的血水忽然干涸的恐怖情況下,他直接出手就是殺招!
  “轟!”
  雅美拉獸猛烈的一掌轟擊下來,盡管三位供奉長老都跑的極為快速,但是還是被狠狠的攻擊到了。
  其中的兩人瞬間被拍死,另外一人直接重傷!
  李玄一舉巨大的意志席卷了兩人的靈魂拉入空間元素珠之中,隨后第二份心思化身實體,開始狠狠的去虐待這兩名老者,而他自己,則是一道劍形靈魂意志,狠狠的將那第三位八法王一重的老者狠狠絞殺,同時一舉拘拿了他的靈魂到了空間元素珠之中,進行狠狠的虐待!
  眼見這一切發生的瘋狂和變態,微微遲疑的中年人族長,忽然間臉色大變,特別是看著死去的一顆人頭的那種定容丹的藥效消失的時候,他忽然間有些明白,這次的事情,鬧大了!
  “太長老,息怒息怒!這次的事情,還另外有隱情,請先聽我解釋——死吧!”
  那族長卑躬屈膝的說著,忽然間猛然爆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木系毀滅魔法——枯槁之森!
  這種魔法在魔法師等級不高的時候也能施展,但是實力越強,施展的強度也越是高,琴斯家族作為木系家族傳承魔法師,對于木系的精通,讓人嘆為觀止,其殺傷力,自然也恐怖之極!
  這般情況下,這族長在懷疑琴斯倉河喏就是李玄的時候,想靠著近距離對方的不察狠狠的弄死對方,但是實際上,這樣真能行得通嗎?
  李玄對于這一招避讓都不避讓,心中閃過一絲生命頓悟,當即一股空間吞噬之力將這股魔法元素能量全部的吞噬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隨后他嘿嘿冷笑著,猛的一拳打出,那就是形意虎形的虎炮拳,凝聚了李玄意志威能的一拳,狠狠砸在了那中年人的腦袋上。
  “嘭!”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那中年人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爆炸了開來,無數的血水血肉亂飛。
  李玄一舉席卷了他的靈魂,然后同樣的狠狠的拘拿到了劫雷空間之中,在光柱上將其捆綁了起來,一道道的劫雷狠狠的轟炸淬煉著這些人的靈魂!
  對于這些惡人,為了所謂的傳承,竟然連自家后輩子弟的性命也隨便犧牲獻祭的人,李玄深惡痛絕,所以他沒有將這四人洗禮,而是狠狠的淬煉著他們的靈魂,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么多年,枉送了多少無辜的性命?如果只是外人,其實也沒什么,但是自家血親之人這樣的相互屠殺,實在是禽獸不如。
  這樣的邪惡的血池,是個人都會知道其中有詭異的地方,但是偏偏這些人視若不見熟視無睹,完全不拿這個當回事兒。
  所以,此刻李玄出手間,完全不客氣!
  面對這什么祭臺,李玄嘿嘿一笑,就要一舉將其煉化摧毀,但是這個時候,一股絕對恐怖的意志陡然降臨,似乎在沉喝道:“敢!”
  面對這般巨大意志,李玄嘿嘿冷笑,那傳承珠十合一的巨大意志他都不知道消滅了多少,這會兒就這股巨大意志,也敢來有所動作?找死!
  李玄絲毫不避諱,全系十二形全部合一,意志威能上升到最大強度,隨即,李玄直接爆發出自己的劍形靈魂意志威能,契合雷電之力的威能,狠狠朝著對方沖撞擊殺了過去!
  “嗤嗤——”
  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道,直接將對方巨大的意志威能狠狠絞殺不說,李玄還一舉將其意志威能直接絞殺吞噬了起來,這個過程甚至順利的沒有半點兒阻滯!
  在這般情況下,面對這種囂張霸道的意志,那股被吞噬著的意志還妄圖逃逸掙扎,但是李玄又猛然加強了一道劫雷威能,雖然使用不了毀滅之眼,但是模仿這種方式,將其狠狠滅殺還是能行的!
  所以,在那祭臺掙扎了片刻之后,李玄一道接近本源的火焰,將其徹底的焚燒摧毀不說,他還在下一刻,召喚出雅美拉獸,將血池整個的全部砸成一片廢墟,然后又召喚殺戮法陣和巨大劫雷,將里面的一切狠狠的用劫雷淬煉淬煉,整整在這里發瘋的搞了三天三夜!
