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289 獻祭

今日10更之第2更。
  很明顯,李玄還記得當初在和曼頓家族沖突的時候,絲雨曼頓的父親泰諾曼頓和爺爺亞托都有說到過這件事情。
  當時的說法是,琴斯瀚漠和琴斯瀚靈因為是兄妹結果發生了感情,以至于被驅逐出了琴斯家族,同時他們因為遭遇到了強者的追殺,在萬般無奈之下,拋棄了一個隨身攜帶的女嬰兒,然后直接的投身到了荒域之中,再也沒有出來過……這樣的說法,李玄老早就懷疑過,現在仔細想來,李玄也才覺得這個問題和羌笛的說法可以重合了,那么這個動機也就找到了。
  但凡追殺,必定有作案的動機,那么這個動機是什么?通過羌笛的說法來看,這個動機就是為了給血池獻祭,獲得血池的強大的傳承能量。
  其實在李玄看來,這哪里是什么獻祭,這完全就是吞噬精英天才的精血,這就是邪惡的邪修之法!
  難怪僅僅因為兄妹間產生了感情就被追殺,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一個大家族,縱然顧忌臉面,但是實際上這樣的事情多不勝數,要知道,一個大的家族都是同姓的,幾代以上全部都是兄弟姐妹,然后開枝散葉下來,幾萬人在一起,很多都還相互之間都不認識,認識了走到了一起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了?不錯,就算是親兄妹那又如何?
  在李玄看來,這里又不是地球,這些人的體質極為了得,十分強悍,談不上有什么生理缺陷,就算是真有缺陷,在真正的那種魔法元素的修煉之中也會被完全的修補好!
  這些都不是問題!甚至,因為琴斯瀚漠和琴斯瀚靈都是木系的真正的天賦元素修煉者,兩人結合之后的孩子,生下來都有八法王完美的冥想天賦,這是好事又不是壞事。
  再說了,這個世界根本都沒有限制兄妹結婚的說法,除了個別如慕容家族有限制之外,其它任何家族都沒有限制。兄妹結婚,就像是前世的互不相干的兩個同姓的人結婚一樣普遍!
  也正是這樣,李茹才總會抱著李玄的手親昵撒嬌,也未嘗沒有這方面原因。
  制度的不同,風俗習慣的不同等等,都可以說,這讓這件事本身其實根本沒有那么嚴重的影響,但是這件事反而導致兩人如此凄慘的生活著,這只能說是奇跡。
  開始李玄還不相信,但是現在他信了。
  有了動機,還要獻祭上自己的一些親人,這不信也得信。
  李玄知道,這次絕域海之行,怕是要將事情鬧大了。
  絕域海第一家族,絕對是不會在意什么他李玄這個天才的。就算是他們知道他有百劫的天賦十系的素質堪比八法王的存在的實力以及擁有天魔巨獸等等,也肯定不會放手!
  這是顯而易見的。
  因為傳承血池和一個天才比起來,誰更重要,很明顯!
  再說,絕域海和大陸隔絕了,真正能知道大陸的一些事情的,也唯有在荒域之中的那些歷練的老一輩才知道!而在荒域之中,知道李玄存在的,卻并不多,知道他天賦的,也自然不多。
  雖然說絕域海和其他三大禁地也有著一定的聯系和牽扯,偶爾會互通信息,但是他的消息,李玄估計對方就算是知道,大概也就是十方帝天賦、六系同修、七星君三重大圓滿堪比十重大圓滿的實力之類的落后資料,因此不被重視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四大禁地排行,蠻荒城最末,而絕域海最強,至于說風雷島和玄冰宮,這兩者風雷島要相對而言強大一些,但是如今的玄冰宮得到了李玄的資助之后,應該有比風雷島要強的多。
  以絕域海的強橫,絕域海的第一大家族,其勢力肯定是非同小可的。
  還有一點,李玄也隱約的擔心的,那就是都知道他有了精靈之心,能開啟荒域八層,但是他現在出來了,沒人知道精靈太長老已經身死,所以多半那些強者的目光也都在他的身上,打著搶奪他的精靈之心進入荒域八層的主意……當然,肯定也有其他人在知道他有天魔巨獸之后,頓時也有了類似的想法,認為他已經進入了荒域八層,還在其中得到了寶貝,前來搶奪天魔晶,也是正常的。
  這些無一不是憂慮的所在。不過這些,還不被李玄放在眼中,他擔憂的是,根據博多的說法,很多荒域空間、傳承空間歷練的強者們,都回歸了,都覺得世界要大亂,所以都回歸了。
  這是什么結論,這個是什么情況?
