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5)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5)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5)     

武帝重生139 慕容玄月

第第22更】
  顯然,弟子的消失引起了高層的恐慌,但是這個時候,李玄感應到那巨大的魔法建筑上的某處開始聚集大量的四象師以及一些五行使和個別**宗三重四重強者的時候,他雖然有些可惜了這些人的修為和靈魂,但是卻也只能拿出那攻擊魔法陣出手了。
  這些敵人實力強,數目多,要殺一個很簡單,要殺一群,靈魂威能顯然是不夠用的。
  當下,李玄身影出現在虛空,同時,他開啟了空間元素珠的對外的觀看效果,這個時候,他二話不說,站在虛空,朝著那擎天柱一般的巨大魔法建筑,狠狠砸去那六星級頂級的攻擊魔法陣陣盤,同時也不管有沒有效果,他的靈魂威能,能是狠狠的大范圍的沖擊向那處,一觸即發,隨后,他身影化作殘影,瞬間消失在了空間元素珠內部。
  “轟”
  “轟”
  “轟”
  ……
  連續三聲巨大的爆炸響起,接著整個魔法建筑,在這樣的轟擊之下,陡然間劇烈的爆炸了開來,顯然,這是里面的魔法陣不堪更為強橫的魔法陣的碾壓而爆炸了。
  如此一來,除了看到一朵巨大的上升著的紅色的蘑菇云以及一股震天動地的能量沖擊bō之外,那些慘叫聲和斷臂殘肢,都很少可以看到。
  對于這個情況,倒是在意料之中,李玄也很是滿意。很明顯,這個烏鸞山雖然還算不錯,但是防御上和巨鼎門也差了點,而且其很愚昧的地方就在于,將所有強者都集中在一個魔法塔一般的建筑之中,這便給了人一網打盡的機會
  或許,在對方認為,這就是強強聯合,這么多強者坐鎮這殘天巨*,還有誰敢來找晦氣
  但是他們沒有想過,所有強者集合在一起固然是強了,但是遇到更強的人,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不用看結果,也無需知道這個烏鸞山魔法門還能活下來多少,因為從頭到尾,他們都沒有辦法和李家聯系到一起,至于說凝萱這個他們抹殺遺漏之人,到底還有誰知道?畢竟烏鸞山魔法門得罪的人多了,滅掉別人家門的事情也不計其數……
  李玄遠遠看著終于化作一片廢墟的烏鸞山,微微靜立片刻之后,他表情冷靜的直接轉身離開,隨后消失在這一片天地之間。
  在他的心眼觀察下,烏鸞山魔法門,甚至已經查看不到有什么強者存在,甚至是一些弱者,也基本全部死絕。
  當下,將緝拿的那十余人找了出來,將其靈魂連同其身邊的人一起束縛著,李玄又開始了變態的蹂躪踐踏的過程,而在這個獨立的地方,他隨便最么做,別人隨便怎么罵也于事無補。
  最終,當著那個叫做‘納杉’的中年人虐待他的女兒的時候,他終于崩潰了,靈魂無法承受這股絕對的恨意,在蛻變之中,爆炸了。
  而這些爆炸出來的精神能量,帶著一股暴虐的氣息,帶著幾分血腥色的紅色顏色,對于其它的精神,似乎有著本能的虐奪性質。
  李玄有些詫異的注視著這一團爆炸之后收縮在一起的紅色靈魂氣團,微微沉思,一舉將其席卷,打入了劫雷之中。
  頓時,劫雷翻滾,不斷淬煉著這紅色的靈魂氣團,但是這靈魂氣團在逐漸的精粹了之后,反而吞噬威力更強大了。特別是其中的紅云,在掙扎之中,不時會露出納杉死的時候的的猙獰容貌來,看起來有些詭異。
  這是一股瘋狂的恨意和執念產生的變異靈魂能量
  李玄默默的看著,似乎若有所思,他將這紅色的以空間元素隔離了起來,然后強行封印鎮壓住,暫時不再理會。
  這東西,留著,可能有大用。
  眼見納杉的靈魂沒了效果,李玄也不再繼續蹂躪那個嬌蠻冷傲的女人納林,而是直接一舉將其靈魂粉碎掉,讓其化作這里的營養成分。
  隨后,李玄又開始繼續洗禮那剩余的兩百余靈魂。
  一天之后,李玄成功的將這些靈魂,全部的轉化成為了虔誠的信徒,空間信徒區域里,信徒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了,增加了七百五十位信徒。
  加上本身的三十六位信徒,信徒的數量,一下子達到了七百八十六位
  這些信徒的加入,使得整個空間開始隱約的呈現出一片光之海洋的天堂般的氛圍來,一股清涼的能量,洗滌、沖刷著李玄的身心,讓李玄的靈魂完全的沉浸在一種莫名的洗滌之中,靈魂能量,逐漸的變得深邃、渾厚,沉穩了起來。
  之前面對那烏鸞山魔法門最后一次靈魂沖擊的時候的損耗,也緩緩的恢復了過來。
  感覺到這些變化,李玄心中自然極為滿意,微笑著,將這里的十余具死得不能再死的尸體,直接轉移到了凝萱等人所在的那右邊的那處空間,也就是李玄的新的基地之中。當凝萱親眼看到外面的烏鸞山徹底崩塌化成廢墟,當再看到她描述過的那些人的尸體躺在面前的時候,這個冷麗的女子,再次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來。
  ……
  回返之中,李玄再次經過當初的沉血火焰獸出沒的地方,心中微微有些懷念的感覺。
  當初,嫣然說那柄劍,她似乎總有著伸手拿取的感覺,那個地方,到底還有什么呢?
