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帝重生》 最新章節: 第001章螻蟻(07-29)      第002章武帝重生(07-29)      第003章妖孽天賦(07-29)     

武帝重生135 一家之主!

第第18更】
  這個大廳顯然被重新裝飾了一番,富麗堂皇卻不顯得特別奢華,其內部的魔法陣,符文等等,絕對是耗費了巨大的精力的。
  李玄一看就知道,這是尼德的杰作了,對此,他也只是對這個仆人更添了一份信賴。
  李玄一進門,大廳里的一群人頓時都從坐著的姿態站了起來。
  “李玄,你回來了,沒有在外多玩幾天嗎?”族長李義山頓時說道。
  “哈哈,玄兒,好小子,不錯不錯,我就說我李源的孫子,怎么都不是無能的貨嘛。”三長老李源、也就是財務長老嘿嘿笑道。
  李玄淡淡的看了李源一眼,眼見他眼中很多無奈滄桑之色,滿頭頭發有些亂糟糟的,胡子更是東倒西歪稀稀疏疏的,再加上臉上那刻意帶著的幾分掩飾尷尬和愧疚之色,李玄心中微微一怔,頓時明白,這位老人怕是有些不得已的苦衷了。
  想想也對,當初執意將李寧留在家族,若非是李寧自己不爭氣,又被曼頓家族的亞托算計了,只怕這位老人的性子,是一定要護住李寧的吧……
  原本想對這老者喝罵幾聲,但是想想,無論如何,這位老者,是自己這身體的爺爺,縱然他滅掉了土著李玄,卻無法改變體內的血液來自于這個老家伙的傳承的事實。
  李源的這句話,微微讓在場的氣氛凝滯了一下,眾人心中對于這些事情,都清楚的很,因此也都為李源捏了一把汗。
  而偏偏這一刻李寧和李莫等人都不在這里,所以對于李源的這句看似好笑的話,都并不看好。
  “呵呵,爺爺,族長,你們坐著說吧,我們晚輩,就該站著說。”
  李玄說著,淡淡的掃了艾薇兒等人一眼,原本還準備站會兒就坐著的艾薇兒頓時尷尬的微微臉紅,當即默默地站到一邊,也不坐了。
  “嗯,爺爺不累不累,你在外面忙累了,你坐吧,你可是爺爺的希望,李家的擎天柱,可不能倒下,快,快坐下。”李源哪里不明白,李玄這話,代表著不和他計較了,因此那份激動,可想而知。
  而族長李義山,這會兒才很欣慰的拍了拍李源的肩膀,眼中倒是真誠的祝福之意。
  “李玄,你坐吧,現在的李家,一切,都看你的意思去辦,你能接受傳承元素珠,說明,你就是真正的一家之主了。”族長李義山倒是沒有扭捏,語氣帶著幾分恭敬的說道。
  “嗯,也好。”
  李玄微微點頭,這些小事,其實他并不會太計較,不過這些人看的重,他也就處理一番了。
  當下,李玄坐下后,李義山和李源這也才坐下,隨后,李玄點頭之下,艾薇兒三人這也才默默的在旁邊坐下了。
  這個時候,這里也就剩下茹蘭、絲雨和雙兒了。
  “你們三個,也都坐下吧。”李玄朝著絲雨雙兒三人說道。
  茹蘭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意外的驚喜之色,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寒冬的時候,準備度過一個寒冷凄苦的日子,卻忽然間有一個光明使者給了她溫暖的收容所一樣,這種感覺,有些強烈。
  她心中萬般滋味涌起,隨即顫栗著,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靠邊的座位坐了下來。
  這次,能獲得維多帝國學院的特招名額,甚至不需要去爭搶這個城市的那么幾個稀少的名額,茹蘭心中高興和激動的同時,也不忘記前來親自感謝,甚至還有著繼續付出自己的身體去感謝,只希望對方態度稍微要好一點,不再讓她滾就好。卻不想,這會兒見面,也能得到一個座位……
  這份心思,復雜,卻也簡單。
  而這份感覺,對于茹蘭而言,其實說起來也很正常。
  這其實無非就是蜜糖加大棒的手法而已,每個知道大棒的厲害的人,都會懂得珍惜蜜糖的芳香和清甜,而李玄則認為,這就是‘賤’的根源。就拿這茹蘭而言,同樣是一個人,化身木梓,讓其輕易可以雙修,結果她就根本不知道珍惜,想要的時候就要,不想要的時候就拋棄。
  而面對李玄的時候,被蹂躪,被踐踏,被*待,被糟蹋,甚至讓她有多遠滾多遠,對方卻依然跑過來,恭敬討好……
  這,不就是賤?