  這很明顯的,也就說明,荒域之中,靠著巨魔晶非常輕松的提升到了七星君九重、十重甚至八法王境界的那些老家伙都回來了。
  一下子回來一大批的強者,一個大陸不亂、不產生勢力爭奪才怪!特別是眼下這種眼看似乎要迅速的爆發劫難的情況下,不相互掠奪,才叫不正常了。
  這些,無一不顯示著現實的殘酷。
  ……李玄心中分析著,頓時得出了這些結論,而聽著羌笛的那種訴說,他沉默著,直到對方將所有的事情說完。
  當初的羌笛,很愛戀琴斯瀚靈,但那是琴斯瀚靈的一顆心放在了超級天才琴斯瀚漠的身上,于是羌笛只能無限的悲劇。
  在一切都敗給了琴斯瀚漠之后,羌笛也就開始變得瘋狂了,而當有一天他看到了傳承血碑上的字跡之后,他則笑了,于是等著琴斯瀚漠死亡,琴斯瀚靈回到他的身邊,但是后來兩人不僅偷偷的走到了一起,還珠胎暗結,這讓他完全的氣得失去了理智……這個情況下的結果,就是隨后的那種不斷追殺報復等等結果,這其中,參與者有琴斯恨天、琴斯恨地、琴斯恨空三位供奉。
  除了這三位之外,還有琴斯瀚宜和琴斯瀚奎等帶隊的一大批人。
  李玄對于這五個名字記在了心中之后,隨即和羌笛告別離開。羌笛當下便又繼續的坐下修煉祈禱,對于這件事,他似乎完全已經都忘記了。
  李玄對于羌笛的表現,一切都在感應之中。
  他并不覺得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被大洗禮術解除之人,心性淡然等等,都是非常的明顯的。
  而且不追名逐利,如同看破紅塵的老僧一般,十分正常。
  在這般的情況下,李玄對于這個情況也有所感觸,但是他在知道真實的情況之后,他放不下這份憤怒。
  現在,他外公和外婆帶著希望和重新踏足琴斯家族的愿望回歸,不求家族原諒諒解,只求能讓他進入血池傳承。
  但是李玄知道,這件事,只怕真的沒那么容易了,估計吃了當時的虧,這個時候,他們肯定會口蜜腹劍套住人,然后再殺人獻祭。
  這些,李玄只是一想就已經想到了這樣的答案,這不是說他對于別人的猜想總是很變態,而是如果他是琴斯家族的掌舵之人,在了解了具體的情況以及吃過一次虧之后,就肯定會這樣!
  必要的時候,為了家族,甚至還可以完全的當面道歉,接納眾人,然后送往傳承血池洗禮,然后就地格殺。
  隨后,再以任何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掩蓋一下,這件事就圓滿的完成了。
  在這樣的思慮之后,李玄的心不由微微凝重了起來。
  任何人,在得知了這樣的親人之后,難免都會很是難受的,所以,這個時候,在聽著外面外公外婆還在期待著講述著曾經家族的那些往事,講述著家族的好的時候,李玄真的很想說幾句,什么家族,為了血祭傳承血池,他們會將我們一家人全部獻祭……”
  但是這話,他還是沒說,而只是看著前方逐漸消失的一些巨大的海浪和偶爾的光影,微微沉思道:“外公外婆,從這里到絕域海內部,還需要一些日子,你們還是到空間之中呆著吧,到時候我先去琴斯家族看看,免得到時候真的還被人追殺的話,我們多半會陷入很尷尬的地步,還不如先進去查探一下具體的原因也好。”
  李玄當即認真的說道。
  “嗯,玄兒你說的也是,現在無論是什么,其實都比不上你的安全重要……在這絕域海上的海域之中飛行,玄兒你也要當心,我們就不在這里拖累你了。”
  原本還想跟著李玄一起進入絕域海的琴斯瀚漠,在被琴斯瀚靈微微拉了一下之后,當即改口道。
  “外公外婆,你們去形意宗呆著,我感覺到似乎有強者來了,我先暫時關閉空間元素珠對外面的感應。”李玄當即說道。
  “好的,那玄兒你多保重。”琴斯瀚靈當即說道。
  李玄微微點頭,不再多言,直接將二人全部的收取到了空間元素珠之中。
  隨后,李玄將艾溪兒召喚了出來。
  在考慮到靜香玄女和慕容玄月糾纏到了一起樂不思蜀之后,李玄原本打算讓他們出來,現在卻放棄了,而是選擇了艾溪兒。
  如今,艾溪兒也達到了八法王一重大圓滿,實力精進速度很快,但是殺傷力,自然是不如李玄的。
  --感謝書友‘才vbsr’豐厚打賞1888起點幣支持~感謝書友‘童少少’、‘仙神戮’、‘血海飛舞’各588起點幣豐厚打賞支持~感謝書友‘我是笑蒼穹’、‘喲~~看過來’各100起點幣打賞支持~~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