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292 傳承血池

今日10更之第5更,求月票~“這也是情勢所逼啊,從蠻荒城那邊得到維多帝國的消息,我們得到了主人你的行動的消息,在了解到主人你的真實天賦之后,族長都說了,這個天賦用來血祭之后,傳承血池肯定會大肆的進步,到時候被洗禮的弟子的素質,都能完全提升到十方帝……百劫和十方的天賦,其實差距并不大,因為到了后面的境界都難提升,所以在長遠上,其實沒多大關系的。
  再說主人你越是天才,你的精血血祭了傳承血碑之后,傳承血碑也就更加的強大和厲害,這是毋庸置疑的。”
  琴斯倉河喏說出來的話,讓李玄微微寒心。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對于他的瘋狂和懸賞,也就完全正常不過了。
  只要傳承血池存在,天才就不計其數,那么死兩個人,可以說是不怎么相關的人,那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大的問題了。
  這般想法之下,李玄臉色有些難看了。
  “傳承血碑上,同時還出現了玄冰宮的景逸玄女、靜香玄女的名字,這說明她們兩人已經是主人的女人了,但是她們,也要遭到抓捕去獻祭。還有千悅茹蘭、艾溪兒、吉娜這三人,也在其中。”琴斯倉河喏再次的一句話,頓時讓那個李玄當即怒火上升了起來。
  這些人倒是將手伸的極快,甚至已經到了他身邊的女子身上了,這未免也太張狂了!
  李玄心中無名火起,他嘿嘿冷笑著,沒有多說什么,而是將琴斯倉河喏一舉收取到了信徒空間,然后讓他自主的祈禱禱告。
  ……李玄一路往前飛著,他的第二份意識在審核完琴斯倉河喏之后,也知道了,這個琴斯倉河喏,就是琴斯家族的太長老。
  而同時在那一刻,李玄也知道了,琴斯家族,有兩位強者,已經前往了玄冰宮,準備將玄冰宮的靜香玄女和景逸玄女拿下送給傳承血池獻祭。
  對于琴斯家族而言,如今很多強者都從荒域回歸,那么那什么玄冰宮,自然不值一提!
  不過仔細一想之后,對于這點,李玄倒是釋然了起來,如今的玄冰宮,在他的幫助下,實力的提升已經非常明顯,景逸玄女更是達到了八法王一重的大圓滿境界,隨時都能突破到八法王的第二重,再加上那些七星級的魔法裝備套裝以及玄冰宮本身的守護大陣,自然不需要擔心那邊的安全。
  但是為了安全著想,李玄還是進入空間元素珠內核靜香玄女說了一聲,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后,靜香玄女當即準備回行。
  對于這點,李玄自然知道靜香玄女的選擇,當下也沒有阻攔,讓她直接傳送了回去。
  隨后,李玄將從琴斯倉河喏那里搶來的空間戒指打開了來仔細查探了一下,這個八法王三重的老者,卻也不是什么有錢人,里面只有這幾套對于李玄而言是比較垃圾的七星級的魔法套裝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丹藥啊魔晶之類的東西。
  李玄找尋了很久才在里面找到了前往絕域海琴斯家族的獨立魔法陣傳送陣盤,當下,李玄化身琴斯倉河喏的模樣,穿上了他空間內部的一套魔法套裝,將艾溪兒收取到空間元素珠之后,整個人影微微一閃,直接打開了琴斯倉河喏的通往琴斯家族的傳送陣。
  這個傳送陣,對于李玄而言,難度并不大,因此每一刻的傳送開始,李玄都會有所留意。
  一道白光之后,李玄出現在了琴斯家族的后院的一處巨大的魔法陣之中,一個家族也能擁有如此魔法傳送陣,李玄只能說,這個家族確實了得。
  “太長老!”
  幾個守護魔法陣的家族弟子當即恭敬的說道。
  李玄掃了這些人一眼,隨后完全沒有理會,接著朝著琴斯倉河喏的獨立院落里走去。
  這個時候,李玄最大的想法就是,用拉摩西天魔獸將準格爾所謂的狗屁琴斯家族統統滅掉。
  他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第二份心思再次的和琴斯倉河喏探聽起了消息。
  “我的府邸在其中的一個叫做‘蒼山’的山頭上,上面全部是我的勢力范圍,這次里面還有我的孫子尼克在等待著在殺死主人之后參與傳承血池的傳承,因為暫時的事情而耽擱了下來……”
  琴斯倉河喏當即趕緊恭敬的說道。
  “嗯!”李玄微微沉吟,隨即心中一些想法隨即一閃即逝。
  當天,回到了蒼山的山頭上的時候,李玄便開始在琴斯倉河喏的地方查詢起一些資料來,隨后,對于這絕域海內部的巨大的城市的相關資料,他也多少的開始了解起來。
  三天之后,逐漸了解到琴斯家族一切資料的李玄,默默的將這些資料記載在心中,隨后拿出那些丹藥材料,對比他了解到的一些信息以及在維多帝國學院等地方收集到的煉丹之法,開始煉制起丹藥來。
  這次李玄要煉制的是定容丹,這種丹藥非常的稀缺,就是因為煉制這種丹藥需要至少四系的魔法來輔助,而且必須是木火風雷四系輔助,不然就難以成功!