  想著時間還有不少,李玄決定繼續去那里感受一下那個地方的精神強度,去感受一下那里的魔法陣的復雜多樣化,感受一下上古的魔法陣的奧妙。
  有了這樣的想法,李玄當即沒有直接回艾瑞斯城,而是前往了前往沉血深淵的那片沉血島嶼。
  除了這些原因之外,心底深處的想法,卻依然是和那柄劍有關,畢竟,這是魔法的世界,怎么會有‘劍’這種武器呢?這不是什么雙手大劍,也不是什么十字開方劍,而是那種小巧卻透出恐怖劍意的劍,就像是江湖世界人士所用的劍一樣,一米長左右的那種、帶著鐫刻詭異符號的劍
  如果說,島嶼上的那一道溝壑,是一劍造成的效果的話……
  如果說,那強橫到極點的骷髏,是一劍直接洞穿腦袋的話……
  如果說,那柄劍的主人,如果還依然存活著的話……
  這些,都是讓李玄所產生想法的,如果這樣想,那么劍法,在這個世界,也一定存在那么這個世界,和地球,又會是什么關系?為什么這個世界,能有南宮這樣的明顯地球化的姓氏?為什么,這個世界,會有地球上甲骨文一般的特殊的上古文字?
  這些,李玄都不懂,因此心中隱約的,也希望弄明白一些事情。
  一路上,李玄直接以自然形態的天人合一狀態前進,偶爾遇到一些魔獸,這些魔獸也沒有攻擊李玄的動機,反而是對于李玄直接讓開道路來。
  而自然天人合一,李玄還必須借助于自然環境才能辦得到,平時的狀態下要進入這種融合自然的狀態,難度還是有些大的。但是不是這種自然天人合一狀態而只是一般性的天人合一狀態的話,倒是輕松之極。
  ……
  慕容玄月一路穿行,來到了這片魔獸森林,隨后來到了沉血深淵山洞進入之處,面對著山壁上的那柄劍,她冷厲寧靜的雙眸里,忽然多了一抹mí茫之色,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她腦袋里生根發芽一般,十分詭異。
  她捂著頭,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似乎在忍受著一些特殊的意識的侵蝕。
  許久,當她平靜了下來之后,木然的眼神之中,多了幾分光彩。
  她的手微微顫抖,mō向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面,一柄烏黑锃亮的長劍,靜靜的躺在那里。
  下意識的拿出這把劍,握在手中,一種靈魂顫栗的感覺油然而生,她茫然的感覺著心中流淌的歡喜的情緒,依然無言。
  許久,她的身影動了。
  身影如同美麗的九天仙子一般,在飛舞著,絢麗的劍法帶著莫名的氣勢,往勇直前,永不言敗。
  那是一股深邃,激昂的劍意。
  這股劍意出現之后,慕慕容玄月心中忽然涌出了更大的激情,似乎想要將一切阻礙完全打破一般,只是,在這一刻,忽然間一股恐怖的能量在體內猛烈的震dàng了起來,同時,她的身軀忽然一顫,飛舞在空中的身影忽然摔落了下來,落在地上,玄鐵劍掉落在了一邊,原本強大的一柄劍,此刻已經斷裂成了兩截。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我記不得曾經的任何事情,我是誰?我到底是誰?難道我真的只是慕容玄月?那個慕容家送給主人南宮昊天的隨身丫鬟?”
  慕容玄月呢喃著,眼中頓時再次閃過mí茫之色。
  她掃了一眼地上的斷劍,也沒有撿起,而是直接的轉身離開了。
  半天之后,她來到了艾瑞斯城,不用打聽,南宮嫣然**宗十重大圓滿的事情,幾乎也是眾所周知了,所以,南宮嫣然很輕易的鎖定了艾瑞斯城李家,李玄。
  了解到具體的情況下,慕容玄月并沒有笑話李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沒有認為他是狂妄,而是對于這個精神系的魔法師,忽然生出了一種先觀察,后劫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