  第一天,無數的強者都被震驚了,跑了過來,但是看到回復了本來容貌的李玄這么隨意的操控著雅美拉獸,完全沒有任何后力不繼的模樣的時候,那些人沉默了。
  第一天,琴斯家族的人都沒有人敢出來。
  第二天,琴斯家族的某些和琴斯瀚漠和琴斯瀚靈有過節的人,妄圖偷偷逃跑,只是一些人剛剛打開傳送陣或者是剛剛飛出李家,一道雷光巨龍就會狠狠的咆哮著沖過來,將其絞殺成為一堆爛肉。
  所以,第二天琴斯家族的那些人也都繼續的沉默了。
  這會兒,那另外的一些強者見到李玄依然操控著雅美拉獸在身邊轉悠,臉色不由都難看了起來。
  第三天,琴斯家族的幾位擁護傳承血池的守護派長老終于忍不住出面了,其中那叫做琴斯瀚宜和琴斯瀚奎的兩位執法使者,在荒域之中修煉到了七星君十重大圓滿的家伙,這會兒似乎更是憤怒不已,雙眼血紅的似乎要報仇,卻是被李玄完全毫無顧慮的操控雅美拉獸,狠狠一掌,連帶著他們身邊無數親人朋友,全部拍成碎肉爛渣!
  至于那幾個長老,李玄心中發狠,將其全部的殘殺之后,尸體吊在琴斯家族的大門口上,三個人的尸體,三大長老的尸體,就這么的吊著,這樣一來,琴斯家族的人都沉默了。
  三天之后,將血池徹底摧毀掉了,李玄心中也估摸著那什么血腥之氣的主人肯定受到了重創,因此心中也才釋然了幾分。
  三天持續的消耗,盡管雅美拉獸實際上只是留下了一個虛影,在不發動攻擊的時候基本損耗不了什么能量,但是這些天連帶著信仰之力的增長,依然耗費了將近五萬份信仰之力。
  但是這一切,李玄覺得,這是完全的值得的!
  在這般的想法之中,看著還剩下一萬份的信仰之力,李玄心中嘿嘿冷笑。
  這一萬份,還能足夠使拉摩西天魔獸狠狠的出招一次的,而這一次的威力,什么八法王,全部一掌拍成碎肉渣,尸骨無存!
  所以,李玄對于自己的底牌和自身的安全,完全不在意。
  既然這個琴斯家族要殺他,那么,他就直接殺回去,不然,還和這些人有道理可講?
  李玄完全明白,那什么傳承血池,絕對是這些族長什么的太長老之類的老不死的狗東西和一些邪修的交易而已,只不過別人能提升人的天賦而已,就憑借這一點,大肆欺詐修煉者的精血!這簡直是禽獸不如。
  人雖然都是自私的,但是最起碼對于自己家族的人不該這么樣吧,隨便殺殺別的人那也說得過去,但是對于自己人動手……這點,李玄甚至都無法想像!
  他這么一搞,迫于形式壓力,終于有幾位長老再次的站了起來,不過這些長老站出來之后,臉色反而很激動,很欣慰。
  李玄只是看了這幾位長老一眼,心中就已經雪亮。
  每個家族之中,總有蛀蟲,也有真正的捍衛的人,畢竟那些老家伙都是一些活了很久的老怪物,哪里有什么傻瓜,傳承血池的情況,這些人不知道那才叫奇怪了。
  “李玄……現在血池也毀滅了,你……你打算怎么辦?”
  一個老者見到李玄身后的巨大雅美拉獸之后,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這種巨大的氣勢壓力,讓他膽顫心寒。
  這是一種見到了真正強者的本能的畏懼,和膽小無能無關,這就好像是當初李玄第一次見到南宮明月的時候,也不由顫栗了起來一樣,這就是實力差距太過于巨大的原因。
  李玄掃了這個老者一眼,隨即微微點頭道:“這位長老,通過判斷,你應該是反對傳承血池的一名長老吧!”
  “這個,確實如此,琴斯家族之中,一直存在著這兩種派系……”
  “嗯,很簡單,把支持傳承血池的那種派系的人,全部抽調出來,一個也不要錯過,我李玄既然回來,就代表了我外公外婆他們回來了,這點公道,我不討回來,那我就不是李玄了!
  你們要做的就是將人數一個不少的全部抽離出來,我知道還有幾位長老、供奉都沒有出來!”
  李玄嘿嘿笑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