  偏偏李玄就能符合這些條件,他此刻使用定容丹,自然是有所算計的。
  他在召集傳承弟子、安排傳承血池的事情的時候,二話不說,將琴斯恨天、琴斯恨地、琴斯恨空三位供奉的的孫子輩的那些人,全部的收集到了一起,隨后一道大洗禮術之下,這些少年們都絕對的聽話無比。
  隨后李玄施展大手段,將這些弟子全部抓捕到劫雷空間淬煉塑形起來,將這些人全部通過定容丹,改變成為了一批和琴斯瀚漠等人一般無二的人。
  這其中,自然有李玄、李莫、琴斯瀚漠、琴斯瀚靈、琴斯端云、琴斯端月、琴斯瀾怡、以及艾溪兒、吉娜、茹蘭這幾人。
  隨后,李玄將自己第二份意志融合到琴斯倉河喏的最為寵愛的孫子尼克的身上,一舉吞噬了他孫子的精神,隨后在他的帶領下,這群人全部的呈現出一股被封禁的模樣。
  ……“哈哈哈哈哈,太長老,你回來了,那么看來事情是辦成了!”琴斯家族的族長是一個鷹鼻的中年人,他極為爽快的說道。
  “我出馬,還能讓那狗雜種跑掉!”李玄完全是琴斯倉河喏的語氣。
  “嗯,那就好,那么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那中年人看了看琴斯倉河喏身后被禁制的一批人,臉上終于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甚至,他看見琴斯瀚靈的時候,還嘖嘖的感嘆了幾句。
  似乎還在欣賞著琴斯瀚靈的容貌的美艷一般。
  見到這一幕,李玄心中更是升騰起一股莫名的反感之意,恨不得此刻直接將此人屠殺千萬次才甘心。
  但是這個時候,他自然知道隱忍。
  隨著他的帶領,這一群人被一股魔法元素牽制著,隨后隨著那中年人,一起前往了傳承血池。
  來到了這里,‘李玄’等人似乎露出了恐懼和憤怒之色,他們近乎瘋狂的掙扎著,卻沒有任何的結果。
  在那中間人滿意的目光之中,三位前來的供奉,也就是主持傳承血池的三位老者,當即念叨著‘李玄’等人的名字,同時在給傳承血池打上了祭臺獻祭等步驟之后,三位老者同時動手,狠狠的一道木系魔法元素,將這一群人瞬間的轟殺絞殺!
  無數的血水和精神力進入了血池之中,下一刻,血池翻滾咆哮了氣來。
  但是就在這一刻,李玄忽然盯著血池,就似乎發現了某些秘密一般,心驚肉跳了起來。
  這個血池里的氣息,和那個被封禁在荒域八層的傳送陣之中的血腥殺戮的氣息幾乎完全的相同!
  這其中,似乎完全就是一體的!
  傳承血池……莫非就是吞吸一些超級天才的精血,然后完成那血腥氣息自身的成長和修復?然后必要的時候以開啟什么天賦為代價——實際上,就像是他李玄給別人開啟七星君的天賦一樣,這個過程原本是很簡單的?
  但是對方,卻利用這個過程,來吸納一些獻祭等等的精血,恢復自身……李玄瞬間能想到這些東西,是因為他在荒域八層的兌元天呆過,而且在那個殘破魔法陣身邊待了三天三夜,對于那其中的氣息,自然是深深的有所了解的。
  如此一來,這就說明了,這個什么傳承血池,其本身,根本就是一個驚天的陰謀。
  以這種方式對他李玄動手,很明顯的是那傳承血池的什么血腥氣息的主人在殘破魔法陣修復的那會兒真正的記住了他,要找他的晦氣!
  李玄嘿嘿冷笑,直接讓琴斯倉河喏的‘孫子’尼克跳了進去,隨后,對于里面的能量、血型能量,李玄完全不客氣,一股巨大的吸引力陡然間爆發而出,空間元素珠的巨大吸引力傳出之后,這方圓百米的傳承血池里面的血水等精氣等等,全部剎那間的被吸光了不說,下一刻,李玄將這些能量全部的弄進了空間元素珠的劫雷空間之中,隨后先是一道純凈的陽光普照,將其蘊含的黑暗之氣全部驅逐,隨后無數劫雷淬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