  很多時候,男人就一直在做著這樣的事情,而李玄前世對于這些不屑一顧,他認為,那不過就是為了追求生殖器的那一瞬間的快樂而去作賤自己而已,他自身,是絕對不會這么去做的。
  真正值得愛的人,都會相互體貼包容和理解,就像是凝萱為了李莫,就像是他父親為了他**斯琴端月,就像是李蕓曾經為了負心的那個泰諾曼頓一樣。
  而嫣然對他有情,他才會真正的付出那份愛,這其實不在意誰先主動,誰后被動,因為真愛,總是可以超越一切的。源于真愛的力量,總能創造奇跡。
  若是不懂得付出的珍貴,不懂得接納的初衷,那么死纏爛打,看似有意思,其實沒有任何意思。
  ……
  李玄只是看了茹蘭一眼,對她的一切了若指掌,卻沒有太在意,便和艾薇兒說了起來。
  “這次艾倫拍賣行既然答應了卻沒有做到,無論李家損失與否,這個歉意我收下了,東西的話,你們送來了我也不會拒絕。我這個榮譽長老,今后給你們的榮譽,會讓你們覺得,今天你們的做法,是真正的,非常的正確的。你可以認為我這是狂妄,但是我無需仔細解釋。很短的時間,就可以證明這一切的真實性。”
  李玄淡淡說道。
  這個時候,艾薇兒沒有送出的空間戒指,當下拿了從手指上取了下來,然后遞向了李玄。
  這時,族長李義山頓時似乎有話想說,但是聽到了李玄的話之后,他便又不再插話了,他知道,李玄這樣做,自然也是有道理的。
  很顯然,李玄將李家和艾倫拍賣行放在了平等的地位上去談判,而不是一個下屬家族和一個頂尖的貴族在談話。
  不過,聯想到尼德**宗七重,也只是李家管家的事實,對于這點,李義山也就釋然了起來,或許,李家,是該崛起了,這個古傳承家族,怕是已經被人遺忘了吧
  “嗯,李玄,我們相信你,沒有想到,之前那木玄前輩,竟然是南宮家族的人,而且還是李玄你的妻子……蠻荒城的南宮家族,是個真正的巨無霸家族,在他們家族面前,維多帝國,也只是上不得臺面的小國家而已,所以你這個說法,其實還正是看得起我艾倫拍賣行,要是你不接受,我們多少還會有些擔心。”艾薇兒笑著說道。
  她和李玄說話,是直接稱呼李玄,而沒有稱呼李玄長老,便是因為,她潛意識覺得,李玄并非是一個真正的不通情達理的人,因為聯想所有的事情,將李玄的遭遇和經歷結合起來,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倍受打擊的歷經了坎坷的人,一份愛情遭到如此踐踏,一份信任遭到如此沉重的打擊,而且,其修為,還是他心愛的女人在外找的男人所廢除的……
  這些,對一個少年,該是多么沉重的打擊。
  爺爺曾說過,古訓曾說:未曾磨礪難成*人,不受打擊老天真。真正的天才,往往都是從真正的倒下之后才開始崛起的,只是這個少年悍然自殺,在被救活之后,就徹底的蛻變了。
  徹底的,被刺激了。
  聯想到這一切,和那極為熟悉的氣質,以及她自身本能的特殊感應能力,艾薇兒相信,這艾瑞斯城背后一切的動靜的始作俑者,一定是那位和李玄一見如故,相互愛戀上了對方的南宮嫣然所作所為。
  這樣一來,伯蘭的死,曼頓家族的動亂,巨鼎門的覆滅,也就情有可原。
  至于說羅家滅門和樹魔老祖裂天老祖死亡的事情,這件事,也只有艾倫拍賣行查清了其中的原委,其他人,卻并不知道。
  所以,艾薇兒心中對于這些整理思考了一下,聯想到自己的推測,確定了受益人之后,對于李玄,完全刮目相看了。
  艾薇兒的聰明和語氣之中的冷靜自信,讓李玄的目光微微一亮,看著這個清秀睿智的女子,他微微點頭,道:“你有這樣的想法,那就好。這件事,到這里就差不多了,后面的事情,就按照計劃進行就好。你這次來,除了因為這件事,還有就是十天后一起上路的事情吧?這個是維多帝國學院的要求吧?”
  “呵呵,自然,李少果然目光如炬,不錯,這次前往維多帝國學院,一路上,有維亞長老守護,還有維多帝國學院守護著堯鋼的一位**宗一重的導師一起,一般情況下也算是萬無一失了。雖然李玄你有空間元素珠可以在危急關頭救命,但是實際上這種東西,對于強者而言破解難度并不大。
  你知道,強者精神鎖定一大片范圍之后,直接將這片范圍全部的用火燒,用水淹,用雷劈的話,你在元素珠內部,必須要消耗一定的精神抵抗,雖然沒有外面的敵人損耗的那么大,但是只需要來上三四個五行使輪流來,你的精神就會很快撐不住的。”
  艾薇兒認真的說道。